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三人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骚动?”

  三代坐在椅子上听着一名暗部对他汇报着什么,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对!在半个小时前,宇智波族地内出现不小的骚动,他们似乎在追击着谁,但几分钟之后又恢复平静。”

  “知道原因吗?”

  “暂时不清楚。”

  低着头的暗部有些忏愧地回答。

  “继续保持关注,有任何情况及时汇报!”

  暗部颔首,然后消失,紧接着三代就将目光投向坐在那边沙发的时源,道:“你有什么看法?”

  “不清楚呢,也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东西。”

  摊开自己的双手,时源自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止水的情况如何了?”

  “没大问题,现在估计已经出院回宇智波那边,他可没有时间浪费。”

  “你最近几天多留意,既然你选择协助止水,那么就尽量不要出错,否则我们的损失会很大!”

  “这点我很清楚,不过你那边?”

  “你放心,老头子我虽然跟不上你的思维,但也不至于拖后腿,团藏已经被我暂时监禁在暗部的基地,短期甚至在宇智波事件结束前他都没有机会出来!”

  三代这笃定的语气让时源不太放心,这样的话就好似flag,越是肯定地说就越是容易毒奶,导致反向抽烟。

  不过他也不能直接质疑三代的话,所以略一停顿之后就点头:“希望是这样,少一个团藏搅局,止水他们也能够更好地解决问题。”

  “嗯!”

  “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就暂时离开了。”

  听到这话,三代摆摆手,道:“好,你先去忙。”

  唰!

  时源站起来,随即发动瞬身术消失在原地。

  而从三代这边离开之后,他并没有立即赶往村子外围的实验室。

  他和卡卡西以及凯在不久前约在了一家居酒屋见面。

  还是那个熟悉的二楼包厢,时源赶到的时候另外两人就已经坐在里面。

  桌子上摆着一些小吃和几瓶几人常喝的果子酒,度数不高,所以不容易上头,但味道却也不赖。

  “来得这么快?”

  随意地做到凯的身边,时源捻起盘子中的一块天妇罗放进嘴里。

  “是你太慢了!”

  卡卡西眯眼看着最后落位的时源,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作为迟到大王,他本以为在这件事上自己没有敌人,设曾向时源在他这里‘学习’一番之后直接就赶超。

  “怎么是酸奶?这玩意也能炸?”

  没有在意卡卡西说话时的语气,时源有些诧异地咀嚼着刚刚扔进嘴里的天妇罗。

  “这家店一直以来都有创新的思想,所以他们总是做出一些很诡异的食物,但是味道却又往往不错。”

  凯笑嘻嘻地说着,眼睛看着面前的这盘天妇罗不断放光,面粉抱着凝结的酸奶进行油炸,味道出乎意料地合他的口味。

  “说正事吧!”看着凯此刻的模样以及时源准备继续说下去的表情,卡卡西知道自己需要将这次碰面的主题拉扯回来。

  如果不是时源的邀请,此刻的他还在宇智波附近进行监视,那边的情况比起此刻无意义的聊天吃饭显然更加重要。

  “对!”

  凯也恢复了正色,浓眉大眼的一下就严肃许多。

  两人都看向时源,等待着他说话。

  “我也不说废话,卡卡西你就在宇智波那边,应该也知道了之前宇智波内部短暂的骚动了吧?”

  时源将双手支在下巴位置,说道。



  手在眼角位置一抹,卡卡西露出的独眼闪过一丝认真,道:“嗯,具体原因并不清楚,不过我们收集到的情报是这件事似乎和宇智波富山有关系,因为散乱的源头就是从他家的方向传来。”

  “守在宇智波周围的你们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比如说骚乱是谁引起的?”

  时源不是万能的,所以他此刻也不清楚宇智波具体是发生了什么,而止水又暂时不在这里,短时间内恐怕也见不到,所以消息略显堵塞。

  “没有外人进入宇智波。”

  卡卡西闷声回应,他其实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散乱发生的很突然,借结束得也很仓促,短短半小时之后宇智波就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所以这场骚乱应该是宇智波内部发生了什么?”

