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加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唰!

  宇智波富山穿过树林,树叶因为空气的流动发出声响,而他则没有停留,坚定不移地大步向前。

  身后追踪的暗部已经被他甩掉,现在的他暂时没有被追击的危险。

  但是,此时的他却暂时也没有想好自己要去的地方。

  带领着半数的宇智波忍者去追求那近乎奢望的目标,那么自然就要对这最终的结果有很清楚的认识和接受能力。

  出手之前他就知道这次行动想要成功很难,但依旧毅然决然地选择出手。

  其中自然有对自己实力的信心,但其实隐藏在最深处的却是一个很出人意料的原因。

  或许和他斗了多年的宇智波富岳已经猜到一些,但是富山没有打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苦心。

  宇智波需要从目前局面的深渊挣脱,就存在着两个截然不同的路可以走。

  他宇智波富山选择了其中一条,那就是发动政变进行政权的更替从而一次性帮宇智波脱离苦海。

  这其中的危险不言而喻,如果宇智波都走上这样一条路,那一旦失败,家族就直接宣告灭亡。



  所以,为了保留火种,宇智波富山和宇智波富岳两人默契的选择了现在这样错离的两个不同拯救家族的道路。

  心照不宣!

  这是两人的态度。

  至于为什么宇智波富山等人不选择和宇智波富岳站在一起,原因有几方面。

  其一,激进派的人已经快要达到能够忍耐的极限,继续选择隐忍只会让整个家族都受到攻伐。

  其二,宇智波富山也想要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做出了错误的选择,而且他无法选择原谅木叶。

  迫害整个家族先不说,他的儿子宇智波修,是死在木叶的手中。

  对,那个被他看到的疑似暗部的家伙绝对有问题,但如果之前不是村子出手重伤修,后面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所以,无论是于公还是于私,宇智波富山都没办法选择忍耐。

  那就放手去拼一拼好了!

  于是才有了今晚看上去失败的政变。

  “呼!”

  感觉身体的消耗很大,宇智波富山停下了脚步靠在树脚选择休息。

  叛逃了木叶,他又能去哪里呢?

  那个同样拥有万花筒的家伙身份他不清楚,虽然对方说会来找他,但后面又该如何呢?

  失去了目标后的他显得很迷茫。

  报复木叶?

  其实在眼下知道那些跟着自己发动政变的忍者们都尽数伏诛后,他心中对木叶的恨意却少了许多,不知道为什么,但就好似空荡荡的一片。

  原来他努力了多年的结果也就那样?

  似乎就是这种感觉。

  低头看向自己断开的手腕,宇智波富山脸上的表情依旧很平静。

  伤口早就没有再流血,而那种疼痛虽然持续地传来,但对于他来说却并不强烈。

  这是对时源实力不了解所导致的结果,废掉一只手对于他来说好似战力都被消减了几分。

  “嗯?”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注意到不远处的空间发生了抖动,然后一个螺旋状的空间漩涡出现,接着就是一道人影从其中浮现。

  是那个家伙!

  眼睛逐渐眯起,宇智波富山浑身绷紧一副随时可以战斗的样子。

  他不会因为之前和对方有过协议就选择完全相信对方,要知道对方之前可没有完成两人之间的约定将九尾释放出来协助宇智波的行动,即便他自己其实并不在乎这件事,仅仅是当做一种后手选择,可有可无。

  不过这个家伙的能力却是让人惊讶。

  这是时空忍术吗?

  宇智波富山心中想道,然后也随即明白对方刚刚叫自己先离开他殿后的举动并不是真的托大,而是有把握。

  虽然刚刚还在想对方怎么找到自己,但转眼就被对方找上却还是让宇智波富山心生警惕。

  他身上是有什么能够被对方的忍术追踪到的东西吗?

  “到了这个时候你应该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了吧?”

  盯住对方,宇智波富山沉声道。

  已经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对眼前这个家伙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你觉得我会是谁?”

