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动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族长,就这样让他们走了吗?”

  一名宇智波忍者对富岳说道,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虽然对激进派没甚好感,但眼瞅着现在却好似一个机会摆在面前,但自家族长却无动于衷,包括他在内的许多族人心中难免有些不对味。

  “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一律不准离开宇智波家族族地,大家都尽量约束好自己的行为。”

  宇智波富岳没有回答身后族人的问题,而是跳过问题下达了命令。

  听到命令,还站在这里的族人互相望了望,最后却也重新找回自己的定位,纷纷沉声回应。

  又简单吩咐几句,富岳遣散了族人。

  待所有人都离开之后,他看向宇智波富山等人离开的方向,脸色沉重、眼神深沉。

  宇智波以后或许会更好,但今天晚上之后,必定会虚弱许久。

  完整的家族正式宣布分裂为两个完全不契合的部分,这不仅仅是一分为二的效果,在接下去很长一段时间宇智波的气势都将跌倒谷底。

  希望三代或者……猿飞时源能够履行承诺!

  富岳没来由想到在这件事中间起到关键作用的时源,如果不是后者,他或许在现如今的局面下还在摇摆不定。

  做出现在这个决定不是因为时源有多强,而是因为他看到时源身上有一种真的能够给宇智波带来希望的东西,亦如当初的波风水门。

  即便现在的时源还远远无法和当初的波风水门相媲美,但他看重的是时源的未来,所以他才愿意将筹码放到上面去赌。

  坐在大门口,富岳在族人们离开后并没有立即回家,他平静的脸庞正对着前方的黑暗,深邃的眼瞳中好似透过迷雾看到了许多东西。

  猿飞时源这个人他了解过,甚至也暗中调查过。

  从一个猿飞家族几乎是边缘人物成长为现在村子以及三代面前的当红辣子鸡,对方一共用了五年不到的时间。

  而且实力什么的的暂时不谈,富岳最看重的的几点是这个时源有足够的魄力以及担当。

  “希望我这次没有看错人,止水,希望你也是!”

  发出一声叹息,富岳起身离开。

  身后,南贺神社的大门大大敞开,这里再次恢复了平静。

  另外一边。

  宇智波富山带领着激进派的忍者离开神社之后就沿着街道来到一处广场。

  这里,已经有更多的族人在等候。

  不过最让人觉得惊讶的还是这里的人将忍者的装备穿戴整齐,一股肃杀之气隐约萦绕。

  “大人!”

  “富山长老!”

  当富山缓步站到所有人最前面的时候,这群忍者齐齐叫道。

  “我想站在这里的你们应该已经清楚接下来要去干什么了吧?”

  富山将一旁递过来的忍甲娴熟地绑到手臂以及胸口上,嘴里则发出低沉的声音对面前的族人们说道。

  “一直在等着长老的命令!”

  “我早就看木叶的那群忍者不顺眼了!”

  “想要逼迫宇智波服软,这绝对不可能!”

  “……”

  群情激愤,站在这里的忍者至少有数百人,所以一说起话来就显得很吵闹,不过还好,他们都在尽量压低声响,似乎收到某种命令。

  “既然要动手,那么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按照之前布置的计划行动。”

  “出发吧!”

  没有多余且激昂的战前演讲,富山的脸上没有太多让人一眼就能够看出许多意义的表情,平静和冷漠才是他此刻脸上神情的主调。

  随着这句出发,大部分人的眼神都变得火热。

  激进派,很多都是好战份子,虽然他们也有一些对家族未来的展望。

  但和时源前世记忆中一般,这部分人和木叶村的其他忍者格格不入,多是高傲之徒,而这也是宇智波生病的原因所在。

  不谈村子的排挤和针对,这部分的存在会将家族拖向一个让人难以挽回的深渊。

  目光在面前这群忍者身上扫过,富山的眼神微乎其微地暗淡几分。

  “凉太!”

  在审视这群族人的时候,他看到几道熟悉的身影。

  宇智波凉太等人正是他所欣赏的年轻忍者,也是他的亲信之一。

  所以在看到他们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富山的眉头情不自禁皱起来。

  “有什么吩咐,大人?”



  凉太和自己的两个好兄弟站在一起,听到富山的声音之后迅速来到跟前。

  在之前和云隐的接触结束之后,他们三人就已经对激进派的思想出现了摇摆,但今天这种关键的时刻他们还是在没有富山命令的情况下赶来了这里。

  “你们几个我另有吩咐!其他人立即出去!”

