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新的万花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宇智波修最近的心情起伏很大。

  在数月之前,他看到父亲终于受够那群村子高层恶心的面孔而开始进行一些实际性的动作,作为一直以来对木叶其实都没有太大归属感的人来说,他也同样等待着这一时刻。

  结果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如他预料那般轻松。

  家族内部依旧是保持着截然不同的两种观点,特别是作为族长的宇智波富岳就好似墙头草一般总是在中间和稀泥,进展被一拖再拖。

  甚至家族内被誉为年轻一辈最强,曾经还有过击退雷影这样骄人战绩的宇智波止水更是完全地倒向火影一脉,胳膊向外拐说着一些对家族不利的话。

  不过这些其实都没什么。

  宇智波修觉得木叶现在的实力也就那样,即便是半数宇智波的忍者出手,只要在那部分人没有能够反应过来的时候解决一切,胜利的天平就完全属于他们。

  不过,直到那天下午遭到袭击,他才知道自己还是太天真!

  按照他父亲的吩咐,他并没有在这特殊的时期在村子内乱跑,遇袭的那天也仅仅是正常的在属于警备队的位置上巡逻。

  结果在即将交班的时候,几名戴着面具的忍者却突然从道路两旁冲出来直接对他出手。

  即便他自己以及身边的同伴反应很快,但出手的人确实是冲着他而来,甚至用一种以伤换伤的态度也想要将他当场杀掉,所以仅仅是一个照面,拥有上忍实力的他就被敌人重创。

  不过好在虽然看着伤势很重,但后面经过一番抢救并无大碍,他在几天的时间就恢复了神智苏醒过来。

  但身上的痛楚不断提醒着他,使得他不能忘记那出手的敌人当时那种冰冷的眼神。

  村子知道动员宇智波进行一系列行动的人正是他的父亲宇智波富山,但由于富山基本不出家族的地界,身边更是有忍者进行守护,所以有人就将目光打在了他这位独子身上。

  是进行警告亦或者是想要将矛盾彻底爆发已经不重要。

  宇智波修清楚宇智波和村子基本上是到了一种不可调和的局势,至少他所在的派系不打算继续委曲求全!

  艰难地抬起手将病床旁的苹果拿到手中,照顾他的人是父亲特意从家族内找来的一名女性,不过现在并不这里,大概是去做饭了。

  可就在他将苹果抓住的瞬间,常年执行任务的敏锐感知让他察觉到一丝异常。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他很陌生但是却又让他十分忌惮的身影出现在床脚位置。

  对方戴着一副古怪的面具,浑身都套在黑袍之中,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甚至有人会直接忽视掉。

  “你是谁!?”

  没有惊叫,宇智波修缓缓收回自己的手,手里的苹果被他紧紧捏在手中,而他整个人也从靠在墙壁的姿势变为挺直。

  “不错,你似乎并不惊讶?我以为在看到我瞬间你会直接大喊大叫。”

  这个出现在这里的黑衣人是带土,不过宇智波修并不知道。

  “能够在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来站在这里,即便我大喊大叫又有什么办法?”

  宇智波修沉着脸,同时他也隐晦地调动着体内的查克拉。

  虽然之前受了重伤导致现在需要卧床不起,但是他可并没有完全丧失战斗力,如果眼前的敌人在第一时间就对他出手,他可能当场就死掉,但现在嘛?

  他至少还有一丝反抗的可能,而只要制造出足够的声响以及坚持数秒,周围的宇智波忍者就会及时赶来。

  他不觉得眼前的黑衣人是从外面杀进来的。

  因为他没有听到丝毫的动静。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眼前的家伙有一种很隐秘的手段能够骗过周围的宇智波忍者的眼睛进入他的病房。

  “有点意思,如果不是为了方便,或许你也是个不错的人选!”

  面具之下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但带土的语气依旧冷漠无比。

  “人选?”

  “对,一个计划之中不可或缺的人选,但现在你就显得很多余,因为我已经选中了你的父亲!”

  沉着脸,宇智波修的脸色变得凝重。

  眼前的家伙尽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这让他很疑惑!

  他本以为出现在这里的家伙是上次对他出手的人再次出手,却不曾想从短短的几句话之中却听出一些不同的味道。

  “你不是木叶村的人?!”

