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宇智波带土(求订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火影岩。

  混乱的局势导致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伴随着空间漩涡的出现,一道身影从其中逐渐具象。

  如果是时源在这里,他自然能够直接认出这人就是忍界幕后的黑手之一宇智波带土,但很遗憾,这里除了宇智波带土本人,就只有随着他一起出现的不知道该说是人还是什么东西的绝。

  “行动很顺利。”

  带土望向远方,呼啸而过的风将他的黑色长袍吹得呼呼作响,他的语气淡淡的,能够很清楚的知道他的心情很平静。

  “这可不一定,看样子宇智波的人可加持不了多久。”

  白绝玩味道,惨败的脸颊露出几分思索的神情,他的声音和语气都莫名带着一些古怪的调调,让人一听就很难忘记。

  带土没有在意白绝说话时的语气。

  反正相处这么久,他已经习惯白绝经常性地阴阳怪气,所以他看向宇智波的方向继续说道:“本来只是想要让宇智波富山加快动手的速度才对那个宇智波修出手,没想到最后居然还有意外的惊喜导致他在那样的情况下开眼。”

  “你是说宇智波富山的万花筒吗,看样子你很感兴趣?”

  “宇智波止水的眼睛拿不到,那么我就从宇智波富山这边入手好了,一双万花筒对我们的帮助可不小。”

  “呵呵,不要大意!”

  这个时候说话的不是白绝,而是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黑绝。

  他的声音低沉和压抑,就好似从很深的地方传来,有一种奇怪的音韵。

  “我知道。”宇智波带土带着一副淡白色的螺旋面具,只露出一只右眼。

  说完后,他停顿一秒又接着说道,“该我们出场了!希望今天晚上依旧能够给木叶留下一个深刻的回忆。”

  哒!

  他整个人直接从火影岩上一跃而下,长袍仿佛花朵一般散开将他衬托得气势非凡。

  转眼的时间他便下坠十几二十米,然后只见他又迅速踩在下方的小树林的树端上朝着远处的住宅区奔去。

  在宇智波带土的前方,是他这次的目的地——那个九尾人柱力、也就是他曾经的老师之子的家!

  “他还是这么急躁!”

  带土离开后,绝并没有立即跟随着离开。目光落在下方的带土背影上面,白绝笑嘻嘻地说道。

  黑绝空洞的眼神不知道在看什么,半响之后才缓缓回答道:“有活力,难道不好吗?这也是斑当初选择他的原因之一。”

  “况且,只要他不会打乱计划,随便怎么折腾我都没有意见,更不要说现在还是在削弱木叶的实力!”

  “好吧,那我们也过去看看好了,毕竟像这样的局面不知道多久才能看到一次。”

  白绝也很赞同黑绝的看法,所以他脸上流露出愉悦且复杂的神色对黑绝说道。

  黑绝没有再说话,白绝也没有等,于是猪笼草缓缓合拢接着沉入地面。

  这里就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人一般恢复了宁静。

  朦胧夜色下,皎白月光中,四个大大的石像看向下方的木叶隐村,那几张脸上的表情都好似从未有过的严肃和凝重。

  鸣人的家。

  在天空信号炸响的瞬间,负责保护漩涡鸣人的两队暗部就迅速在隐秘的地方现身将关键的位置站住。

  “那边发生了什么?”

  一名暗部看向信号升起的地方疑惑道。

  这大晚上突然炸响的信号绝对会让人心生不安,毕竟木叶已经许久没有在村子内放过这样的‘烟花’。

  “是宇智波的方向……”

  另外的暗部忍住望着那边,面具之下的双眼闪烁过微光,那隐含着未知信息的语气让周围的空气都为之一滞。

  这话一出,周围的暗部都似乎心领神会地想到了什么,不过却也依旧难以掩饰他们心中的震惊和不解。

  不过具体的情况还并不清楚,他们也仅仅时保留着自己的看法。

  “要不要过去支援?”

