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会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时源再次见到三代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严肃的上忍会议让时源没有露出平时的态度,此刻的他同样和周围的上忍保持着近乎一致的神情。

  “诸位想必也知道甚至也参与了昨晚的战斗,多余的话我也不说,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最关键的一件事是稳定村民的情绪并且确保昨晚叛变的忍者被尽数剿灭或者逮捕!”

  “暗部会牵头这件事,大家也积极配合。”

  “是!”

  这样的场合,再加上三代多年未有的严肃表情,其他人没有异议。

  在这之后,奈良鹿久突然抬手,三代目光随即望过去:“鹿久上忍有什么想法?”

  “三代大人,虽然昨晚发动政变的头目是宇智波富山,对方还在昨晚逃出了村子不知去向,但剩余的宇智波忍者并不是不知情,我们是否需要采取一些行动?”

  他一说完,周围的各大忍者家族族长也纷纷交流了眼神看向三代。

  昨晚事情的大概经过已经被调查清楚,参与政变的并不是整个宇智波,而是宇智波富山所带领的半个宇智波,但其他宇智波族人在这样的前提下是否有连坐的下场还是一个值得商酌和讨论的话题,有鹿久这样一位身份不一般的人问出这样的问题至少不会使得他受到其他人的深思。

  会议室转眼间陷入沉默,大家伙似乎都在思索这件事,不顾却没人立即跳出来表明自己的态度。

  所有人都知道昨晚的事情并不简单,甚至他们也简单了解了剩下那部分宇智波忍者受到的待遇,知道那些人并没有被三代针对,反而似乎有刻意回避的意思。

  所以,这就很有意思了,至少说明三代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又或者这本就是一场少数人知道的交易?

  因为避嫌以及宇智波确实多年都没有参与上忍会议,所以这里并没有宇智波的忍者。

  所以这个话题有着讨论起来的前提,但最重要的还是三代的意思。

  鹿久的询问让三代眼神不断变化,但他却并没有第一时间说话,而是露出沉思的模样。

  “既然宇智波富山有叛变的可能,那宇智波富岳或许也不是没有这个想法,我觉得对于宇智波的态度我们需要慎重和严密。”

  “所以,我提意加强对宇智波的监视,短时间内都必须限制他们活动的范围,甚至不排除他们有任何异动就采取强制措施的可能,我想昨晚的事情大家都不愿意再看到吧?”

  说话的是转寝小春。



  她此刻的样子看上前可有些不配她火影顾问的身份,看着有些狼狈。

  因为她的双手都被绷带紧紧包裹,整个人更是神情萎靡看着很疲惫和虚弱。

  在昨晚宇智波的政变中。

  她和三代目一样也遭到了宇智波忍者的袭击,但她的实力却远不如三代,尽管年纪相仿,但她有关战斗方面的能力比起九尾那晚上又要降低数个等级。

  如果不是暗部及时赶到,或许她已经在袭击者的夹击下光荣牺牲,完成了火之意志的亲身示范。

  和她一样的还有另外一位顾问水户门炎。

  后者身上也有几处伤,看着不比转寝小春好受,仅仅是坐在那就能够闻到一股浓郁的药味。

  “我赞成!”

  所以,水户门炎是第一个回应转寝小春提意的人。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表情肃穆,又接着说道:“之前就是因为我们对宇智波太过仁慈,所以才酿成了昨晚的事情,宇智波对于木叶来说一直都不是一个稳定的因素,也只有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木叶才能够能够慢慢恢复往日的繁荣。”

  水户门炎的话让周围的忍者都不由皱眉。

  按照这位顾问的意思,宇智波似乎已经失去了存在于村子的意义,这可不是什么好的信号。

  即便宇智波这些年在村子风评不好,甚至昨晚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但宇智波可是木叶建村之初的两大基柱之一,这样几句话就想要将宇智波从村子的意义上抹去,太过无情和残酷。

