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二番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猿飞时源?”

  大蛇丸的舌头下意识地伸出在嘴唇周围绕了一圈。

  阴冷的气息在这一刻暴涨。

  君麻吕也转头看到站在洞口只能模糊地看到大概样子的时源,眼神微微一凝。

  他对时源有印象。

  当初第一次遇见大蛇丸大人的时候,这个人就和大蛇丸大人打过半场。

  虽然因为外来因素没有后续。

  但从大蛇丸大人后面简单的话语中他还是意识到这个来自木叶的忍者很强!

  而且加上大蛇丸大人木叶叛忍的身份,对方很明显和大蛇丸大人不对路。

  一遇上自然就会导致局面出现失控。

  战斗与否都是一句话的事。

  总之,这是一个需要慎重对待且警惕的对手。

  心中有这样的想法,1君麻吕下意识地捏紧自己的拳头。

  目前来说,他暂时还没有能力在这样的对手面前保护大蛇丸大人的安全,这让他觉得自己好似废物!

  时源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遭遇到大蛇丸。

  进入深山之后,他就在持续的感知、搜寻重吾的痕迹。

  但一番尝试后他一无所获。

  可就在他即将放弃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沉闷的击打声,好似有人在战斗一般。

  于是他便循着声音赶过来,接着就发现了这个隐藏在山背面的山洞。

  “大蛇丸,又见面了!”

  听到大蛇丸那平静的声音,时源看上去也很淡然。

  但其实,他的内心此刻却无比的警惕。

  即便是现在已经达到砍上忍如切菜一般轻松的层次,但面对这位三忍之一的强者,他依旧觉得自己不能托大或者松懈。

  说完之后,他的目光扫过站在大蛇丸后面的两个小人,心中开始思索接下来的策略是什么。

  他本可以在探知到大蛇丸比自己提前一步拿下重吾后就转身离开。

  但是。

  大蛇丸似乎也发现了他,而他自己也觉得即便是现身之后大蛇丸也无法拿他怎么样。

  所以他便主动走出来招呼。

  看着似乎比上次还要自信的时源,大蛇丸余光瞟向站在君麻吕身旁的重吾,道:“你也是为了这个小家伙吗?”

  他不认为对方是因为自己才出现在这里,不然可不就仅仅是一人,而是属于木叶的部队。

  “路过这边听说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所以就进山瞧瞧,不过,却也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这位叛忍。”

  时源微微一笑,回答道。

  他和大蛇丸的交谈,就好似许久没见的朋友一般,没有丝毫的火药味。

  “这个孩子很有意思,所以我得带他回去,所以只能让你白跑一趟了。”

  大蛇丸说话间露出微笑。

  那种皮笑肉不笑的笑容,让看到的人产生极强的违和感。

  这就是大蛇丸。

  似乎永远保持着一种淡然和诡异的温和,但却又一直维持着一种强烈的距离感,好似他和周围的人完全不在一个世界,别人也配不上他的真实情感。

  “这样吗?”

  时源露出一副思索的神情。



  他来得时候正赶上君麻吕拉起倒地的重吾。

  虽然无法理解刚刚明显还在死斗的两人怎么一下子似乎感情升华,但他也知道即便他现在将重吾从大蛇丸身边夺过来也无法改变对方此刻认定的事实。

  时源的停顿让空气变得厚重。

  于是,大蛇丸的眼神慢慢凝实,道:“你也对他有兴趣吗?听说上次你从草隐村带回去一个漩涡家族的遗孤,所以你现在有收集这些孩子的爱好吗?”

  上次交手后,大蛇丸对时源的关注就多了几分。

  而他和木叶内部的联系并没有别人想象中的那么微弱,无论是团藏那边还是曾经有过联系的老部下或者暗子,都让他在短时间内将时源的各种动作掌握得差不多。

  听到大蛇丸加重几分语气的话,时源的眼睛也微微一眯,同时,他也对大蛇丸明显暗地调查自己的事情有些在意。

  “没有特别的情况,我很不愿意和你对上。”

  “哦?”

  大蛇丸适时地露出惊讶的表情,一双金黄色的竖瞳在昏黑的洞内依旧保持着惊人的亮度和阴冷。。

  这个猿飞时源的崛起就好似一个厚积薄发的晚成大才。

  数年的时间就跨过了许多之前走在前面的前辈并达到一个让大部分都仰视的高度。

  而通过几次的接触,他也发现这位猿飞家族的年轻忍者并没有三代那样的古板的思维,是一个有自己想法和思想的有趣忍者。

  两人在这一瞬间相视而笑。

  “成年人的世界,还真是复杂!”

  大蛇丸身后,君麻吕看着刚刚还一副剑拔弩张的两人居然就这样露出微笑,心中不由升起这样一个念头。

  不过从这样的局面,他也意识到大蛇丸大人对这个猿飞时源很不一般。

  毕竟如果是别人这样说话,大蛇丸大人可不会多说一句,而是直接出手让对方知道活在世界上其实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嗖!

  可就在气氛无比融洽之时,空气中突然传来一丝破裂的声音。

  时源脚下不远处的地面下突然射出许多的黑影。

  从黑影的行动轨迹来看,不难看出它们都是蛇。

  显然,大蛇丸对时源动手了。

  “不愧是你!”