  凯插嘴道,以卡卡西等人为首的暗部确定没有人进入宇智波,那么这一切就只能是宇智波内部发生了啥。

  “那会是什么?”

  时源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很重要,但暂时没人能够回答他。

  “不过在那之后,宇智波内部虽然看似想要保持平静,但从我们的观察来看,他们似乎有一些小动作,比如说有许多忍者隐秘地聚在一起。”

  卡卡西耸耸肩,这个情报自然是在之前就上报过,但后续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宇智波并没有做出一些大动作。

  “麻烦!”

  忍不住暗骂一句,时源有些不耐地端起面前的杯子深深地喝上一口,果子酒的香味顺着喉咙一路向下,然后在胃部化作一团火热。

  “我觉得就在接下来的几天富山为首的那群宇智波忍者一定会有大动作。”

  等到将酒的一切回味一遍后,时源沉着脸说道。

  “为什么?”

  凯不明觉厉,但是那种脸上依旧是写满了疑惑。

  卡卡西也很不解,不过他隐约猜到一些东西,却并没有时源这样的肯定。

  所以两人都望着时源,期待着他给出答案。

  “一种直觉吧,其他的暂时不好说明白,不过把握不小。”

  “有什么计划?”

  听到时源的话,卡卡西以及凯并没有怀疑,相处这么长时间,他们对时源的信任很强,所以下意识地询问着。

  “你们觉得宇智波富山那伙人反叛村子成功有多大把握?”

  时源不急着给出自己的计划,而是先丢出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宇智波不可能成功,即便整个宇智波一起反叛,村子想要平息他们也最多是伤筋动骨,所以半个宇智波想要成功上位的可能没有丝毫商量的趋近为零!

  卡卡西以及凯的表情自然已经回答了时源,所以时源没有停顿,接着说道:“在止水等人已经决定割裂宇智波富山之后,富山的行为酒变得更加谨慎,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所以他一定会在把握巨大的时刻才出手!”

  “那你为什么说他们会在不久之后动手?”

  短期之内,宇智波富山没可能将上位的几率升高,所以这和刚刚的话有矛盾。

  “除非出现了我们不知道的援手?”

  卡卡西好似抢答一般再次开口,他的神情变得肃穆,似乎觉得这个答案有些不足以让人信服,但绝对是最接近真实的解释。

  “云隐那边吗?我们不是之前不是已经断绝了两边的来往,而且止水那边也没有收到这方面的信息,况且云隐远在雷之国,想要在这件事上插手完全没有可能,他们最多就是在宇智波叛村之后进行收纳罢了,所以援兵不可能是他们!”

  说这话的是凯,大大咧咧的他此刻逻辑很清晰,有理有据的分析让时源和卡卡西都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我有一个怀疑对象,但暂时也不能确定,所以才在这个时候叫你们过来?”

  时源沉吟片刻之后出声吸引了沉思中的两人目光。

  在前世的记忆中,宇智波的灭族有两个最大的推动者,其一是团藏,其二是宇智波带土。

  前者暂时不谈,毕竟有三代那边承诺的管辖,暂时是失去威胁性,而后者因为神出鬼没的能力,所以时源也没有办法知晓对方的行踪。

  不知道为什么,在知道宇智波发生骚乱之后,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宇智波带土,这很没逻辑,但是在这种关键时刻,会出手干预的反派酒那么几个,一个个排除也基本能够确定幕后黑手。

  “还记得几年之前九尾之乱的那晚上吗?”

  听到这,卡卡西的眼神阴翳许多。

  那晚上发生了许多事情,而其中最大的一件就是他失去了自己的老师,而他老师的孩子成了新的人柱力。

  所以,那晚上自然不可能从他的记忆中消失。

  “九尾的暴走和写轮眼有关,而那也是村子完全排挤宇智波的开始,我所怀疑的对象就是那晚上操纵九尾的家伙!”

  “是宇智波家族内部隐藏的忍者?”

