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怪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手里攥着陨石,时源感受着其中蕴含的力量,眼睛内好似有荧光射出落在上面。

  从外面来看,这颗他一直以来谋求的目标看着和其他陨石没有什么不同,但这源源不断流淌出来的查克拉就让它和其他妖艳货色区别开。

  提前在村子外面蹲守赤星,然后来一个螳螂捕蝉的戏码将对方从村子内带出来的星拿走。

  这样一来,只要萤火那边不说,没人会猜到星最后会落到其他人手里,只当是被叛逃的赤星卷走了。

  至于赤星,时源低头看着脚边刚刚试图将星嵌入自己胸口来获得强大力量反打自己的赤星,然后拿出封印卷轴将其封进卷轴内。

  瞄准回去的方向,时源迅速离开。

  刚刚解决赤星基本上没有花费什么大力气。

  因为有心对无心的原因,时源基本上是秒杀了对方,而星也被轻松揽入怀中。

  夜色中,时源很快就消失不见。

  而在他离开许久之后,星忍村内的追击部队才姗姗来迟。

  他们停在刚刚战斗的地方,目光从周围的痕迹中扫过。

  “这里看来就是刚刚发生的地方。”

  一名忍者蹙眉道。

  “能确定是赤星吗?”

  另外的忍者环视周围,发现并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于是便出声问道。

  “战斗的双方实力差距很大,其中一方似乎没有还手之力,无法确定是否是叛逃的赤星。”

  之前那人蹲在地上将战斗痕迹位置的泥土捻起凑到鼻子位置闻了闻,然后摇摇头。

  “看来是被他跑了!”

  “现在这样,还有必要追吗?”

  “先回去禀告,如果赤星已经离开村子,我们想要追击也不知道上哪去追,看星影的安排吧!”

  “行!”

  这群忍简单交流一番,随即便转身走向村子,然后在瘴气前面突然气息一涨身后演变出翅膀。

  对于身后的情况,时源自然是不知道的。

  此间事了。

  他自然就没有打算多停留,也没有继续关心身后情况的意思,而且他也不怕追兵来搞他。

  后半夜,他出现在距离星忍村极远的一处山洞。

  今晚的后续时间,他要在这边将就一下,然后等明天天亮之后再另外找个安全的地方来简单研究一下手中的陨石。

  星忍村。

  追击的部队回去将刚刚在村外收集到的情况报告后。

  伤势稳住的星影没有立即说话。而站在其旁的萤火却隐秘地移动视线看向远方,眼神略微深沉。



  他知道赤星八成是落入了那个神秘的家伙手中,至于生死,这就只有那个人才知道,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星绝对是按照计划落入那个人的手中。

  同时,萤火心中也多了几分安定。

  那个家伙没有骗他,目标确实仅仅是星。

  “这件事暂时放一放,先维持好村子的秩序然后将赤星的同伙一并调查清楚之后再进行追缉吧!”

  星影靠在支在背后的软垫上,朝着周围等候指令的忍者们下达了自己的命令。

  “是!”

  其他人没有反驳。

  这是最省力的解决方案,而他们也能够猜到这位星影的内心想法。

  作为已经有一百岁高龄的星影来说,他漫长的岁月经历了许多事情,所以他的心胸和气度都无比的大。

  或许在他看来刺杀他的赤星仅仅是一个闹脾气的孩子,所以他不愿意将这个孩子斩尽杀绝,所以就用这种缓和的手段让对方离开村子自由生存好了。

  至于星?

  星影这话也提到。

  那就是等后面再去追。

  这就让一些惦记星的忍者找不到开口的方向。

  -----

  星无法被封存进卷轴。

  所以时源只能一直随身携带着。

  而在几天的接触后,他发现怀中星的一些奇特的性质。

  比如说其中弥漫出来的能量比一般的查克拉要凝实和厚重,而且不仅如此,还很难被掌控,好似野兽一般狂暴。

  也不知道当初创造孔雀妙法的人是怎么想的,居然能够创造出借助这股力量进行修行的方法…时源心中这样想着,同时还使用自己的查克拉将整个陨石包裹住,不让其透出来的能量侵蚀身体。

