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重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是这里了吧?”

  “还真的是熟悉的感觉。”

  山洞前面,一个穿着宽松和服、背后还好似绑了一个大大蝴蝶结的男人看向山洞深处轻声说道。

  而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个白发的少年,看模样也就十来岁左右的样子。

  男孩明明看着很小,但其表情却很严肃,已然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就好似是另外一个版本的宇智波鼬,好似心中藏了许多心事。

  “走吧,进去看看。”

  哒哒哒--

  男人对身后矗立的男孩说话,随即便毫不犹豫地朝着里面走去。

  男孩没有说话,保持着平静的神情跟上步伐。

  随着男人朝着山洞内前进。

  他的瞳孔出现变化,变得更加扁平和尖锐,就好像某种野兽即将猎食前的准备。

  “不准进来!”

  “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杀掉你们!”

  “滚!”

  伴随着痛苦的低吼,山洞内传出来一道声音。

  声音很稚嫩。

  但那种伴随着音波出现的某种力量好似涟漪一般由远及近。

  试图进入的两人停下了脚步。

  男孩蹙眉,然后下意识地横移一步挡在男人的前面。

  明明应该看着很滑稽的一幕,但被他做出来却不是那般引人发笑。

  小小的身影真的就好似一个护卫一般保护着男人。

  男人这边。

  在听到山洞深处传来的声音后并没有露出畏惧的神色,反而眼神灼灼地看着黑暗深处。

  那扁平竖起的瞳孔就好似穿透了漆黑落在了深处的某个地方。

  紧接着,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副好奇、期待等夹杂着多种情绪的复杂神情。

  不过在这期间,他的视线还是下意识地掠过因为山洞内声音突然上前挡在自己身边的男孩。

  “有意思!”

  男人操着一口嘶哑的声音说道,然后伸手在男孩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就打算继续朝着深处走去。

  “大蛇丸大人!请小心一点!”

  男孩仰头看看自家大人的脸,没有继续坚持挡在前面,不过依旧还是担心地出声提醒道。

  原来这个浑身弥散这冰冷气息的男人正是大蛇丸。

  至于大蛇丸身边这个小鬼。

  自然就是当初君麻吕。

  而今天他们来这里的原因,很明显,是因为山洞内的那个可以变成怪物的重吾。

  自动吸收自然能量,这种体质,正是大蛇丸曾经寻求过但最后却无法得到的仙人体。

  尽管从情报上来看,这个叫做重吾的孩子仅仅是残缺版的仙人体,但大蛇丸依旧是兴趣盎然地带着君麻吕亲自过来。

  “就这么想死吗?”

  “那成全你们好了!”

  在大蛇丸越过君麻吕朝着前面迈出一步的瞬间,山洞深处那个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过这一次,他的声音逐渐变得更加阴沉和阴狠,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

  轰!

  漆黑的山洞内出现了一抹微红之色。

  这道颜色在山洞内很鲜艳,并且还在快速朝着洞口这边移动。

  好似一个庞大的猛兽从里面冲出来。

  山洞微微颤动,而扑面而来的还有一股强大的冲击力。

  “给我死!”

  微红的身影终于接近。

  而大蛇丸以及君麻吕也终于大概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半边的身体被好似肉瘤一般的东西包裹,其上还有不少小孔,而刚刚他们看到的那种泛着微红颜色的光就是从这些小孔中射出。

  “大人小心!”

  君麻吕感觉到重吾的强大,但是他小脸之上却充斥着坚毅。

  一边提醒着身边的大蛇丸,他一边猛地蹬地,接着整个人窜了出去迎向飞扑而来的敌人。

  砰的一声。

  君麻吕和重吾撞在一起山洞内的空气瞬间停滞,接着好似飓风一般刮向周围。

  君麻吕双手架挡在身前。

  在他的手中,两根洁白的骨刃形成一个X将重吾那边的轰过来的拳头挡住。

  “嗯?”

  “挡住了?”

  重吾用一种疑惑却又让人一听就觉得情绪十分不稳定的语气说道。

  “好大的力量!”

  君麻吕也很惊讶。

  他双手之上隐隐传回来阵阵疼痛。

  “给我死开!”

  近距离的接触让君麻吕能够看到对面重吾的眼神。

  伴随着对方暴怒一般大吼一声,君麻吕注意到重吾的眼内的杀意在攀升、在沸腾。

  轰的一声爆鸣突然从重吾的异化的手臂上传来。

  君麻吕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

  只见对方手臂上的那些小孔就好似符合运载的某种器械,然后更之前更加庞大的力量从手臂上传导出来。

  于是他没有丝毫防备地被这一下击飞出去。

  人在半空,君麻吕感觉自己好似在飞行,一切都在不断倒飞,而他的思维也好似停滞或者减缓。

  砰!

