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家族会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贺神社。

  作为宇智波家族秘密会议的召开之所,这里既是宇智波的祠堂,也是一切重大决策的开始点。

  一圈圈的人围在周围,每个人都一脸严肃地看向坐在最前面的那个男人。

  宇智波富山!

  这个虽然仅仅是家族长老,但却拥有很大一批忠实属下的宇智波忍者此刻沉着脸盘坐在榻榻米上。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这一天终于到来的时候所有来到这里的忍者还是觉得心中无比得澎湃。

  没有人说话,所以那种沉闷的气氛正在不断上涨。

  哒哒哒!

  坐在里面的人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他们都纷纷睁开眼睛看向大门的位置。

  落位的,尽数都是支持宇智波富山观点的忍者,他们属于家族的激进派。

  而他们在这里等的人,自然就是属于宇智波富山这位族长为首的保守派。

  在下午的骚乱结束后,富山长老就立即邀请相关人员参与到这次的会议,甚至还直接隐晦地给出要战斗的通知,这个信息的透出让许多人都心中一凛,特别是少数的知情人还知道富山长老发生了什么事情。

  嘎吱—

  沉重但却并不腐朽的木门被推开,以宇智波富岳为首的忍者们站在了门口。

  “富山,你这是什么意思?”

  南贺神社会议只有族长才有资格召开,即便是长老,也需要获得族长的允许才有资格让人进入这片应该属于家族重地的祠堂。

  说话的自然是富岳,他此刻看向正对着自己的富山,脸上夹带着少许的疑惑以及惊讶。

  两人的观点虽然有很大的矛盾之处,但至少在某些方面还没有完全撕破脸皮,而现在富山的越过他这位族长召集大量的家族忍者进行会议,直接就是在啪啪打他的脸。

  “我需要知道你的答案。”

  富山保持着自己平静的神色,但双眼深处却隐藏着让人心悸的暴虐,这是一个丧子不久的父亲最沉重的心境表现。

  听到富山的话,富岳皱眉,道:“现在吗?”

  “对,就是现在!时间可不等人,我今天晚上就想要知道你的答案。”

  眯着眼睛,富山流露出几分急切。

  随着他将这话说完,坐在室内的这些忍者都齐刷刷地看向站在门口位置的宇智波富岳,那种迎面而来的摄人气势让富岳紧锁的眉头变得更深,更是跟着富岳而来的那些忍者的不满。

  “富山长老!你是在威胁族长吗?”

  富山没有回答,继续用那种阴沉且深重的目光盯住富岳。

  宇智波富岳抬起自己的手将刚刚说话的属下拦下,然后脸上绽放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道:“你觉得你能够获胜吗?”

  “为什么不呢?”

  似乎对这个答案很肯定,富山唰的一下站起来。

  “现在立刻给出答案吧,留给你们的时间并不多了!”

  “不知道你哪里来得自信,但如果你的目的还是选择叛乱,那么我的答案还是之前说的那样,我拒绝用这样的手段!”

  “那意思就是没得谈?”

  “是的!”

  神社内陷入寂静,双方的忍者似乎都嗅到一丝压迫的气息,目光都在对方的身上开始打量。

  家族内意见不统一,分属两方的忍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冲突。

  “凭借家族的力量对抗整个村子,你真的觉得自己胜算很大?”

  虽然两人的分歧已经达到现在这种似乎都已经要开始动手的地步,但看着对方此刻那种坚决的态度,富岳心中还是很难受的。

  他从未小瞧宇智波的力量,但正因为这样,他才不会觉得宇智波就能够将整个村子击垮!

  富山带着家族内的有生力量去以卵击石,最后惨烈的还是家族罢了。

  他不希望看到这些跟着富山的忍者们就这样死在没意义的地方。

  即便在他看来三代之前许诺的东西依旧仅仅是大饼,但是他还是选择相信那种平和但有着很大希望的途径。

  所以,他真的很希望富山为首的族人们也能够重新站在他身边去一起见证或者等待那一切!

  “你还是这么愚蠢和懦弱!”

