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星忍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星忍村,位于熊之国,就在火之国的东北方向,是一个临海的国家。

  这个忍村一开始并不是什么厉害的忍村,甚至于他虽然处在熊之国内,但熊之国官方却并不承认它忍村的身份,毕竟一个最强战力连上忍都不到的村子对于国家的战略意义几乎没有,还不如招揽一些流浪忍者更实用。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星忍村的实力不断上涨,甚至还根据建村之初所得到的那颗陨石开发出和忍界常见忍术有极大区别的变种忍术——孔雀妙法!

  孔雀妙法是星忍村自封的初代星影花费了大量时间创造的忍法,不仅攻防一体,修炼到高深境界后还能够飞行。

  不过修炼这种孔雀必须的东西就是陨石,而且这来历不明的陨石对吸纳它力量的人拥有极强的侵蚀能力,所有星忍村的忍者在修行过程中都会受到影响,严重的人甚至会导致死亡!

  陨石、侵蚀人体、两百年前坠落……

  这些信息就足以让时源怀疑这个陨石和被封印在月球上的某个大型生物有紧密的联系,所以他对此很好奇。

  三代给了几个月的时间,完全足够时源挥霍,所以前前后后花费了一周的时间,他终于是赶到了地图上标记的星忍村位置。

  星忍村崛起后也不是没有人打过那颗陨石的注意,但星忍村的地理位置极具优势,在村子周围一圈是浓郁的瘴气环绕,即便是上忍也无法在有限的时间内冲出这天堑的包围,也只有星忍村内掌握飞行能力的忍者能够自如地进进出出。

  站在星忍村外面,时源一脸平静地看着面前的浓郁黄色雾气。

  除了这毒气以外,这周围还有一道好似悬崖的深沟将外界和星忍村隔绝,站在这上面,时源甚至能够看到那下面数不清的白骨,大概都是一些迷了路掉进这里面死去的动物,当然,也不是没有人类的骸骨。

  “等天黑之后再行动吧!”

  既然想要打对面建村核心的主意,时源也知道不能急,所以至少要先进入村子勘察一番后再慢慢谋划后续的行动。

  尽管他不觉得星忍村有人能够挡住自己,但如果能够用一种比较简单的方法将事情解决掉自然是再好不过。

  退出一定距离找了一处隐秘地方简单坐下,时源拿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干粮就着水袋里的凉水应付了一下,然后便靠着岩石等着夜幕的降临。

  几个小时很快过去,天色暗沉下来。

  到了行动的时间。

  时源再次来到了下午时候所站的地方。

  前世,他就记得有一伙人进入星忍村进入就是戴着防毒面具,虽然进入没多久就被解决掉,但显然,这个方法是可行的。

  所以,在来这之前,时源就叫一号准备了解毒药剂以及加强版的防毒面具。

  这里的瘴气主体是硫化氢,一种易燃危化品,显著特点就是一股臭鸡蛋的味道,这些都是时源掌握信息。

  也许这能够拦住忍界大部分的人,但对于他这样已经相信科学并投身科学的人来说,毒气很好解决。

  将面具带上,并且事先服下解毒药剂,时源发动了感知忍术。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步,那就是进入那里!”

  瘴气虽然在晚上变得更急浓郁,但里面微弱的亮光却因为黑暗显得格外醒目。

  确定自己即将过去的位置没有星忍村的忍者看守,时源直接从深沟的这头一跃而起。

  小腿的肌肉绷紧然后在瞬间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然后就看到他直接跨过了十多米的距离朝着那边的崖壁落去。

  没有能够一次性落到对面,不过时源降到沟底之后却迅速加快脚力朝着前方奔走。

  短短几秒的时间他就来到了对方崖底的下方,然后他将查克拉附着在脚底爬了上去。

  这个过程悄无声息。

  于是,时源就跨越了星忍村引以为傲的天然防线出现在了星忍村地界。

  “潜入成功!”

  半蹲在地上,时源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同时却也注意到不远处有一个岗哨台。

  不过或许因为星忍村对自家外面的防线太过自信,这里的岗哨台居然没有人,仅仅是一个摆设。

  没有摘掉面具,时源朝着远处的那个还存在少数灯光的村子奔去。

  “咳咳!”

  时源停在了一处房屋的旁边,然后里面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咳嗽声。

  是一个男人。

  “萤火!你没事吧?”

  随着咳嗽声响起的是一个温和的女声,对方显然很关系刚刚咳嗽的男人。

  “我没事,夏日。”

  “可是你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

  “暂时没事,我……咳咳!”

  说话间,又是一阵压抑的咳嗽声,于是便响起一阵轻微的拍打声,似乎在拍打背部缓解咳嗽的症状。

  “还说没事,都已经……”

  这次,女声的语气有些担忧。

  “嘘!不要朝着孩子!”

