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插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战斗瞬息万变,这点忍者们都清楚。

  毕竟忍者本身就是攻高防弱的一种生物,或许在战斗时刹那间的犹豫都会导致之前一整场积累的优势被消耗干净。

  翻滚中的熔遁就好似时源记忆中我爱罗的沙子,不断向着中间覆盖,然后拉拽着其中被缠绕住的宇智波富山以及他的须佐能乎沉入地下。

  这一招就是从沙暴送葬这样类型的忍术中得到的灵感。

  熔遁拥有着和沙子很接近的各种战斗属性,这使得时源能够将其运用出眼前的效果。

  就在时源心中略微得意之时,他的感知突然察觉到一些异常。

  倒不是宇智波富山的挣扎有多激烈。

  而是对方就好像没有挣扎一般陷入了死寂。

  这对于眼前的局面来说自然是不可能的。

  尽管刚刚宇智波富山肉眼可见地地气息衰弱,但那并不代表后者就此落败。

  “是那个能力?!”

  时源想到对方之前连续两次对自己出手时使用的瞳术,心中警钟大作,然后再次加大了对熔遁的控制,并且自己则缓缓朝着后方再次退了几步。

  轰!

  操纵的熔遁多了几分滞缓的感觉,这让时源感觉很不妙。

  然后就在瞬间,之前被熔遁包裹拖进地下的宇智波富山突然高高跃起,而他周遭的熔遁保持着静止。

  心中一凛,时源自然不想让对方就这样轻松逃出自己准备了好一阵时间的忍术,于是便控制着熔遁朝着对方卷去。

  但只要熔遁进入宇智波富山五六米的位置,时源就失去了对其的操纵,甚至他还注意到其实并不仅仅是几米的地方,十米左右距离的熔遁都有些许的滞缓感,没有之前的流畅。

  这就是他眼睛的瞳术吗?

  远距离这么看上一次后时源对宇智波富山的能力有了更深的认识,这并不仅仅是之前卡卡西提醒时的那种还需要自己想象的场面,而是他自己亲眼目睹的东西。

  更直接和清楚。

  “类似冻结时空的能力,距离越远所受到的效果越差,在他周身几米的地方已经完全是‘时停’的状态。”

  “不过,他还有一只眼的能力是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施展过。”

  时源心中奇怪,同时也认命般不再继续使用熔遁进攻,仍由对方落到一旁的空地上。

  重新踩在了坚实的地面,宇智波富山捂住自己的眼睛半蹲在地上神情痛苦,而鲜血也顺着他的指缝流淌出来,短短几秒的时间,地上就出现一片被血液浸润的胭脂色土地。

  看着对方胸膛不断起伏,时源并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再次出手。

  不是他不愿意出手,而是他其实消耗也颇大,并且暂时也找不到合适的方法去击败方寸间能够保持时停的宇智波富山。

  “我不会倒在这种地方!”

  “宇智波的命运还需要我去改变!”

  鲜血弥密布的脸上浮现坚决,宇智波富山站了起来。

  他眼眶附近的颜色在时源这个角度看去变得漆黑一片,就连眼神都完全无法看清。

  而对方所说的话也让时源不由多看对方一眼。

  或许想要达到目的的途径是错误的,但反过去想想却也不得不对眼前的这位宇智波的长老竖起拇指。

  至少他为了家族敢尝试一些偏激的事,初衷并不赖。

  但这并不足为让时源心生怜悯或者同情。

  立场不同,所以他需要做的事情依旧得坚定不移地做下去。

  比如将眼前的敌人斩杀!

  嗖嗖--

  就在时源思索之际,远处村子中心的位置突然射过来几道身影。



  站在一旁看戏和恢复状态的卡卡西心中一紧,以为是之前离开的宇智波忍者去而复返,定睛一看,发现并不是宇智波的忍者,而是几名戴着动物面具的暗部。

  暗部接近这边。

  他们在老远就感受到这边激烈的战斗气息,所以在快要靠近的时候迅速降低速度,没有贸然直插核心的战圈。

  “卡卡西上忍!”

