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连续几次都没有丝毫的效果,月光疾风几人心中难免弥漫上一层阴翳。

  不过好在暗部的经历让他们都无比地坚韧,少顷便恢复正常。

  最先说话的是宇智波带土,他的心情看上去很不错:“刚刚的配合有点熟悉,你们是四代火影曾经的那几个护卫?”

  刚刚并足雷同以及山城青叶的出手已经让他一瞬间认出了他们两人的身份。

  “认识我们?”

  并足雷同视线微微颤动,他压低声音好似无意地呢喃。

  他们的身份说隐秘也不隐密,但眼前的敌人能够一瞬间叫出他们,显然不可能是简单的角色,甚至可能是村子内的知情人人之一。

  要知道他们在四代出事以后就化身暗部,更是在几个月前接替了保护人柱力的工作,这么几年在村子内都相当于隐形或者透明人,名声不显。

  咔咔咔--

  宇智波带土没有再这样闲聊下去,他活动手中抓着的锁链,双手一边一个握住尖端的武器,然后突然将声音压低:“人柱力……”

  砰!

  他的话才刚刚蹦出嘴巴半句,在月光疾风几人的视线中就突然闪过一道绿色的声音,然后就是轰然爆响笼罩他所站立的位置,大地崩碎,无数的尘埃和碎石好似飞沙一般席卷向周围,这让他们几人都心中一紧纷纷朝着后面退去半步。

  嗖的一声。

  滚滚灰烬中飞出一道身影。

  定睛看去,正是暗部这边刚刚打不中的那名敌人。

  宇智波带土被这突如起来的袭击打中,身体翻滚着撞进一旁的房屋。

  “是谁?”

  月光疾风看向尘埃中模糊的半蹲身影,双眼迸射出精光,而在他周围的几名同伴也同样是流露出类似的眼神和目光。

  “木叶苍蓝猛兽,参上!”

  就在这边众人都不解之际,模糊的身影自烟雾尘埃中猛然站起并将自己的左手朝着一旁大力挥出。

  呼--

  一阵疾风诡异地出现,然后将刚刚攻击时造成的阻碍视线的灰尘刮走。

  而在这一连窜动作的同时,凯的声音有力地响起。

  “是凯!”

  这里的大家伙都对这名村子的‘异类’有不小的印象,于是待看到那身让人不由浑身哆嗦的绿色紧身服出现,他们就直接道出凯的身份。

  啪嗒--

  那边,刚刚被凯突然袭击而横飞出去的敌人从破碎的房屋中走出。

  黑色长袍上多了一些褶皱,但看上去却没有丝毫的损伤。

  “呵呵!”



  心中怒火不断燃烧,宇智波带土盯着刚刚居然一击踹飞自己的凯,面具上唯一的眼洞闪过意外和杀意。

  虽然之前使用虚化的身段躲开了暗部的攻击,但是他后面并没有继续维持那种状态,但谁曾想眼前这个满脑子估计都是肌肉和拳击的家伙会突然出现并且二话不说直接出手。

  虽然身体因为移植的有包含柱间细胞的白绝躯体,但宇智波带土依旧能够感觉到刚刚自己被踹中的侧腰位置一阵刺痛,里面的骨头不知道碎裂了凡几。

  不过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出现在这里?

  他心中保持着疑惑,同时也多了几分紧迫感。

  凯再加上周围那几个即战力不弱的暗部,或许还真的有可能挡住他,至少在他没有打算暴露所有底牌的时候,他想要迅速获胜是很难的!

  而就在此时,远处一个没人注意的地方,一截猪笼草缓缓从房顶升起。

  “嚯!比想象中要热闹许多啊!”

  “而且似乎遇到了麻烦。”

  “我们要不要出手呢?”

  白绝用一种‘不知所措’的语气低语道。

  “这个时候可没必要横插一脚,既然这是他的计划,那么就让他自己去解决。”黑绝的注意力似乎没有停留在这边,只见他说着说着就开始朝着远处某个方向望去,声音也逐渐飘忽。

  “欸?你在看什么?”

