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叛乱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他?!”

  富山也认出眼前暗部的身份,一丝紧迫弥漫在眉间。

  从卡卡西出手挡住他们然后让同伴打出信号示警的行为来看,他们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冲出去的计划已经算是告破。

  不过并不要紧,还有机会,短时间内木叶村内部也很难凝聚出足以抵挡他们的势力,所以只要他们继续行动,赶在支援到来之前将想干的事情干完,那么他们这次就算成功!

  心中这样想着,富山朝前踏出一步。

  卡卡西的实力很强,这些年的暗部生涯也让他声名鹊起,甚至还在少数人的圈子内多了一个‘复制忍者’的称号,这个‘复制’让宇智波的忍者对他多了许多敌意,要不是他身份特殊,宇智波内找他麻烦的人不会少。

  “你就是那时候获得写轮眼馈赠的小子吧?旗木卡卡西?”

  卡卡西拥有一只写轮眼,这是宇智波家族很不想去提起的一件事,毕竟让一个外族人得到他们的血迹限界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不过宇智波富山这个时候提起并不是为了嘲讽卡卡西,而是用一种平静的语气在诉说,算是一种战斗开始前的开场白。

  “是的。”

  卡卡西下意识地将自己的手抬起捂到自己的左眼位置,脑海中一下子闪过一个身影。

  这眼睛也是他对宇智波抱着一些难言态度的原因。

  虽然宇智波家族的忍者们在木叶并不受欢迎,但卡卡西却因为自己和带土的这一层关系产生了一些别样的情绪。

  毕竟这是带土的家族。

  不过很快,他就摆正了自己的态度,眼前的宇智波们已然是敌人,那些之前倒下的暗部此刻的血都还没有冷却,如果不是他够强,或许此刻他也是其中之一。

  “宇智波做出这样的选择,应该已经把后果考虑清楚了吧?木叶建村以来还没有出现过像这样的叛变情况。”

  卡卡西说话的时候绷紧全身的肌肉,独自一人面对这黑压压一片宇智波忍者说不心虚是假的,但是在同伴们都阵亡的情况下,他如果能够拖住这么几分钟的时间为后方的木叶做战斗准备也是完全值得的。

  面对卡卡西的质疑,宇智波富山不屑一顾:“哼!宇智波的事情不需要你一个外人来评论!”

  他说完,背后站立的宇智波忍者们都朝着卡卡西露出嘲讽的笑,许多人更是直接开启了写轮眼,那猩红的诡异在黑夜之中那么显眼,让卡卡西就好像被无数的野兽盯上,浑身都不由自主冒出鸡皮疙瘩。

  宇智波富山这样的回答并没有出乎卡卡西的意料。

  而且他在短暂的视线扫视下并没有发现自己熟悉的身影,所以心中也就有了更多的了悟。

  这群出现在这里的忍者应该就是宇智波所谓的激进派,而宇智波富岳为首的另外一部分并没有参与到其中,这算一个不错的消息,如果今夜动手的是整个宇智波,伤亡和损失就会更大。

  脸色不变,卡卡西一边用余光警惕着周围似乎有动手趋势的几名宇智波忍者,一边接着说道:“虽然不知道你们接下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可不能放仍你们直接离开这里。”

  “那既然这样,你身上那属于宇智波的馈赠也是时候收回来了!”

  “杀掉他!”

  宇智波富山注意到属下们已经在刚刚数秒的时间内站出合格的包围之势,脸上的表情闪过瞬间的狰狞,然后右手一挥,厉声道。

  周围,刚刚被卡卡西挡住并造成杀伤的忍者们早就已经等不及。

  于是在宇智波富山下达再次出手的命令瞬间,数道身影就直接扑杀出去。

  夜晚的风在刹那间变得喧嚣,空气的流动都似乎变得缓慢。

  卡卡西表情严肃,双手在腰间一滑,两把苦无被他紧紧地捏在手中,然后他脚下一蹬直接迎了上去。

  忍者之间的战斗并不是必须忍术才行,无论是宇智波还是旗木,他们其实最喜欢的战斗方式还是近身缠斗,或者说大部分的忍者其实都喜欢这样战斗,不是谁都有足够的查克拉进行挥霍!