  示意凉太、凉介以及凉司站住,而其他忍者则没有丝毫迟疑地消融于阴影,然后朝着族地之外掠去。

  “大人?”

  宇智波凉太出声道,而站在他两旁的凉介以及凉司也随即看向富山露出疑惑的神色。

  “回去吧,这次行动你们不参与。”

  凝视着三个在年轻一辈中天赋不错的后背,富山最终叹息道。

  “嗯?”

  其他三人都瞪大眼睛看向说出这话的宇智波富山,脸上浮现错愕的神情。

  “就像富岳所说的那样,这是一场没意义的战斗!所以,你们三个没必要参与。至于我继续坚持,只是因为我想给自己以及坚守多年的家族一个交代,而他们……”

  富山看向已经逐渐消失在阴影中的那些族人。

  “他们也需要给宇智波一个交代。”

  “什么?!”

  凉太三人都明白了自家长老的意思,于是每个人都不敢相信一般看向富山,嘴巴更是不断蠕动似乎想要说话,但短时间内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回去吧,宇智波还需要你们。”

  头也不回,宇智波富山朝着远处追去,原地只剩下凉太三人呆滞地看着他的背影。

  “我们现在怎么办?”

  宇智波凉介似乎没有从刚刚的话中反应过来,有些不知所措地询问身边的两位同伴。

  “明知道会失败吗?”

  凉司抿住嘴巴,被兜帽遮掩大半的脸颊上浮现不解的神色。

  他从富山长老刚刚短短的几句话中听出一些交代后事的味道。

  “这就是大人想要给宇智波的一种未来吧?”

  这一刻,凉司脑海中闪过一道光,似乎想到问题的答案。

  分裂的宇智波选择了不同的未来,那么富山作为这股思想的源头自然义不容辞带领大家去追求这么多年来的目标。

  也相当于给宇智波其他人做出一种示范?又或者给予村子的某些人一些血的警告?

  “还真是讽刺!”

  凉太也说话了,虽然以前做的那些事看上去很傻,但并不说明他事一个傻子,所以在凉司明白其中一些曲折时,他也看明白一些东西。

  一边说着话,他一边握紧了拳头。

  “那我们?”

  “回去吧。”

  凉介再次出声,所以凉太直接给出回复,于是三人转身朝着和富山当人离开时相反的方向而去。

  这种背离,对于他们来说有些难受,但在明白富山大人的苦心之后,他们转身的动作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

  一切,都是为了宇智波!

  穿梭在黑暗之中,富山很快就追上族人们。

  他一边朝着远处跳跃,心中也一边在思索着什么。

  “失败吗?”

  富山看向前方,将自己所器重的后辈留在家族内自然是处于这种考虑,但其实他对胜利的把握并不是没有。

  村子不会知道他会在今天晚上动手,更是没人知道他在下午的时候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这种传说中的眼睛。

  所以,在许多因素加持下,这次的行动他有接近一半的把握达到自己的目的。

  接近一般的概率看着很低,但这比起他之前所预料的概率已经高了不知道多少。

  其实他现在对宇智波富岳的做法并不反感。

  将家族的一切命运放到一个选择上面自然是愚蠢的,所以现在宇智波正式分裂为两个部分也在双方的接受范围内。

  或许今晚宇智波举族行动获胜的概率能够超过五成,但失败之后的结局就将是悲惨的灭族。

  所以,他心中隐隐还觉得富岳不跟自己一起行动是正确的。

  “不过,我或许也不会输。”

  “这一次,我想要赢呢!”

  在心中低语,富山的脸颊上升起一丝微笑和坚定。

  既然做出了选择,那么就放手去干吧,反正他此时心中有满是怒火和多年的阴翳。

  ……

  宇智波族地之外。

  留在这里监视的暗部很多,许多的小队负责不同的方向确保宇智波这边的情况能够第一时间被三代知道。

  可现在,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

  在经历了下午的骚乱之后,宇智波家族这边格外的安静,而平时应该还亮着灯的房屋现在也已经漆黑一片。

  无尽黑暗笼罩中的宇智波就好似一个随时都会吃人的猛兽,在等待着某个时机就猛然出击,给予他的敌人致命的一击!

  “有听到什么动静没有?”

  一名暗部向身旁的同伴示意。

  他是一名体术忍者,所以他很敏锐,耳边听到一丝有些不寻常的风声。

  “没有。”

  另外一名暗部压低声音回答,听上去是一个很年轻的忍者。

  “有情况的话队长会及时给出示警,而且你看宇智波这安静的样子,会有什么?”

