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巨人之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拉开一截距离之后,宇智波带土心中其实并没有凯想象中那么轻松。

  他的能力确实先天上对凯略有克制,但其实反过来凯却也相应地能够克制住他。

  体术是最直白能够让他破防呵反应不过来的进攻手段,更别说凯刚刚表现出来的速度和力量确实让他皱眉。

  “短时间内似乎收拾不掉这家伙。”

  宇智波带土落在旁边的一堵围墙上,余光扫过九尾人柱力的住所,确定了刚刚那离开的几名暗部已经将他的目标转移,然后才又沉着脸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凯这边。

  凯也没有贸然继续进攻。

  他算是看出来了,眼前敌人的能力之难缠绝对是他这些年遇到的第一,而且都对方也极其狡猾。

  只有拖住他了……压低身体,凯有注意到不远处已经有身影朝着这边奔来,心中也暗暗给出了自己的战斗策略。

  “你似乎想要留住我?”宇智波带土这时也看向了四周,一下子就感知到有许多的木叶忍者朝着这边靠近,语气中也多了几分变化。

  被暗部拦住,然后又被眼前的凯挡住,使得他一开始的打算完全破碎,为了不留下更多的情报,他已经有了撤退的想法。

  至于宇智波富山那边……抱歉,他一开始也就仅仅是想要让木叶和宇智波两败俱伤,至于承诺的再次释放出九尾进行配合也就是一个添头,能够做到就做,做不到就算了。

  所以,现在看来这件事已经是失去大部分的悬念,他自然不会强求。

  听到敌人的话,凯瞬间打起精神。

  他下定决心,只要敌人想跑,他一定全力阻截和追赶,尽管无法攻击到对方,但依旧可以跟着对方不是?

  “嗯?”

  可就在他心中产生这种想法的时候,视线内的敌人却出现了异变。

  只见一团诡异的空间漩涡将敌人笼罩,然后对方就好似棉花糖一般被卷入那处古怪的漩涡。

  “消失了?!”

  正待有什么动作的时候,敌人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只留下寂寥的空气还在诉说着什么。

  “到底是什么忍术?”

  “刚刚这离开的手段应该就是时空忍术吧?能够凭空消失,也只有时空忍术才能够进行解释,但却和四代目曾经的飞雷神又有很大不同。”

  嗖嗖嗖--

  远处落下许多身影。

  领头的是之前离开的暗部之一月光疾风。

  “凯,敌人呢?!”

  他疑惑地看向凯,他们几人离开也不过才几分钟,而且他刚刚在赶过来的路上也能够感知到敌人的气息,怎么这会儿却又没有了呢?

  跟随疾风过来支援的忍者则在他说话之时看向周围,确认是否存在危险。

  “跑了。”

  身上的气势逐渐退散并恢复原状,凯已经感觉到敌人丝毫的气息,对方真的是消失地无影无踪。

  月光疾风惊讶道:“怎么会?”

  “具体的等等再说,不过敌人确实已经离开,你们那边没问题吧?”

  “没事,我们已经和大部队汇合,鸣人现在已经被安排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倒是你怎么想到来这边支援?”

  “是时源之前吩咐我这样做的,他说最近村子的情况有些不对劲,所以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就让我守在这边。”

  “居然是时源前辈?”月光疾风再次发出惊呼,即便凯无法看清对方脸上的表情却也能够直白地感觉出。

  “不闲聊了,村子内情况现在很混乱,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我们去做,而且三代目那边似乎也出现了情况,那么我先去其他地方支援了。”

  目光扫过那边地上的两具尸体,月光疾风示意身后的同伴,然后迅速朝着远方掠去。

  “那我也得尽快去支援其他地方,也不知道卡卡西那边的情况如何。”

  刚刚结束三门,凯的肌肉还有些酸痛,不过他似乎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从兜内掏出一管淡红色的药剂,然后直接倒入嘴中。

  顿时,浑身的疲惫感就出现了缓解,并且还在不断变得更好。

  这红色药剂正是恢复药剂,这也是时源交给凯的不掺水版本,功效比起市面上所贩卖的那种强了不少。

  唰!

  对自己身体的恢复还算满意,凯迅速跃起朝着之前信号所升起的地方赶去。

  宇智波那边或许需要他,毕竟卡卡西也在那边,对于这位好基友,他有点担心。

  ……

  嘭!

  地下猛然炸起一团熔遁之柱挡住了宇智波富山的进攻路线,后者只好迅速横移半步改变路线。

  但他的敌人,也就是时源并不是什么菜鸟。

  只见时源抬起自己的双手,大量的查克拉开始凝聚,接着就是连绵不绝的熔遁之球朝着直奔而来的宇智波富山射去。

  “该死!”

