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结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在干什么,赤星!”

  虽然奇怪为什么周围没有其他守护忍者,但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想来赤星这家伙动手时必然是做足了准备,至少事先将保护星影的忍者搞定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动手。

  赤星也没有想到打断自己行动的人会是萤火,他盯住萤火,一脸阴冷:“是你!?”

  “我都还没有去找你,你就自己过来了,不过这样也好,省的我等下还要多跑一趟!”

  眼神闪烁中,赤星恶狠狠地说道。

  “萤火?!”

  那边,捂着自己胸口,鲜血从指缝不断渗出的星影也惊讶地看向萤火。

  刚刚,赤星找上他说有事情要和他说,结果对方一靠近就直接一刀捅进他的胸口,因为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而他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完全没有预料和反应的机会便受了重伤。

  就在他以为自己今天必死无疑的时候,萤火居然破窗而入。

  “星影大人,你没事吧?”

  萤火后面紧跟着的夏日也落到地上,然后她便看到了星影倒在地上,而赤星则拿着一把苦无,上面还在滴着血液。

  唰唰!

  在萤火以及夏日接连出现之后,又是一道身影从角落位置的阴影位置出现。

  是那个叫做夜鹰的光头忍者。

  “市葬呢?!”

  赤星蹙眉看着出现的这一对上忍夫妇,然后朝着刚刚现身的夜鹰问道。

  “我没有看到他,刚刚他带着那群看守星的忍者离开后就没有回来。”

  光头忍者一脸凝重地看着面前的萤火以及夏日,一边朝着赤星靠拢一边低声说道。

  按照约定,市葬作为今天看守星的上忍之一,他的任务是将其他忍者带离这里给赤星等人创造动手的机会,然后也隐藏在附近预防着其他可能出现的异常情况。

  但现在异常出现了,对方却不见人影。

  这让另外两人的心中都蒙上一层阴霾,挥之不去。

  “看来市葬也是你们的人。”

  星影脸色苍白,但是他此时依旧眼神灼灼地看着面前的赤星以及夜鹰。

  “为什么?”

  赤星以及光头还在交流眼神,星影再次厉声问道,而随着他情绪的强烈波动,胸口处喷涌出来的鲜血似乎也在变多,转眼间就将手掌染得鲜红。



  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没有低头去看一眼自己的伤,而是一直盯住那边刚刚插了他一刀的赤星。

  显然,赤星企图杀他的行为让他很不解,所以想要知道其中的原因。

  “哼!”

  “随着年纪的增长,你在不断变得软弱,星忍村可不需要你这样一个星影!”

  “就拿萤火之前所说的那个提议来说吧。星是我们村子的一切,他居然想要放弃星,这就已经动摇了村子的根基,但是身为影的你更是让我失望到极致,你不要说你没有过那样的想法,如果不是村子内大部分的人都不赞同,我想你或许也是赞同的!”

  “所以,杀掉你,是在拯救这个即将走向昏黑未来村子最有效的途径!”

  赤星脸上满是阴郁,然后再瞬间迎着星影以及萤火那边两人的目光说道。

  他目光扫过三人,然后心中多了几分思索。

  星影胸口被他捅了一下,看样子已经没有战斗能力,而萤火和夏日都是上忍,如果市葬也在的话,他们这边就有三个上忍,对上完全不虚,结果现在市葬不知道去了哪里局面就变成了二打二。

  不过还好,萤火的身体情况估计已经到了很糟糕的地步,只要快速解决掉对方然后再和夜鹰一起对付夏日,最后的结果还是不会改变!

  这样想着,赤星的目光变得坚定。

  “原来是因为这个?”

  “你就因为这个原因对我出手吗?”

  听到赤星的回答之后,星影神情暗淡,然后靠在身后的墙角不断穿着粗气。

  注意到星影的情况不算好,萤火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继续拖延,于是他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夏日和对方交换了眼神,接着朝着赤星说道:“你是束手投降还是让我动手?”

  “呵!你还觉得自己能稳赢我吗?你的身体状态似乎不怎么好?”赤星好似听到什么天大笑话,表情猖狂仿佛没有将说话的萤火放在眼中。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带星影大人先离开这里,我来挡住他们!”

  萤火猛然朝着前方射去,没有给身边的夏日反应和说话的时间。

  “萤火?!”