  宇智波带土似乎早有预料,所以面对宇智波富山的询问看上去并不惊讶。

  宇智波富山没有说话,眼神则没有丝毫移动地落在对方的身上。

  “你可以叫我……”

  “宇智波斑!”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虽然对眼前这个神秘古怪的家伙有一些猜测,但宇智波富山却绝对不会相信对方是宇智波斑。

  这样的话,或许也就只能骗骗小孩子。

  宇智波斑可不会是这样喜欢躲在别人背后使用小手段搞一些阴谋诡计的忍者。

  宇智波家族虽然和宇智波斑早就断绝了关系,或者说用斑当年的话,就是宇智波背弃了他,但族内的对斑的记载可不少,甚至族内还有不少老人在年轻时候有幸目睹过斑的风采。

  霸气和不容置疑是宇智波斑贴在身上的标签。

  而眼前这个不以真实面目示人,习惯躲在阴暗角落的家伙绝对不可能是开辟了木叶隐村宇智波斑!

  “既然你现在不信,那我也不强求,你以后会慢慢相信。”

  宇智波带土的眼神微微一暗,他在来之前就确定富山不会轻易相信自己,毕竟对方可是宇智波家族的长老,不是什么没有见识的年轻忍者。

  不过他却也不怕,富山相不相信都没有关系,反正他需要的仅仅是对方的战力,至于其他,他并不在乎,而且他也有手段来逐渐让这个‘宇智波斑’的身份变得饱满和真实。

  “现在你有什么打算?”带土又问道。

  “哦?你似乎有什么计划?”宇智波富山眯眼笑道。

  “现在你的行动已经失败,木叶的人绝对会对你进行追杀,所以你已经是木叶榜上有名的叛忍,而且依据目前的局势,你和剩下的那部分宇智波忍者也有很大的间隙自然也不可能回头去找他们。”

  “所以,要不要考虑考虑和我继续合作?”

  “怎么说?”

  “我目前所在的一个组织致力于抓捕尾兽,虽然现在他们还没有开始行动,但要不了几年或许就能够开始行动。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我和组织的首领达成了协议所以暂时不能出现在这个组织内。”

  “我想让你成为我在组织内的代言人或者说是眼睛。”

  “抓捕尾兽?!”

  宇智波富山瞪大眼睛显得不可思议,他有些怀疑眼前这个家伙在拿他寻开心。

  “对,被忍村掌握的尾兽都是我们的目标。”

  “该说你们天真还是不知所谓呢?”

  富山用一种嘲讽力十足的眼神看向面前自称宇智波斑的家伙,嘴角也不由自主地露出嗤笑。

  刚刚这个家伙连释放九尾的能力都没有,现在转头缺说要将属于各大忍村的尾兽抓到手中,这不就是闹着玩吗?

  宇智波带土瞥了眼明显在嘲讽自己的宇智波富山,平静地说道:“抓捕尾兽确实有一定难度,到对于我们来说其实并不是没有操作性,只要时机一到,我们随时都可以展开行动。”

  言下之意就是他之前没有能够达成约定是因为时机不合适,他不能提前暴露。

  “就当是这样好了。”

  “不过,能够让你这个‘宇智波斑’成为属下,这个组织的首领又是谁?千手柱间?”

  宇智波富山心里其实没有想要加入这个组织的想法,但是不妨碍他从眼前这家伙嘴里套取一些有用的情报。

  宇智波富山这样的回答自然让带土说话的动作一顿,他深深地看来一眼对方,发现这位长老的性格居然比他想象中要豁达许多:“自然不会是柱间,不过你见到他一定会很惊讶。”

  “我对他可不感兴趣…”

  “嗯?”

  宇智波富山突然暴起。

  他的这次进攻没有丝毫的预警。

  所以,即便是宇智波带土也没有能够在这一击下反应过来。

  “你敢?!”

  宇智波带土脱口而出。

  呼啦——

  宇智波富山穿过了带土的身体,然后手中的苦无捅穿了对方身后的树干。

  “这是什么忍术?!”

  明明自己的偷袭已经这么突然,但为什么还是没有能够打中对方?

