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叛乱2(求订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止水疑惑地望向出现在自家门口的宇智波富岳,平静的脸上浮现少许的不解。

  这位族长大人出现在这里,很明显不是为了过来和自己闲聊,那么会是为了什么呢?

  现在外面宇智波富山已经带领着那些激进派的忍者们开始行动,他如果被挡在这里的话会让局面变得难看,也可能导致他的目的无法达到,虽然完全相信时源前辈他们的准备,但今天晚上宇智波富山等人的行动确实过于突然,一个不慎就将导致大量的死伤。

  族长难道和那位富山长老又有什么联动吗?

  这个念头出现在脑海中,于是止水的眼神变得警惕,他死死盯住电杆之上的身影,不断思索着缘由和自己应该怎么应对。

  “止水,你要去哪里?”

  宇智波富岳说话了。

  他的声音极平静,居高临下俯视止水的神情在背光的月光中显得很神秘。

  有一种让人无法揣测的感觉,这位族长大人到底要干什么?

  感受着这不咸不淡的语气,止水凝神盯住电杆上的人影,心中的某个猜测似乎得到了证实,然后手情不自禁摸向了背后。

  “族长你这又是要干什么呢?你应该知道富山长老已经带着人朝着族地之外而去。”

  一时之间弄不清楚宇智波富岳的真实态度,止水只能按捺着心中的想法和冲动继续用一种较为平和的语气询问。

  “回去吧,这是富山他们的战斗,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安静地等待。”

  沉吟片刻,宇智波富岳再次说话,而这次,止水看到了这位族长在黑暗背光中徒然睁大的那双猩红之眼。

  对方背后的月光似乎都渲染上一层淡淡的红色,周遭的云也悄然汇聚过来。

  这句话说完,两人都默契地看向彼此,空气都陷入短暂的沉寂。

  远处,那群宇智波忍者的动静似乎渐渐远去,加上眼前富岳族长不确定的态度,让止水心中就好似被灌入了一箱子的凉水。

  “为什么?”

  宇智波富岳的回答自然无法让止水接受,所以停顿数秒之后,止水反问道。

  他实在是没能搞懂眼前这位族长的意思。

  选择相信三代和时源前辈的是他,现在拦住自己的也是他,所以到底是要闹哪样呢?

  不过这个疑惑并没有人给出答案,站在电杆上的宇智波富岳没有再说话,只是用自己的眼神盯住下方的止水,就好似一个雕像。

  双方之间的气氛再次陷入僵持。

  宇智波富岳来这里拦住止水自然是有原因。

  宇智波家族现在一共有三名万花筒忍者,其中宇智波富山和宇智波止水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派系,而他自己则是有些不确定的两面派,尽管他现在是站在止水这边,但眼瞅着止水想要出手协助木叶那边,他依旧没有能够坐住。

  富山的对手如果多上一个宇智波止水,那么对方预料中的胜算就会再次降低数成,所以,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拦住止水。

  很奇怪的想法,就好像他本人一般矛盾。

  在他的设想中,宇智波富山和木叶的对抗,就应该是让他们双方去安静对抗,而他们这些剩下的宇智波就不能插手。

  战力的失衡会让情况出现严重的偏移,这不是宇智波富岳想看到的。

  所以,尽管是事关宇智波的命运,他们这部分人也得安静得等在这里,无论最终的结果是怎样,他们这部分的宇智波忍者都有回转和得益的时刻,这才是现阶段宇智波两条不同路应该的选择。

  没有得到眼前富岳族长的回应,止水自然不可能就这样回去,所以他再次抬头看过去,眼神在不断变幻。

  他在思索自己是否需要出手闯过去。

  “你应该不想和我动手吧?我觉得我们的实力差距也不算很大,而且即便我打不过,也完全可以拖住你的步伐。”

  宇智波富岳见止水迟迟不肯回去,而且也注意到止水此时的眼神变化,于是他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次说完之后,他看向止水的目光逐渐凝实和锐利,仿佛随时都会出手一般。

  他这样说自然是谦虚的说法,他不觉得自己会被止水打败,要知道止水才开启万花筒多少年,而他可不是富山那样今天才开眼。

  “族长你这样做其实并没有多大意义,只会让村子觉得不舒服。”

  心中对富岳的行为有了一些切实的猜测,但止水还是有些不甘心就这样被堵回去,这可是他用了极大魄力之后才下定决心要干的事情。

  “不试试怎么知道,今天晚上我都会在这里守着你,所以你不要想着出手了,除非你先击败我。”

  迎着月光的照射,止水抬头看向电杆上的宇智波富岳,随即就看到这位族长大人的背后,一截忍刀模糊地显露出。

  显然,对方有备而来,而他也没有把握轻松地击败对方。

  没办法了吗?

