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带土的忌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宇智波鼬一脸焦急地出现在止水的病房,已经是晚上九点过的事情。

  和止水正常分别后,他随即就回到家中。

  谁曾想他的父亲突然沉着脸告诉他止水遇袭。

  那一瞬间,他想到了许多,好在他最后得知止水并无大碍,现在正在医院。

  所以他马不停地地赶来,待此刻看到止水虽然苍白但精神却不错样子才算是终于松了一口气。

  “止水,你没事吧?”

  鼬推开房门就看到止水正躺在床上,所以顺势就坐到了床边。

  “没什么大碍,还好前辈及时赶到。”

  抬头见到是鼬,止水心中并没有惊讶,想来经过这么一些时间,宇智波家族那边也应该知道他遇袭的事情,所以鼬的到来在他的意料之中。

  “是谁?!”

  鼬还不清楚是谁对止水出手,之前他父亲也没有说明白,所以他就知道止水负伤进了医院。

  “团藏!”止水轻声说道。

  对于团藏这位曾经拉拢过他的人,他一开始其实还抱有很大的好感,毕竟后者是他祖父的队友,相当于三代火影和团藏等人的关系。

  但因为时源前辈一直在正反面不断提醒他小心团藏,再加上今天发生的一切,他算是认清了太多东西,同时也彻底坚定心中的想法。

  “是他?”

  鼬听说过这位长老,而且他其实对这位总是隐藏在阴影中的高层也素来没有好感,没想到对止水出手的人居然是他。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惊讶只余,他又追问道,止水能够安全地躺在这里,按照推断那位长老的处境不应该会很好。

  “暂时不清楚,之前时源前辈想要对他出手,但是三代大人挡住了,现在应该是被暗部软禁在某处吧?”

  “哦。”鼬皱着眉头微微颔首。

  对于这个结果,他自然是不满意的,但他却也清楚团藏和三代以及另外两位火影顾问的关系,所以此刻也不会傻子一样继续问下去。

  “我就只是消耗有点大,再加上之前战斗的时候多次使用了眼睛,现在出现了一些后遗症。”

  说话间,止水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略微露出痛苦的神色。

  连续使用万花筒,对于他这位获得眼睛但却并没有经长使用的人来说负担不小。

  至于之前为什么没有在战斗之时使用寄宿在眼睛中的能力,抱歉,在知道那个能力的强大之处后,他就下定决心不会使用。

  “问题很严重?”

  鼬在上次的三人会议中就知道止水以及父亲都是传说中的万花筒写轮眼拥有者,所以止水的话他自然是瞬间明白,一般的三勾玉的消耗都很大,万花筒一定就更大了。

  “肉眼可见的,我的视力似乎有所下降!”

  尽管其实视力的下降并不多,但是止水还是敏锐地察觉到。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表情很严肃。

  鼬在听完后也是惊讶地盯着止水,显然也没有预料到。

  沉默半响。

  “或许今天这事结束后反而会为我们争取一定的时间去处理家族内的事情。”

  止水打破平静。

  “村子内对宇智波抱着极大恶意的人正是团藏,而现在这种局面他不太可能继续搞事情。”



  鼬眼前一亮,道:“你想怎么做?”

  “等休息一天我就出院,到时候……”

  止水身体微微前倾,然后示意鼬朝着他靠过来一些,然后他用一种微弱但两人却能够听得清晰的声音说道。

  两人就这样简单地说这话,时不时还互相点点头。

  ……

  “回来啦?”

  香燐抱着一个西瓜给时源开了门。

  此刻的她穿着一身睡裙,半张脸上都是红色的西瓜汁以及黑色的籽。

  “嗯,你怎么还没有睡?”

  现在的时间已经不早,在外面浪了这么久,即便是繁华的木叶村也算是进入休息的时刻。

  “有点热,还有点饿。”

  香燐有些不好意思,一边将怀里抱着的西瓜放到一旁,一边很殷勤地给时源递家居拖鞋什么的。

  最近进入夏天,确实是最热的时刻,虽然对于木叶村的位置很好,但每年依旧会有这么一两个月很热。

  “吃了早点睡!”