  最高级别的警戒信号拥有着近乎最高级的调遣权限,只要是木叶的忍者并且看到信号,都要尽量赶过去给予支援和回应。

  而他们暗部作为守护木叶的最大一部分,更是如此。

  “我们的任务是保护漩涡鸣人,这可是三代大人直接下达的命令。”

  听到同伴的话,一名暗部忍者低声说道。

  虽然他很想过去支援,但很明显,村子如果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导致混乱,那么这里的九尾人柱力更加需要人来保护和看管,谁也不知道是否会有人想要在这样的时间对并没有什么太大反抗能力的人柱力出手。

  木叶虽然一直没有怎么将人柱力当作常规的战力,但只要有九尾人柱力存在,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一种威慑力,所以人柱力不能有失。

  自然的,选择留在这里保护漩涡鸣人就是最理智的选项。

  话说到这里,这里所有的暗部也都没有再出声。

  他们继续隐匿着身影,同时密切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又是几分钟过去,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人趁着远处的混乱朝这边靠近,这让所有人都难免松了一口气。

  可就在暗部忍者们都微微放松的时候,一道身影进入他们的视线。

  那是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色长袍中还戴着古怪面具的家伙。

  这样的打扮,即便是在平时祥和的晚上都会成为巡逻暗部的眼中钉,更不要说是现在这个时间点。

  所以在看到古怪接近者的时候,暗部都第一时间有了反应。

  一名暗部从隐匿的地方走出去。

  而其他人则缓缓掏出各自的武器摆出随时可以出手的警惕样子。

  “站住!”

  走出自己隐匿位置的暗部向着从火影岩方向靠过来的身影示意道。

  低沉的声音在清冷的晚上显得各位清脆。

  但那道身影似乎没有听见一般依旧朝前跳来。

  暗部的头上肉眼可见地出现一个#字,然后他在瞬间就做出自己的判断。

  唰唰--

  双手一甩,两把手里剑就夹杂在浓浓夜色中朝着远处激射而去。

  空气被手里剑惊人的速度和锋利所撕裂,发出次次的声响。

  叮叮两声。

  手里剑碰撞到地面发出金属的声音,并且崩出醒目的火星。

  终于,这陌生的家伙是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这让出手的暗部心中略微定了下来。

  “你是什么人?!”

  看对方在自己的攻击下顺势停下,暗部忍者缓了半秒后出声询问。

  两次警告和叫停已经达到他们出手前的上限,如果眼前的家伙还有什么奇怪的动作,他们就可以毫不避讳地攻击。

  这是保护人柱力给予他们的权限,毕竟漩涡鸣人的优先级在村子可以说是达到了一定意义上的顶点。

  “暗部吗?”

  宇智波带土看着刚刚落在自己脚边位置的两把手里剑,露出的独眼闪过微弱的光亮,淡淡的不屑和杀意在其中悄然散开。

  “你说什么?!”

  他的声音很小,也没有想说给对面的暗部听的意思,所以那边的暗部并没有听清楚,只知道他似乎说了个什么,但具体是啥却无从得知。

  “我说……”

  “可以请你不要挡我的路吗?”

  宇智波带土猛然抬起头,声音加大的同时也加重了说话时的语气。

  一般忍者无法察觉到的气势在瞬间展开。

  “动手!”

  这名询问的暗部不是傻子,在得到这样完全不友好的回应之后他立即对隐藏在暗处的同伴示意道。

  轰!

  几乎是宇智波带土说完的瞬间,周围几个位置就射出忍术。

  巨大的火焰、猛烈冲击的风刃……在近乎同一时间落在他所站立的位置。

  在暗部们看来,这名明显带着恶意靠过来的忍者在躲无可避的情况下硬生生用脸吃了他们连续的忍术攻击,即便没死也至少是失去了战斗力。

  作为保护人柱力的暗部小队,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所以一旦确认眼前之人带着恶意就是飞龙扑脸直接绝杀。

  “不对!”

  “他居然……”

  “没事??”

  用忍术将对方覆盖后,暗部这边出手的人虽然觉得战斗基本结束,但依旧没有收敛警惕之心,他们觉得周围一定还有其他的敌人。

  但就在这时,队伍中一名来自日向家族的同伴突然出声说敌人没事,这就让大家伙都有些怀疑人生了。

  不过作为一个小队搭伙的战友,大家互相之间的信任还是满足的,虽然心中不敢相信,但日向的白眼肯定看到了什么,所以他们也按捺着心底的情绪提高了警惕盯住敌人刚刚所处的位置。

  火焰逐渐散去。

  暗部这边也终于看清了敌人的现状。

  果然,敌人…毫发无伤?!