  白绝被黑绝这么一说后也似乎被转移了注意力,他用一股子小受的语气同样朝着黑绝看的方向偏头看去。

  “是宇智波的忍者吗?似乎已经有很大的伤亡呢!”

  仅仅是一个眼神,他似乎就感知到那边的大概情况,然后继续说着。

  “走吧,这边没什么好看的,那个叫做凯的忍者可不弱,但我们的‘伙伴’也不是当初那个脆弱的小家伙。”

  黑绝催促白绝离开。

  “去那边收集写轮眼吗?”

  “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白绝立即就明白黑绝的意思,所以他继续呢喃,接着刚刚分开的猪笼草再次合上,然后他们就悄然沉入房顶消失不见。

  这里发生的一切并没有谁看到,所以宇智波带土那边依旧是刚刚的模样。

  “迈特凯!”

  宇智波带土盯住站在一圈蛛网般碎裂地面的凯,很平静地叫出了这个名字。

  “哦?”

  浓眉一顿,凯似乎惊讶于眼前的古怪家伙能够叫出自己的名字,

  “看来是认识的人,但正因为这样,才不可原谅呢!居然趁着村子危难的时候妄图对一个小孩子出手,这可不是一个忍者应该干的事情!”

  刹那的惊讶后他提高了心中的警惕继续说道。

  “凯,这家伙有一个很神秘的忍术能够让攻击穿过他的身体,小心一点!”

  虽然凯刚刚一出场就将敌人踹飞出去的姿势很潇洒,但月光疾风这边依旧是给凯提了一个醒生怕一会儿再对上后凯会因为一时不查而狼狈不堪。

  “知道了!”

  听到这话,凯脸色一正。

  穿过攻击吗?

  他心中这样想着,然后好似察觉到敌人有什么异常举动般目光猛然一凝,然后缓缓移动了一下脚步将身体正对敌人。

  “你们过去保护鸣人,敌人兴许并不是一个人,这里就由我来应对!”

  将双拳摆动到胸前,凯又朝着身后的那几名暗部说了一句。

  他其实一早就听取时源的吩咐隐藏在附近,但之前宇智波那边升起了求援信号,然后他在这边停留一阵发现并没有什么危险就转身朝着那边赶去,结果走出去没有多远就又感觉到这里发生了战斗,所以就又再次加速折返回来。

  听到凯的话,暗部们简单权衡后,接着并足雷同点头应和并丢下几句让凯记得小心的话,然后迅速带着小队的人反身撤退。

  人柱力更重要,而凯的实力他们都很信任,而且刚刚也打过信号,不久之后就会有更多的援兵赶来支援,凯即便打不过,拖住对方也足以保全自己。

  月光疾风在内的五名暗部转眼间就离开。

  “那么现在这里就只剩下我们了。”

  “我……上啦!”

  脚用力一蹬,凯的声音和拳头几乎是同时接近站在屋檐下的敌人。

  哗啦--

  好似幻影,凯的身体整个穿过敌人的胸口,然后径直撞进后面刚刚被敌人砸开的大洞。

  “真的……穿过去了?!”

  “这是什么原理?幻术?!应该不是,不然之前暗部那边早就会给出提醒。”

  穿过敌人身体瞬间,凯脑海之中的思维就开始不断活跃,诸多的想法和猜测划过。

  迅速触地,他再次折返身形朝着敌人对后胸位置捣去。

  但还是相同的结果,敌人似乎并不是真人而是存在于空气中的幻象,他的拳头甚至身体再次从对方的后背位置穿向前方。

  可就在这时,异变徒起!

  凯的身体从敌人的前胸穿出来继续朝着前方掠去之时,他察觉到脑后激荡起劲风。

  脸色微变,凯不敢大意。

  他直接拧过身体,接着以自己的腰为核心或者轴承迅速带动下半身。

  于是,他长而健壮的腿好似闪电一般横扫出去。

  砰的一声,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宇智波带土的攻击下一步落到凯的身上砸出一道沉闷的声响。

  遭到敌人的攻击,凯的动作立即为之一顿,然后整个人也在这次袭击的冲击下朝着一旁砸去。

  但是,尽管已经有横飞出去的趋势,凯依旧强硬地保持着甩腿的动作,按照他此时出腿以及飞出去的速度,即便如此他也能够在最后的时刻用脚腕位置攻击到眼前敌人的脖子。

  哗啦!