  面对着密集的忍术攻击,富山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当然,这种级别的忍术并不足以对他造成伤害,毕竟只要他愿意,他可以直接发动自己的瞳术‘御时之屋’将进入自己身边的忍术定住,然后躲开。

  但他并不能这样,因为他和时源的距离还很远,这个时候就发动,不仅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还会将自己的能力更清晰地暴露在时源的眼中。

  他相信时源不比卡卡西差,卡卡西都能够从刚刚的战斗中总结出他能力的特点,时源如果在亲眼看到一次,那对他来说将不是好消息。

  所以,不得已之下,他只好后退来避开时源的攻击。

  “只有使用那招了吗?”

  回到安全的位置,宇智波富山心中不免有些烦躁。

  连三代都还没有见到,甚至于他现在都还处于宇智波族地附近,那么就要将底牌尽数翻开了吗?

  他本来是留着底牌去对付三代或者……

  但眼前看来,他一直来针对猿飞时源的调查还远远不够,之前知晓对方和止水能够合力击退雷影后只当是实力不弱,没想到突然间却都已经成长到这种恐怖的地步。

  年轻一代除了开启万花筒的止水,整个木叶或许已经没有能够与之匹敌的存在。

  当然,这都是宇智波富山自己掌握的情报所推断,至少在时源的心中还存在一个可以和自己扳扳手腕的家伙,那就是凯。

  “要使用其他手段了吗?”

  时源浑身被凝结的熔遁包裹,只露出两只眼睛,周身更是被流动着的熔遁包围,看上去好似没有丝毫的破绽。

  他望着暂时停下动作似在思索的宇智波富山,心中保持着警惕。

  而一旁,卡卡西也在这段时间内恢复了一些气力,不过他却也没有自不量力地上前,毕竟之前更好状态都不是对手,更不要说他现在大残状态而对方还更认真。

  卡卡西能够看出交手双方的优劣,在得到他的提醒之后,时源就一直占据着微弱优势,不过时源那边却也没有寻找到一个好的对敌之策,双方还都是处于那种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境地。

  时源的熔遁很强,但并不能打中开启万花筒的宇智波富山;富山的能力很诡异,但只要时源保持距离,显然也无法取胜。

  这就让场面显得很僵硬。

  “你真的很强,猿飞时源!”

  宇智波富山沉声盯着时源,然后没头脑地说上一句。

  这让时源有些不解。

  “那么就全力杀掉你吧!至于那边……”

  说话间,宇智波富山浑身散发出好似烟雾一样的黑色诡异气流,它们从他的身体内透出,然后缓缓向周围弥漫。

  “这是什么?”

  卡卡西警惕地挪动身体朝着远处后退几步,心中惊疑不定。

  “须佐能乎!”

  时源有些意外,但在瞬间就已经猜到这是什么忍术,而伴随着他的嘴巴微张,那边的宇智波富山则突然低吼一声发出略显痛苦的声音。

  于是,从他身体内散发出去的黑色查克拉状烟雾在刹那间凝固和变形,接着化作一个巨大的骷髅。

  “不是第一阶段!”

  这将对方包裹的须佐能乎并不是仅仅具象出几片肋骨或者半身,而是在转眼间就成为一个巨大人形,而且他的身上还不是光溜溜地骨头,查克拉充斥在其间组成了肌肉,在更外面更是有一层淡淡的铠甲在逐渐成型。

  时源眯住了眼睛,心中的紧迫感也随即加剧。

  “这样的话,我正好有个类似的忍术想要试试!”

  宇智波能够开高达,这件事一直都让时源很羡慕,不过因为他并没有万花筒写轮眼,所以他也就只能从其他方面想象办法。

  在熔遁掌握程度已经来到极其高深的境界后,时源就开始尝试着使用熔遁组成那种火之巨人什么的。

  熔遁的攻击性以及防御性能够让由他组成的居然变得很厉害,所以这样的忍术开发完全可行。

  “熔遁!”

  低吼一声之后,时源加大了体内查克拉的输出。

  轰的一声,地下好似爆炸一般升起大量的熔遁,然后一个巨大就在短短两秒的时间内成型。

  这是一个表面覆盖着一层好似‘熔遁查克拉模式’的铠甲,而在关节这些需要活动的地方则有不断冒着热气的熔遁岩浆组成。

  “这还是忍术吗?”

  在几秒的时间内看到交手双手都施展出能够召唤庞大巨人的忍术,卡卡西苍白的脸颊上多了几丝不确定。

  这样的忍术,在战场上将是怎样的杀器?

  比起他自己所开发的名为‘千鸟’的忍术,这些或许才是真正的忍术?