  暗部先找到了看上去伤势很重但脸色却又还算正常的卡卡西,其中一人朝着卡卡西颔首示意。

  “那边的猿飞时源以及宇智波富山,暂时不要过去,毕竟这不是我们能够参与的战斗。”

  “那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吗?那些宇智波……”

  卡卡西轻声询问道。

  “并没有,不过宇智波的反抗已经逐渐微弱,他们的人分成了两部分,其中一队被各大家族的忍者拦在了商业街那带,另外的一队则陷入了我们暗部的包围,他们竟然想要刺杀包括三代在内的高层。”

  一人回答卡卡西,这是他赶过来前知晓的情报。

  听完暗部的忍者说完,卡卡西叹息道:“没有能够在短时间内结束战斗,他们就已经失败。”

  “那这边……”暗部又看向战圈中央的两人,试探道。

  “等等吧。”卡卡西捂住自己的胸口,似乎手上的劲用大了,脸上多了一丝痛苦,但转眼间就又消失。

  在这边简单交谈的时候,那边的两人再次陷入了战斗。

  宇智波富山这边没有继续使用须佐能乎,显然在刚刚的战斗中消耗过大,所以他已经没有余力再使用。

  至于时源这边,他保持着距离,不断用熔遁进行着消耗。

  “呀!”

  “该死的小子!”

  再次躲开熔遁的攻击,宇智波富山暗骂一句。

  他注意到那边已经有暗部赶过来,但脸上却没有太多惊讶的神色,似乎早就预料到事情变成这般一样。

  但对于迟迟无法击败或者击退时源却显得耿耿于怀。

  时源不知道对方此时心中的想法,他的双手不断朝前轰击,熔遁就在须臾间成型然后化作炮弹朝着作为目标的宇智波富山飞去。

  越是这样打,他越是有些上头,倒不是说他失去了理智和冷静的判断,而是他对于现在这种隔着一节距离不断进攻的方式有些着迷。

  移动炮台真的很有意思。

  不过时源却也更进一步地想到此刻的唯一缺陷。

  那就是他这个位置并不绝对安全。

  如果他掌握一门能够飞行的忍术,然后一边飞一边用熔遁进攻,那场面或许又有意思多了,就像他记忆中的某个老头总喜欢一边飞一边射激光一样,无解好吧。

  “你还要继续打下去吗?我想你应该已经看清了目前的局势,那些跟着你发动政变的宇智波忍者现在估计已经被剿灭,只剩下你一个人,你拿什么来对抗整个木叶?!”

  翻手就是一发熔遁炮弹,时源开始在语言方面给予压力。

  “哼!即便是这样又如何,宇智波可没有投降的先例!”

  宇智波富山冷哼一声,同时也错身躲开时源的攻击,刚刚向前的步伐又再次退回去,这让他脸色阴沉得可怕。

  “倒不如投降,我记得你还有一个儿子之前受伤在床,想来他应该是没有参与今晚上的行动吧?”

  见对方无动于衷,时源只好改变说法时的着重点。

  谁知宇智波富山之前还看上去比较克制,现在听到时源提到自己的儿子宇智波修,脸上阴沉的表情直接换为一张狰狞面具。

  他恶狠狠地盯住时源,道:“你以为我的这双眼睛怎么来的?”

  “嗯?!”

  这下,时源的动作顿了半拍。

  他本以为宇智波富山的万花筒和宇智波富岳一样都是在三战其间的战争中隐秘开启,然后一直隐藏到现在,结果宇智波富山这时却告知时源他是因为自己的儿子才开眼。

  “亲眼看到至亲的人死在眼前,那种痛苦让我开启了这双眼睛。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写轮眼被誉为受到诅咒的血迹,只有经历了这让人不愿意回忆的经历,万花筒的大门才会对你开启!”

  看着时源那疑惑的神情,宇智波富山恨恨地说着。

  “所以这就是你今晚动手的原因吗?”

  对方的话让时源心中些许的疑惑得以被解答,原来问题的原因在这里。

  不过会是谁动手将宇智波修干掉呢?

