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开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上,时源再次从赤星那边偷听到一些关键的信息。

  在下午的时候,赤星和萤火在陨石附近发生了争执,原因自然就是因为是否应该继续借助星修行的事情,所以这一刻正是他怒火燃烧的时候。

  而赤星也直接制定了计划。

  那就是围杀星影之后将其嫁祸给萤火,接着自己上位代理星影。

  至于放弃星和孔雀妙法,这绝对是不可能的,没有人能够轻易放弃得到的力量!

  而知晓这一切后,时源便退回到所占据的中年人家中静候着那一切的来临。

  萤火那边暂时没有答应合作,他大可不必先过去示好,如果到最后萤火都没有选择合作的话,他也多一条夺取陨石的路不是吗?

  转眼,第二天。

  “萤火,今天你就不要去广场那边了,你的身体现在不适合继续修行孔雀妙法.”

  夏日望着自己的丈夫,脸上布满了担心。

  昨晚,萤火因为身体的痛楚蜷缩成团的时候,她就情不自禁落下眼泪,所以今早一起来就示意对方今天不要去广场那边继续修行。

  “好!我不去!但是你……”

  萤火没有拒绝,然后也担心地看向夏日,欲言又止道。

  虽然夏日目前还没有表现出被星侵蚀的现象,但被侵蚀初期可是没办法看出端详的,而只要一发现就是晚期,那样也基本上失去了救治的意义。

  “我没事,如果身体有异常我会及时收手,不用担心。”

  夏日抓住萤火的手,脸上带着温柔的笑。

  她有着一头少见的红色头法,这样一笑起来很治愈,仿佛能够影响周围的人,于是萤火也随即露出微笑。

  虽然知晓星的危害,但作为忍者,没有实力就没有生存的资本。

  反正他们这一代已经这样子,继续修行下去也就仅仅是加速了那种侵蚀的速度,所以自然不能放弃修行和实力的提升。

  至于下一代,那自然是最好放弃修行孔雀妙法。

  萤火同样捏捏夏日的手,道:“嗯,不要勉强自己,或许过不了多久事情就能够解决。”

  他嘴里所说的事情自然是村子是否放弃星的事情,但落在夏日耳中却觉得是萤火身体的问题。

  所以夏日点着头。

  “昴!咱们走吧,最近爸爸身体不舒服要休息几天。”

  拉着一旁的昴,夏日朝着村子的忍者启蒙学校而去,至于她如果村子内没有安排,那就会继续修行。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不然即便是拼上性命我也要拉上你一起!”

  转身回到家中,萤火从后院端出一盆开得正娇艳的花,然后就缓缓走到了窗户位置。

  似乎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他缓缓将花盆放到了窗户外面的小平台上。

  这是昨天那个神秘忍者所交代的联系方式。

  经过一晚上的思索,他心中有了决定,因为他知道仅凭现在的自己是没办法做出让村子放弃星的决定的,那么也就只要寻求外援来协助自己完成这一目标了,当然,前提是这个外援的目标真的仅仅是星。

  不然,那就叫做引狼入室!

  将花放在窗户上之后,萤火就退回到客厅坐了起来,他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过来,但对方既然让他这样联系,那一定自有办法看到这边的情况,所以他安心等着就好。

  另一边,时源也没有想到仅仅是过去一晚上,昨天看着还那样强硬的萤火就已经选择了妥协。

  本来只是想要在星忍村再转上一圈熟悉熟悉地方,谁曾想一过来就看到这边的窗台上花都已经摆好。

  站在街道口,时源看到那盆花之后没有停下脚步,而是转身来到旁边一家早点店要了几个常见的饭团,同时,他的余光也还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虽然仅仅是过去一晚上,但万一萤火是选择和星忍村上报然后联手对他出手呢?

  所以,必须的警惕是不能缺少的!

  一番观察,手中的饭团也基本告竭,而时源并没有发现异常。

  以萤火所在的屋子为中心,附近两条街都没有隐藏或者逗留的忍者,至于更远地方,时源发动感知忍术后也没有发现那种明显是埋伏的力量。

  真就一晚上想通了?

  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时源心中对萤火的评价有了一些提高。

  这个星忍村的上忍有一颗大心脏,没有想象中那样的忸怩,而是有了想法就直接做出选择和决断,这是一个村子必须有的人才,也只有这样胆大且富有冒险精神的人才能够带领身边的人崛起。

  咽下最后一口饭团,时源起身朝着萤火住所位置走去。

  他现在的样子自然是那个幸运观众的模样,加上对查克拉的精巧操纵手段,他的变身术很难被人察觉到异常,至少在星忍村是不存在这样的人。

  平静地走到门口,时源直接伸手敲了敲木门,他能够感知到里面那道气息正是萤火。

  咚咚!

  “嗯?”

  从放下花盆坐到那,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萤火的心情也从一开始的紧张逐渐恢复了平静,但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道敲门声。

  他不知道这个时候来找自己的会是谁,但略一思索之后还是起身走过去。

  “你是?”