  不过他却也对时源的实力有了更深的认识,心中更是没来由多了几分想要努力的念头。

  在村子最关键的时刻,他只能像现在这样站在一旁看,这让他很难受,也似乎明白自己这些年的‘堕落’。

  同伴、老师他们付出生命都要守护的村子,他自己不应该继续像之前那样浑浑噩噩地虚幻度过,或许变得更强才有守护的资格。

  流淌在地面的熔遁不断冒着气泡,这些熔遁围绕着时源所站的位置好似有生命一般规律地运动。

  至于成型的熔遁巨人,它看上去要比那边宇智波富山的须佐能乎要矮上半头,但却又更加敦实和强壮。

  和掌控须佐能乎的方式不同,时源并没有处于巨人的身体内部,而是站在身后,两者看上去并没有关联。

  嘭嘭嘭--

  时源猛然招手,身前的熔遁居然直接朝着对方的须佐能乎奔袭。

  每一步落在地上都发出沉闷的巨响,然后还留下一处充斥熔遁的岩浆的脚印。

  “来的好!”

  宇智波富山露出意外的神情,不仅是因为时源此时施展出来的忍术,还有时源居然敢主动对他出手。

  须佐能乎仰天发出长啸,而他的手中也多了一把看上去造型奇特的大刀。

  大刀通体漆黑,上面还不断流转着好似黑色烟雾的东西。

  于是在宇智波富山说话之际,须佐能乎也有了动作。

  只见它朝着前方迈步,但速度比起时源这边的熔遁巨人却慢了许多。

  两人之间的距离并不大,几乎是眼前一花的时间,巨人们就互相进入了攻击范围。

  熔遁巨人这边手一抹,一个巨大的熔遁火球就突然成型。

  虽然看着有点螺旋丸的意思,但威力显然差上许多。

  于是,须佐能乎那边扬起手中的大刀便直接劈头盖脸斩落下来。

  哗啦--

  “看来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厉害嘛!”

  宇智波富山见自己一刀就将熔遁巨人的攻击切成两半,嘴里发出嘲讽。

  而他操纵下的须佐能乎并没有收手,手中的大刀继续斩下。

  轰的一声。

  刀刃将熔遁巨人劈砍出滔天的火光,炽热的溶度好似鲜血一般溅射向周围,不过这都无法伤害到被保护在须佐能乎之内的宇智波富山。

  虽然脚下步伐很慢,但须佐能乎手上的动作却又很灵巧。

  一刀砍近熔遁巨人的肩膀之后,它双手一顿,接着刀刃迅速改变弧线,于是,更多的熔遁挥洒向地面,而熔遁巨人也在这一连窜的刀术进攻中掉落了半边身体。

  嘭!

  熔遁巨人轰然倒地,这让宇智波富山露出了狰狞的笑。

  开启须佐能乎来对付时源,他就没有打算给予对方反击的机会,他要趁着势头先拿下时源,然后一路横推杀掉三代为首的木叶高层!

  但下一秒,他脸上的表情突然僵住。

  时源的熔遁所形成的巨人确实在他刚刚的进攻中已经被斩于马下,但……

  呼呼呼--

  在不知不觉间,熔遁蔓延的范围已经达到范围几十米的地步,甚至还直接将宇智波富山所操纵的须佐能乎包围在中间。

  如果仅仅是这样,宇智波富山自然是不惧,他位于须佐之中并不怕熔遁的攻击。

  但随着他视线的移动,周围熔遁开始起伏,然后在眨眼间就站立起不下十个熔遁巨人。

  这就很…淦!

  除了这个字,宇智波富山暂时没有想到还有什么字能够代替它来描述此时的心情。

  心念一动,须佐能乎迅速将刀举起严阵以待。

  “我可一直没有说要跟你单打独斗,而且我不觉得这个不成熟的忍术能够轻易击败你,所以也只能用数量来抵质量了。”

  正当宇智波富山皱眉之时,时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循声望去,宇智波富山恨得牙疼。

  “这样状态的你,能够撑住多久呢?!”

  “我很好奇。”

  见对方看过来,时源的目光又落到对方断腕的右手上面,最后轻声道。

  这里是木叶,是他们的大本营,而宇智波富山等人是反叛者,那么只要时间拖得越久,对后者就越不利。

  而时源自己则完全不需要考虑这方面的问题,时间越久,他掌握的先机就越多。

  长时间使用万花筒再加上开打之初就被他以伤换伤搞断的手,宇智波富山的赢面并不大。

  “哼!那就如你所愿!”

  须佐能乎再次动了起来,于此同时,熔遁巨人也有了动作,其中一部分朝着须佐迈步,另外一部分则站在原地开始搓丸子,当然,并不是螺旋丸,而是体型大许多的熔遁之球。

  说到螺旋丸,时源还有些感慨。

  作为穿越者,他自然不会忘记这个拥有无限可能的忍术。

  要知道熔遁螺旋丸、灼遁螺旋丸这样的招数杀伤可谓是强大的不得了。

  但自从花费一些时间和精力将螺旋丸这个忍术掌握后,想要融入更多的性质变化却迟迟没有进展,比起当初开发熔遁或者其他什么忍术都要难上不少,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和他作对一般。

  当然,时源只是这样随便说说,难道传说中的六道仙人还会在暗地里使绊子不让时源掌握这个后面‘救世主’的招牌忍术?

