133、埋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忙碌了一天的富山师傅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白天突发的事件虽然让他感觉紧迫,但此时却也基本上忙完。

  和富岳再次进行了一次交流后,他并没有等到三代那边的召见,不过这却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越是沉寂,越是验证着他的想法。

  推开房门,富山正打算进去,但是瞬间,他察觉到空气的异样,然后整个人突然朝着后面一跳,摆出一副警惕的模样。

  “是谁?!”

  他看向阴影处,那里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正在用一种平静的眼神盯着他自己。

  此时,他才注意到他的院子周围安静得不对劲,就连附近放哨的族人也没有踪迹。

  心底闪过许多想法,他甚至想到了村子上层已经开始对宇智波出手,并且在悄然无息的时候将周围的宇智波忍者拔除,现在就只剩下他一人。

  浑身绷紧,他后背浮现一层冷汗,体内的查克拉更是汹涌澎湃,三勾玉的写轮眼更是直接在昏黑的夜色中化作红色的光芒。

  “或许我们可以谈谈。”宇智波带土轻声说道,露出来的独眼也闪烁着暗红的光芒。

  “写轮眼!”

  富山低吼一声显得很惊讶,同时也确定眼前的家伙并没有直白的恶意,至少暂时没有。

  又沉默几分钟,富山迈出自己的脚朝着屋内踏去。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他对自己现在的境地很清楚,富岳似乎再次回到很久之前的那种中立态度,所以他又将面对没有盟友的局面,而现在出现一名神秘的忍者,而且对方还是一个似乎很强的家伙,那么他觉得有交谈的必要。

  而且,他察觉到自己如果不按照对方所说的话去做,可能会很危险,那淡淡的语气中有一丝威胁的味道。

  “你想谈什么?”

  坐下去之后富山盯住对方询问道。

  他发现坐在自己面前的忍者是一个带着古怪螺旋面具的家伙,全身上下更是笼罩在一层黑袍中,让人看不到丝毫。

  不过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面前这个家伙并不是他熟悉的任何人,但那只露出来的写轮眼却说不了谎,对方绝对是宇智波的忍者,或者曾经是?

  “如你所见,我也是宇智波的忍者,虽然现在已经不是,但却也不愿意看到宇智波成为现在的模样,当初建村的核心之一却只混成这样,所以我愿意帮助你。”

  带土盯着面前的富山,面具之下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声音也莫名变得沧桑和嘶哑许多。

  听到眼前未知忍者那语气,富山没有第一时间说话,而是用审视的目光盯住对方的眼睛。

  “就凭你?”

  一个确实有些实力但却很莫名其妙的家伙一来久说要要帮助自己,无论是谁,都不可能相信,特别是他最清楚目前的局势,这并不是一个忍者就能够左右的。

  “就凭我!你似乎不信?”

  带土嘴角一勾,心中并没有恼怒,而是反问道。

  “呵呵!”

  富山没有继续反驳,但那几声笑就说明了问题。

  “有人似乎很健忘?”

  “?”

  富山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忍者,确信自己是第一次见对方。

  “几年前的九尾之乱,不知道富山长老似乎还有没有印象?”

  带土轻描淡写地说着,就好像是在问富山晚上吃了啥一般轻松。

  宇智波富山的眼睛一缩,但是他并没有相信眼前的家伙,但眼神中流露出去的忌惮却又深了几分。

  “是你?”

  他盯住带土沉声问道。

  “你有什么证据说明,我可不会随便相信一个仅仅是有些神秘的忍者。”

  “那这个呢?”

  带土眯起眼睛,然后在瞬间瞪大露出的独眼。

  于是,一股摄人的气息出现在两人之间,而富山脸部肌肉瞬间僵硬在原地。

  那好似飞镖一样的图案即便是在黑暗的房间内也能够看得清清楚楚,那不属于任何已知得写轮眼,那是一个看一眼就无法忘记的东西。

  “现在相信了吗?”