  之前,他也尝试了一下试着接触陨石中的那种力量。

  但结果并不理想。

  这庞大的力量虽然没有强烈的意识,但却拥有着好似本能一般的行为指令。

  比如说它会不断侵蚀接触者。

  无论是肉体还是查克拉的接触都将导致那种力量不断渗透进接触者的身体内部。

  霸道以及蛮不讲理。

  这就是时源对陨石内蕴含能量所下的结论。

  而这些特性,也让时源心中对其来源的猜测更加有把握。

  几天的时间,他已经离开了星忍村所在的熊之国。

  三代老头给了好几个月的假期,这才过去大半个月左右,所以时源还没有打算就这样回去。

  至少,不需要那样赶着回去。

  虽然他这次出来的目的是怀里的这颗蕴含庞大查克拉的陨石,但东西到手后更是不需要急,因为村子内暂时没什么事。

  所以,时源打算游山玩水一般地转悠回去。

  其间也可以多用身体感受一下陨石的奇妙特性,让之后的计划多几分把握。

  这天下午。

  时源出现在一处村子前面。

  这里已经是火之国的境内,不过属于比较偏僻的位置,所以看着很落后。

  想着今晚就在这里落脚,但敏锐的时源却发现了异常。

  这个村子人口大概有一两百,但现在正是一天最有活力且明亮的时候,他们却都缩在家中没有出来。

  疑惑不解。

  时源的脚步停在了村头位置。

  他仅仅是扫了一眼后便看到最近的那间屋内,一个男人正透过窗户的缝隙在观察着他,就好像他是什么洪荒猛兽一般。

  不过时源很清楚,自己刚刚才到这里,这些村民不可能是因为自己才这样子。

  那么就是其他的原因。

  “爸爸,那个怪物走了吗?”

  距离时源最近的那间屋子内,一个小孩正背靠墙壁一脸紧张地抓着旁边男人的衣服问道。

  “嘘!别说话!”

  “那个怪物不知道去了哪,现在在外面的是一个没有见过的忍者。”

  男人摸了摸自己孩子的头,低头安慰道,脸上则闪过一丝后怕。

  他看清了外面的人并不是他们躲避的怪物,所以不免松了一口气,但那个忍者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所以他还无法下结论。

  “哦,那我想尿尿可以吗?”

  小孩低着声音朝男人说着。

  “先憋着,实在不行就尿裤子里。”

  男人略一思索后回答。

  说完这话,他再次将头朝着微微抬起的窗户抬去,想要借助那道缝隙看看外面的情况。

  可就在这时,他却猛然瞪大眼睛身体僵在原地。

  只见在他视线内的那道身影此刻正从那边看向他,然后两人的视线就好似在半空中交汇。

  他看到我了?!怎么办?

  男人心中一紧。

  这个出现在村子内的家伙没有佩戴能够鉴别身份的护额,但从打扮来看绝对是一名忍者。

  而这种没有村子约束的流浪忍者可是很难相处,说不好看谁不爽就会直接动手,所以在察觉到自己被看到之后他就感觉心情有些沉重。

  唰!

  时源发动瞬身术消失。

  “快躲起来!”

  屋内,男人在时源消失的瞬间就示意靠在自己旁边用手抓着裤子的倒霉孩子。

  但下一秒,他便一把将孩子拉到自己的身后,自己则迅速站起来挺直身体。

  因为那个刚刚还在外面的忍者出现在了屋内,并且就站在距离他们几米的位置。

  “我没有恶意。”

  看着对方的反应,时源就知道对方误会了自己。

  于是,他急忙解释,并且朝着后面退了两步让对方觉得安心。

  “我是木叶忍者。”

  男人还是警惕地看着时源,然后时源像想起来什么一样从兜里掏出之前取下来的忍者护额。

  还是这玩意抵事……

  时源看到在自己拿出木叶忍者护额的时候,对面的那个男人松了一口气。

  “忍者大人不知道有什么吩咐?”

  尽管木叶忍者对于同为火之国的平民那是众所周知的好,但毕竟是忍者,实力的差距让他们这些没权没势的人还是对忍者保留着应有的尊敬和低姿态。

  “我路过这里,发现你们这个村子都躲在家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呃,这……”

  男人低着头,支支吾吾半天说不上来话。

  “是怪物,一个见到人就要杀的怪物!”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那是躲在男人背后抱着大腿仅仅是露出半个恼道的孩子在说话。

  “次郎!”

  男人呵斥道。

  “怪物?!”

  时源蹙眉看向男人。

  “说说吧,或许我能够帮到你们村子。”

  “好吧。”男人停顿一下,然后接着说道,“我们是在躲一个怪物,那个怪物是上个月来村子附近的,而这段时间对方也已经重伤了村子内好几人,其中还有两个因为伤势太重最后死在了床上。”

  “哦?”