  夏日叫道,神情犹豫,一时之间似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知道萤火现在的身体可是被星侵蚀得很严重,虽然战力其实没有减弱多少,但却很容易在战斗途中出现一些不可预测的情况,所以她不放心让萤火去和赤星等人动手。

  但看着萤火的背影,她却也感受到对方的决心。

  咬咬牙,她觉得这一时半会儿应该也影响不到萤火,于是随即朝着那边靠在墙角自从刚刚说完话气息就不断衰弱的星影而去。

  “蠢货!”

  赤星看着冲着自己而来的萤火暗骂一句,随即表情狰狞地蓄势打算出手。

  “你去拦住那个女人,等我解决掉萤火就过来帮你!放心,这附近应该暂时都没有星影的人,虽然不知道市葬那家伙或干什么去了,但他足以信任,周围应该是按照计划被清场了!”

  踏步出去的刹那,他再次对一旁表情有些阴晴不定的光头忍者说道。

  “好!”

  夜鹰也知道他现在已经是和赤星是一条船上的两个旱鸭子,一旦这艘船翻掉,他们两个的下场都不见得会多好!

  所以,倒不如解决掉眼前碍事的两人,那样的话一切就会重新回到正轨。

  眼瞳中闪过杀意,夜鹰也紧随着赤星冲出去,然后又在半路上绕了半圈朝着那个此刻正奔向星影而去的夏日掠去。

  “小心!”

  萤火被想挡住两人,但赤星却一下子将他拦住,所以他只好出声提醒那边的夏日。

  “孔雀妙法-崩!”

  光头上忍朝着夏日星影释放出忍术。

  好似孔雀开屏,他的身体表面出现一层浓郁的查克拉外衣,接着从其中射出数道球形的攻击。

  “孔雀妙法-瞳!”

  夏日即便是没有萤火的提醒也注意到朝着自己而来的夜鹰,但她却没有想到对方攻击的目标不是她,而是那边没有反抗之力的星影。

  所以她脸色微变先是使用出对战斗有辅助作用的‘瞳’,于是对方忍术的轨迹立即清晰地被她捕捉到。

  “孔雀妙法-崩!”

  手一扬,她的周身也被查克拉所包裹,接着同款的忍术使用出去。

  砰砰砰--

  忍术在半空中撞到一起,接着互相弥撒化作查克拉消失在空气中。

  唰的一下,趁着这个机会,夏日来到星影的身前释放出忍术将激荡而来的气流挡住。

  “你跑不掉的!”

  光头站定,堵住夏日可能离开的方向,眼神好似猛兽看见属于自己的猎物那般。

  夏日余光在附近扫视一圈。

  这里是星影的住所,到不说是类似道场一样的空间,数百平的训练场平时都是忍者们修行孔雀妙法时盘坐的地方。

  而她现在所处的位置则是一处角落,几面都没有能够看上去适合冲出去的地方。

  “那就击败你!”

  夏日傲然道,眼神逐渐变得平静和认真。

  她是村子内少有的女性上忍,虽然比起眼前这个光头成为上忍的时间要迟许多,但她并不觉得自己会弱。

  虽然从未交过手,但此刻心中却存在着自信!

  轰!

  萤火和赤星的也战斗也在火热的进行。

  劲爆的气流和肆虐的查克拉在短短几秒的时间就将周围的窗户尽数摧垮。

  但正如赤星之前所说,这周围暂时都没有星影的人。

  所以尽管是这样不小的动静,也没有其他人过来。

  外面。

  时源眯着眼睛看着屋内。

  陨石的气息还在里面,不过他却也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去将它拿走。

  脚下再次用力一踩。

  “呃!”

  下面传来一道痛苦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

  发出痛呼的主人艰难地抬起头看向此刻一副老实中年人模样的时源,脑袋里面更是一团浆糊很迷糊。

  就在刚刚,他按照赤星的吩咐将平时保护星并顺便保护星影的忍者以今天是星祭日不能让闲杂人等靠近这边为由派出去,然后就注意到两道黑影从房顶位置朝着星影所在的房间靠近。

  于是他便打算出手拦截。

  结果不等他出手,一个人就将他拦住,一开始他自然是激愤的,直接出手就想要将拦住自己的家伙杀掉。

  谁知道这个看着很普通的家伙很轻易就将他的忍术破掉,接着翻手一拳就将他撂倒。

  自然,他知道眼前的家伙不一般,迅速跳起之后便打算全力出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个比砂锅要小上许多的拳头直接落到他的胸口,然后伴随着刺痛,他知道自己碎裂的骨头插进了内脏,浑身瞬间不敢继续有多余的动作。

  明明他最强的手段还没有开始用,结果因为大意轻敌和对方近身,接着就被两拳干垮。

  很憋屈,但是他此时却不能表现出去。

  因为眼前这个击败他的家伙掌握着他的生死,如果惹得对方不高兴再给一拳,估计他就将当场去世!