  男人的声音传来,比之前要虚弱许多,然后两人都不再说话。

  “萤火?夏日?”

  时源蹲在墙角,嘴里念叨这两个略微有些印象的名字。

  这两个人应该是他所看的动漫中有出场或者提到的角色,不然他不会有这种熟悉的感觉。

  不管现在却也不是搞清楚这个的时候,时源今晚的目的是要弄清楚那颗陨石的位置以及守卫力量,为之后的行动打下基础。

  他离开刚刚所躲藏的墙角朝着村子的中心位置而去。

  星忍村不大,布局大概是围绕着中心那个广场,而在那个广场一旁,正是星影的住所。

  星忍村夜晚的巡逻没有木叶的频繁,时源这一路上也就才遇到过两批忍者,而且那些人的样子看着还十分松懈,一点都没有巡逻的警惕模样。

  村中心广场旁的那栋房子此刻还亮着微弱的灯光,时源先是发动感知忍术确保周围没有探知类的忍术或者阵法后才悄悄靠近过去。

  “星影大人!萤火今天下午说的事情你怎么看?”

  此刻,房间内正有几人在交谈。

  坐在首位的是一名看着极其苍老但精气神却很饱满的老者,而刚刚说话的是一名淡紫色头发的年轻忍者,看着或许有二十多岁三十岁的样子。

  而除了这两人,一旁还有两人,看上去实力都不弱,应该都是上忍层次的忍者,在星忍村这样的小忍村绝对都属于高层。

  “赤星,难道你也觉得我们应该放弃对孔雀妙法的修行吗?”

  老者正是星忍村的三代星影,他看向望向自己的那名年轻上忍反问道。

  “不!”

  “初代星影大人好不容易才创造出适合我们的修行法门,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我们也才逐步在忍界获得了一些话语权,如果我们现在放弃孔雀妙法的修行,只会再次回到当初的尴尬地位,这不是村子的忍者们希望看到的结果!”

  这个被星影叫做赤星的年轻忍者急忙反驳。

  他这个时候提起这件事可不是为了给萤火等人说话,想要让他放弃冒着极大危险才获得的力量,无疑是想要杀死他,所以他自然是不答应的。

  “星忍村能够走到现在的地步可不就是靠着那颗坠星的力量吗?虽然获得力量的时候确实会对我们的身体造成不可避免的损伤,但比起失去对村子未来的掌控权,这点损失尚在接收的范围内!”

  听完赤星的话,星影点着头继续说道。

  下午萤火夫妇将那个提议说出来的时候他都不免被惊讶到,因为在孔雀妙法的修行上,萤火以及夏日可是村子难得的天才,或许也只有这里的赤星能够与他们向媲美。

  他本来对两人还寄予厚望,希望以后村子能够在两人的带领下不断壮大,但谁曾想那夫妇两人却在这时说出这样动摇村子根基的话。

  所以,星影当场就没有丝毫留情地将萤火夫妇提出的建议驳回,并且直接将两人赶回去好好反思。

  赤星眼底闪过一抹微不可及的光芒,然后一脸严肃地看向坐在前面的星影,道:“但以我对他们两人的了解,虽然星影大人你下午直接否决了他们的提意,但他们心中绝对不会就此放弃那个念头。”

  “这件事我会处理,明天我会亲自去和他们聊聊,所以这件事你就不需要多问了。”

  星影深深看了一眼面前的赤星,村子内这一代天赋最好的三人就是他们,但赤星的心性在三人之中却是最复杂的,所以他一开始培养接班人的时候就刻意回避着眼前的这位。

  但现在……

  “好!”

  “那就不打扰星影大人您休息,我就先回去了,今晚守夜的市葬和第三小队。”

  赤星低下头简单说了几句便告退,而屋内其他人也先后向星影示意便退出屋子。

  出了屋,赤星的表情在夜色之中终于是没有在继续压抑,他握紧自己的拳头,然后朝着身后跟着自己出来的一人说道:“老家伙还是这样!明明萤火那家伙今天下去说了那种大逆不道的话,但是他还是隐隐维护,一点都没有想要惩罚的念头!”

  “我哪点比他们差了?!”

  表情略显狰狞,赤星微微偏头看向身后不远处的屋内。

  站在赤星身后的那名光头忍者压着声音,说道:“尽管星影想要继续扶持萤火那家伙,但据我了解,萤火的身体似乎出了一些问题。”

  “嗯?消息可靠吗?”

  赤星脚步一顿,立即看向光头忍者。

  “虽然他们隐藏得很好,但我派人跟了他们一段时间,他们最近离开村子去外面都是在购置药材和寻找合适的医师,所以这个消息准确无疑。”

  “可我掌握的情报上显示萤火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似乎仅仅是一些咳嗽?”