  打开门,萤火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对方应该是村子内的人,曾经见过几面,但却没有说过一句话,所以为什么会来找他呢?

  “萤火上忍,你的花真漂亮!”

  时源看着萤火那张脸上浮现一层疑惑的神色,随即咧嘴一笑露出嘴里的大黄牙,脸上更是露出一副老实人的憨厚表情。

  唰!

  时源这话说完,萤火的瞳孔猛然一缩,然后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僵硬和惊讶。

  “是你?!”

  他从牙齿缝里面挤出半句话,同时也仔细打量着时源。

  “能进去说话吗?我想知道萤火上忍你那盆花到底是怎么培植出来的,毕竟我们村子可不适合它的生长。”

  时源示意道。

  于是萤火立即侧身,道:“进来吧!”

  说话间,他朝着周围看去,就好像特务接头一般。

  时源没有犹豫,直接走进了屋。

  刚刚他已经观察过周围,并没有特别的人注意到这里的情况,所以大可不必搞得好似做贼一样。

  “你也是星忍村的人?!”

  时源坐到客厅上的凳子上,萤火紧跟着进来后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在昨天的简单试探后,萤火不觉得村子还有时源这样强大的忍者,即便是赤星也不能像那般一下子将他压得不敢出手,所以再结合时源说的话,他觉得对方一定是村子外的人想要谋夺星。

  但现在,看着时源那张村子内见过的面孔,他觉得自己似乎错了?

  “你觉得呢?!”

  时源笑道,同时眯着眼睛摸摸自己的脸庞。

  “不!不对!这是变身术?!”

  萤火紧皱着眉头盯住时源,然后在几秒后猛然瞪大眼睛。

  刚刚居然没有看出眼前的家伙是使用的变身术,这个神秘的家伙居然这么强?!

  他再次惊讶,对时源的实力有了更多的认识,能够将一个最基础的变身术使用得像这般好似换了一个人,这可是他自己都无法做到的。

  “这样的身份才适合在村子内行动不是吗?你也不要担心,我没有把他怎么样,仅仅是暂时借用他的身份罢了。”

  时源看对方发现了自己是使用的变身术,于是便解释道。当他说完,他还注意到萤火的眉头皱了起来,瞬间就猜到对方显然是在担心这副面孔主人的安危,所以又在最后添上了半句。

  听到时源的话,萤火脸上的表情这才舒展开。

  “那么,看样子你似乎认可了我昨天所说的合作事宜?”

  对方坐到了对面的榻榻米上,时源便直奔主题,表情也逐渐认真。

  “对,我可以跟你合作,但是你要怎么保证你的目的仅仅是星?”

  萤火盯住时源的眼睛,用一种很严肃的表情审视着时源。

  时源和对方对视着,嘴角微微上扬,道:“我说过,我想要的仅仅是那颗陨石,至于其他,星忍村可没有什么能够继续吸引我。你可以用你能够想到的任何办法来确保这件事,我能够坐在这里和你说这么多应该也能够表现出诚意吧?”

  “好!希望你能够说到做到!”

  萤火深深地看了一眼时源,沉吟片刻之后再次开口。

  他能够感觉自己的身体时日不多,而在这最后的时间,他认为自己有义务为村子的下一代做一些贡献。

  之前他还在思索要怎么达到自己的目的,但现在有了眼前这个实力强劲的忍者,他或许还真的能够变向地让村子放弃星。

  而眼前这名忍者大概率也是收集到情报知道他的提意被星影以及村子内的大多数上忍回绝所以才找上他合作。

  也算是一种各取所需。

  萤火想要让村子不再继续借助星的力量进行修行,而时源为了得到星。

  “那么我们要怎么做?”萤火问道。

  “两天之后吧,我听说两天之后是你们村子祭奠星的日子,那天整个村子都会陷入一种娱乐气氛,那个时候是最佳的动手时机。”

  时源略一思索,然后就直接回答道。

  这个时间并不是他刚刚随便想到的,之所以选择那天,是因为赤星那几人也是打算在那天对星影动手。

  到时候的混乱能够确保拿到陨石且没有后顾之忧。

  “星祭日吗?”萤火皱眉,他有些不情愿。

  星祭日那天村子内的人一定很多,到时候如果有个什么意外,人群一受到冲击就将造成不小的损伤,他心中所想的是既然要办事,那不如选个人不多的时间将这一切办好。

  “有什么问题?”