  心中这样想着,止水露出无奈的表情。

  不过这样其实也还能接受,对宇智波的族人下手,他或许还是会手软,无论心中已经做了怎样的决定,但临到面前就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那么没有他的出手,只有相信村子内的其他人,比如说时源前辈?

  没有做好和富岳族长战斗的准备,止水慢慢收敛情绪。

  从族长的话中,他基本明白对方是处于什么样的考虑,所以短暂思索后也不再纠结。

  “那富岳大人就陪我进屋坐坐吧。”

  眼前的族长大人此刻的行为很危险,既然选择帮助叛乱的富山堵截他,那么说不定还会在最后的时刻出手支援富山,所以他觉得自己也有必要拖住对方。

  所以,想明白自己确实无法出手之后,他便邀请富岳大人和自己待在一起。

  不出手可以,大家都不要出手了,就像刚刚说的那样,等待最终的结果出来好了。

  “好!”

  宇智波富岳从电杆上一跃而下。

  而这时,止水也清楚地看到这位族长大人身上的装备不比他少多少,显然在这来之前似乎做足了战斗的战斗。

  这让他不由自主皱起眉头,但却也没有说什么便转身朝着自家的院子的方向走回去。

  宇智波富岳随即跟上,两人一阵无言。

  说到底,宇智波富岳这种行为就是一种贪心。

  他既想得到三代那边的承诺,也想看看宇智波富山是否能达到目的从而真正解放宇智波。

  所以他不得不冒着些许的风险将止水拦截在这里。

  两手准备,就是为了通吃。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富岳有一种魄力,尽管这种魄力是建立在许多人的牺牲面前。

  但这也应了那句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吧?

  ……

  砰!

  天空之中绽放出一团绚丽的图案,爆炸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晚上格外的清脆。

  许多已经躺在床上的忍者都在这样的声音中惊醒。

  他们惊疑地看向天空中还维持着完整形态的图案,迅速从一旁拿出武器。

  “这是发生了什么?!”

  大部分人的心中都升起这样一个疑问,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立即走出房间朝着信号升起或者自己所在岗位的方向赶去。

  最高级别的警戒信号可不会仅仅是什么有少量敌人入侵或者某个不知名忍者和村子发生械斗。

  即将有大规模的战斗爆发!

  这是所有人看到信号第一时间闪过脑海的想法,但很少有人迟疑。

  嗖嗖嗖的声音在夜晚响起。

  然后无数的黑影跳跃上房顶,接着开始有条不紊地开始行动。

  轻微的交谈声在他们之间响起,在简单交流之后,大家依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木叶建村以来遇到过不知道多少的突发情况,所以大家伙都有极强的心理抗压能力。

  “这大晚上的怎么还有人在放烟花?”

  香燐从床上坐起,然后一脸不解地看向窗外的天空。

  刚刚她都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拳头就要落到鸣人那个白痴的头上,没曾想突然炸响的声音让她脱离了睡梦。

  不过自言自语后的下一秒,她感知到客厅内有动静。

  于是她下床打开房门看过去便看到不久之前刚刚回家的时源正在客厅穿戴忍者的装备。

  “发生了什么?”

  她朝着时源丢出自己的疑问。

  虽然已经在木叶生活这么久,但是她还没有明白窗外那个信号的含义,但这并不妨碍她猜到村子内出了什么大事。

  “待在家里不要乱跑,我很快就回来。如果一会儿有忍者来疏散你们,你可以先跟着大部队去避难所。”将额头的木叶护额紧了紧,时源一脸严肃地看向站在房门位置的小萝莉。

  虽然他很意外,但是不需要多说,他已经猜到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他刻不容缓需要赶过去。

  话说,宇智波居然选择今天就动手?