  凯的眼睛猛然一缩。

  他的腿穿过了对方的脖子位置,就如同之前两次进攻一般化为镜花水月的存在。

  嘭的一下,凯砸到不远处的地上,然后还在惯性的作用下继续横移数米。

  到底是怎么回事?!

  凯迅速跳起,虽然敌人刚刚用锁链一端的锤子重重地砸在他的后背上,但他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事情,当然,如果忽略嘴角直觉挂起的一丝鲜血的话,他却是没有什么异常。

  不过,相较于此时受的伤,他更加看重敌人的战斗模式。

  数次的攻击都好似被免疫,但对手却能够对他进行实际的反击。

  仔细回忆起刚刚被敌人打中的瞬间,凯的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没有丝毫松懈地盯住在刚刚的回合占据优势却没有立即追击的敌人。

  是因为免疫攻击的同时不能进攻,或者说进攻的时候就具有实体?

  对战斗的敏锐让凯似乎抓到一些关键的信息,不过他还需要多观察,最好是能够和眼前的敌人再交手几次。

  这样想着,凯突然蹲下去将双手插进了绑在小腿位置的护腿。

  再次起身,他的手中多了两个负重。

  “你是一个不弱的对手,所以我也会拿出我实力。”

  砰砰!

  他松开了抓着的负重,于是两个不起眼的负重瞬间坠地,然后直接将地面砸出不小的坑。

  对面,宇智波带土先是将目光落在地上的负重上,然后又再次看向凯,眼神之中意外的神色更厚,不过他没有说话,仅仅是发出一道恰到好处的冷哼,似乎在表达自己的不屑。

  他和凯曾经也算是同学,虽然这些年知晓对方的实力有很大的提高,但一个只会体术的家伙能有多强?

  虽说有八门遁甲之术,但那样的禁术对他来说又有什么作用,只要凯打不到他,一切都是徒劳!

  凯听到敌人面具下发出的哼声。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出手。

  毕竟敌人的否定正是对他最大的鞭策,青春就是一场不断证明自己并变得更强大的旅程!

  深吸一口气,凯嘴角向上一勾,洁白的牙齿似乎在这夜晚之中有了闪烁的趋势。

  但下一秒,他却直接消失在原地,好似一阵风吹过,原地只荡起一圈尘埃。

  “速度比起之前快了很多。”

  宇智波带土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视线朝着自己的左侧一偏,就注意到刚刚还距离自己近十米的凯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侧。

  哗啦!

  握紧的拳头穿过宇智波带土的太阳穴,但凯的表情并没有意外,似乎早有预料一般的平津。

  借助着挥拳出击的势头,他整个人也顺势穿过对方的身体来到了敌人的右侧。

  而就在这时,他余光看到一抹从旁边呼啸而来的金属光泽。

  是敌人的武器。

  唰的一声,都没有看到他具体有什么动作,凯再次消失在宇智波带土的右侧,而带土刚刚挥出来的武器则猛然撞到地面,锤子将地面轰出一片蛛网般的裂痕,然后又立即在锁链的牵引下回到手中。

  “躲开了。”

  宇智波带土眯着眼睛在心中暗道一句,同时也再次看向前方。

  “果然……”

  凯落在敌人的前面,目光在敌人手中的武器上流转几圈,心中已经有了更多的把握。

  就在刚刚,他看似主动攻击,其实仅仅是为了试探自己心中方才的种种猜测:一拳轰杀向对方的脑袋,他另外一只手却悄然间划过敌人手中的武器确认在穿过对方身体的时候那些武器同样也是无法被触碰到的。

  这就是验证对方在进攻的时候是否恢复实体或者武器在防守阶段是否和身体保持着一致。

  这样试探下来,凯基本上可以确定眼前的敌人确实是能够将身体在虚实两者状态中切换,而对方也能够将自己触碰的东西维持住相同的状态,并且只有在进攻的时候才会恢复实体。

  也就是说想要攻击到敌人,就只有在敌人出手攻击的刹那进行反击?