  “看来我们之间还缺乏信任啊!”

  宇智波带土语气唏嘘地说着,同时独眼中透出几分冷漠。

  宇智波富山的偷袭出乎他的预料,但他也不是那种大意的人,所以第一时间便开启了自己的万花筒能力。

  宇智波富山抬起头,对上了宇智波带土的视线,注意到对方的眼睛在黑暗中已经显露出万花筒的图案,猜测到这应该是对方的能力。

  所以,他也没有再次发动进攻,而是将手中的苦无扔到一旁,道:“我很难对你这样的家伙产生信任。”

  宇智波再次说道。

  “不过没关系,我相信信任是通过不断的相处而逐步建立的。”

  “现在,就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你加入我所说的组织,而我会将你的手复原。”

  “呵呵!”

  “加入那个组织给我回复手臂?”

  “不错的交易!”

  “那你是答应了?”

  “我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

  “合作愉快!”宇智波带土语气中流露出一丝轻松。

  “那我要怎么做?”

  “你什么都不需要做,组织会找上你,不过在那之前,我会将你的手臂复原!”

  “好!”宇智波富山沉着地点点头,不怀疑眼前男人的话。

  虽然对方在某些方面说了一些虚假的话,但至少在这样实际的方面在富山看来是没必要骗人的。

  “那现在就先认识一个组织内的同伴吧。”

  “绝。”

  说着,宇智波带土看向了一旁的地面,宇智波富山的目光也随即被吸引过去。

  于是,在两人目光的注视下,猪笼草缓缓升起,一个黑白拼出来的身影从中露出。

  宇智波富山瞳孔微缩。

  他现在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找到的了。

  眼前这个奇怪的家伙如果不是刚刚现身时出现一些异样,或许他自始自终都不会有反应。

  这家伙,隐匿的手段即便是写轮眼也看不出丝毫的痕迹!

  “你好,宇智波富山,我是绝。”

  白绝望着宇智波富山露出一丝苍白的笑,看上去是那么勉强。

  “一直听你说组织组织,那你嘴里的那个组织叫做什么?”

  宇智波富山瞟了一眼绝,表情微微给予回应,随即再次看向宇智波带土。

  宇智波带土拍了拍自己的手,发出轻笑,道:“晓!”

  “晓吗?”

  宇智波富山对这个组织名字很陌生,想了好一阵都没有想到相关的情报。

  但根据眼前的家伙描述,晓这种对尾兽有企图的组织不应该是那种很强大且很出名的组织吗?

  “不要太疑惑,晓目前仅仅是一个常规的雇佣军组织,活跃的人也仅仅是组织的外围成员。现在还是我们组织的积累时期,所以暂时名气并不大,但组织内目前的成员实力可都不弱,即便是你在里面说不定也不是最强的那几个。”

  “听上去很厉害。”宇智波富山这次没有用那种嘲讽的语气说话。

  “那先跟我们走吧,把你的手臂治好再开始下一阶段的行动。”

  “可以。”

  宇智波富山盯住宇智波带土故意留给自己的背影,眼中杀意弥漫。

  他不傻。

  在那天开眼之后,他就已经基本确定了杀害自己儿子的人是谁。

  直到眼前的家伙凭借时空忍术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才完全确定了凶手。

  所以,他刚刚才突然发动袭击。

  但很显然,这个时候的他状态很差,并不是眼前这个冒牌斑的对手,所以他也就仅仅是试探性地出手,并且是借助其他原因进行掩饰。

  不过这可没有完。

  既然对方想让他加入这个叫做晓的组织,那么他就顺势响应,然后再寻找机会报仇!

  他并不急。

  在脱离了木叶,甚至心中谋划多年的计划在实施失败后,他心中唯一的念头也就只剩下眼前的这个。

  “他似乎有些小心思噢。”绝和带土并排而行,白绝突然开口。

  “我知道,但无所谓。”

  宇智波带土虽然年轻,但他依旧能够感知到宇智波富山对于和他再次合作以及加入晓并不是真心实意。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

  没人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