  这突如起来的行为确实让包括时源在内的知情忍者都错愕不已。

  “好!”

  香燐并不是什么傻子,所以她没有多问,认真地点点头然后抱着双臂看向一脸正色的时源。

  “你也不用太担心,这里离那边很远,即便是出事也暂时不会影响到,而且我们很快就能够处理完毕。”

  注意到香燐将睡裙的下摆紧紧捏在手心,时源下意识地安慰道,末了还露出一丝微笑。

  “那鸣人那边呢?”

  瞪着大眼睛,香燐又看向时源。

  在这样危险的时刻,她想到了自己在村子内暂时的唯一伙伴。虽然那家伙很傻,但出点什么事情难免不太好,否则谁来陪她玩呢?

  “他那边更安全。”

  “我先出去了,不要乱跑!”

  一切准备就绪,时源知道没时间再说废话,最后提醒一句后便从窗户一跃而出。

  转眼,他就消失在像香燐的注视中。

  鸣人那边没必要多担心,暗部的人可是对这位人柱力的安全很重视,而且他因为心中某个莫名的悸动还拜托了凯最近留意那边。

  “那你也要注意安全……”

  香燐听着外面徒然嘈杂起来的声音,嘴巴微微蠕动。

  她和时源在一起生活这么久早就把时源当作自己的亲人,毕竟这可是自从母亲死后第一个对她这么好的人,所以她不希望后者有什么损失,即便从她的了解来看时源的实力在整个木叶都是顶级。

  从家中冲出来,时源不断在房顶上跳跃加速。

  他沉着脸看向宇智波家族的方向,双眼满是疑惑。

  尽管从这边看过去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他惊人的感知也有一些微弱的感应。

  为什么宇智波会选在这个时候就动手?

  在他的预想中,宇智波富山即便要动手或许也会再等待一段时间的休整才对,毕竟以后者的身份完全能够知道团藏因为对止水出手被三代制裁,所以宇智波的境地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绝对不算差,完全有时间让他准备充足之后再动手。

  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不得不出手吗?

  心中闪过许多的疑惑,但只有先赶到那边才能够得到解释。



  不过这样也好,早点解决这些问题也早安心,不过……

  时源又想到宇智波富山选择这个时候动手是否会和宇智波带土有关系,亦或者宇智带土在今天晚上会不会出手?

  前一个问题时源并不是很确定,但后一个,时源却有十成的把握确定带土会现身。

  在原来的剧情中,宇智波灭族的晚上就有带土的痕迹,他为了收集作为自己消耗品的写轮眼,在这样一个日子绝对不会错过!

  宇智波富山在时源眼中并不是问题,时源有把握轻松解决掉对方,所以暂时对他有危险的就是隐藏起来的宇智波带土这位万花筒拥有者。

  而这位万花筒情报已经暴露的幕后反派,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他觉得自己也不是不能够赌一把让对方留下一个难忘的回忆。

  速度不断加快,时源的目光在周围环视。

  信号打出之后,整个木叶都开始行动起来,眼下像他这样朝着信号升起的地方赶去的并不是少数,不过他在来的路上并没有和他们交流。

  终于,时源超越许多忍者来到了靠近目的地的位置。

  从他这个位置看过去,他能够看到许多的宇智波忍者朝着村子的核心位置奔去,而在那边的地上,两道人影映入他的眼睛。

  本来还在想要怎么应对那群忍者,下一秒,他的瞳孔一缩,身上的猛然爆发出摄人的查克拉气流。

  随即,他的速度再次暴涨,身影在夜空中划过就好似一只振翅的雄鹰。

  激荡的查克拉不断和周围的空气发生共振一样的运动,好似气流一样的东西从他周身荡开。

  ……

  眯着自己的眼睛,宇智波富山感觉眼前的卡卡西似乎还有什么手段没有施展,那种冥冥之中的感觉一直在身体深处挥之不去,但现在他都已经举起了苦无下一秒就能够终结对方的生命,那种预料之中的手段还是没有出现。

  他有点失望,不过手中的动作也不再停滞,挣扎或许会让他多一丝乐趣,但是他现在的目的可不是区区眼下,前面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他他去完成呢。

  嗖--

  手中的苦无马上就要刺入卡卡西的咽喉,宇智波富山脸上闪过一丝杀人前的狰狞。

  突然,他感觉身后传来一种刺痛的触觉。

  这不是有人已经攻击到他,而是一种来自对危险的第六感。

  如果不放弃这次进攻,他大概率会被后面的攻击重创!