  眉头微微拧到一起,眼前敌人的能力或者说忍术让凯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不过相应的,他心中却也多了几分期待,这样的对手才值得他全力出手啊。

  “看来已经看出了什么,你这家伙也不像想象中那么无脑。”

  宇智波带土注意到凯的目光变化,嘴巴蠕动轻轻说出一句话,似乎依旧没有把凯放在眼底。

  “这样看来我的速度还有些不够,那么就只能拿出一些隐藏的手段才行,毕竟木叶高傲的苍蓝猛兽不容许有人低估他青春的努力!”

  尽管敌人刚刚说话时的声音极小,但依旧被凯的耳朵捕捉到,那种淡淡的轻视不足以让他愤怒,但他有足以愤怒的理由。

  “要使用八门遁甲之术吗?”

  知道凯掌握着一门体术奥义级别的禁术,宇智波带土注视着对方,手里捏着锁链的动作也显得更有力起来。

  “八门遁甲之术!”

  “开门,开!”

  “休门,开!”

  “生门,开!”

  在心中算是推测出如何击败对手的策略后,凯便也不再继续藏拙。

  连开三门,他的身体周遭迅速弥漫起一层淡淡的气流。

  穴位重开查克拉限制后就是如此的强大。

  从脚下不断上涨的气旋将凯的西瓜头也缓缓向上冲刷,虽然脸上没有时源记忆中开启后面几门的狰狞,但此刻却也时青筋凸起显得恐怖数分。

  唰!

  凯再次消失在原地。

  而这一次,即便是宇智波带土也才堪堪捕捉到一丝从眼前掠过的残影痕迹。

  不过他却也不急,毕竟手握虚化这样的近乎无敌的瞳术,他觉得自己一开始就立于不败之地,尽管凯的速度出乎他意料的快,但却没有达到四代目当初那样的恐怖,所以他有把握稳住。

  面具的独眼内,血色逐渐变得深沉,他继续保持不动的姿势。

  至于凯。

  开启三门后的凯在消失后的瞬间就开始不断进攻。

  只见他不断从四面八方对站在原地的带土发动进攻,虽然正如他所料,眼前的敌人此刻又恢复了那种诡异的状态,但是他的进攻并没有因此的停止,相反,他的进攻频率逐步加快,然后在确定敌人无法被攻击的刹那就迅速抽手回转发动另外一次攻击。

  将各种的姿势以及招数都尝试了一个遍,敌人没有进行过一次反击,而他同样也没有攻击到对方一次。

  再次一脚穿过敌人的胸口,凯的进攻终于是出现了少许的疲惫和滞缓。

  于是,就在这次收腿的刹那,一直没有动作的宇智波带土终于是有了将手向上抬起的行为。

  眼睛一眯,凯似乎没有察觉继续后退。

  咔咔咔!

  锁链的声音猛然响起,那是敌人武器挥舞之时的声音,这点,凯极其确定。

  “抓住你了。”

  “木叶大旋风!”

  “喝!”

  三门之下,凯的速度已经达到一种恐怖的程度。

  几乎是宇智波带土这边刚刚将手里的武器举起并朝着背身对他的凯甩去之时,本来似乎没有反应的凯瞬间转身并发动了反击。

  脸上还带着得手的兴奋,凯这一腿横扫而过宛如飓风过境,空气隐约轰鸣,就连周围破碎的房屋都好似感觉到这一击的强大在朝着一致的方向崩碎而去。

  哗啦--

  凯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无他,他的攻击再次穿过了眼前的敌人。

  尽管对方戴着面具,但是凯依旧好似能够读出对方此刻的表情。

  那是嘲讽,一种针对他这位自诩木叶苍蓝猛兽的成吨伤害!

  居然被耍了。

  这一刻,本以为自己已经算计好对方的凯露出一丝勉强的微笑,那浓密的眉毛就好像两把短刀挤到一起。

  “呵!”

  宇智波带土冷哼一声,然后迅速从原地跳开,独留凯一人僵在原地‘暗自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