  所以,尽管两位火影顾问的意见惊人的一致,其他上忍或者家族负责人却没有第一时间给予回应,而且从他们轻微的表情来看,他们都有些抗拒两位顾问的意见。

  时源坐在会议室的角落位置,凯、卡卡西等人就坐在旁边,他自然也听到了两位顾问的话,不过他比起其他人的反应还要小,因为他完全没有把这些当作事情。

  而且他在这样的场合一般也不会发言。

  虽然他是村子内的后起之秀,即便许多老牌上忍都不是对手,但毕竟资历还有些低,而且他也不是那种喜欢在大家买年前发表自己看法的人,所以在这样的场合就保持着沉默。

  时源一开始听到鹿久提到这件事还觉得会有很多人都会支持这样的提意,毕竟痛打落水狗这种事情发生在家族间实在是太正常不过,尽管木叶看上去一片祥和,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

  所以,当看到并没有人很直接地支持两位顾问的话,时源稍显惊讶。

  这样想着,时源又看向了三代。

  宇智波为了能够重新回到村子的中心,宇智波富岳更是不惜断尾求生,所以现在就看三代要如何处理这件事。

  至于按照两位顾问的话去办大概是没可能,最多就是监视监视,让宇智波度过目前这段艰难的被村子不认可的时期,至于什么强制措施,那就只能省省了,宇智波富岳甚至宇智波止水可不是站在那里看的,即便对村子的认同感再强,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压迫,老实人的反抗会让所有人惊艳。

  再说,现在的宇智波内部已经基本被清洗一遍,抛开其他想法,继续对宇智波保持警戒状态只会让昨晚的战果化为虚无,那不是三代这样优秀的政治家希望看到的。

  会议室内所有人的反应都被三代收入眼底,他也注意到时源看向自己的眼神,所以再没有其他人继续说出自己看法之后,他选择了开口说话:

  “这件事不需要继续讨论,宇智波富岳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给过我提示,所以宇智波富山的叛变在我预料内。至于宇智波那边,维持本来的监视就好了,其他方面不要有多余的动作,宇智波也是村子的一部分。”

  “对于这部分的宇智波族人,我保持着乐观的态度,我相信经过这次的事情,村子和宇智波之间的联系非但不会减弱,反而会加强!”

  “我话说完了。”

  “日斩?!”

  三代这话一说出来自然是引起两位顾问的不满。

  他们齐齐看向三代,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询问‘为什么’,在召开会议之前三人有过短暂的交流,最终的结果可不是现在这样。

  “这件事就这样!”

  三代抬手示意两人不要在继续纠结这事,随即就将目光瞟向其他地方。

  他清楚两人一直都对宇智波抱着不好的态度,总觉得宇智波就好似村子的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所以就难免出现不如铲除以绝后患的想法。

  这种想法稍微有些极端,所以他知道想要扭转过来需要时间,那么暂时地就由他来用火影的身份来压。

  鹿久不愧是火影系最坚定的拥护者。

  在三代明显的态度面前,他立即将话题引向其他方面。

  “昨晚追击宇智波富山的暗部并没有能够带回有用的情报,所以我已经将宇智波富山放入了木叶的追杀令上面,等过几天也会联系黑市对他展开悬赏,后面也会陆续给出任务对他进行一系列的行动确保这位叛村的宇智波长老短时间内无法继续对村子造成损伤。”

  “嗯,这件事就由鹿久你负责,暗部这边会配合你完成。”

  三代微微点头,宇智波富山是从猿飞时源手中逃出去,这点他有些想不明白。

  但至于具体的原因他有从暗部那边了解到一些,不过想要知道更具体的东西他决定还是等下会议结束找时源本人了解才行。

  昨晚的事情太多,而且时源后面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加上他知道一番大战后消耗会很大则没有叫暗部去找。

  刚刚他注意到时源的状态不错,看样子昨晚并没有受严重的伤。

  受到三代的命令,鹿久及时回应,道:“是!”

  作为上忍班班长,他身上的任务不少,像这样比较关键的东西都在他的职责内。

  “那就先这样,按照分配下去的任务先做着,同时也要加强村子的巡逻,不能让外面的敌人有可趁之机!”