  他撞到了后面的岩石上,剧烈的痛楚好似浪潮一般迅速在全身流转。

  “哇!”

  没有忍住,他吐出一口鲜血。

  将君麻吕击飞后,重吾再次将视线看向站在一旁的大蛇丸。

  暴虐的情绪在他心中不断环绕,所以他想要毁灭看到的一切,杀死遇到的每一个活物!

  “你也给我去死吧!”

  轻松地蹲地后,他整个人在双脚肌肉的绷紧放松后朝着大蛇丸射去。

  那种实质性的杀意,混杂着重吾浑身透露出来的古怪气息,好似锁定了大蛇丸。

  “失控了吗?”

  大蛇丸在来之前就掌握一些情报,但现在亲眼看到才清楚重吾的状态。

  “给我下来!”

  就在重吾觉得眼前的家伙似乎被自己吓傻之后,刚刚被他打飞出去的那个人却再次出现在自己的前进路线上。

  然后对方低吼一声,接着右手大力一甩,他就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所缠绕住。

  砰!

  重吾砸在地上。

  四仰八叉摔得头晕眼花。

  “尸骨脉-十指连弹!”

  君麻吕在将重吾放倒之后没有收手,他右手死死抓着从他手中延伸出去的好似鞭子一般的骨节,左手则迅速由左至右大力甩动。

  于是伴随着尖锐的破空声,他的左手指尖位置蹦射出五节骨头。

  “你……”

  重吾落地后还在挣扎,同时,他的嘴里还发出愤怒的声音。

  次次次--

  但不等他将话说完,君麻吕的攻击直接落到他的身上并打断他的动作。

  什么东西刺进身体的声音。

  即便是黑暗的山洞内,那鲜血溅射出来的画面依旧很清晰。

  瞬间,重吾就安静了许多。

  紧了紧手里抓着的骨头,君麻吕有些意外对方的反应。

  他以为重吾还会继续反击。

  “这是我的血吗?”

  就在这时,君麻吕听到一句低语。

  心中一下子就弥漫起一层阴翳,他觉得事情还没有结束。

  “好痛!”

  重吾身上那些异化的肉瘤状东西好像在退化,而他的声音也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语气间切换。

  “一定要……杀掉你!”

  猛然抬头,重吾的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

  身体上正在退散的异化情况先是一顿,然后在转眼间就变得更加澎湃和夸张。

  他大半的身体都在暴烈的气息中异化,比起一开始都要恐怖。

  “这是?!”

  君麻吕看到了对方的情况,眼瞳一缩。

  哒!

  重吾的身躯在这一刻都变大许多,半张脸都覆盖上一层灰褐色的未知角质物,然后一只手抓住了连接他和君麻吕的辫状骨节。

  次次次--

  他的身体中好似蒸汽机般喷出一圈雾状的能量,然后就见到之前射进他身体内的骨头被肌肉不断挤压出来落到了地上,而那些伤口也在转眼就恢复。

  “死!”

  重吾拽住骨鞭猛地一扯,于是君麻吕双脚离地朝着他飞去。

  这一刻,君麻吕觉得自己面对的家伙再次变强了许多,而他竟然无力抵抗!

  眼睛内红光一闪而过。

  重吾朝着被拽过来的君麻吕轰出一拳。

  拳头迅速膨胀变大,然后后面还亮起了能够加强力量和速度的微光。

  但君麻吕本就是战斗的天才,而且自从跟了大蛇丸之后就受到了更加严密和细致的训练,所以他对战斗的敏锐性极强。

  虽然一开始被拽着进入失重的状态,但很快的,他就在半空中及时反应过来。

  手迅速松开,他借助这股力朝着上方翻转,然后以头朝下的姿势双脚在山洞的顶部一蹬朝着一旁躲闪。

  砰!

  在君麻吕躲开的刹那。

  重吾一拳打在他本应该出现的位置。

  地面立即崩开巨大的坑洞,连带着山洞都好似要崩塌一般颤动,上方更是有无数的细小碎石坠落下来。

  “不要躲!”