  “那些给萤火看过病的医师我也暗中探访过,得到的消息都是萤火已经病入膏肓,按照现在这个趋势,即便有足够的药物抑制,绝对也撑不了几年。”

  光头忍者眯着眼睛,脸上露出一丝阴笑。

  “几年?”

  “对。”

  “可是我看老家伙似乎都不止能够撑几年。”

  赤星带着光头忍者走到一处黑暗之中,然后赤星眼神阴沉地说道。

  “你的意思?”光头忍者呼吸一滞,猛然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人。

  赤星语气平静地说道:“我记得星影比我爷爷的年纪还要大,而我的爷爷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年。”

  光头忍者不明所以,略一思索:“如果我没有记错,三代星影已经有一百岁了,即便是忍界上也很少听到这样年纪的人存在。”

  “确实,所以我觉得老家伙也该让我们这些年轻忍者出面的时候了。”

  “你觉得呢?”

  赤星听到面前的光头忍者说完后便不由翘起嘴角看过去。

  他的眼睛内,一抹狠色闪过,就好像是恶狼在树林中遇到了猎物。

  “这……”

  光头忍者瞬间领悟到赤星话中隐含的意思,表情瞬间有些不自然。

  虽然他在村子内和赤星走得很近,但他却从没有过这样的想法,毕竟星影可是看着他们长大的存在,虽然有时候确实不爽那老头子的做法,但也就是嘴里说上几句或者心中喷几句。

  “怎么,你不会不愿意吧?”



  赤星说这话的时候眼瞳略微有些泛红,这让一脸犹豫的光头忍者感觉到一些危险。

  “我需要考虑考虑!”

  “可以,以我们之间的关系,你站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吃亏!而且你还愿意让这样一个优柔寡断的老家伙继续主持村子的事务?如果继续让他话事,说不定哪天还真的会被萤火或者夏日说动,然后放弃坠星的力量,放弃孔雀妙法!”

  光头忍者的反应在赤星的预料中,所以他再次说道。

  这次,光头忍者眼中的犹豫之色少了大半,不过却也没有直接答应。

  “市葬已经答应配合我行动,现在只等你的回答,如果你答应,这件事一定能够成,而且我还有办法洗脱我们的嫌疑!”

  看到光头有被说动,赤星又再次抛出一个重磅消息。

  市葬也是村子内的年轻上忍之一,而且对方还是星影信任的坠星护卫。

  “什么?!市葬他?”

  果然,光头忍者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显得很惊讶。

  “别看星影刚刚和我们说的时候那样坚决,但市葬因为需要守护坠星的原因,所以每天都在老家伙的身边,于是就知道他其实暗地内也多次思索放弃坠星这个问题,今天下午他义正言辞驳回萤火的提意也是因为看到周围的那些忍者反应才做出的下意识行为。”

  “今天仅仅是一次尝试,但是当这个种子被种进那些下忍的心中,以后或许这种事情不会少。”

  赤星接着说道,有种危言耸听的感觉。

  “如果这样的话……”

  光头忍者眼神逐渐变得坚决。

  “我就知道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我准备好之后再动手,到时候会联系你们!”

  看着对方的表情,赤星终于是露出笑意,然后将自己的手搭到了光头的肩膀上。

  “好!”

  随后,两人便各自回家,似乎这次达成了某种约定的谈话从未存在。

  待两人走后,时源从隐藏的阴影种走出来。

  “有意思!”

  他看着刚刚那两人离开的方向轻轻在心中说道,然后发出一声轻笑。

  赤星这名忍者他的印象很深。

  刚刚看到的时候他就想到对方所做的一些事情,比如说杀害了三代星影自己成为代理星影,比如说为了战胜鸣人将那颗陨石插进了自己的胸口,结果被鸣人一个螺旋丸直接击败……

  刚刚赤星和那个光头忍者谈话的时候,他一直躲在旁边偷听。

  虽然大家都是上忍,但时源想要让他们察觉不到自己实在是太容易了,更别说那两人好似没有忍者常识一般密探的时候都不提高警惕,就好似不可能会有人偷听他们谈话一般。

  所以,时源从刚刚的偷听中知道了许多重要的信息,例如赤星近期似乎要对那位年逾上百的星影出手。

  或许,那个时候会是一个夺取陨石的好机会!

  这样想着,时源朝着村子的边缘位置靠去。

  今晚,他的目标仅仅是弄清楚陨石被放在哪里,守卫的力量和布局等等,而这些刚刚信息也已经在刚刚的潜行中被收集到,所以也是时候暂时离开。

  而在即将离开星忍村的时候,时源再次经过了之前停留过的那处墙角。

  然后他蓦然想起萤火以及夏日不就是在原剧情中盗取过一次陨石的那对夫妇吗?好像那个萤火死得比较早,病症正是因为长时间接触那颗陨石所导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