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须佐能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什么时候?”

  根部的忍者都不知道止水到底是什么时候发动的分身术。

  本以为使用奈良家族的秘术绝对能够打一个措手不及,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去哪了?”

  不过相较于止水迅速躲开袭击,根部的忍者们觉得更关键的是找到他此时的位置。

  就在这时,一名根部朝着前面走出几步。

  “白烟!”

  “他在那!”

  “柔拳-八卦掌!”

  几乎是瞬间,这名应该是出身日向家族的忍者就找到了隐匿起来的止水,于是瞬间发动袭击。

  查克拉在空气中搅动,时间似乎都停滞下来。

  “喝!”

  这名根部忍者朝着空气地某处轰出无数的攻击,空气发出嗡嗡的音爆之声。

  止水的身影显露出来,然后被击飞出去。

  哗啦--

  他半跪在地上滑行数米,然后才完全将来自这名忍者的柔拳劲力全部消散。

  虽然止水很强,单打独斗的情况下整个木叶都找不出几个能够匹敌的存在,但是根部可不会将什么忍者道义,加上这里凝聚了大量的掌握秘术的忍者,默契配合下,隐约让止水陷入某种不太好的境地。

  一开始的奈良和油女,接着又是白眼,后续也不知道还有什么类型的忍者在等着止水。

  “可恶!”

  止水捂住自己刚刚被柔拳所激荡出来的查克拉打中的部位低吼一句,然后他再次抬头警惕地看着周围的根部忍者以及后面胜券在握的团藏老贼。

  “团藏,你就不怕火影大人事后的清算吗?”

  “只要拿下你,日斩就不会对我怎么样,你以为你以及身后的宇智波还有多大的价值?我想他会最后的利益面前选择最有用的!”

  止水不再说话。

  像团藏这样丧心病狂的家伙确实没有继续交流下去的必要,得亏他很久之前听取时源前辈的话拒绝了为团藏效力的邀请。

  这就是祖父当年的队友吗?

  他看着用一种阴狠目光盯住自己的团藏,心中不免悲凉。

  这个村子扭曲的东西很多,即便是多年前一起流过血的同伴,最后也会在利益面前做出自私的选择。

  团藏一直在观察止水听完之后的反应。

  当他注意到止水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后,按在拐杖上面的手悄悄地朝着一旁的忍者打出一个动作。

  作为此刻自认的优势方,他之所以愿意停下来和止水闲谈一句,自然是他想用一些手段来降低根部的损失。

  于是,在他身旁,一人悄悄从人群之中的缝隙看向止水。

  “秘术-心转身之术!”

  轰!

  止水突然感觉自己的脑袋嗡的一下好似沸腾。

  “是幻术吗?”

  像精神攻击,所以他猜测是幻术。

  写轮眼内的三勾玉开始旋转,他正准备将幻术反弹回去,突然就身体一软,朝着地面跌倒而去。

  不过没有等完全栽倒在地,止水的就又瞬间挺直身体。

  在他挺直身体的刹那,之前站在团藏身边的那名施展忍术的忍者却直接倒在一旁的同伴怀里。

  “大人,成功了!”

  止水的嘴里发出语气很不对劲的话,他看向团藏,脸上浮现恭敬的神色。

  “很好!”

  团藏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闪过一丝惊喜。

  这样就成功了吗?果然,宇智波止水,你还是太年轻了!

  站在他前面的根部忍者让开一条路,团藏便抬腿走出去。

  不过,在走了两步之后,团藏却突然停下脚步。

  “你直接把眼睛给我挖出来!”

  他总感觉事情发展得实在是太顺利,止水可是传说中的万花筒写轮眼拥有者,虽然山中一族的秘术很诡异和强大,但也很难就这么轻松地成功吧?

  所以他下意识地升起警惕之心,打算多上一层保险。

  “还真是小心!”

  止水的眼神一凝,脸上的恭敬之色转眼间消失殆尽,他眼中的勾玉旋转速度更快,然后沉着地说道。

  “哼!可笑的宇智波小儿,你以为这点伎俩就能够欺骗到我的眼睛?!”

  团藏独眼内闪过一丝隐匿的阴沉,然后不屑地朝着止水说道。

  周遭的根部也知道山中家的秘术已经失败,而那名之前扶着对止水发动忍术的忍者身体的根部忍者也才后知后觉地看到怀里的忍者此刻鼻子和耳朵正在缓缓淌血,显然是受到了秘术的反噬。

  “杀掉他!”