  即便是暗部想要进入宇智波族地都显得很艰难,更不要说是想要在里面杀一个明显地位不低的上忍。

  团藏刚刚被制裁,尽管对于三代说要直接撤销团藏一切职务的话有些不相信,但时源觉得至少在这段时间内团藏是不会也不能继续跳出来捣乱。

  所以想要看着宇智波和木叶动手的还有谁呢?这个答案自然不需要时源多思索,宇智波带土的身影不请自来。

  “你抓到了凶手?或者你知道凶手是谁?”

  “那不重要不是吗?修已经死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你是在拖延时间吗?”

  时源本来还想继续说上几句,至少让宇智波富山知道杀害他儿子的并不是木叶的人,但对方并不愿意交流,或者说对方其实心中有数?

  “拖延时间确实不错,那你要怎么办呢?”

  “呵!连续的使用熔遁,我也能够感觉到你身体的衰弱,虽然你的恢复力出乎我的意料,但你之前所受的伤却也没有那么轻易痊愈吧?”

  面对时源毫不避讳地回答,宇智波富山轻笑道。

  余光看向身上的几处伤,时源露出了笑意。

  这些伤对于掌握秘术的他来说都不是事儿,对方的话完全没有说到点子上。

  “你在笑什么?”宇智波富山皱眉道,他注意到在自己说完刚刚那些话之后对面的时源露出了嘲讽的笑。

  耸耸肩,时源面色如常再次推出两个大点的熔遁炮弹,伴随着破空之声,熔遁砸到对方的脚边,然后炽热熔遁岩浆溅射向周围。

  不过宇智波富山的身前却第一时间升起一面土墙挡住了溅射出来的熔遁,并顺势后跳拉开距离。

  手再次抬起想要攻击,时源却突然浑身炸毛一般感觉危险降临自己的头顶。

  噗呲--

  没有去管正对着的宇智波富山,时源猛然转身将右手轰击出去。

  这股危险的感觉来得很莫名其妙,但时源却绝对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在心中浮起这丝感觉的刹那间,他就有了动作,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而转身之后的时源也终于想到了这危险来自于哪里。

  一个他很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那螺旋的面具极具辨识度。

  哗啦一声。

  时源的手臂穿过了宇智波带土的身体,然后径直朝着后方落去。

  迅速点脚,时源顺势腾空。

  刚刚那瞬间对他来说真的很危险,如果不是他惊人的‘感知’,说不定就真的被宇智波带土偷袭成功。

  “时源!”

  那边,卡卡西和几名守在外围的暗部也在瞬间看到了出现在时源身后位置的陌生敌人。

  他们完全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出现在那的,想要提醒的时候对方就已经手中握着武器朝着时源的后背捅去。

  看着时源机警地躲开敌人的攻击,他们也才松了一口气,而那几名暗部也迅速跳身朝着时源落去。

  看上去敌人的支援似乎赶到,所以他们也得立即过去为那位被三代器重的年轻上忍撑住场子。

  “不愧是能够击退雷影的忍者,反应就是快!”

  宇智波带土对于时源能够躲开自己的偷袭还是有些意外,但想了想却也在情理之中。

  “是你?!”

  那边,宇智波富山看清了出现在这里的忍者是谁,眼睛猛然一眯惊讶道。

  “是我。不过富山长老可能计划要改变了,九尾那边有一个很难缠的家伙,所以我没能按照约定释放出九尾呢。”

  宇智波带土朝着宇智波富山跳去,然后直接落到对方的身旁说道。

  “难缠的家伙?”

  宇智波富山斜眼看向对方,眼中的神情很复杂,似乎不仅仅是因为对方没有能够完成约定。

  “这就是你的同伴吗?戴着面具,是因为不敢见人还是因为怕被认出真实身份。”

  时源心中虽然一阵后怕,但短短几个呼吸之后他就已经恢复了正常,于是他望着那边和宇智波带土站在一起的宇智波富山,略带一丝试探地说道。

  其实他对眼前的一幕有点惊讶。

  这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搅到了一起,这就很有意思了。

  “一个叫做迈特凯的家伙,短时间内即便是我也拿他没有办法。”宇智波带土再次说道。

  “哦。”宇智波富山点头算是回应了一下站在身旁的这位所谓的‘盟友’。

  两人似乎都没有在意对面的时源,全程没有回答时源的意思。

  这下可就难打了呀……对面的无视,时源自己也不恼,心中则升起一个想法。

  “时源上忍!”这时,那几个暗部也站到了时源的身边。

  “嗯,小心一些,敌人都不是善茬!”