  时源看过去,他猜到对方心中的顾虑,不过却没有点明,反正他确实没有其他想法,所以对方的顾虑其实完全没必要,但耐不住对方要多思考。

  “可以。”想了想,萤火没有提出反对意见,真的是那天出手的话,他觉得自己还真的需要将眼前的这人看牢,不然那可就真的上演一处引狼入室的戏码,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到那天,我会告诉你具体什么时候行动,你到时候只需要帮我拖住一些时间,当然,不会让你难做,别人也不会怀疑到你。”

  “哦?”萤火有些惊讶。

  他答应和时源合作其实就已经做好了受到村子惩罚或者其他的打算,但现在对方却说不会影响到他。

  “到那天记得提前去广场那天落位,我到时候会找到你。”

  时源没有继续说,起身之后直接走了出去,留下萤火一人看着他的背影眼神阴晴不定。

  萤火在防着他,他自然也要防对方一手,交代太多或许会打乱他的计划,所以不如到时候在说具体。

  就这样,时源和萤火越好了时间之后便再次消失。



  星祭日,到了。

  当星影站在广场中心的那处有时候会摆放星的高台上讲了这大半年村子的变化后,整个村子进入了一种狂欢的气氛。

  一切都在嘈杂和喧闹中变得有些不真实。

  时源躲在人群中,然而他并没有跟随着人群去村子各个位置的娱乐项目玩,而是借助着阴影来到一处角落。

  视线注视下,他看到星影独自回到那间存放星的屋子,然后赤星则缓缓朝着那边靠近。

  “要开始了吗?”

  时源露出微笑,前前后后等了这么多天,也时候拿走他的战利品了。

  移动视线,他很快找到了半蹲在一处房顶上并且不断寻找着什么的萤火。

  脚下一点,他消失在原地。

  “在找我吗?”

  时源出现在萤火的背后,轻声说道。

  唰的一下,对方迅速转身。

  “我还以为你还要再等等。”萤火盯住时源。

  “我倒是可以等,但是有的人却没办法继续等下去。”

  “什么意思?!”

  心中一紧,萤火听出时源这话有另外的含义,脸上闪过一丝愤怒,他以为时源动了其他手脚。

  “看到赤星了吗?”

  “嗯?”

  “虽然待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我还是知道一些较为隐秘的东西。比如说赤星上忍似乎对星影有很大的不满,所以联合了另外几名上忍打算对他出手,而且很恰巧,他们动手时间正是今天晚上。”

  “什么?!”

  萤火瞪大眼睛。

  “不可能!”

  很快,他便又说出一句话。

  虽然因为某些原因他和赤星有些不对路,但他们都是星影看着长大的,对后者都心怀敬意,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反正我听到的就是那样,至于你信不信,那就不是我能够掌握的事了。”

  “然后,我以为你不会把你的家人卷入这件事,没想到最后还是……”

  “你什么意思?!”

  萤火疑惑道,他心中还在回味前半句话,结果时源就又莫名其妙地说出后半句话。

  “还不出来吗?我对查克拉可是很敏感,虽然你隐藏得很好,但却逃不过我的眼睛呢!”

  时源看向不远处的角落如是说道。

  在刚刚过来找上萤火的时候他就察觉到那边还隐藏着一个人,通过这几天1的熟悉,他知道那是萤火的妻子夏日,同样也是一位实力不弱的上忍。

  “是谁?”

  萤火反应过来,迅速转头看过去。

  两秒之后,一道人影从阴影中走出。

  “夏日?!”

  他惊讶地看向走出来的人,脸上的表情有些错愕。

  “你怎么来了?”

  萤火完全没想到出现在这里的是自己的妻子夏日,目光在对方身上流转片刻后用余光瞟向时源。

  “这两天感觉你很不对劲,所以我就多留了几个心眼,刚刚庆典一开始就看不到你,所以便过来寻你。”

  “萤火,他是谁?!你们刚刚所说的动手又是什么?”

  夏日朝着萤火询问道,因为对自己丈夫很了解,所以她没有怀疑对方要做危害村子的事情,至于语气中带着气愤,也是因为萤火没有向她坦白这件事。

  “这……”

  萤火面露难色,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说些什么。

  良久之后,他一脸认真地看向夏日,道:“夏日,你相信我吗?”

  夏日迎着目光看过去,然后没有犹豫地点头。

  “两位,不知道你们有注到那边的情况吗?如果继续闲谈下去,或许你们那位星影已经遇害!”

  看着明明孩子都在上学的夫妻俩此刻竟然要上演一副含情脉脉的剧情,时源开口打断,提醒道。

  于是,夏日以及萤火迅速朝着远处的星影住所看去。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萤火朝着站在一旁没有动弹的时源说道,然后提起一口气便朝着下边落去。

  赤星进入屋内已经片刻,如果真的按照眼前这个未知的忍者所说他对星影心怀不轨之心,那现在毫无防备的星影就危险了!

  夏日紧跟着离开,临走之时还打量了一下时源,似乎想要记住时源的样子和气息。

  “赤星!你……”

  刚来到星影的住所外面,萤火便听到一声压抑的痛苦声。

  那是星影的声音!

  “该死!”

  赶过来的时候还觉得这或许是那个外来忍者的计谋,没想到却发现是真的。

  这让萤火心中大为恼火和愤怒!

  这愤怒自然是朝着赤星而去。

  嘭!

  他直接破窗而入。

  “谁?!”

  里面的瞬间传来一道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