  “水遁-水龙弹之术!”

  “土遁-土隆枪之术!”

  “雷遁-伪暗!”

  “火遁-火龙之术!”

  “……”

  在团藏再次下令的瞬间,根部的忍者们也不再继续试探,而是直接齐齐出手。

  大量的忍术瞬间从他们的嘴里或者身边冲出来,而轰击的中心正是站在中间的止水。

  面对这恐怖的一幕,止水的脸上浮现苦笑。

  “只能用它了!希望不会让我失望!”

  于是,在根部忍者的惊讶和不解的目光中,止水面对转眼间就能够将他撕裂甚至轰杀的忍术时,竟然悄然闭上了眼睛。

  “等死吗?”

  这是他们心中第一时间升起的话。

  但是下一秒,他们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轰轰轰--

  忍术爆炸,空气被撼动,无数的烟雾和尘埃被激荡而起,但是根部的忍者知道他们的攻击并没有达到效果。

  因为在他们的忍术轰击到止水身上前,一道硕大身影从止水的身体周围浮现,

  那是一个巨人的半身,绿色澎湃的查克拉凝聚成肌肉和铠甲,将他们的忍术尽数格挡在外部。

  “这是什么东西?!”

  即便是见多识广的根部忍者在第一时间也完全愣在原地。

  将止水包裹在其中的巨人虽然还没有达到很清晰完整的地步,但给予了他们强烈的冲击。

  团藏也是呆在原地。

  这是……

  “须佐能乎!!”

  “这就是镜当年所说的须佐能乎啊吗?”

  他的目光死死钉在绿色的巨人身上,独眼内逐渐弥漫起一层血丝。

  团藏记得他还很年轻的时候就听当时的队友镜说道过眼前的这个忍术,尽管从未见过,但此时看到的一瞬间,他就直接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东西!

  “团藏,想要杀死我,那么就来吧!”

  巨人双手握拳,但是他的胸口位置却有着一个看着就很古朴的勾玉图案。

  “得意的家伙!”

  “给我死!”

  团藏双手结印,而他周围的根部忍者也是在瞬间再次结印。

  “风遁-真空连波!”

  “火遁-…”

  又是一轮数目众多的忍术浪潮朝着止水拍击而去,其中团藏使用出来的风遁更是在其中引人注目。

  但是,止水的表情都没有动弹几分,须佐能乎更是仅仅将双手随意地挡在身前,然后忍术就好似遇到江水遇到大坝一般被尽数挡住,没有了翻天的后续。

  “好强的防御力!”

  团藏和周围的根部忍者再次见识到来自须佐能乎的强大。

  不过团藏却也没有意外。

  能够被镜甚至二代记住的忍术,能够有这样的效果,或许才正常!

  不过他还是下意识地皱起眉头。

  风遁是他最拿手的遁术,可以说整个木叶光光说风遁的掌握情况,或许他说第二就连三代火影也不敢说第一。

  而真空连波这个忍术虽然仅仅是B级,但他施展出来后威力并不亚于S级忍术。

  但这样的忍术伙同其他忍术都没有能够让须佐能乎破防,这就将给他后续的行动带去许多的麻烦。

  这里还是木叶,虽然他动用自己的能量暂时将附近一片区域封锁,但这战斗的动静可不小,要不了多久就会引来许多忍者,在那之前他如果没办法破开止水的防御,那么这次的行动也只能画上一个句号!

  见须佐能乎再次将倾斜而来的忍术挡住,止水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但转眼间,他就感受到身体的不适。

  这是他第二次使用须佐能乎,第一次则是开启万花筒的那次,但那是一个不算太好的记忆,而且那次也仅仅是将须佐能乎具象出小半,甚至还没有半个身体。而现在这种程度,让他感觉身体的消耗是庞大的,特别是双眼不断传来刺痛,眼角更是缓缓流淌出鲜血。

  “一次性解决掉你们!”

  心中发狠,止水知道拖下去对自己的眼睛负担很重,倒不如全力反击。

  眼中好似风车的图案发散出更强的瞳力,他大半张脸都被鲜血渲染。

  吼!

  绿色的须佐能乎发出怒吼,而他胸口位置那个硕大的橙色勾玉开始尽力发亮。

  “须佐能乎-九十九!”

  这是寄宿在他须佐能乎中的招数之一,能够从勾玉中发射出无数的攻击。

  “那是什么?!”