  奔驰的熔遁巨人带着滚滚热浪朝着须佐靠拢,它们一个个拳头鼓胀,就好像一个放大版的熔遁之锤。

  唰!

  须佐这边劈砍出手中的武器,一个近身的熔遁巨人瞬间被腰斩。

  但近身的可不止这么一个。

  砰砰砰!

  还有四五个巨人齐齐出手,它们的拳头先后落到须佐的身上。

  伴随着声响,宇智波富山操纵下的须佐身形不断摇摆。

  “给我滚开!”

  宇智波富山眼中的红光猛然澎湃。

  须佐迅速在周围熔遁巨人的拳击下稳住身形,然后手中的武器不断朝着周围攻击。

  这个时候,时源熔遁巨人的忍术局限性就很好地展现出来了。

  相较于‘一机一人’的高达式操纵,他的熔遁巨人就全靠着他对熔遁的掌控度而行动,甚至于熔遁巨人大部分时间都不是靠着他本身的意志在行动,就好像释放出一次火龙之术后,他下达了初始的命令也就是给了一个初始的‘力’之后,后续很多情况就无法过多干预。

  尽管这和火龙之术这样又有许多不一样,但他想要操纵熔遁巨人灵敏躲开须佐的攻击却总是显得网速不够,往往宇智波富山那边都已经砍了一刀,他这边才堪堪操纵巨人进行躲闪。

  于是,四五个近身的熔遁巨人在短短几秒的时间内就被须佐砍到在地重新化作流淌的熔遁。

  “消耗有些大,这样玩下去似乎作用不大?”

  时源心念一动,之前站在远处没有冲上来的熔遁巨人在这边的巨人尽数倒下的瞬间直接像抛射石头一般将手中的熔遁火球弹大力砸出。

  砰砰砰--

  须佐再次被击中,脚步不断后退,身体表面的那层黑色的雾状铠甲更是出现少许的破碎。

  这自然被时源所注意到,所以才有了他刚刚心中的想法。

  别看他掌握的东西好似很多,什么熔遁,什么灼遁,还有什么奇怪的实体分身术以及自己所开发出来的一些小阵法。

  但对手是开启了须佐能乎的家伙,这些东西都稍微显得有些不够看。

  没有太直接的强点,是时源一直以来的弱势。

  什么都好像会,但遇到真正的强者却又什么都不会一样。

  “一次性解决你们!”

  宇智波富山先瞟了一眼躲在后面的时源,然后又看向剩下的四个熔遁巨人。

  须佐迅速压腰,就好像在地上寻找什么一般都快将脸贴到了地上的熔遁,而那把黑色的刀则被斜挎在一旁。



  这一瞬间,时源好似想到一句话。

  面对剑圣,你必须把身体压得比他还要低!因为压得越低,出刀的速度和力量就更强!

  “真让人不省心,不过也时候了……”

  目光在宇智波富山脚下的熔遁扫过,时源手里悄悄有了动作。

  “噗呲!”

  正当时源打算发动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后手之时,对面须佐能乎内的宇智波富山突然气息一萎喷出一口老血,然后本来还高大威武的须佐能乎迅速弥散,最后只剩下小半个肋骨区将他保护在其中。

  “?”

  时源和那边又退出去很远但依旧关注这这边战斗的卡卡西头顶都莫名冒出一个问好。

  怎么,碰瓷啊?

  我可还没有……

  好吧,时源承认自己已经出手了,而且还是下得死手。

  但为什么刚刚还一副要放大战模样的敌人转眼间就软了呢?

  但这对于时源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深究的问题。

  趁你病要你命!

  这是时源两世为人都经长听到的一句话。

  所以,在宇智波富山那边出现问题的下一瞬,他直接将双手抬起,然后自上而下猛然一压。

  这种时候可不是将武德的时候,面对一个万花筒的宇智波认真如果不趁着对方眼睛犯病的时候出手,那战斗还有什么意义呢?

  轰!

  远处的卡卡西脸色复杂。

  而宇智波富山的脚下则猛然一空,然后漫天的熔遁从周围高高扬起,接着将他以及半个须佐能乎包住并朝着下方不知道什么已经空洞的地面压下。

  “我爱罗的沙暴送葬还没有出现。”

  “那么我愿意称这招为……”

  “火神的仁慈!”

  “嗯,开玩笑的。”

  看着宇智波富山没有反抗之力般被压向地下,然后更多的熔遁一浪又一浪地前仆后继覆盖上去,时源脸上终于是多了几分轻松的神色,所以也情不自禁在心中打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