  “先解散吧,时源、卡卡西以及凯,你们三个留下,我有一些事情需要了解。”

  昨晚村子内还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敌人,对方似乎是冲着鸣人或者说九尾而去,而凯和那名敌人有过交手记录,所以便随同另外两人一同留下。

  “是!”

  其他人近乎是齐声回答,然后随即起身离去。

  转寝小春以及水户门炎动作有些迟疑,但最后和三代对视几秒之后还是起身离去,看样子他们的心情不算很好、

  很快,会议室内就没有了其他人。

  时源三人坐到靠近三代的位置,接着就在三代的示意下开始讲诉昨晚的战斗。

  宇智波富山的万花筒、那个神秘未知的敌人的时空间忍术都在几人的嘴中化作语言缓缓传到三代的耳朵内。

  三代的表情变得更加严肃,因为信息量确实很大。

  时源也没有藏着掖着,虽然没办法直接将带土的身份完全甩出去,但是他却还是有理有据透露出一些属于带土的情报。

  了解完这些,三代让凯以及卡卡西离开,而时源选择了暂时留下。

  “你还有什么事?”三代知道时源的性格,想来应该是当前要说的东西不适合说给其他人,所以才独自留下。

  “那个神秘的忍者应该也是出自宇智波,而且也是一个万花筒的拥有者。”

  “你确定?”

  万花筒这是一个个不断跳出来,所以三代已经有些麻木,但再次出现一个新的万花筒,他还是难免有些怀疑。

  “会不会是宇智波的中的那两个之一?”

  这里没有别人,三代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应该不是,那个家伙似乎对村子抱着很强的怨恨,那种东西不像是装的。”

  “那好,我知道了,我会让暗部暗中调查这事,尽快将那人的身份圈定在一定范围。”

  “嗯,宇智波最近十多年失踪、战死、叛逃或者其他无法确定归处以及没有找回尸首的忍者都需要多调查,我怀疑那个家伙就是其中之一。”

  “行!不多留你了,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我去处理,宇智波那边,你有时间的话可以去和止水他们聊聊,发生这样的事情村子对他们的监视是必须的,最近一些时间他们也尽量不要太张扬,警备队那边的事务也会暂时被暗部接手。”

  时源表示收到,然后也迅速离开火影火影大楼。

  宇智波族地。

  昨晚的事情尽管有预料,但还是在剩余宇智波族人的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没想到那群人真的那么顶,但难免,他们心中的那种复杂情绪还是无法避免。

  “族长!”

  “外面的暗部似乎比之前更多了,村子是什么意思?”

  一名上忍一脸焦急地看向坐在首位的宇智波富岳,声音急促有力。

  “我知道,不需要在意那些,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宇智波富岳环视一圈,发现周围那些没有说话的族人显然也在担心这件事,所以脸上露出温和的神情安慰着众人。

  来自族长的一句话就好似让所有人找到了主心骨,带去了很强的安抚作用,大部分人的表情都缓和许多,但还是有少数人神情依旧严肃有些担忧家族目前的状况。

  “在不久之前我就曾和三代火影达成某种协议,所以这就是我昨晚没有和富山一起动手的原因。我也有和富山说过这方面的事情,但是他和他的那群属下已经走到那种地步显然无法听下去我的建议。”

  “过去的事情就已经过去,大家也不要因此对村子出现仇视的心理或者产生间隙,富山长老他们的下场都是咎由自取。”

  “最近几天就不要外出了,如果有任何问题再向我汇报,就先下去吧!”

  “是!”

  众人陆续离开。

  “止水,你留一下。”

  宇智波富岳示意走在后面的止水,后者随即停下脚步并回身走回来。

  昨晚,两人可是在止水的家里静坐了整整一个晚上,至于外面的动静更是听得明明白白。

  而且他们也知晓宇智波富山原来还有一个神秘的合作者,所以止水觉得富岳族长留下自己应该就是有关这方面的事情需要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