  虽然刚刚战斗没有持续多久,但时源还是觉得有些疲惫,所以他简单提醒一下香燐便一头钻进厕所打算先洗个澡。

  他自然不在乎香燐那点开销。

  反正鸣人来他这里也是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并没有那么多禁忌。

  而且他之前也跟香燐说过,让她住在这里是因为木叶对于初来此地的她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所以时源愿意亲自带带她,毕竟当初将香燐带回木叶的人就是他。

  而香燐现在来木叶也这么长时间,适应得也差不多,所以也是时候搬出去自己住。

  未婚的年轻男人家里住着一个小萝莉,总是难免让人觉得很诡异。

  至于香燐搬出去住哪里?这个时源其实一早就考虑过。

  鸣人家那栋房子有很多房间,到时候香燐如果愿意就可以先搬去那边住。

  这也算亏待对方,有任何苦难也可以随时像鸣人一样过来找他。

  当然,让香燐搬出去也不是要立即执行,香燐其实一早就有这个想法,不过需要一个短暂的过渡。

  静静地躺在浴缸之中,时源大脑逐渐放空。

  香燐啊、鸣人啊,这些在目前来说都是小事,现在摆在面前的最大问题其实还是宇智波。

  不过不得不说今天团藏的出手仿佛失了智。

  他正在思索要怎么给止水等人创造一个足够放开手清理族内情况的环境,团藏就自己把脸凑上来让他来打这么一巴掌。

  尽管没有能够杀死团藏是一个小遗憾,但阶段性的目的却也达到。

  没有团藏在这件事上成为一种核心的中转轴,宇智波造反的速度绝对会被缓慢许多,而且止水经过这么一搞,心态就会再次翻天覆地地变化,至少他清楚宇智波这件事绝对是棘手和不容懈怠,那么本来就坚定的态度会再次更加坚决!

  这样算是一件好事。

  简单梳理了宇智波的情况,时源又想到了其他事情。

  在赶到止水那边之前,他正从实验室那边出来。

  一号的‘分身计划’稳步进行,二号分身的成熟也就在这几天,到时候他的恐怖程度又会呈现倍增的概念。

  也不枉费他之前花费大量心血在有关方面。

  不过想到这个,他有一个之前很早就出现在脑子中的点子再次浮现。

  人造人柱力!

  当初从神农手中拿到有关术式后没有动作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当时的他不够资格参与到这些事情上面。

  但现在?

  他各方面的储备都已经足够,即便是在科研方面,他觉得或许忍界也只有大蛇丸在某方面领先着他,但他也有自信自己不输于大蛇丸,毕竟大蛇丸走错了方向,而他虽然属于后来者,但却是踩在巨人的肩膀上手握星辰。

  那么想要开启人造人柱力的计划,一开始就需要挑选合适的查克拉源。

  这点,时源心中早就有相当清楚的目标。

  龙脉、星忍村的那颗疑似十尾躯体的陨石以及鬼之国的那个魔物。

  这三者都是最合适的查克拉源,不过相较于其他两个,时源其实对星忍村的那个陨石最为感兴趣。

  或者说那个陨石才是他最容易得手的东西之一,龙脉和魍魉都更加强大和不易掌控。

  至于星忍村那个陨石如果被时源拿走对于星忍村来说会有什么影响?

  时源记得那个陨石对借助它修行的人来说有着极大的伤害,甚至还爆发过有人想将陨石偷出去不再让人借助修行从而生病而死的事情。

  对于弱者来说,一些无法被他们掌控的东西就是和氏璧。

  怀璧其罪!

  这种想法虽然有些不好,但失去疑似十尾躯体的陨石对于星忍村的那些人来说或许并不是很坏。

  “那要不要趁着现阶段时间去试试?”