  “好吧。”

  之前询问的那名暗部伸手在自己的太阳穴位置揉捏几下,也觉得是自己最近一段时间太紧张听错了。

  嘭!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爆炸的声音,然后就是冲天而起的火焰。

  而这道升起的火焰明显是某种火遁忍术,并且这并不是个例,就好像是信号一般,在这之后,更多的火焰升起。

  “出事了!”

  守在这里的暗部瞬间挺直身体,面具之下的脸上露出惊疑的神色。

  嗖嗖嗖--

  可不等刚刚守在这边的暗部做出反应,不远处宇智波家族内就冲出许多黑影,然后有序地分散激射而出。

  这些黑影分散之后落向的位置正是周围暗部所隐藏的地方,于是附近的暗部们都纷纷变了脸色。

  那扑面而来的杀气让他们知道这些冲过来的宇智波忍者是为了什么。

  所以他们在短暂的惊讶后就迅速反击。

  但宇智波这边出手的时机太好,而且人数、实力等各方面都占据绝对的优势。

  于是几个照面之后,守在这个方向的暗部就陆续被宇智波的人重伤或者杀死。

  最后一名暗部艰难地挡住进攻的宇智波忍者,他环视周围,发现转眼的时间十多名同伴就已经就剩下自己一人,心中是又气又急。

  手一转,他手心多了一个信号弹,没有犹豫的时间,他指甲一抹就打算将信号弹打上天空。

  但黑暗之中射出飞出一把苦无精准地插进他的手腕,于是遭到这样打击的他瞬间把手里的信号弹丢到了地上。

  发出一声惨叫,暗部一边捂住受伤的手,一边看向飞出苦无的方向。

  他知道自己已经失去向外面传递信号的机会。

  “你们宇智波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要背叛村子吗?!”

  低沉嘶哑的声音从面具下传出,暗部一边打量着周围双眼猩红盯住自己的宇智波忍者,一边用余光寻找着自己的机会。

  “杀了!”

  黑暗之中传来声音,暗部瞳孔猛地一收缩,不待他反击,数名宇智波忍者就毫不犹豫地冲过来。

  几个回合后,他瞪着不甘的眼神瘫倒在血泊之中。

  “按照计划继续行动!”

  之前下令杀掉最后一名暗部的人从黑暗之中走出,然后他再次下达命令。、

  正是宇智波富山!

  “是!”

  富山的身后,更多的族人朝着前方掠去,至于脚下那些已经被解决掉的暗部,已经不被他们放在眼中。

  完全悄然无息地进行行动自然是不可能,所以也就只能尽量确保三代那些人迟一点知道他们已经叛乱的消息,所以他们只能加快动作。

  “雷遁-伪暗!”

  漆黑的夜色中闪过一道耀眼的光辉。

  “还有暗部!”

  前进中的宇智波队伍停下了脚步。

  而富山也随即看向忍术发出的地方,只见一道挺拔的身影站在前方,而在那身影之前的大地上一片雷光。

  “漏网之鱼吗?不想着去报信居然选择留下来阻挡我们?可笑!”

  “杀掉他!”

  刚刚的雷遁仅仅是让冲得最快的几人受了一些伤,但看样子并不碍事,所以宇智波富山眼中冷色一闪而过,然后毫不留情地再次下令!

  队伍之中,几个明显是上忍的存在迅速加速朝着那名挡在前方的暗部杀去。

  猩红的眼睛在黑夜之中格外的显眼。

  砰!

  就在这几名宇智波忍者冲上去的时刻,一道鲜艳的图案在木叶的上空迅速炸响。

  几名出手的宇智波忍者心中一紧,知道这个信号是木叶的最高级别警戒信号,所以下手的动作再次加快。

  但挡在他们前方的暗部不为所动,在他们踏步进入一个近身的距离后,这名暗部突然用左手捏住右手手腕。

  “千鸟!”

  好似无数的鸟儿在鸣叫,雷遁的光芒在对方的手上闪耀,接着双方迅速交错而过。

  “是旗木卡卡西!”

  有人认出这名暗部的身份。

  千鸟这种极具辨识度的忍术只需要看过一次就不会有人忘记。

  而在这名宇智波叫出名字的刹那,卡卡西也和冲过来的几名忍者分开。

  手中的雷光暗淡下去,而交手的几名忍者中有两人捂住自己的胸口借助同伴的身体躲到了后方。

  “暗部的职责是守护木叶。”

  “宇智波的各位,你们越界了!”

  吐出一口浊气,卡卡西抬头看向黑暗中不知道具体数目的宇智波忍者,语气满是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