  富山发出不屑的声音,作为家族内很熟悉富岳的人,他对富岳是很了解的,但越是这么了解,他越是觉得对方和自己不是一路人,即便曾经他们也还是那么和谐。

  “你是在担心三代吗?”想了想,富富山又询问道。

  这个时期的木叶正是最虚弱的时期,村子的高端战力和曾经巅峰时期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么富岳一直保持着现在这种保守的态度,也只会是因为老而弥坚的三代。

  能够给予障碍的人,富山想到的只有三代火影,除了这个老头,或许还有其他不弱的忍者,但却不具备决定性的重量。

  “你有把握对付他?”

  “你觉得呢?”

  富山被这样问到,脸上的表情终于是露出刹那的轻松。

  “你是什么时候……”

  再次和富山对视,宇智波富岳终于是露出惊讶的神色。

  因为他看到了富山那双与众不同的眼睛。

  万花筒!

  在宇智波富山瞪大眼睛看过来的时候,在座的所有人都看清了他眼睛内不一样的图案,于是有点常识再联想到刚刚都覅那个说的话,许多人的心中都浮现三个字。

  “是万花筒吗?族长?”

  站在富岳身后的一名忍者神情有些恍惚,刚刚出声呵斥富山的人也是他,所以此刻看到这样的场景,他觉得自己之前似乎说错了话。

  “很惊讶吧?”

  看着周围忍者的反应,宇智波富山朝着愣神中的富岳如是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

  富岳盯住富山那双熟悉又陌生的眼睛,低声问道。

  “嗯?”

  这话,让刚刚还有些炫耀意思的富山心生疑惑,他皱眉看过来,视线在富岳的脸上不断移动,确信没有发现对方的丝毫的惊讶。

  “万花筒……并不是你一个人才有!”

  迎着对方注视的眼神,富岳先是眯起眼睛,然后突然瞪大。

  于是,和富山图案不一样但明眼人都能够一瞬间认出这是万花筒图案出现在富岳的眼中。

  “什么?!”

  比起看到富山亮出万花筒,周围的忍者似乎对富岳开启万花筒更加惊讶。

  虽然富岳曾经也是家族的天才,但自从成为族长之后的多年一直展现出来的都是一种中庸甚至平庸的东西。

  所以比起大家都知道的雄心勃勃的富山长老开启传说中的万花筒,族长富岳开启万花筒才是更让人赶到意外的一件事。

  所有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露出万花筒写轮眼的宇智波富岳。

  “你也开启了万花筒?!那为什么……”

  富山伸出手指向站在不远处的富岳,脸上的表情很精彩。

  在得到富岳的答复后,他主动亮出万花筒的目的就是想用一种嘲讽的态度去击打对方懦弱的脸颊,但结果一通操作下来,他发现自己才是那最终的小丑?

  富岳明显开启万花筒的时间比他早很多,但这么久的隐忍愣是让人没发现。

  “个人的实力对于整体来说还是太过弱小,即便是万花筒,我也不觉得能够抗衡村子。”

  富岳知道富山想要询问什么,所以他随即解释。

  “那两双呢?”

  如果仅仅是一双万花筒才让富岳这么顾忌,那么现在大家一人一双,如果一起出手那不就更加有把握吗?

  想到这里,宇智波富山甚至周围那些激进派的忍者都不由瞪大眼睛用眼神表现出自己的内心想法,就连站在富岳身后不少忍者都露出思索的神色,或许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提意。

  “不,不是两双!”

  “什么意思?”富山一下子想到那晚上的忍者,他以为富岳也和对方有接触,但听语气又觉得不像,似乎是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忍者存在。

  “止水!”

  富岳报出一个名字。

  现在的他是在摊牌,是将之前所有隐藏起来的牌都打出来,然后试图继续将走向分歧的富山拉扯回来。

  宇智波止水这个名字一出来,富山先是变了脸色,他想到之前收到消息说止水遭到袭击,本以为那又是团藏对宇智波年轻忍者出手的行为之一,没想到止水却是家族内隐藏起来的万花筒忍者之一。

  他才多少岁?