  卡卡西的速度很快,淡淡的电弧在他的周身闪耀,黑夜之中就好似出现一道白色的人影。

  他和冲杀过来的宇智波的撞到一起,手里的苦无不断跳动,出手的宇智波忍者并不是弱者,但却总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被他一击打中或者强行打散原来的攻击。

  丰富的战斗经验让卡卡西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敌人也依旧游刃有余。

  宇智波这边出手的一共有四人,而且他们每人都是上忍。虽然他们的实力和卡卡西有一定差距,但宇智波的上忍本就是精英,而且上忍级别的宇智波都具备这一双三勾玉的写轮眼,这给卡卡西带去不少的压力。

  但眼花缭乱的几次交手后,宇智波这边的忍者身上都出现了一些伤口,那些都是卡卡西手中跳动的苦无以及雷电造成的。

  卡卡西的体术对标的是素有‘苍蓝猛兽’之称的凯,再加上雷遁在速度以及爆发上面给予的强大增益,宇智波的上忍在他手中也讨不到好处。

  不过卡卡西想要获胜也极难,他可以短时间内压制住这些对手,但并不代表他能够很快解决他们,而且即便解决掉,那边还有更多的敌人正在虎视眈眈。

  所以,倒不如保持这种默契的平衡拖延时间,给村子那边创造更多的机会。

  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卡卡西手中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滞。

  黑暗之中,宇智波富山本以为自己这边不说很快解决战斗,至少能够让只有一人的卡卡西陷入困境并节节败退。

  虽然这个所谓的四代之徒是精英上忍,但不管怎么说也仅仅是上忍,面对数个同等级别的对手也只有最后饮恨的下场。

  但眼前闪过几道武器碰撞的火光,他看到卡卡西竟然在一个照面就将一名上忍的肩膀刺穿,然后又陆续让其他出手的族人吃瘪。

  他的脸上先是一阵错愕,随即又陷入阴沉和不耐烦。

  “火遁-大炎弹!”

  一名宇智波忍者拉开身后之后释放出忍术,数米直径的椭圆形火球呼啸着冲向刚刚摆脱对手的卡卡西。

  “给我死!”

  这名忍者的肩膀上有一个血洞,他正是刚刚第一个回合就被卡卡西使用苦无击退的那人,此刻在卡卡西专心应对其他敌人的时候,他猛然出手想要打卡卡西一个措手不及。

  卡卡西出乎意料的强,即便他是宇智波的上忍依旧得清楚单打独斗的话他不是对方的对手。

  但眼下可不是单挑的时候,而且他刚刚也注意到身后的族人以至于富山大人流露出不悦的神情,所以他也管不了什么偷袭不偷袭的事情,抓住机会就释放出忍术想要将仅凭一人就企图拦住宇智波前进路线的卡卡西做掉!

  “土遁-土阵壁!”

  翻身落地,卡卡西心中一紧,先将手中的苦无投掷而出逼退想要从侧面继续上前缠斗的敌人,接着双手不断在胸前变化,短短两秒的时间就完成了自己的忍术。

  轰隆隆--

  数米高的土墙拔地而起,宇智波忍者的火遁撞到上面,接着迅速崩散开去,就好像炭火被砸到了地面火星四散。

  火遁没有对他造成伤害,他完美地挡住了敌人的攻击。

  不过挡住一名敌人的忍术后,卡卡西并没有时间去骄傲。

  眼前白光一闪,他看到了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细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封锁住他的周围,让他没有移动的余地。

  错综复杂的银白丝线不规则地环绕在他的附近,将他可以活动的范围限定在大概一米的位置。

  “什么时候?!”

  面具之下,卡卡西的脸上闪过错愕和惊讶。

  余光一扫,他注意到自己刚刚使用苦无逼退的几名忍者都半蹲在地上,手中正牵引着将他周身封锁的查克拉钢线。

  这些钢线是宇智波家族特制的查克拉钢线,具有超强的柔韧性,而且因为加入了查克拉少量查克拉金属,它不仅很难被切断,还具有很强的查克拉传导性,能够让忍术在其上传递。

  嗖嗖嗖--

  又是一阵破空声,它们打断了卡卡西心中的思索,而身体深处的危险警报则猛然拉响。

  包裹着起爆符的苦无以及千本借助夜色的掩护,悄然出现在他面前。

  下一秒,它们就会一边刺穿他的身体一边发出大爆炸将一切毁灭。

  这就是数个上忍级别宇智波忍者的厉害之处。

  虽然一开始卡卡西占据了短暂的优势,但是只要一个疏忽或者将战斗持续下去,局面就会变得极其被动。

  卡卡西战斗之前就有想到这些,不过却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够拖住的时间才这么短。

  当然,现在不是他想这些的时候。

  虽然有拖延对手的想法,但卡卡西还没有想要就此战死。

  右手的雷光再次一闪,卡卡西想要发动雷遁将周围的钢线斩断,然后立即离开原地。

  这是他此时必须要做的事情。

  但出手的宇智波忍者显然是预料到他的动作,只见那几名操纵钢线的忍者将手一摆,于是卡卡西就感觉到自己四肢瞬间被钢线缠住不能动弹。

  刚刚还给他留有一定空间的钢线此刻已经紧紧贴在他的肌肤上,如果不是查克拉的保护,他觉得那些钢线差不多都要刺进自己的身体。

  危!