  卡卡西皱眉,前不久他知道了一些机密的东西,比如说宇智波家族内有两名万花筒忍者,其中族长富岳还是在不知道多久之前就开启的。

  “不是已知的任何一个万花筒忍者,这点我可以确定。”

  时源观察着卡卡西的神情,虽然蒙面布遮掩了许多,但是他依旧从眼神和细微的表情读出一些东西。

  卡卡西收敛表情,然后继续看向时源,而凯则没有说话,他对这方面了解的不多,所以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做一个合格的听众。

  “那是谁?”

  “不知道,不过从我掌握的情报来看,这个隐藏起来的家伙应该不输于木叶或者宇智波,或许他曾经是我们之中的一员,但是现在却对我们抱着极大的恶意!”

  卡卡西皱眉,道:“所以你觉得在这个节骨眼上对方会对宇智波施以援手,然后对木叶进行更大的破坏?”

  “没错,就好像那晚一样,趁着木叶的空虚进行一些阶段性的破坏,尽管他知道不可能一次性将木叶摧毁,但是这种手段能够合理有效地削弱村子的力量,不是吗?”

  身体朝后一靠,这是时源想到的最好解释。

  符合推理的逻辑,其中也夹带一些穿越者对局势的掌握和猜测。

  “说说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吧?”凯听得云里雾里的,所以露出苦笑地说道。

  还是做一个不需要思考的工具人对他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一切的计划都得提前,不能让富山他们准备充足,我会负责宇智波这边的情况,卡卡西你作为暗部本来的任务就是监视宇智波,所以到时候也可以随时对我进行接应,至于凯,因为对手可能是那个曾经操纵过九尾的家伙,加上你的机动性很好,所以需要你能在这段时间照看一下鸣人。”

  时源一口气将自己的布置说出来,当然,这些布置仅仅是有关他们三人,其他方面他没必要在这里说。

  “鸣人?”凯没有见过漩涡鸣人,或者说他见过但是并没有印象。

  “我老师的孩子漩涡鸣人。”卡卡西解释道。

  就好像听到一个震惊的消息,凯的表情显得很惊讶:“如果我没有记错,卡卡西你的老师也就是四代目已经叫波风水门,为什么踏动孩子叫漩涡。”

  漩涡鸣人是四代目孩子这个消息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秘密,其中自然就包括不怎么解除这些东西的凯。

  “有一些很难说清楚的原因,不过这都不重要,你的任务就是扮演暗部的身影对鸣人进行保护就行了。”

  说到鸣人的名字,就得说说三代,说到三代就又要说到阴暗,说到阴暗就绕不开所谓的火之意志……反正流程就是这样,最后就是直接开口喷三代就行。

  时源是局中人,所以他尽管是有不满也没有直接开口喷,有的事情就像他说的这样,没办法说清楚,反正承认阴暗就好了。

  “没有问题,如果真的又是那家伙,我会全力阻止对方的行动!”

  凯认真地点点头。

  时源看向他,发现后者的态度显然不简单,这句话也不似那般轻松,按照凯的性格,如果带土真的有这方面的想法,那么到时候守护鸣人的凯或许会让全村的人都见识到什么叫做体术。

  当然,时源不会让凯那样做,他让凯进行这项任务也仅仅是以防万一。

  带土或许并没有那么‘好心’选择和富山合作,他对于宇智波的恨意并不低于对木叶,所以这仅仅是时源的一种猜测。

  毕竟带土有这样的前科,而这次富山等人的叛变也显然和前世记忆中的场景完全不一样,所以他说不准会为了让一起变得更加趋于自己的想法而不得不下场进行干预。

  策反宇智波鼬或者止水是没机会了,因为时源的存在,这两人都不再是那般偏激和狭隘,所以带土为了扩大战场,将木叶和宇智波都带入这场将到来的战斗中,一些几率很小的事情也不得不防范。

  这是时源暂时想到的一些东西,所以他不希望之前的努力白费。

  而凯的实力即便是带土也足以拖住,所以时源选择了他来完成这任务。

  “具体的动手时间,等我和止水那边交流之后再做决定,不过一定要在富山之前,这样才能确保降低损失。”

  “三代那边呢?”卡卡西看向时源。

  “他会配合我们的行动。”

  “那好!”

  听到这话,另外两人对视一眼后重重地点下自己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