  宇智波修眯着眼睛反问道。

  “嗯,那又如何?这并不影响你最后的结局!”

  带土似乎很有闲心,出现在这里也好像是在和这名之前基本达成合作意向的伙伴之子进行一些友好的交谈。

  听完眼前家伙的话,宇智波修听出一些不一样的意思,没有拿苹果的手也缓缓开始移动进入一个不易察觉的位置,而他整个人也更是绷紧全身的肌肉,随时都能够从床上弹起进行攻击。

  当然,之前的伤势对他的影响颇大,所以他此时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或许仅有全盛时期的一半不到。

  但是他还是有信心拖住一些时间。

  “你在等什么?”

  黑衣人突然说话,让宇智波修以为自己的动作被发现眼前的家伙要先下手为强。

  但对方说完话并没有多余的动作,黑漆漆的眼洞之中眼神依旧平静。

  “我在等你的父亲过来看你,你在等什么?等我好心放过你吗?”

  带土再次重复了一遍类似的话,但语气和之前那次却截然不同。

  杀气在不断起伏。

  次次--

  说这话的时候,带土的身上突然由下而上升起一道好似树皮一样的东西,然后他在瞬间就好似变了一个模样,整个人的气息都完全改变。

  变得更像一个让宇智波修熟知的暗部或者根部!

  没有迟疑,在带土说完的瞬间,宇智波修就愤然出手。

  只见他直接从床上弹起,然后先是将手里的苹果朝着大变模样的带土砸去,接着另外一只手直接顺势捏在嘴巴位置:“火遁…呃!”

  他的反应和动作都很快,但更加快的是变了模样的带土。

  苹果在查克拉的裹挟下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着带土砸去,但是带土一边朝前送一边偏头,直接就将被当作暗器的苹果躲过。

  然后在宇智波修即将发动忍术的瞬间,他右手朝着本就只相距一个床位的对方捅去。

  于是,一把苦无精准地刺进对方的心脏,让对方后续的话直接吞没在喉咙中。

  “你……”

  宇智波修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心脏,无尽的痛苦和黑暗朝着他倾泻而来,他呆滞地看着面前暗部模样的忍者,嘴巴不断蠕动,但却说不出一句话。

  而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

  “修!今天……”

  宇智波富山从外面走进来,但是在拉开门的瞬间,他整个人的动作僵在原地。

  他的儿子被一个疑似暗部的忍者用一把苦无刺穿了身体,此刻鲜血正从嘴巴以及胸口位置喷涌在白净的床单上。

  嗡!

  他的脑袋好似爆炸一般响起一阵轰鸣,而他也情不自禁地开启了写轮眼。

  “你是谁?!”

  一声低吼结束,富山的身影从原地消失。

  他爆射而出,然后一掌拍向那名刺穿他儿子身体的敌人。

  唰的一声,带土灵巧地躲过,然后反手将宇智波修推向奔袭而来的富山,接着身体就径直抵在靠近窗户的位置。

  “大人让我向你问好!富山长老!”

  一只手拿着沾着温热鲜血的苦无,一只手则搭在面具的下缘,他就好似在问好一般朝着接住自己儿子的富山说道。

  嘭!

  转身撞开窗户,带土头也不回地朝着外面逃去。

  “修!”

  富山抱着宇智波修,并没有立即追击逃走的敌人,他一脸焦急地看向软倒在自己怀里的独子。

  “父…亲!是…”修抬起自己的手示意自己的父亲。

  他显然是反应过来刚刚袭击自己的人大概率不是他之前所想的人,最后出手的时候还特意进行变身,那么其目的就是为了嫁祸,所以他迫切地想要提醒自己的父亲。

  但心脏被刺穿,而他苦无之上还似乎抹了毒药,导致他完全无法说出完整的话,蹦出来的几个字都是他花费所生的气力全力说出来的。

  “别说话!”

  富山用自己的手死死恰在宇智波修的胸口位置,作为一名资深的忍者,他在第一时间看到伤口的时候就清楚没得救,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所以他不愿意放弃,嘴里的话显得很强硬。

  但下一秒,他察觉到修的气息完全断绝,微微颤动的心脏更是逐渐停止了动作。

  他死死抓着儿子的手,猩红的眼睛不断闪烁,其中的血色就好似鲜血一般开始翻滚。

  “呵呵!”

