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进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时源这几天每天晚上都会潜入星忍村进行试探。

  那颗陨石的位置早就摸清楚,但每天守在其旁的至少有一名上忍加上数名中忍,即便时源能够快速解决掉他们,但根据观察,只要一有动静,附近的会涌过来大量的忍者,这样一来局面就不见得对他有利了。

  所以,时源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比如说记忆中或许会发生的萤火夫妇盗取陨石的事件。

  从两人手里夺取可比直面一整个村子要简单许多。

  不过,根据几天收集到的情报,萤火夫妇暂时没有盗取陨石的想法。

  他们提意村子放弃孔雀妙法的修行还停留在提意见的范畴,并没有更多实际的行动。

  而且那晚偷听到赤星几人的密谋,过去了几天也没有看到丝毫的影子。

  原因自然是因为对方想法策划出一个完美的计谋,但时源可没有这种耐心等着对方动手,然后趁着一波混乱动手。

  谁知道赤星的行动什么时候开始?谁知道萤火夫妇什么时候会有盗取陨石从而让星忍村放弃修行孔雀妙法的想法?

  需要一些推波助澜。

  这是时源心中闪过的想法,也是这几天他在思索的事情。

  这天,结束了一天的修行,萤火回到了家中。

  他神情略显疲惫,关上门后便放松地坐到榻榻米上。

  他缓缓将衣袖拉上去,露出了胳膊。

  只见上面紫一片红一片,好似渲染过的布匹。

  “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要不了多久我可能就无法坚持,孔雀妙法的修行虽然能够极大地增强我们的实力,但这无法避免的副作用就好似附骨之毒,村子的忍者从小开始修行,就连寿命都会被极大降低!”

  脸色一阵变幻,萤火心情一片沉重。

  村子内有他这种类似症状的人不少,可以说大部分人都因为修行孔雀妙法长时间接触坠星而使得身体出现各种程度不一的伤害,而他仅仅是其中受到侵蚀程度比较大的一个。

  村子这上百年,除了三代星影活了这么久以外,还没有谁能够活到老死,统统都是正该壮年巅峰的时候因为身体的原因直接殒命。

  这使得村子一代代战力的存活期限变得极短,同时也让村子的人口在肉眼可见地减少。

  根据萤火的观察,即便是村子内的下忍中也存在被坠星侵蚀的现象,而这种现象还在朝着更加低龄化的方向发展。

  就好似坠星的力量正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断加强,现在即便是接触得很少的下忍也会好似以前的上忍那般受到侵蚀。

  这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下忍是村子的未来,如果下忍还没有成长为足够撑起一片天的忍者就因为身体的原因倒下,那村子自然就没有了未来可言!

  所以,这才是萤火前几日向星影提出那个建议的原因。

  坠星带来力量的同时,也透支着他们的未来,不是长久之计。

  “你似乎在苦恼?”

  萤火陷入沉思之际,突然耳边想起了一道陌生的声音。

  这声音就好似晴天霹雳一般将他惊得身体一颤,然后迅速摆出警惕的样子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角落位置,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色长袍的人站在那。

  而他竟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这就让他心中感到惊骇。

  逼近他好歹也是上忍,一个村子除了影以外最顶尖的战斗人员。

  起身,然后背部的肌肉绷紧,萤火沉着声音,道:“你是谁?!”

  他不敢贸然出手,对方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比他只强不弱,一旦打起来不说他的安危,或许还会影响到附近的村民。

  尽管这里是星忍村,但对方有恃无恐的样子让他犹豫不决。

  这个人自然就是时源。

  经过几天的观察和调查,他决定主动一点出击,而他第一个选择的目标就是萤火。

  “我只是一个路人,萤火上忍不要太紧张。”

  “面对一个不告而入的陌生人,我可做不到放松,阁下有什么目的还是直接说吧。”萤火不相信眼前的忍者,心中的警惕越渐高涨,同时心中也在模拟一会儿战斗的场景。

  “爽快!那我也就不绕关子了,早就听闻星忍村有一门特殊的查克拉修炼法,所以今天才特意来此。”

  “想要孔雀妙法?!”

  “是也不是,我更在意的是孔雀妙法所必需的那件东西。”

  “坠星?”萤火瞳孔一缩。

  村子历史上也不是没有人窥觑那颗带着莫名能量的陨石,但却并没有人成功,因为村子周围的天然防御就足以挡住大部分的敌人,但现在这个陌生的家伙居然已经潜入村子,这就比之前的那些敌人危险程度高得多。

  “没错。”

  时源微微点头。

  他此刻戴着面具,浑身更是裹着一件黑袍,声音也刻意压低。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帮你?”

  “为什么不呢?我可是知道你最近向村子内提出放弃借助那颗陨石修行的想法,不过其他人并没有答应。”

  萤火听到这话,心头再次一震。

  眼前这个家伙知道的比他想象中要多许多,难怪一来就找上他,但是他沉吟片刻还是坚决地回答道:“我不会帮你,即便星影大人暂时没有答应我的提意,但我也断无可能和你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合作去谋夺村子的财产!”

  “这样吗?”