  卡卡西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及的慌乱,手中刚刚浮现的电流瞬间溃散,而他整个人则开始不断挣扎着想要摆脱钢线的束缚。

  那些束缚住卡卡西宇智波忍者眼中露出得手的愉悦,在他们心中,此时的卡卡西已经是一个死人。

  起爆符并没有等苦无或者千本刺穿卡卡西的身体便发生了爆炸。

  轰天而起的小型尘埃气流遮掩住一切。

  被限制住行动的卡卡西没有丝毫意外地被爆炸淹没,周围用手拉着钢线的宇智波忍者也在爆炸瞬间松手然后迅速后撤落到宇智波富山的前方。

  “解决掉了吗?”

  看向战圈的其他宇智波忍者们有些兴奋地看着爆炸。

  虽然刚刚已经杀掉了一些暗部忍者,但那些家伙不够出名,大多都是角色忍者。

  而眼前的卡卡西,是他们遇到的第一个无论是身份以及实力都极有潜力的家伙,而且卡卡西也是坚定的火影派,能够杀掉这样的对手对于他们来说很有振奋士气的作用。

  对于这样的突变,宇智波富山终于是收敛之前心中的阴沉和不耐。

  卡卡西再强,也不会是数个同等级别忍者的对手,宇智波这一辈的忍者虽然没有和卡卡西相当的忍者,但上忍并不少。

  过程不够完美并不重要,结果让是对宇智波这边有利的就足够!

  现在,宇智波这边付出几名忍者负伤的代价就将木叶村赫赫有名的年轻忍者命丧当场,这样的开门红,让他对接下来的行动有了更多的期待。

  “继续前进!”

  “是!”杀死卡卡西之后的宇智波队伍气氛变得更加热烈。

  宇智波富山没有忘记在刚刚开打前卡卡西后方就有人打出信号,然后刚刚战斗又在这里耽搁这么一些时间,说不定村子内高层已经做出了更多的举措,所以宇智波不能将时间继续浪费在这里。

  一个卡卡西仅仅是开胃菜,他还想要更多!

  “嗯?”

  就在这些宇智波忍者打算继续向前的时候,宇智波富山突然停下脚步,后者狐疑地看向某个方向。

  于是,他们也纷纷疑惑地看过去。

  同一时间,起爆符爆炸所产生的烟雾也逐渐褪散干净。

  而他们也知道了自家大人停下脚步的原因。

  即便是被炸得尸骨无存,也不可能没有丝毫的血迹,而刚刚卡卡西所在位置仅有一个深坑,看不到任何和卡卡西有关的痕迹,不说血迹,残碎的衣服都没有一片。

  这很不正常!

  宇智波的忍者虽然高傲,但并不缺少忍者的常识,于是他们瞬间就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卡卡西并没有在刚刚的爆炸中死掉。

  “土遁-裂土转掌!”

  宇智波富山眉头一皱,然后迅速出手。

  除了宇智波最又名的火遁,他对土遁的掌握也不容小觑。

  于是在他的手掌之下,地面被弄出大片的裂痕并且一直朝着前方延伸,地下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拱动,裂痕出现的地方也随即塌陷下去。

  砰!

  当宇智波富山的忍术前进到某个位置的时候,一道身影狼狈地从地下跳出来,然后落到地上翻滚几圈站起来。

  “咳咳!”

  卡卡西落地之后急促地咳嗽几声,脸上的面具也已经破碎不堪只能遮住半边的脸颊。

  而他浑身上下更是出现打量撕裂和灼烧的伤口,这些都是刚刚的爆炸留下的痕迹。

  在起爆符爆炸的最后时刻,卡卡西发动了土遁之术潜入地下将爆炸的大部分伤害抵挡住。

  “居然没死!”

  宇智波富山以及部分宇智波忍者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特别是刚刚出手围攻卡卡西那几人更是握紧拳头一脸恨色。

  “看来是写轮眼救了你!”

  宇智波富山注意到破碎的面具下,卡卡西已经露出了他的写轮眼,三颗猩红的勾玉在瞳孔附近不断旋转,使得夜色变得更面迷离和诡异。

  “但是现在的你还有什么反抗的力气?”

  他加重了自己说话的语气。

  而听到这话的卡卡西却整个人突然扭转身体。

  砰的一声,还没有完全扭转过去的身体被一道身影踹中,于是卡卡西唰的一下从原地飞出,然后跌落在十多米的远处。

  这道出现在卡卡西身侧的人并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说话的宇智波富山。

  卡卡西虽然不弱,但现在的他和现阶段的富山还是有不小的差距,更不要说刚刚经受了一次大爆炸之后受了一些伤的他。

  于是没有反手之力,他被突然出手的宇智波富山一脚踹中后腰的位置。

  撑着自己的双手,卡卡西艰难地从地上爬起,脸上本来就勉强挂着的半片面具已经在刚刚不知道飞去了哪里,他的嘴角更是沾满了鲜血。

  宇智波富山没有说话,缓缓朝着卡卡西走去。

  在属下没有能够如愿解决掉时源后,他就有了自己动手的想法。

  “卡卡西,这是战争!”