  没有迟疑,他迅速舍弃进攻,然后整个人消失在原地。

  呼啦--

  在他消失的刹那,一道身影出现在他刚刚所立的位置。

  “嗯?”

  强打精神的卡卡西也神情微微一顿,然后迅速转变为轻松和庆幸。

  而他眼中不断凝实的血色也在逐渐消退,旋转中的勾玉也停下动作回复了正常。

  “你来了。”

  长舒一口气,卡卡西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猿飞时源莫名感觉心安。

  虽然刚刚他并不是全无反抗之力,但他隐藏起来的手段他并没有使用过,而且也不知道是否管用以及用不用的出来,及时出现的时源算是给他兜了个底。

  被救了。

  总之,就是这样一句话。

  “嗯,没事吧?”

  时源面向刚刚躲过自己突然袭击的宇智波富山,心中疑惑对方的反应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之余但却也没有多大惊讶。

  “你觉得呢?”

  被这样一问,卡卡西露出苦笑。

  他现在浑身都在流血的的状态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吧。

  别看他好像战斗没多久,但使用两次千鸟,还在数名上忍的包夹下挨了一次起爆符,最后又被实力明显强于自己的宇智波富山逮着锤断了不知道多少骨头。

  啪嗒--

  时源从腰包中摸出一个试管一样的东西丢到卡卡西的怀里,不过他头都没有回只简单说了一句话。

  “这是市场上恢复药剂的加强版,这里就交给我,你去旁边歇着。”

  卡卡西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

  他自己也储备有这种最近一两年才出现的神奇恢复药剂,这种药剂的效果就相当于随身带了一个一次性的医疗忍术,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刻给予扭转生死的机会。

  当然,价格也不低,毕竟像这种单体的战略性物资真的很有用。

  不过,刚刚的爆炸将卡卡西随身携带的那些东西都尽数毁坏掉。

  但是时源刚刚所说的这个加强版却还是引起了他的兴趣,所以他没有犹豫,直接将药剂打开倒进自己的嘴巴。

  略显苦涩的味道确实和他之前喝过的那些药剂有些许的不同。

  “你小心一些,他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弱。”

  卡卡西将药剂一饮而尽后便略显艰难地想要从地上爬起。

  而在这个过程,他也感觉到刚刚下肚的药剂开始了作用,刚刚迟钝的反应以及消耗的气力似乎都有些许的回复,于是他弯着腰站到了时源的身后。

  加强版恢复药剂很强,但他受的伤不小,所以短时间他也就回复一些行动力罢了,想要重新战斗无疑是不可能的。

  卡卡西的提示时源有在听,但是他并没有直接给出回复。

  他在仔细打量眼前的对手,心中的警惕也在缓缓上升。

  “你就是猿飞时源?”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所以时源打量结束,对面的宇智波富山也同样结束打量。

  而后者也随即说话,脸上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就好像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

  “上次我们就有见过,富山长老。”

  前几天宇智波遭到‘暗部’袭击的时候,宇智波富山就出现过,而那个时候时源站在三代的身后好似路人甲。

  “我也早就对你很好奇,毕竟木叶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出现第二个靠着自己开发出血迹限界的忍者,上一个还是建村之初的初代目。”

  宇智波富山轻笑道,然后猛然将手中的苦无扎进脚下的土地,显然,他不打算继续使用苦无这种忍具。

  “我对宇智波家族的写轮眼也很好奇,希望富山长老不会让我失望!”

  看着对方这一行为,时源保持警惕,嘴里也不甘示弱回击道。

  “呵呵。”

  两人的视线再次交织在一起,齐齐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声。

  然后,在卡卡西惊讶的眼神之中,时源和那边的宇智波富山再次默契地朝着前方冲出去。

  “好快!”

  无论是时源还是富山的速度都让卡卡西微微眯起眼睛。

  砰!