  “这是…万花筒?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富山长老是否愿意和我合作。”

  富山沉默了。

  当初九尾之乱时九尾眼中的勾玉图案让所有经历了那场灾难的忍者都无法忘怀,而那之后,宇智波族内也怀疑自己身边是否真的有一个能够使用写轮眼控制九尾的族人。

  而富山当时也有过猜测。

  能够操纵九尾的写轮眼,一定就是三勾玉之上的万花筒,但当时族内并没有谁能够达到那种地步,

  他有怀疑过宇智波富岳,但后面却也直接放弃,富岳不是那种人,而且你见过万花筒强者会那样软弱无能?眼睁睁看着宇智波家族被排挤到村子的外围?

  所以,那个存在于九尾之乱的神秘宇智波忍者一直都是富山心中的谜团,他也希望能够找到对方。

  “你不是木叶的忍者?”

  “呵呵,曾经是,不过这并不重要,不是吗,富山长老?”

  “宇智波也没有听过你这号人。”

  “或许是时间太久,所以你们选择了遗忘了吧?”

  带土用一种唏嘘的语气说道。

  于是,富山很随他想法的眼神一凝,心中就好像有了一个猜测一般。

  “我想你也没有多余的选择,你以为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后就不会再发生了吗?团藏可不是这样一个轻易放弃的人,今天或许仅仅是一个试探,那么接下来才是真正麻烦的时刻,你刚从富岳那里回来,心里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吧?”

  “那个懦弱的家伙,并没有勇气奋起反抗,那么你忍心看着宇智波就这样走向灭亡吗?”

  “你想怎么合作?”富山的眼神变得冰冷。

  “这就对了嘛!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么这就是我们合作的前提……”

  面具之下,带土的脸上浮现微笑,然后他身体微微前倾对宇智波富山说着。

  ……

  嗖-

  叮!

  一把苦无准确得钉在靶心,而投掷出这样精准忍具的人正是宇智波鼬。

  “最近几天族内的气氛变得更加压抑了!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更多的族人认可了富山长老的看法,他们似乎已经受够了村子的‘迫害’。”

  鼬若有所思地摆弄着手里的苦无,脸上满是苦闷。

  站在不远处,还有一个身影,对方依靠在树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止水,你怎么不说话?”

  鼬抬头看过去,似乎想要得到挚友的回应。

  “都会过去,不是吗?”止水继续看着脚下的地面,兴致并不高。

  “算了,我先回去,明天还要找时源前辈。”

  突然,他从依靠的树上挺直身体,接着和鼬打了一声招呼便转身离开。

  鼬还没有来得及回应,止水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远处的树林。

  “是我太弱了吗?”

  鼬紧紧握着手里的苦无,想到了那天在书房内看着交谈的止水和父亲的身影。

  如果他也拥有那传说中的眼睛,或许眼前的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老成的脸上露出向往的神色,他头都不回地将手里的苦无重重投掷出去,伴随着扎进靶子的声音,苦无再次命中靶心。

  和鼬分别后,止水径直朝着族地而去。

  他刚刚和鼬待的地方是紧邻着族地的一处小树林,而他们经长在那里训练。

  就在这时,他的耳朵一动,似乎听到了什么,于是头朝着一旁看去。

  唰!

  一道身影跳出来,戴着暗部的面具。

  “宇智波止水!三代大人召见!”

  暗部现身之后朝着止水说道,然后目光落在止水的身上等候回复。

  止水皱眉,最近一段时间他已经暂时卸去暗部的职务安心待在族内,所以已经有许久没有得到三代的指令。

  那么现在三代召见他是有什么事情?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关宇智波家族的事情,所以他觉得自己没可能拒绝这种召见。

  “好,我马上过去!”

  “三代大人就在那边的河边,那么我就先告退了。”

  暗部保持着一贯的简洁,将三代的位置信息说出来之后便闪身离开。

  这个时候确实已经到火影的下班时间,虽然止水有些疑惑见面的地点,但还是没有直接说出心中的疑惑,仅仅是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便也开始朝着河边的位置奔去。

  很快,止水跟着那名暗部的背影出现在所指的河边。

  但让他感觉有些奇怪的是,那名暗部不知道怎么就消失在他的视野内,而河边这里也没有任何人的迹象。

  心中察觉到不对劲,止水就打算立即离开这里。

  嗖嗖嗖!

  周围跳出许多的黑影,而这些忍者的气息即便是刚刚的止水也没有察觉到。

  “既然已经来了,就不要走,你觉得呢,宇智波止水?”