  再距离卡卡西只有五米左右的时候,宇智波富山的声音响起,然后他整个人也鬼魅的消失在原本的路线上。

  “我当然知道!”

  原本捂住自己后腰的卡卡西在瞬间变得敏捷,只见他在富山消失的同时迅速身体向前倾斜,然后右手猛地朝着某个位置刺出。

  他的右手,在瞬间闪耀起夺目的白光。

  吱吱的声音从他的手中传来。

  呲啦--

  宇智波富山的身影在这里浮现,卡卡西的手精确地卡住他前进的路线,然后出其不意地打中了他。

  鲜血滴落在两人之间。

  滴答!滴答!

  后边,宇智波的那群忍者也被这万万没想到的变化镇住。

  “我小瞧你了!”宇智波富山双手抓着卡卡西刺出的右手,雷遁将他的手割裂出许多的伤口,而刚刚滴落的鲜血就来自于他。

  此刻,他一边说话,一边一点点将卡卡西的手腕扳弯,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什么意思。

  刚刚还在卡卡西手中绽放的千鸟此刻停止了嘶鸣,感受着手腕不断传来的痛楚,卡卡西心中不免有些不甘。

  没有能够将宇智波富山这个头领人物重创,对于他来说有些得不偿失,现在目的没有达到,他也落入更危险的境地。

  卡卡西叹了口气,眼底闪过一丝决然。

  唰!

  另外一只手猛然划出,苦无之上包裹着一层细密的雷遁。

  这一下,他径直砍向抓住自己手的宇智波富山。

  但下一秒,他感觉到沉重的一击落到了自己的胸口,肋骨碎裂的声音清脆地在他的身体内响起,喉咙再次一甜,他感觉天昏地暗,甚至连手中的苦无都握不住直接丢到了地上。

  “继续行动!我马上就过来!”

  卡卡西的疲软被宇智波富山看得一清二楚,他朝着身后的族人们下令道。

  “是!”

  看着在大人手中走了不到五个回合的卡卡西,那些宇智波忍者惊讶大人的实力之余也是一阵兴奋。

  他们直接越过还停留在这里的宇智波富山,在族地之外的路口迅速且无声地分成两拨朝着村子两个不同的方向而去。

  其中一个指向火影大楼,另外的一个则是朝着一个未知的地方。

  “如果现在坐在火影位置上的还是你的老师,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了!”

  将卡卡西手松开,宇智波富用一种平静冷漠的神情俯视着倒在地上的对方,眼睛在不断变得深沉。

  “咳咳!或许吧……”

  半张脸都被自己的鲜血浸润,卡卡西虚弱且痛苦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

  水门老师的理念确实和现在的三代目有很大不同,如果是他的老师,宇智波现在的处境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尴尬,自然也很难出现现在这样反叛的情况。

  但那都是虚无的东西,水门老师死在了几年前,而现在半个宇智波则是确确实实地进行了叛乱。

  目光在已经远去的族人身上停留一秒,宇智波富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再次将注意力收回到脚边已然失去战斗力的卡卡西身上。

  右手一晃,他的手中出现一把苦无。

  他也需要尽快赶到自己的战场,卡卡西并不足以吸引他足够的精力。

  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他整个人都轻微地颤动,激动和兴奋都混杂在一起,谋划多年的计划或许在不久之后就会实现,无论结局怎样,他觉得自己无愧为家族长老!

  苦无的尖端在夜色之中闪过一丝锋利的金属光泽,宇智波富山的五指慢慢将手柄包裹。

  卡卡西微微扬起自己的头,三个勾玉在眼睛之中疯狂地旋转。

  ……

  止水已经穿戴好自己的一切装备。

  背上的小太刀,身上关键部位的忍甲以及额头位置的木叶忍者护额。

  宇智波富山长老为首的那群激进派族人的动静已经传入他的耳中,所以他也需要开始自己的行动。

  正如时源前辈所说的那样。

  破而后立是宇智波唯一的出路。

  所以,他也打算遵循自己的意识将这条路走下去。

  背叛村子的宇智波忍者,或许也该有个了断!

  推开院子的大门,他平静地走出来,然后目光在夜空中皎白的月亮上停留一瞬,然后一脸平静地看向不远处的电线杆。

  他看的自然不是电线杆,而是此刻站在电线杆上的一道黑影。

  “富岳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