  “不想死就别动,我不会说第二遍。”

  时源脚唰唰两下再次踩下去,伴随着骨裂的声音,这个被他击倒的上忍就双臂弯曲地不断身体抽搐,发出压抑的痛呼,但他显然是听到时源的话,所以没敢有其他激烈的行为。

  见这个上忍表现还不错,时源低头扫了一眼,于是便和对方的视线对上。

  “嘿嘿……呃!”

  市葬发出尴尬的笑声,正打算套套近乎。

  谁知一个脚丫子随即盖过来,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最后便失去了意识。

  “二对二才是最公平的战斗不是?所以你就安心在这边呆着,至于最后会怎样,那我可就管不了。”

  顺势坐到对方的身体上,时源自言自语道,然后再次将注意力投到那边的屋内。

  那边的战况已经越演越烈。

  萤火那边可能因为身体的原因处于微弱的劣势,夏日那个女人却格外的强,竟然隐运能够压那个光头忍者一头。

  而透过破开的门窗,时源还能够看到在那间宽敞的屋内中心,一个柱子状的平台上,一个约莫人头大小的陨石散发着一种惊人的气焰,那种好似凝固一般的查克拉气息因为周围有人在战斗,似乎被带动着出现了反应。

  所以时源站在这边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种悸动。

  “不过看样子要结束了呢!”

  赤星虽然占据一定优势,但却无法做到击败萤火,而且光头那边还处于劣势,越这样拖下去对于他们来说可不是好消息。

  再一个……

  时源目光看向了另外的方向。

  那边,一群忍者朝着这边赶来。

  星忍村虽然仅仅是一个小忍村,但却也存在类似暗部的忍者部门。

  赤星本来的计划种仅仅是支开周围的守护力量一段时间。

  如果没有萤火以及夏日的出现或许这点时间是足够的,但现在却完全不够,而且看样子局势对他就很不利了!

  嘭!

  时源视线内,夏日一甩手便是密集的查克拉忍术,孔雀妙法配套的忍术瞬间落到光头的身上。

  于是,光头直接倒飞出去跌倒在地上。

  “该死!”

  赤星脸色一变,手中的动作加快将萤火逼退,然后视线扫向刚刚突然爆发击败夜鹰的夏日。

  他没想到夏日现在这么强,短短几个回合就将他的同伴击败,这样一来便局势反转。

  “你们还想继续顽抗?!”

  夏日将地上的星影扶起来,沉声说道。

  后者在刚刚的时间内似乎恢复了一口气,至少胸口那里的伤口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已经没有继续好似捅了大动脉一般喷血。

  赤星满脸阴郁,周身的查克拉也因为一番战斗有所消减。

  “现在怎么办?”

  夜鹰因为不是夏日的对手此刻已经出现了退意,他眼神闪躲,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不能跑!只有趁着其他人赶过来之前杀掉这两人以及那个老家伙,不然我们即便是逃出村子还是遭到追杀!”

  赤星盯住萤火,对光头说道。

  “嗯!”

  光头上忍咽咽口水,最后认同地点头。

  “一起上,他们的消耗不少,我们不是没有机会!”赤星浑身的查克拉开始澎湃,然后再次低声说道。

  “好!”

  唰唰!

  两人瞬间冲出去。

  萤火以及夏日眉头微蹙,但没有丝毫惊讶地捏起忍印蓄势准备攻击。

  双方的查克拉都在汹涌,忍术在成型,眼看着马上就要碰到一起。

  但就在这时,赤星的运动轨迹却突然改变。

  只见他踏出去几大步后直接身体一扭来了一个拐弯,于是,他便直奔那边的星而去。

  “赤星?!”

  光头上忍,也就是夜鹰瞬间脸色剧变,他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是要被卖了?

  轰的一声。

  赤星刚刚酝酿的忍术撞到夜鹰的身上,然后将其带动着朝那边的萤火以及夏日而去。

  这忍术还是孔雀妙法之中的招数,类似能量弹。

  “要怪就怪碍事的萤火他们!本来完美的计划都是因为他们的出现才出现破绽!”