  这就很不忍术了。

  看到这一切的暗部忍者悄然间交流了一下眼神,其中有两人还缓缓抬起双手合在胸前默念了一个‘解’。

  他们觉得刚刚应该是中了幻术,所以刚刚释放忍术打错了位置。

  当然,他们这样的行为自然没有什么用,一切还是刚刚的样子,没有丝毫的改变。

  “暗部还是这样无能。”

  宇智波带土压着声音朝面对自己此刻呈扇形包围的暗部忍者说道。

  咔咔咔--

  说话间,他的衣袖之中露出一截锁链,锁链一头连接着形似苦无的武器,另外一头则连接着一个看上去并不大的手锤。

  “一起上!”

  领头的暗部眯眼看着敌人掏出的古怪武器,手一甩,一把小太刀出现在手心,然后他一马当先直接冲刺出来。

  周遭的暗部没有迟疑,留下两人待在原地压阵之后其余人等尽皆相应着出手。

  “呵!”

  发出一声嗤笑,宇智波带土身体一倾猛然间拔步向前。

  砰的一声。

  他手中锁链手锤的一端落到了一名暗部的胸口。

  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响,那名暗部脸色瞬间一白,接着嘴中喷出一口鲜血,最后直接被带倒在地撞向后方的街道牙子动弹不得。

  “什么?!”

  仅仅是这一手秒杀暗部的实力就让周围的暗部瞬间色变。

  能够进入暗部,至少都是精英中忍的实力,而且他们这两个小队因为任务的特殊性,最低门槛都是特别上忍,虽说特上并不是一定比精英中忍强,但这一锤子秒杀还是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唰!

  心中惊讶之余,暗部手中的动作却也没有落下,反而因为同伴的受创而再次加快几分。

  雪白的刀刃在月光之中似乎变得虚幻不少,就是这种朦胧的杀招却总是噬人的猛兽。

  “嗯?”

  宇智波带土余光一扫,似乎有些惊讶面前这名暗部的招数。只见他身体一错迅速后退半步,接着手中的锁链向上一抬卷向眼前暗部的武器。

  这凌厉的进攻颇有几分路数,所以他想夺刀。

  但这名暗部明显看穿了宇智波带土的想法,手一甩,刀刃朝着带土的面门斩去去逼迫对方先进行躲闪,接着脚下一点迅速后撤。

  “秘术-虫玉!”

  在这名拿刀暗部后撤的刹那,不远处一道停住的身影突然朝着宇智波带土张开了手掌。

  嗡嗡嗡!

  即便是黑夜之中,虫群依旧让人看一眼就觉得浑身不得劲。

  “哼!”

  被人躲过自己的攻击并且还反遭对方同伴攻击,宇智波带土冷哼一声,然后左手松开手里的拿着的锁链一头迅速在胸前结出数个忍印。

  轰的一声,漫天的火焰从他的嘴中喷涌而出。

  刚刚才从那边暗部衣袖位置飞出的密集虫群弥散与冲天的火焰。

  “什么?!”

  这名明显来自油女一族的暗部有些惊讶于敌人的反应以及施术速度。

  他盯着消灭完虫群并且继续冲向自己的火焰正打算分动瞬身术进行躲闪,就看到敌人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他的身侧。

  那锁链一端的形似苦无的锐利剑刺在夜色中忽闪过暗淡的金属光芒。

  噗呲—

  望着被捅穿的心脏,这名暗部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在意识即将消失的前一秒,他透过那淡白色螺旋面具的眼睛位置看到了一只血色的眼睛。

  宇智波……

  这是他最后的念头,但是却无法将其告诉其他的同伴。

  眼见着击杀眼前暗部,宇智波带土眼神没有波动。

  手抓在锁链的中部,他双手一甩将穿在其上的暗部朝着远处抛去,对方的尸体直接砸穿一旁的房屋。

  连杀两人,暗部的两个小队就只剩下下区区六人。

  “打信号!”

  “叫人!叫人!”

  一名暗部示意一边的同伴,然后几人再次堵在宇智波带土的前方道路。

  呼的一声,躲在身后的一人释放出烟花一般的淡黄色信号。

  这和之前天空之上的那个信号又有许多不同,也只有相关的人才能够知道具体的意思。

  “敌人很强!”