  听到怪物,时源第一时间想到是不是什么忍兽或者大型野兽。

  “说说具体情况,那个怪物长什么样?”

  “唔…其实那并不是什么怪物。”

  似乎是下定了决心,男人有些艰难地说道。

  “一个月之前,山那边来了一个小孩,而我是第一个发现他的人,所以就打算把他带回村子。毕竟一个小孩子在野外还是很危险的,但是他却拒绝了我,还朝着我说了一些奇怪的话,最后就朝着大山深处跑去。”

  “怪物出现的那次,我正好在山上砍树,于是就看到那个小孩很痛苦地捶打周围的岩石,于是我正打算上前,结果……”

  这个男人在回忆,然后说着说着便停在了这个地方,同时,他的脸上也闪过一丝不解和恐惧。

  “结果那个小孩变成了怪物?”

  时源觉得这个剧情自己有些熟悉,所以直接接话道。

  “对!”

  “那个小孩在我的注视下突然身体膨胀,然后身体上长出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最后,他就成为了怪物的模样。”

  男人抿着嘴,继续说道。

  “然后呢?他没有对你出手?”

  “没有,当时那个小孩变成的怪物似乎还保持着理智,所以他好似咆哮一般让我快离开,而自己则在原地不断捶打地面发泄着什么。”

  “那为什么现在又开始伤人了?”

  “我不知道,最近几次他出现就不断攻击和破坏,我也不敢上前跟他说话呀。”

  男人露出一丝苦笑,而他身后的孩子似乎也是第一次听到自己的爸爸说这些,所以瞪着大眼睛显得很惊讶。

  “行,那你知道对方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男人摇摇头,道:“之前他出现在村子内,喏,那边的房子就是他掀翻的,至于现在在哪,我就敢在窗户缝那里偷偷瞄几眼,所以并不清楚他去了哪,或许是又回到了山里?”

  似乎是因为有时源在,他这个时候都敢将窗户直接打开,然后伸手指了指远处的一栋塌了半边的房子说着。

  “我知道了。”

  “我大概知道对方是什么情况,等下会想办法为你们解决。”

  时源从描述中大概推断出这个所谓怪物的身份,所以心中有了一些想法。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是重吾?

  那个身体特殊能够自行吸收自然能量但却极易暴走的重吾。

  “啊这?!”

  男人没有想到时源居然这么热心。

  但转眼就又流露出一丝担心。

  尽管那个怪物在村子内造成了不小的杀伤,但是他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失,加之对方一开始还放过他一次,所以他觉得伤人并不是对方的本性,或许是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吧?

  “别担心,我会用一个柔和点的手段。”

  察觉到眼前男人的担心,时源不由觉得奇怪,毕竟在乎一个自己村子带去伤害的怪物略微显得有些圣母。

  不过反过来一想却也能够看出这个男人的善良。

  所以,他又加上了一句安慰到。

  说完,时源便询问了一下对方之前遇见重吾的地方,接着便随即离开这里。

  山里的风景不错。

  尽管季节的原因导致周围的花草树木大部分都陷入凋零的状态,但火之国的气候以及丰富的物产让这里依旧充满了生机。

  “这是怎么了?”

  时源感觉到怀里的陨石在发烫,就好像里面的力量源泉在抵抗着什么。

  而他本人也清晰地察觉到空气中好似出现了一股力量在朝着他压来。

  “这是……自然能量?”

  有些不确定。

  毕竟时源以前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力量,而这也是他第一次感觉到这种从自然环境中流露出来的和查克拉有些许类似的力量。

  因为这里的自然能量很浓郁,所以这就是重吾仙人化的原因?

  那为什么这颗陨石也有反应?

  时源将陨石掏出,然后又再次掏出一个卷轴。

  然后他将陨石放在打开的卷轴上。

  卷轴内密密麻麻写了许多好似蝌蚪一般的符咒。

  “封!”

  越是深入,陨石的反应越激烈,就好似要和周围那种仅仅在这个时候时源才能够微弱感觉到存在的自然能量叫个高低一般。

  所以,他不得不选择使用封印术对陨石进行一些封禁,免得等下出现不受控的情况。

  随着时源的手按在卷轴上。

  蝌蚪状的符咒开始扭动。

  然后它们陆续爬上陨石,接着在其周围围绕成一圈。

  于是,陨石的气息波动逐渐减弱。

  “好了!”

  时源再次将陨石包好背到身后。

  长舒一口气。

  他继续朝着山里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