  卡卡西依靠到一旁的岩石边,耳边就响起击打的声音。

  时源和宇智波富山已经打到一起,没有花哨的忍术,也没有复杂的计谋和试探,两人就那样笔直地撞到一起。

  时源一拳打中对方的手臂,将对方还没有轰击出来的动作打散,接着拳头上猛然爆发出查克拉,于是红色的粘稠液体好似凭空造物一般出现在他的拳头上面。

  如果没有意外,拳头第二次落到对方身上就将造成更大的伤害,而且因为有第一拳的基础导致这第二拳和宇智波富山的距离很近,对方也很难躲闪。

  但宇智波富山虽然被第一拳打中,而且自己的攻击也顺势被时源破解,但他整个人的反应却也极快。

  右腿高高横扫而出,接着抓住时源错身躲开的刹那迅速避开时源拳头的后续袭击。

  轰的一声。

  时源的拳头将地面砸出一个深坑,而坑内的泥土或者岩石更是被手上的熔遁融化为高温的液体。

  不过两人一下子却也拉开了数米的距离。

  这就是熔遁吗?

  双眼内闪过忌惮,宇智波富山眼中的写轮眼开始变得更加暗沉。

  唰--

  时源眼前一花就看到了宇智波富山再次冲到面前。

  比刚刚还要快!

  这是他心中的想法,然后他迅速抬起自己的手掌。

  啪的一声,对方的拳头被他挡在手心位置,但强大的冲击力依旧让他身体一震。

  这还是因为他的身体经过这么多年的秘术滋润后才能够这样轻松地挡住这一击。

  果然,宇智波富山露出几丝惊讶之色。

  他一脸意外地看着时源如此轻松就挡住了他全力的重击。

  脸上的表情不变,时源心念一动,手上迅速冒出查克拉。

  只需要再有一秒不到的时间,查克拉就能够化作熔遁,然后就一下子将对方的拳头融化并直接造成杀伤。

  “危!”

  宇智波富山察觉到自己的头上突然冒出一个大大的危字,双眼一瞪,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凝重,随后另外一只手猛然一横,接着手肘砸向时源的胸口。

  这一肘子本身就很快,加之两者之间的距离只有区区一米不到。

  眼中狠色一闪而过,时源没有丢开对方的拳头进行躲闪,而仅仅是下意识移动身体想要错开关键的部位。

  砰—

  在旁边观战的卡卡西眼中,时源虽然躲过了宇智波富山砸向心脏位置的肘击,但手肘依旧重重落在了胸口中间位置,而这一击,即便是隔着这么远,他还是听到了几下骨头的脆响。

  情不自禁地眯起眼睛,他有些奇怪时源为什么不躲开。

  “哇!”

  时源只觉得胸口一陷,喉咙迅速涌起一股甘甜,然后就从嘴里喷出一口鲜血。

  不过同时的,他也眯着眼睛露出一丝狠辣的笑。

  啪嗒!

  他和宇智波富山迅速分开,而在分开的瞬间,两人之间爆起一阵血色。

  这次,鲜血不来自时源,而是刚刚被时源抓住一只拳头的宇智波富山。

  “啊!”

  “该死!”

  宇智波富山爆出一声凄惨的叫声,然后脚下点动几下朝着后面退去十多米。

  只见他的右手从手腕位置断裂,伤口一片焦黑,鲜血则不断流淌出来滴落在地上。

  “那是……”

  卡卡西注意到宇智波富山的惨状,迅速调转目光看向弯腰待在原地的时源。

  时源的手中,一只断手正扭曲地被他抓在手里,因为熔遁的原因,这只断手就好似焦炭一般很难看出原来的样子。

  这得多大的力量?!

  卡卡西嘴角扯动,看向宇智波富山的目光逐渐多了几分同情。

  被人生生撕扯下手掌,忍者的伤势从今天开始就又多了一种。

  不过,时源没事吧?

  想到刚刚时源也吃了一击对方的肘击,卡卡西又瞄向时源。

  “虽然断了几根肋骨,但能够废掉你一只手臂也算不亏,那么,富山长老,战斗继续!”