  时源很清楚短时间内宇智波都会陷入平静,所以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完成自己的计划。

  当然,为了保险起见,他也可以继续搁置这个计划等宇智波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再去执行,反正星忍村的那个陨石对于他来说是必须得到的东西之一。

  至于龙脉以及那个叫做魍魉的魔物,他也有想法,但得等后续更强更有把握之后再下手。

  毕竟那两样东西不仅自身的实力就很强大,而且还还远离火之国。

  想来想去,时源觉得自己需要考虑的东西有些多,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太清晰的前后思绪,所以也不再继续烦恼这些。

  待感觉浴缸内的水都逐渐清凉,他起身擦拭身体穿上睡衣便回到自己的卧室。

  香燐在他泡澡的这段时间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从时源的感知来看,对方大概率是已经上床睡觉。

  有几乎是同病相怜的玩伴漩涡鸣人,香燐在木叶的生活很是圆满,不愁吃不愁穿。

  一夜无语,时源又是单身狗,也没办法找个人说话。

  不过第二天一早,他就直奔医院。

  昨晚和止水分开,然后和三代交单聊了一下,最后他并没有去看止水的情况,因为他清楚止水的状态,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但今天却还是需要看望一下。

  如他所料,止水的情况很好,而且他还在病床旁看到了鼬。

  和两人简单闲聊一阵,时源又转身离去。

  卡卡西再次恢复暗部的身份在执行任务,而任务就是监视宇智波的一举一动。

  而凯则保持着自己的生活节奏在村子日复一日地联系,不过只要存在哪里有情况,他知道的第一时间绝对会出现。

  而时源和对方碰头之后也知晓了做完止水遇袭的时候凯因为离得远,虽然听到动静,但是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被封锁,所以最后就没有参与进去。

  对于凯这种属于身边的队友,时源自然没有隐瞒,而是将自己知道的东西透露了他,也让后者意外地张开嘴巴陷入沉默。

  让凯记得转告或许已经知道情况的卡卡西,时源推辞了凯训练的邀请,回到自己的实验室继续手头的工作。

  生活得继续,工作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即便是现在这种微妙的村子气氛。

  至于团藏那边,他并不关心,三代的会处理好一切,即便他其实并不是很相信三代在这方面的处理能力!

  但他却也没有能力越过三代去处理,提着刀找上团藏直接砍人?

  虽然有这个想法,但也不能在村子内,团藏可以有这么大的能力在村子对止水动手,但他暂时还没有这种能量。

  虽然他的实力大概是够了,但却无法做到团藏那样的百无禁忌!

  木叶村外面的某个山头。

  带土戴着面具坐在悬崖悬在外面的一块石头上,风吹过,他浑身上下就只有黑袍的下摆在脚边摇荡几下。

  至于他的目光,则痴痴地落在远处的木叶村上面。

  许久之后。

  一个猪笼草从一旁的地下冒出来,然后猪笼草打开,怪异的阴阳脸出现。

  “事情比想象之中要棘手许多呢!”

  这是白绝在说话,他那种介乎于轻佻以及平静中的语气让带土没有丝毫的意外。

  “这个猿飞时源,我记得你之前有对我说过?”

  带土双手撑在两旁,声音透过面具传导出来显得有些沉闷。

  白绝露出玩味的笑,黑绝则依旧保持着沉默,道:“第一次注意到他,还是当初考察角都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他看上去明明还那么弱小,如果不是角都一时大意,或许那次就已经死在了草之国那边。”

  “他是我没有能够预料到的对手之一。”带土说道。

  “我记得他还是你曾经的同学?”

  “嗯,不过那时候的他并没有现在这么恐怖,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短短几年的时间,他居然成长到这种地步!”

  “不过问题其实并不大吧?”

  白绝唏嘘道,虽然从掌握的情报来看这个时源越来越强,昨天晚上更是表现出强势的一面,照面之后就能给将团藏吓退,但熔遁其实威胁并不大,强也强的不多,天花板就在那里,没可能出现无法收场的地步。

  “得找个机会试探一下他的情况,不然不好继续后续的行动。”

  带土没有回答白绝的话,尽管他虽然认可时源目前的实力,但其实在心中却也没有多忌惮。

  在他的眼睛注视下,熔遁只是一个笑话。

  相较于时源的威胁,其实他更知道宇智波止水眼睛的能力!

  昨晚的须佐能乎给予他的震撼还是蛮大的。

  双眼万花筒的杀招,他从斑的口中有所了解,但一直以来因为另外一只眼在卡卡西那里,所以他也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须佐能乎。

  而且止水一直没有暴露万花筒的能力,这点让他有些畏手畏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