  知道这几个暗部是过来协助自己的,之前很早就已经出现在旁边。

  “你先离开这里吧,我刚刚过来的路上已经看到你所带领的那群宇智波忍者的状况,或许再有个十多二十分钟那边的木叶忍者也要过来了。”

  “哦,让我先走?”

  宇智波富山惊疑地看向身旁的这位同样拥有着万花筒的家伙。

  “你不关心那些家伙的死活?”

  宇智波带土也没有想到眼前的家伙似乎只在他刚刚说的前半句话,后半句却还好似过滤一般,所以他反问道。

  “在动手之前我就知道希望不大,但既然他们都想要试试,我就带他们试试好了,所以现在落得这个局面也算意料之中。”

  听到这话,时源似乎也为之一愣。

  这无所谓的语气可不像是宇智波富山一直以来展现出来的风格。

  深深地看了一眼对方,时源眉头紧紧皱到一起,心中的疑虑多了几分。

  宇智波带土显然也没有想到宇智波富山会说这话,透过面具上的眼洞瞟了一眼对方,他转移了视线盯住了时源。

  “先走吧,我会给你争取时间。”

  “那你呢?”

  “我有办法脱身,虽然今天晚上的计划失败了,但其实我们还有机会,不是吗?”

  “出去之后我要怎么找你。”

  宇智波富山似乎对这个问题更感兴趣。

  “我会去找你,不过得等我们都安全离开之后。”

  “好!不要让我等太久。”

  显得很有默契,宇智波富山在说完之后直接转身离开。

  “别走!”

  暗部看到宇智波富山想要离开,急忙出声。

  但时源却将手一横,拦住了他们想要追击的步伐。

  “你们可不是对手,况且眼前这家伙或许更加难缠!”

  深知带土手段的时源重重地说道。

  一番大战下来再去面对一个完全状态的大boss,他有些虚,所以也只能放仍宇智波富山离开,除非这个时候木叶这边有大部队前来支援,否则他可不愿意冒险用这种状态去一打二。

  即便知道带土的破绽,但是他想要去针对依旧显得很没底。

  “可是……”

  被拦住的暗部犹豫道。

  宇智波富山可是今晚一切事件的策划者和带动者,如果就这样让对方离开,对于木叶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的影响。

  “还有机会抓住对方,别急!”

  时源继续解释,同时心中却也在思索着什么。

  嗖!

  宇智波富山离开的很干脆,然后剩下的人就开始干瞪眼。

  “虽然知道暂时留不住,但不出手的话可有些不对劲。”

  心中默默想着,时源给了身旁的暗部一个眼神示意后者等自己出手缠住眼前敌人后再去试探追踪离开的宇智波富山。

  “我可没有和你在这里交手的打算,不过为了争取时间,也只能这样了。”

  带土双手合十,声音低沉。

  轰--

  先于时源,他猛然出手。

  火遁扑面而来,但时源简单地抬起自己的手臂御使着熔遁迅速掀起形成一道防御的墙壁。

  “动手!”

  暗部迅速从一旁绕开,然后循着宇智波富山离开的方向追去。

  带土看到了,但却也没有在意,区区几个暗部,宇智波富山闭着眼睛都能应对,唯一麻烦的只是眼前的猿飞时源罢了。

  不过他心中其实有些不解宇智波富山这从全力战斗到直接后撤的转变实在是有些麻利,他本来以为自己要花很大一股力气才能够将政变失败的宇智波富山带走。

  不过这样也好,省了许多的事情,不过他心中却还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宇智波带土的忍术被时源的熔遁轻易拦下,然后时源现在没有了近身的顾虑,直接身体一倾就朝着带土冲来。

  不管其他的,先打上一场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