  赤星听到夜鹰的声音,但是却没有回头,而是再次加速抓住星便借助放弃夜鹰而创造出来的机会朝着外面奔去。

  “别跑!”

  萤火两人这边也守不住手中的忍术,只能将忍术扔出去,于是直接落到了被赤星忍术打中飞过来的夜鹰身上。

  然后,受到这样的双重打击夜鹰自然是直接重伤昏迷,而萤火扫了一眼对方后便试图追击逃走的赤星。

  不过他的状态却不见得多好。

  仅仅是踏出去一步就脚下不稳按住胸口在原地弯腰。

  “萤火?!”

  夏日和此刻恢复了些许活力的星影都担心地叫道。

  “你来照看星影大人,我去追!”

  想了想,夏日将星影交给缓过来的萤火就打算追出去。

  “别追了,有人会对付他的!”

  萤火直接招手拦住了她,朝着她摇摇头。

  他可没有忘记外面还有一个合作者,如果赤星没有拿走星对方或许还不会做些什么,但现在赤星可是将那颗陨石带走了。

  “夏日,别追了,就让他离开吧!”

  星影也声音微弱地说道。

  他自然不知道外面还有人在蹲着,只是本能地想要放赤星一条生路。

  “好吧!”

  夏日和萤火对视一眼,然后又听到星影的话,随即收敛了自己的查克拉。

  这个时候,外面那些护卫忍者终于是赶过来。

  “星影大人?!”

  “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些赶过来的忍者一脸震惊地看着满地的狼藉,最后目光落在胸口衣服都被血浸透的星影身上。

  “快叫医疗忍者!”

  星忍村自然也有医疗忍者,这个自从二战时期提出并在忍界发扬光大的职业在任何的忍村内都是必不可少的,只是质量上差距很大罢了。

  “萤火上忍,夏日上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名忍者看向地上昏迷的夜鹰上忍,随即来到被搀扶的星影身边。

  “赤星勾结了夜鹰以及市葬企图刺杀星影大人。”

  萤火冷声说道。

  “这……”

  那名忍者头上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今天这种特殊的日子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去找找市葬在什么地方,还有赤星,他刚刚从这里离开,还带走了…星!”

  见对方杵在原地,萤火又说道。

  “是!”

  周围的忍者开始行动。

  不过赤星已经离开一阵,而且对方对村子的布防十分清楚,所以他们这一番搜查并没有找到对方的影子。

  不过倒是萤火之前不抱希望的战斗开始时就没有出现的市葬被人在不远处的房顶上找到。

  不过,被找到的时候,市葬已经昏迷,而且还受了很严重的硬伤。

  “呼!呼!”

  “该死!该死!”

  赤星将星放在怀里,感受着那种温热不断和自己的查克拉进行交融,呼吸也在不断加重。

  他不知道什么原因,双目赤红,嘴里还在不断低声骂着。

  显然,被破坏原来近乎完美的计划让他此时气急败坏。

  在他的设定中,萤火才是背锅者,毕竟在明面上对方前不久才和星影有过意见上的争执。

  但现在,他却自己把锅背在了身上,而他以后也将成为流浪忍者!

  “不过还好,星被我带出来了!”

  虽然有各种的不爽,但好在他还有最后的安慰。

  那就是星。

  而且现在星也成为了他一个人的私有物!

  还有机会翻盘,毕竟掌握了星,他以后的实力一定可以达到一个很高的程度。

  心中这样想着,赤星的情绪也逐渐平息。

  安然地穿过村子外围的瘴气,他发现并没有人追击他。

  有些疑惑,但是他却没有停下脚步。

  当前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藏一段时间,等确定躲过了追兵之后才是他发育的时间,到强大到某种程度再回到星忍村也不是没有机会。

  认准了一个方向,赤星便准备趁着夜色继续前进。

  可就在这时,他好似受惊的兔子一般蹦了起来。

  他警惕地看向某个方向,手不由自主抓住了怀里的星。

  一道黑影出现在他的视线内。

  那是一个戴着防毒面具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陌生忍者。

  至少赤星觉得自己从未见过。

  “等你半天了。”

  时源缓缓抬起头,眼神透过面具上的眼洞落在赤星的身上。

  平静的声音在黑夜中让对方不由身体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