  重吾很恼怒,手一扬将身上缠绕的鞭状骨头扯下来然后瞪着眼睛看向落地的君麻吕。

  唰的一声。

  君麻吕回应的方式是展开了自己的速度径直冲过来。

  脸上露出正狰狞的笑,重吾夸张地张开嘴巴踏出一步迎了上去。

  但说实在的,他仅仅是一个拥有了不被自己掌握的强大力量的小鬼。

  所以,比起君麻吕这种后天还受过无数训练的天生战士来说,他的进攻手中看着就很单一和贫瘠。

  君麻吕经过几次的试探后也知道和眼前的敌人战斗不能想着硬碰硬,他应该将自己的速度以及灵活优势尽情展示出来。

  于是。

  给自己定位成功后的君麻吕不断靠着自己的长处不断攻击。

  “真是天才的战斗天赋!”

  一旁,大蛇丸盯着君麻吕暗暗说着。

  不过他大半的注意力还是在重吾的身上。

  随着战斗的进行,君麻吕不断在重吾的身上留下大大小小的伤势。

  而稍显笨重且意识看上去很混乱的重吾没有能够打中君麻吕一次。

  此消彼长之下,重吾的气息不断减弱,而君麻吕对战局的掌控变得更加得心应手。

  再次高高跃起,君麻吕双手对准重吾。

  咻咻咻--

  又是一连窜的攻击。

  而现在的重吾已经无力抵挡。

  他异化的程度正在衰减,就好像那种力量快要用完所以无法继续支撑他战斗。

  于是,在这次攻击下,他的胸口爆起一连串的血雾,身体朝着后面倒去。

  伤口恢复的速度再减弱,整个人的气势也在这一击下迅速跌落谷底。

  君麻吕落地,浑身各处刚刚为了战斗而延伸出来的骨刺缓缓缩了回去。

  不过他手中还是捏着一把透亮的骨刀。

  重吾恢复成正常人的样子。

  仅仅是一个看上去体型要大很多的小鬼罢了。

  “大蛇丸大人?”

  君麻吕看向战斗一开始就没有说话而是站在一旁观察的大蛇丸。

  于是大蛇丸很满意地说道:“做得很好!”

  “呃!”

  那边的重吾发出痛苦的呻吟。

  他爬起来双手在胸口不断愈合的伤口处摸了摸。

  看样子他一开始似乎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但几秒之后似乎接收到自己另外一种人格的记忆,所以脸色微变看向击败自己的君麻吕以及看上去更加危险的大蛇丸。

  “你们要杀掉我吗?”

  重吾有两个人格。

  一个是之前陷入暴走的残忍性人格。

  而另外的一个就是现在这个很爱好和平和小动物的弱势性人格。

  接收完记忆后,他自然是流露出些许的畏惧。

  但其实更多却好似一种解脱。

  君麻吕眼神微微闪烁,但因为大蛇丸大人此刻在这里,所以他没有说话。

  “你很想死吗?”

  大蛇丸朝前走几步,询问道。

  “你们找上我不就是想要杀掉我吗?”

  “我可是怪物!”

  重吾低着头,神情落寞。

  “怪物吗?”

  大蛇丸揣摩着这两个字,半天没有再说话,不过他的眼神则在不断变得明亮。

  “你才不是怪物。”

  “你只是无法掌控自己的力量罢了!”

  君麻吕看着重吾的神情,好像看到当初的自己。

  那个因为力量被家族好似牲畜一般圈养起来当作工具的自己。

  重吾没有说话,他直直地看着说话的君麻吕。

  他想到刚刚战斗的时候君麻吕使用的能力,那种从身体内伸出骨头的能力,和他似乎有许多的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对方能够掌控,而他自己则没办法。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一亮。

  “你……”

  “要和我们一起吗?或许大蛇丸大人能够让你掌控那种力量。”

  重吾正打算说话,但君麻吕就抢先说道。

  “呵呵!”

  大蛇丸发出笑声。

  他突然觉得君麻吕不仅是战斗时有用,没想到还会嘴遁这一招。

  “可以吗?”

  重吾看向君麻吕。

  他对同为‘怪物’的君麻吕没有多大的抵触,所以尽管能够看出话事人是旁边的大蛇丸,但是他依旧选择向对方征求意见。

  “当然!”

  君麻吕握在手中的骨刀缩回了身体,而他也走向重吾一边说话一边伸出一只手。

  重吾迟疑了片刻。

  目光在那边没有动作的大蛇丸身上停留几秒后还是伸手抓住了君麻吕伸过来的手。

  或许这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看着君麻吕那张比自己成熟不了多少的脸,心中突然浮现一个念头。

  “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

  就在这时,洞口位置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而大蛇丸不知道什么已经转身看过去,表情似乎多了几分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