  将对方被自己拽下来的手丢到脚边,时源毫不在意胸口的伤势,舌头在嘴唇附近舔舐一圈后低语道。

  这种激烈且直接的战斗让他心潮澎湃,没想到宇智波富山也是这种偏向体术的忍者。

  “你……”

  宇智波富山死死地捂住自己的断开的手腕,瞳孔不断收缩,似乎不敢相信时源战斗起来如此狠辣。

  即便好不抵抗承受自己一击也要断他一只手。

  不过……

  想到什么,他脸上痛苦的表情逐渐消散,虽然双眉依旧紧皱,但却也基本从刚刚的不适状态适应过来。

  将断手背到身后,他缓缓改变了站立的姿势。

  因为熔遁灼烧的原因,手腕断口处已经慢慢被止住了血,所以暂时的算是不会让伤口继续影响战斗。

  哒--

  时源说完话之后身体前倾迈出第一步,然后在瞬间脚尖蹬地。

  呼的一声,他猛然冲出去。

  趁着宇智波富山失去一只手,那么他自然要趁胜追击!

  “来了!”

  心中一紧,宇智波富山眼底闪过凝重,但并没有太多的慌张,即便他刚刚失去了一只手。

  单手结印,然后有条不紊地后退一步。

  “火遁-炎爆弹!”

  硕大的近乎将时源前进方向完全挡住的举行火焰球呼啸着朝时源射来。

  这是来自宇智波富山的忍术,毫无疑问的宇智波家传忍术之一。

  “在我的面前使用火遁吗?”

  直面火遁的时源没有流露畏惧的神色,依旧以往向前地冲刺。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他浑身开始弥漫起一层粘稠但却又让周围空气都模糊的高温岩浆。

  熔遁-查克拉模式!

  这是对熔遁的一次深入开发,很久之前的时源仅仅是能够让熔遁包裹手臂甚至小半个身体。

  但随着对熔遁掌握程度的不断加深,他现在已经能够做到将熔遁笼罩全身,就好似一层铠甲一般将他整个身体保护在其中。

  次次次!

  熔遁流转全身,然后又在瞬间冷却干结,于是一层好似花岗岩的铠甲完全成型。

  不过,这层铠甲看上去并不是那种严密的结构,就好像鳞片一般连接在一起,而连接它们的则是依旧灼热和流动的熔遁岩浆。

  继续向前冲刺,时源猛然扭身朝着前方轰出一拳。

  于是,伴随着剧烈的声响。

  来自宇智波富山的火遁忍术直接炸裂,火焰好似烟花一般散开。

  “什么?!”

  正待思索击退时源后自己该继续如何反击的宇智波富山瞪大眼睛看向好似火神一般击散自己火遁,然后披着一身反射着火焰光芒和温度的岩石铠甲继续冲过来的时源。

  居然这么强?

  他心中对熔遁以及猿飞时源的实力又有了更深的认识,脸上也迅速恢复平静。

  “土遁-土隆枪!”

  不断暴退,宇智波富山在时源即将打中他的关键时刻再次释放出忍术。

  时源被熔遁铠甲包裹住的脸庞闪过一丝无奈,拳头迅速挥出,然后在瞬间就将激射到自己面前的土遁之枪击碎。

  不过这样一来他就再次错过打中对方的机会。

  脚下一点,他止住继续向前的姿势。

  时源知道继续这样蛮干会让战斗陷入僵持,所以他也得使用忍术。

  毕竟一个失去一只手的敌人想要和他进行忍术对轰并占据上方,基本是没可能的,除非这个人叫做宇智波斑!

  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时源双手就立即在胸前一合。

  但下一秒,他有些错愕地看着刚刚退出自己体术攻击范围的宇智波富山突然在地面一点就径直冲了回来?

  这……时源此时的表情自然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并不妨碍他挥拳。

  砂锅大的拳头砸向对方左半边身体,他要让这个吃了一次亏居然还不吸取教训的家伙吃不了兜着走!

  但就在他出拳的瞬间,他的心中突然闪过一丝密集的危险感。

  凝神望去,他看到冲过来的宇智波富山抬起了自己的头,而那带着一丝嘲讽笑容的脸上,一双三勾玉的写轮眼在刹那间完成了从普通写轮眼到万花筒的进阶!

  “什么?!”

  这一刻,时源脸上只留下震惊和疑惑,这和对方脸上的表情有了明显的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