  团藏知道须佐能乎已经算是了解很多,但是他不清楚止水眼下还会使用出什么绝招。

  于是他盯着选作能乎胸口那橙色的勾玉,瞳孔不断收缩。

  尽管不清楚止水在干什么,但是他感觉到一种毛骨悚然,仿佛下一秒就会死在这里的恐怖错觉!

  根部的忍者自然有类似的感觉。

  须佐能乎连续两次挡住他们齐齐释放的忍术就已经让他们感觉到一种差距,现在看着止水那模样明显是要释放大招,他们的心中难免慌乱和畏惧起来。

  咻咻咻--

  绿色查克拉箭矢化作让人无法躲闪的天幕,瞬间盖向根部的忍者以及团藏。

  它们的速度奇快,上一秒才从须佐能乎的胸口射出,下一秒就已经来到众人的面前。

  没有躲闪和防御的余地,几十名根部忍者纷纷发出惨叫,然后陆续倒在地上。

  团藏自然也在这攻击范围之内。

  他的反应和狠辣出乎止水的预料。

  只见在攻击降临的前一秒,他一把将旁边的一名根部拉到自己的身前。

  于是,他就这样一边借着属下的身体挡下前面射来的绿色箭矢,一边不断暴退。

  这名被团藏拉过来当挡箭牌的忍者只发出了一声惨叫边随即没有了声响,而他的身上更是如同刺猬一般插满了绿色的箭矢。

  上一秒还处于僵持阶段,下一秒就直接碾压。

  但团藏除了眼神变得更加阴沉以外并没有露出颓败的气息。

  说话间,他就好似丢弃垃圾一般将手中属下的尸体丢到脚边。

  目光在周围一扫。

  根部忍者的损失很大,但却也没有一下子被击杀完,还是有幸运或者狠辣的忍者存活了下来。

  不过看着这样强势的止水,那些根部忍者都不由露出恐惧的神色。

  “噗呲!”

  止水吐出一口鲜血,然后眼前一黑便半跪在地上,而须佐能乎更是迅速消散大半,只剩下肋骨的形态将他包裹在其中。

  这是他刚刚使用那个秘技的代价。

  须佐能乎的强大毋庸置疑,但仅凭现在的他催动那样的攻击还是太过勉强!

  “这个忍术对你的消耗很大,看样子你似乎没法再用第二次!”

  团藏略微有些诧异地看着止水转眼间就从刚刚的强势状态中退出,于是他脸色一喜,用一种阴恻恻的语气说道。

  “眼睛好难受,继续施展下去对我的负担太重了!”

  止水从刚刚眼黑的状态中稍微缓解过来,但他还是注意到自己的视力似乎都在刚刚那一击之后退化一截。

  “不过这样的动静,援兵应该很快就能来,到时候就没事了!”

  他转念又想到这里距离宇智波家族并不是很远,然后最近的情况又很特殊,所以无论是再坚持还是继续杀几波,他大概率是没事的!

  想到这,他身体内又涌出一股力量,刚刚的消耗似乎都得到一阵缓解。

  嘭!

  须佐能乎再次膨胀,一个巨大的拳头被握紧,然后迅速朝着团藏的位置砸去。

  地面崩碎,拳头落点附近来不及躲闪或者之前受伤无法躲闪的忍者都被波及,气息瞬间消散,身体更是四分五裂,一副惨烈的样子。

  如果是之前,止水或许还不会对同为木叶的忍者下手,但是现在,他已经认清了许多东西,所以出手之时也是没有丝毫的障碍!

  想要杀他的人,自然就要做好被他杀掉的准备。

  团藏灵巧地再次后跳,同时也情不自禁地皱了下眉头。

  他没想都止水还能继续催动须佐能乎。

  抬起一只手,他将手指咬破,然后双手光速结印。

  对待须佐能乎这样和人不对等体型的忍术,他也只能想到使用匹配的忍术。

  “通灵之术!”

  巨大的白烟弥散在他的脚下,一个庞大到能够俯视止水缩水不小的须佐能乎的身影出现在白烟内并发出让人心悸的嘶吼。

  这是团藏的通灵兽,一只看着和大象有很多相似之处的梦貘。

  “这是大人的通灵兽!”

  有幸存的根部忍者认出眼前的巨兽是什么东西,于是他惊喜地喊道,面具之下更是露出庆幸的神色。

  而那边,止水也看着庞大的梦貘脸上露出忌惮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