  “我想你会改变注意的,如果相通了可以在窗户位置放一盆花,我会过来找你。”

  “当然,如果你没有相通,我想这个村子内应该还有合作的人选,只是最后的结果或者手段是怎样,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你……”

  萤火显然感觉到一丝威胁的气息,整个脸色有些发白地看向阴影内的时源,有些狂暴的查克拉有从身体内溢出的趋势,但最后却还是忍了下来没有动手。

  “那颗陨石虽然能够给你们星忍村带来实力的增强,但那种力量可不是你们能够掌握的,而且你应该很清楚那种侵蚀的后果吧。”

  “希望下次见面能够听到一个不错的消息。”

  时源这次出现也没想一次就能够说服萤火和自己合作,他的出现,仅仅是给这位上忍心中种下一颗种子。

  唰!

  萤火只察觉到眼前一花,接着那个阴影中的身影就从远处闪现一般出现在自己的旁边。

  他心中一紧,以为这个家伙居然敢在村子内和自己动手,于是他体内的查克拉瞬间有了动作,但一只手却在下一秒落到他的肩膀上。

  啪的一声。

  萤火周身刚出现的查克拉在一层黑色的术式下好似烟雾一般被拍散。

  这一变化让萤火瞪大了眼睛。

  他艰难地转头看向站在身侧位置的时源,浑身都有一种僵硬的感觉。

  “我没有恶意,但也不排除采取强硬的手段来夺取我想要的东西。”

  额头悄然滑落一滴冷汗,萤火唇干舌燥,道:“这里是……星忍村!”

  “我知道。”

  看着面前似乎被自己刚刚这一下镇住的萤火上忍,时源面具下的脸上不由浮现一丝笑意。

  刚刚他拍散对方查克拉的手段并不是什么很高级的忍术,而是他基于封印术所开发的一种阵法术式,能够在瞬间将敌人所爆发出来的查克拉击散,而且没有后续的其他作用,仅仅是一种一次性的手段。

  现在用来威慑第一次见面的萤火,效果确实不错,至少这一下子就将对方吓得不敢继续出手。

  目光一扫。似乎感觉到外面有人在靠近,时源挪开了自己的手,接着直接发动了瞬身术消失在原地。

  “呼!”

  察觉到刚刚抓着自己肩膀的手以及那个神秘的忍者消失,萤火猛然吐出一口浊气。

  嘎吱——

  房门被推开,他看到自己的妻子正带着他们的孩子昴走进来。

  “萤火?你怎么站在这里?”

  夏日推开门就看到自己的丈夫表情复杂地站在屋中间,不由疑惑道。

  “没什么,刚刚坐久了所以有点不舒服,所以站起来缓缓。”

  萤火有些僵硬地将露出一丝笑容,但这自然无法逃过同为上忍的夏日的观察,所以后者微微皱起眉头,然后。用手在身旁孩子昴的头上拍了拍,道:



  “昴,你先去后院练习今天所学的东西,我和你爸爸聊聊。”

  “好!那父亲我先去后面。”一边说,昴还一边朝自己的父亲眨眨眼睛,那种孩子的灵性在其中情不自禁流露。

  昴是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孩子。

  继承了父亲萤火的黑发,五官则和母亲夏日更接近,所以看上去很俊秀,是那种在路上看到便情不自禁想要上去掐一把的小正太。

  说完,他便急匆匆地朝着后院跑去。

  有两个都是忍者的父母,他对成为忍者一直都很向往,也一直把自己的父母当作自己追赶的目标。虽然现在还没有正式成为忍者,但他每天都在练习查克拉的提取或者孔雀妙法的修行之法。

  等昴一离开,夏日再次认真地看向萤火。

  她对自己的丈夫很熟悉,所以刚刚仅仅是一个眼神,她都能够察觉到萤火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所以表情才那么奇怪。

  “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日盯住萤火的眼睛,想要得到疑惑的答案。

  刚刚孩子在,所以她没有当场追问,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两个,自然就无所不谈起来。

  萤火和夏日目光交汇数秒,然后沉默了片刻似乎不敢继续和夏日对视,直接将视线移向了其他方向。

  “真没什么。”他视线闪躲的样子,真的将夏日当作了傻子。

  而且往往说这样话的时候,绝对是有什么事情,并且事情不小。

  “是情况又恶化了吗?”

  夏日自然不相信萤火的说辞,她刚刚一进门看到的萤火可是一脸灰败之色,那种神情做不得假,所以尽管自己的丈夫一再否认,她还是不由想到了一些东西,所以一脸担忧地上前半步去拉住对方的手。

  “呃……”

  萤火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本意自然是不想将夏日卷入他现在所处的漩涡中,但奈何相处这么多年对方很了解自己,仅仅是一个照面似乎就察觉到什么,所以他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转移话题,谁想夏日却主动脑补了一个理由。

  隐藏在衣袖中的右手抓紧又放松,终于,他下了决心,虽然欺骗自己的老婆有些让他觉得愧疚,但比起将对方带入未知的危险,这善意的谎言不要太温柔。

  脸上闪过一丝被说中的表情,萤火有些不自在地说道:“嗯。”

  夏日的表情一下子再次苍白几分,道:“那最近不要使用孔雀妙法了,继续修行下去只会让那种侵蚀加重,我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

  “没事,也就刚刚那一下,现在已经过去,好多了。”

  “好吧,先坐那休息会儿吧,晚上想吃什么?”