  低沉的声音从人群之中传来,然后人群分开一道口子,团藏的身影出现在止水的视线内。

  止水的瞳孔猛然一缩,立即做出防御的姿势,手瞬间落在背后的忍刀之上。

  他在团藏出现的刹那就想起了时源前辈很久之前给他说过的一段话,‘要小心团藏’!

  “团藏长老这是什么意思?!”

  止水一边用余光打量着周围围住自己的忍者,一边用平静的语气对团藏说道。

  这个时候,他自然是反应过来什么火影召见绝对是假的,眼前的埋伏才是真的。

  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

  暗部和根部忍者的气息有很大不同,而他之前所见的那名前来通知他的忍者绝对是暗部,那么这件事是否有三代火影的默许呢?

  经过最近这么多事情的磨练,他已经不再是那个绝对相信别人的家伙,所以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许多阴暗的答案。

  “哼!”

  “宇智波家族对于木叶来说就是一个毒瘤,我绝对会将它铲除,而达到那个目的之前,就让老夫那你开刀吧!”

  团藏站在根部忍者的前面显得有恃无恐。

  这次行动他为了确保不像之前袭击宇智波修那样,直接将根部几乎所有的忍者都叫来。

  而且他也清楚眼前的止水是一名万花筒忍者,这是他从三代那边得到证实的一件事。

  听到团藏那毫不掩饰的话,止水的面色一沉:“团藏大人执意要挑起纷争吗?”

  说话间,忍刀缓缓出鞘。

  “对于写轮眼的研究,老夫并不比你们宇智波的忍者少多少,虽然不知道你的眼睛能力是什么,但今天,你绝对走不出这里!”

  “上!”

  团藏抬起一只手朝着前方一挥,周围死死围住止水的忍者们纷纷朝前迈出一步。

  目光在周围的忍者们身上扫过,止水一脸凝重。

  他刚刚已经观察过这些忍者的实力和数量,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但是木下之根也不是吃素的,最难对付并不是团藏这位和三代同属一个时代的家伙,而是根部这些能力多变的忍者。

  止水身为暗部,自然是对根有所了解。

  根虽然被称作暗部的培养营,但其实他和暗部并没有太大联系。

  根部的忍者,都是一群舍弃个人情绪并绝对效忠根部之主团藏的忍者,他们的实力很强大,数量上虽然比暗部少不少,但个人实力却没有太多的差距,甚至隐隐比暗部强。



  “我知道你已经拥有万花筒写轮眼,那么就让我看看那双眼睛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吧!”

  团藏缩在根部忍者的后面杵着拐杖轻声说道。

  话音一落,周围的根部忍者就直接动手。

  被几十名精英忍者黑压压地围住,其中更是不乏上忍,但止水并没有畏惧,忍刀在昏沉的暮色中闪过一丝白光。

  “秘术-影子模仿之术!”

  战斗的开始前无声息,当一条黑影扭曲着从一名根部忍者的脚下蔓延到自己的脚边并且和自己的影子连接在一起时,止水的脸色刹那间变化。

  根部的忍者掌握着许许多多的秘术,村子内大部分的家族都有忍者被团藏纳入进黑暗。

  所以,根部的忍者都极难对付!

  就好像眼前的奈良一族忍者,单打独斗的话止水相信自己能够一下子秒杀掉对方,但是这种混乱的战斗,对方却是极大的麻烦!

  感受着身体的僵硬,止水甚至连手里的刀都无法移动分毫。

  “秘术-虫玉!”

  于此同时,又是一名根部忍者施展出忍术。

  漫天的虫群从对方的袖口冲出,然后径直朝着动弹不得的止水而去。

  “止水,放弃吧!万花筒写轮眼只有在我的手里才是对村子最大的安定!”

  看着被制住,马上就又要被虫群包裹的止水,团藏的独眼露出阴狠的神色,预想中的一切仿佛都在朝着他招手。

  但下一秒,也就是虫群即将落到止水身上的刹那,本来被影子模仿术定住的止水却瞬间化作白烟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内。

  “什么!?”

  那名奈良家族的忍者已经油女一族的忍者都瞪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