  “又是你,团藏!既然你这样紧逼,那我就如你的愿!”

  带土撞碎窗户逃出去的动静自然是惊动了附近进行巡逻的宇智波忍者,其中几人迅速朝着带土逃离的方向追击,剩下的人则是来到屋内。

  待看到宇智波修气息全无地躺在地上,而刚刚进入屋内的富山长老则一脸颓色和痛苦的半跪在一旁,他们也难以想象地呆住。

  竟然真的有人敢潜入宇智波族地进行刺杀,而且还成功了?

  没有人说话,进来看到这场景的富山亲信不知道能说些什么来缓解失去儿子的痛苦,于是他们只能站在原地等候着命令。

  良久,这几名忍者察觉到富山有了动作,然后纷纷微微抬头用一种隐晦的目光看过去。

  在对视的一刹那,他们整个人都僵在原地,而大脑深处就只剩下一双满是血色的眼睛。

  那不是三勾玉,而是一种他们从未见过的图案,而那种图案仅仅是一个对视,就让身为上忍的他们感觉到强烈的压力,好似被凶猛且无法击败的猛兽盯住,那种浑身都被不详笼罩的感觉无比的清晰!

  身体颤抖着,富山慢慢挺直自己的身体,然后看向自己的几名属下:“通知下去,把我们的人都叫到家族祠堂开会,顺便也通知一下富岳!”

  声音低沉、冷漠且压抑,他的表情从狰狞逐渐化作平静。

  “是!”

  刚刚还站在这里的几名忍者瞬间消失。

  “这就是万花筒吗?”

  待自己的属下离开,富山才缓缓抬起自己的手摸向眼眶位置。

  在刚刚抱住修的瞬间,他察觉到自己的眼睛似乎出现异常的变化,但是在刚刚那种情况下他并没有在意,因为所有的心思都在怀中即将死去的儿子身上。

  而随着自己儿子的死亡,他痛苦只余更是发现出现异常的眼睛更加严重,然后大脑就好似产生某种奇异的物质,接着他的眼睛就仿佛突破了某层界限进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境地。

  于是,他发现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变得更加清晰和缓慢,而一股好似本就存在的信息从他的眼睛之中传到大脑。

  所以,他知道他进入了宇智波几十年都没有人进入的境界。

  传说中的万花筒写轮眼已经被他掌握!

  在这个让他痛苦的时刻!

  “这就是代价吗?”

  宇智波富山想起了那天晚上回家之后遇到的神秘忍者,那个拥有着万花筒但却不再家族族谱上的家伙!



  当时他就有询问过这方面的问题,但对方回答说‘想要开启万花筒你将付出巨大的代价’,但是他那个时候却不以为然,于是对方发出一声轻笑之后便随即离开。

  “是你吗?!”

  富山捏紧自己的拳头,双眼之中的恨意不断上升。

  虽然刚刚踏进房间的第一瞬间他看到的是一名疑似暗部的忍者刺穿了修的心脏,但此刻冷静下来之后他却觉得有些反常。

  一切似乎都太过巧合!

  而如果真的有人能能够做出这样事情,那么他毫无疑问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之前就出手袭击宇智波修一行人的团藏老贼。

  但是在他不久之前得到的消息中,团藏已经被革职,甚至根部也被下令封闭,这样的处境下对方还抱着这样的想法,似乎显得有些不应该。

  倒不是说没可能,而是这种可能极低。

  所以冷静下来后的他不仅想到了团藏,还想到了那天晚上遇到的那个家伙。

  不过他刚刚开启三勾玉写轮眼看到了刚刚那个出手的那个忍者的查克拉,并不是那晚的那个神秘忍者,这点他是确信的!

  “修!父亲会给你报仇,用刚刚新的力量!”

  复杂神秘的图案从他的眼睛中退散,富山的写轮眼逐渐恢复三勾玉的状态,而他也再次蹲下将修瞪大的双眼合上并低语道。

  不管是谁刚刚出手刺杀了修,他最终都会找到对方!

  团藏和那名拥有万花筒并且明显不怀好意的神秘忍者,都会是他后续的目标。

  不过在这之前,他觉得先将暂时的威胁清除干净才是最佳的方案。

  “那么,一切从这里开始吧!”

  获得了万花筒的能力,富山的一直以来的各种担心已经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