  夏日知道这个问题继续讨论下去没有多大的意义,所以开始转移话题。

  两人都知道萤火身体的问题来自长时间接触星,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星忍村可是上百年都没有能够找到。

  “都行,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不过可以先问问昴想吃什么。”

  萤火示意道,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妻子,脸上露出一丝真心的微笑。

  “好!”

  夏日微微点头,然后就朝着后面的房间走去。

  她一走,萤火也逐渐收回自己的目光,然后神情恢复了之前的阴沉。

  “该死的家伙!”

  心中暗骂一句,萤火握紧自己拳头,指甲都好似刺进了掌心,那种一阵阵的痛楚一波波传来,但他却毫不在意。

  想到刚刚那名神秘忍者隐隐威胁的话,他心中的烦躁越渐厚重。

  他不愿意和对方合作,但对方也说了,村子内可以合作的人有很多,虽然其他人没有他这样好合作,但对方也不介意多费一些时间。

  于其让对方和自己不知道的人合作,到不如将这个不确定的因素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眼神闪烁,萤火这样想到。

  不过却还是有另外的解决办法。

  那就是联合村子将那个想要谋夺星的家伙留下。

  但不知道为什么,萤火却偏向于和那个未知的家伙合作。

  因为选择后面这一种解决方法,星就将继续留在村子内,而星影以及村子内的大部分忍者也都不支持放弃修行孔雀妙法,最后对于他来说一切都没有变化。

  但如果神秘忍者说的是真的,对方只想要星,那么对于他来说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变向地让村子放弃修行孔雀妙法。

  当然,他对那个突然出现的家伙没有那么信任。

  往往这种说自己只要什么东西的人,最后想要的只会更多。

  和这样的人合作,无疑是与虎谋皮,风险巨大!

  这件事得再看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萤火靠在墙上闭上了眼睛。

  即便是要和对方合作,他也得掌握足够的资本才能够和对方平等对话,不然就会被对方牵着走。

  嗖!

  时源从萤火的家中离开并没有朝着村外的方向走。

  只见他沿着阴影来到一处无人的地方,然后伴随着一阵白烟,他整个人就大变样。

  面具、黑袍消失,此刻的他化作了一个大概看上去很憨厚的中年大叔,一笑起来就觉得是老实人的那种。

  在黑暗中适应了一下现在的身体,时源朝着村子某个方向走去。

  这是他在星忍村的暂时身份。

  中年人是村子内一名退役多年的孤寡下忍,因为忍者的天赋极低,所以很早就放弃了忍者转职为星忍村的一名农民。

  为了方便在村子内的行动,时源自然就挑选了这样一位幸运观众作为自己身份的掩饰。

  和对方无冤无仇,所以时源仅仅是将对方绑住仍在了地下室,并没有伤害别人的性命。

  很快就回到中年人的家中,时源自己吃了点东西,然后又给地下室的那位投喂了点,然后便待在屋内思索起现在的局势。

  来这里已经是第四天,虽然暂时还没有拿到那颗陨石,但时源用中年人的身份却也隔着几十米的距离远远地观察了几眼。

  那种让人心悸的查克拉量,虽然暂时还没有达到尾兽的级别,但时源却依旧心满意足。

  而且他发现那颗陨石内的能量还不是那种消耗了就减弱的类型,孔雀妙法的修行之法就是吸收其中的能量,但无论有多少人吸收后,陨石的能量却没有减弱的趋势,反而从几天的观察来看,那种能量似乎还在增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时源连续观察了三天就有了这种感觉,不过那种增长比较微弱,时源也是因为对能力敏感才得到这样一个大胆的结论。

  越是这样,自然就越是说明这颗被时源当作目标的陨石不一般。

  或许还真的如时源当初所猜测的那般是十尾的残缺躯壳。

  如果真的是那样,时源觉得自己只赚不亏,虽然十尾躯壳在带土等人手中这点碎片级别的东西不值一提,但对于他来说或许意义不小。

  仅仅是作为一个查克拉源进行人造人柱力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晚上再去看看赤星那边。”

  时源又想到赤星。

  对方在消停几天后,下午的时候再次和那个叫做夜鹰的光头上忍以及之前守护星的上忍市葬进行了一次碰头,似乎晚上要进行一次密谋。

  这样的事情,时源觉得自然不能少了自己。

  对方对星影动手的时候,或许就是他夺取星的时刻,然后到时候还可以顺便向萤火卖个好,从而表达自己的善意,也算是对自己拿了对方村子建村之宝的一种回馈。

  他不是那种为了自己的利益进行强盗行为的人,说虚伪也好,反正他至少会装一下,而且那颗陨石在星忍村并不见得是好事。

  君不见萤火这样的上忍不都开始想要抵制用星来辅助修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