  刚刚和敌人交手一次的那名拿刀忍者轻声说道。

  “等下我们拖住他,你去带着鸣人先撤退。”

  说话的是另外一人,这人手中也拿着一把太刀,不过和之前那名暗部相比,他的刀在这夜色之中好似隐形了一般,因为他的刀刃居然是黑色的。

  被示意带着鸣人离开的是那名白眼忍者,后者听到之后微微点头并且脚步缓缓朝后退去半步。

  “雷同,你们小心一些,我的眼睛并不能看清他的所有情况,不过却能够确定他很强!”

  “嗯!”

  被叫做雷同的暗部简单回应,手中的黑色太刀在手里换了一个姿势。

  然后,他停顿一瞬后再次出声,道:“青叶,配合我!”

  “好!”

  身旁,另外一名忍者回答。

  “疾风,你和我一起上!”

  “其他人给我们掩护!”

  “嗯!”

  之前那个拿着太刀的暗部也将手中的刀刃微微向下倾斜。

  “有趣!”

  宇智波带土注意到眼前剩下的六名暗部似乎在几个呼吸间就改变了作战计划,其中两个擅长使用忍刀的暗部想要跟他近身战斗,一名暗部则身体后退似乎要后撤,而其余的人则负责给那两名即将发动进攻的忍者压阵和掩护。

  “忍法-散千乌之术!”

  之前被叫做青叶的暗部突然捏出忍印,然后左手向前指着宇智波带土。

  呼呼呼--

  下一秒,天空之上突然传来急促的声音。

  成群的乌鸦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然后瞬间将宇智波带土的视线遮掩。

  它们出现的速度比起之前的虫群要快许多,这应该是类似通灵术一样衍生的忍术。

  与此同时,在乌鸦群出现的瞬间,站在原地的两位持刀暗部瞬间动手,而落后半步的那名日向暗部则迅速转身冲向后方。

  “真是让人感觉麻烦的忍术!”

  宇智波带土看着冲刺而来的鸦群,再次单手结印。

  “火遁-大炎弹!”

  火焰再次肆虐而过,但这次出手的时间就没有之前那般完美。

  至少,对于紧随鸦群的两位暗部来说这是不够的,反正鸦群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他们创造接近和进攻的机会,即便被火遁击散又有何妨?

  于是,两人借助乌鸦的掩护一左一右瞬间出现在带土的身前,于是一黑一白两把刀刃直接斩向刚刚释放完火遁的宇智波带土。

  “一斩!”

  “秘技-月影!”

  这两名出手的暗部并不是无名之辈。

  拿着黑刃太刀的全名叫做并足雷同,曾经四代的影卫之一,在时源记忆中也是和山城青叶大战角都的角色;至于另外一人,则是曾经和时源有过合作的月光疾风,一手月光家的刀术同样不可小觑。

  唰啦--

  两把刀几乎是同时落到宇智波带土的身上。

  “什么?!”

  两人都惊疑地看向刀刃所过之处。

  他们就好像砍中了空气,明明敌人就在眼前,但刀刃却畅通无阻地滑过。

  叮的一声,他们两人的刀在敌人的身体中间汇合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没有迟疑,他们察觉到眼前的敌人太过古怪,瞬间抽刀后跳。

  “掩护!”

  一边后跳,并足雷同还一边高呼。

  “火遁-豪火球之术!”

  后方,还留在这里的三名暗部迅速出手,炽热的火球从后退的两人中间飞过,接着撞向双手拿着锁链企图上前追击的宇智波带土。

  轰!

  忍术撞到了后方的房屋上,迅速将易燃的木制建筑点燃。

  “怎么回事?!穿过去了?!”

  待两人重新回到队列,刚刚释放火遁掩护的暗部疑惑道。



  他注意到自己的忍术似乎是从敌人的身体上穿了过去,好似那里是空气一般。

  “打不中!”

  月光疾风也有些无奈。

  “打不中?”

  山城青叶盯住敌人反问道。

  这句打不中就很灵性啊,刚刚在自己鸦群的掩护下你们两个不是都已经近身了吗?

  不过,刚刚敌人是怎么躲开了他们这边又一次的火遁?

  瞬身术吗?这么快?!

  “确实打不中!敌人很奇怪,不知道是什么忍术。”

  并足雷同再次重复了一遍,手中的黑刃太刀再次指向了宇智波带土。

  同伴的数次提醒终于让山城青叶也意识到问题所在。

  他看向敌人,发现对方的身影在背后的火光的映衬下很真实,那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幻术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