  富山想到自己还是因为独子修的死才巧合开启,而止水却比他儿子修还要年轻许多,这让他短时间内建立的些许骄傲被粉碎。

  而且他心中的疑惑也被无限放大。

  如此之强的战力,除开他这个刚刚开启万花筒的‘萌新’,坐拥两双万花筒写轮眼的富岳在之前表现的却那么软弱,而且现在看到再次出现一位万花筒拥有者之后他也似乎没有改变自己的观点,这是为什么?

  “我不想看着你带着族人们去做无意义的牺牲。”

  末了,宇智波富岳叹息道。

  “嘁!”

  这句话将富山心中的各种情绪调动起来。

  本就因为丧子的痛苦在一瞬间因为富岳这不咸不淡的语气从心底爆炸而出。

  脸色一下子阴沉大半,富山发出一声嗤笑。

  “也就是说你依旧不打算和我们一起?”

  富岳不说话,但大家都明白了他所要表现的态度。

  “既然这样,那就让开吧,不过你虽然不打算和我们一起行动,应该也至于拖我们后退吧?”

  话不投机半句多,富山和激进派的忍者纷纷对富岳露出不屑的表情。

  而富山刚刚说的这句话意思就是不要让富岳做一些妨碍他们后续行动的行为。

  自然,富岳虽然不赞同富山的观点,但他也不会做那些会直接导致富山等人行动失败的事情。

  他是两面派。

  什么是两面派呢?

  三代和富山这边他都不会出手,他虽然偏向于三代,但他也不会帮着三代打富山这边,而富山这边,他虽然不会给予帮助,但却也不会制造障碍。

  家族内的情况就是这样,许多的激进派忍者已经无法被扭转性格,而富山也属于其中之一。

  不破不立!

  这个词语是他从止水嘴里听来的,而后者又是从猿飞时源那边听来的。

  他觉得这次词语很适合宇智波,很恰当。

  在多少年的积压下,宇智波内部的风气变得很矛盾和两极化,而他就需要趁着这次机会将另外部分意见破除掉!

  当然,他不是傻子,三代承诺后续会逐渐放权给宇智波,并且让宇智波重新回到村子的核心这些话他不是三岁小孩听到就完全相信。

  但是他却也知道宇智波内部如果一直保持这样两级分化,甚至一部分对木叶村都抱着极大的仇视心理,那么永远都无法再次获得村子的认可。

  不是他死脑筋只想着获得村子的认可,而是这确实一条足以让他赌上大部分东西的一条路!

  宇智波只有再次获得村子认可以及毁灭这两天路可以选择,至于什么举族离开木叶?不要搞笑了,木叶不会让这样一个强大的血迹家族俩看i,而即便是侥幸脱离了木叶。又有什么地方是能够完全接受宇智波的呢?

  富岳选择的是迎合村子,获得再次的认可,而富山则显然是选择另外一条道路,他想要从九死一生之中走出那天几乎于无的生。

  至于富山刚刚所说的话,其实他也有动心。

  三双万花筒,即便是在宇智波的历史上似乎也没有这么强大过?

  但是他知道,他没有做出这个决定的决心,而且他知道止水也不是这样的人。

  带着整个家族去博取那微弱的生机,不如收敛一点去赌三代的承诺。

  二比一的局面,至少以后真的赌错了,他觉得也有转机。

  当然,如果现在能够将富山也拉到自己的阵地来,他觉得以后是更加稳当的,但激进派的人即便是富山也没有这个挽回的可能。

  所以,他只有做这样很没有‘义气’的事情。

  大家都说他懦弱,其实确实是这样。

  不过他并不是真的懦弱,而是因为他需要考虑更多的人,他希望找到一个让宇智波家族更多不是忍者的族人都能够活下去的办法。

  “给他们让开!”

  富岳朝着一旁让出几步的距离,然后又朝着身后的属下们示意道。

  “族长?”

  有的忍者一边看向富岳一边皱眉让开道路。

  宇智波富山没有继续说话,带着坚决跟着自己的忍者从富岳的身旁走过。

  没有在意那些离开的族人对自己投来的异样眼光,富岳目送着这群族人朝着黑暗的前方走去。

  有时候,舍弃一些东西虽然看上去虚伪了一点,但从整体大局上来看却并不是什么坏事。

  就好比现在,富岳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但他也知道等着富山的是什么,但是他的提醒只能到这里。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