  时源不惊讶。

  大蛇丸这个人本就是那种让人无法琢磨、性格乖张的主。

  有时候明明对他没有好处,他也会因为一时间的有趣而出手。

  所以,面对这样一个性格恶劣的敌人,必须要打起精神防备对方的一切行为。

  所以,当对方露出那种‘我是好人’的微笑时,时源知道关键时刻来临。

  果不其然,大蛇丸动手了。

  面对着扑向自己且纠缠在一起的黑影,时源露出一口白牙,浑身上下都被调动起来。

  只见他高高跳起,然后落向山洞外面的空地。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好似演练了无数次。

  砰砰砰--

  蛇群咬在了地面,吃了一口的泥土,同时也激起一片尘土。

  而看着时源躲过自己的偷袭并率先跳出山洞。

  大蛇丸也立即朝着洞外奔来。

  君麻吕以及重吾对视一眼,没有废话,立即跟上。

  “熔遁-地火!”

  时源落地后迅速展开反击。

  他抬手便朝着洞口的位置拍出一掌。

  伴随着他的动作。

  地面猛然炸开,一波又一波的熔遁岩浆从地下喷涌而出,然后汹涌地朝着山洞的位置落去。

  那惊人的阵势,仿佛下一秒就能够将一切摧毁。

  “土遁-土阵壁!”

  大蛇丸的声音从山洞那边传来。

  地面随即出现变化。

  一面高大结实上面还诡异地雕刻着些许古怪咒符的土墙拔地而起。

  它直接挡在时源熔遁的进攻路线上,将后面跳出山洞的大蛇丸等人保护住。

  轰的一声。

  熔遁和土遁碰撞到一起发出巨大的声响。

  与之一起出现的还有蒸腾的白烟。

  那是熔遁将土遁腐蚀后产生的变化。

  不过尽管土遁看着就不一般,但在熔遁的轰击下依旧显得脆弱不堪,转眼间厚实的土遁就变得稀烂,下一秒就会被冲垮!

  咻咻咻--

  抓住机会,大蛇丸率先从洞内冲出来落到一旁的岩石上,紧随其后的是带着重吾的君麻吕。

  重吾虽然在符咒化时拥有着强大的力量,但其实他现在并经过忍者的培训,或许连查克拉到底怎么提炼都不知道。

  “还真是不能小看大蛇丸,不然一个不慎就要吃大亏!”

  时源盯住大蛇丸,心中暗暗想到。

  这个时期的大蛇丸或许正是对方实力最巅峰的时刻。

  不尸转生估计也还没有使用过。

  所以精神上估计也不存在太明显的短板。

  这就是三忍的真正战力!

  而不是后面残缺版且够被练了几年的佐助搞得只能借助符咒赖活下去的存在。

  “我的实验室正好缺少一个潜力巨大的实验品,既然遇到你,那……”

  大蛇丸看着时源,露出冷笑。

  他整个人的气质猛然转变,那种澎湃的冰冷和残忍好似查克拉一般环绕在他的周身。

  “那就试试看吧!”

  对方的话让时源心中略微有些恼怒。

  他本意是没打算在这里和大蛇丸起冲突。

  和对方并没有多大的恩怨。

  而且现在对方也没有做真正危害村子的事情,所以他没必要花费气力去试图杀掉一个号称忍界最难杀死的人。

  但大蛇丸这种好似将他当作小角色、随时都可以揉捏的态度。

  怎么也无法忍受啊!

  至少得给对方留下一些不赖的印象才行,否则以后行走忍界也感觉没有牌面。

  时源打定了注意。

  现在他即便是不愿意动手也不行了,倒不如放手大干一场试试和对方的差距。

  于是。

  周身的查克拉开始沸腾,熔遁也逐渐从下至上的蔓延接着覆盖到整个身体。

  熔遁-查克拉模式!

  火红且炽热燃烧的铠甲覆盖全身。

  “有趣!”

  大蛇丸感受到时源此刻表现出来的实力,脸上的表情逐渐失衡。

  他从之前那个冷冰冰的家伙化身为一个带着些许疯狂味道的人。

  这才是他真实的性格。

  嗖!

  大蛇丸从原地蹦出。

  原地升腾起一片烟尘,而他则好似射出来的子弹一般笔直地朝着被熔遁拱卫的时源而去。

  “呼!”

  时源吸入一口气,整个人变得肃穆且认真。

  熔遁变得活跃且暴躁。

  那种好似逮着一个人就要摧毁的暴烈在战斗的时候才会真正展现出来!

  “熔遁-岩龙之术!”

  这是一个和那种名为X龙之术几乎是没有太多变化的忍术。

  不过比起那些由火遁、水遁或者土遁之类的忍术不同。

  这个忍术是由熔遁构成。

  伴随着空气温度的上升,一条巨大的龙型忍术从时源的背后出现。

  龙浑身上下是由炽热的岩浆以及好像是在岩浆中沉浮的岩石够成。

  远远看去,就好似一条镶嵌了火红色宝石的巨龙。

  “去!”

  右手涅出忍印,时源操纵忍术朝着扑过来的大蛇丸飞去。

  于是。

  呼啸的巨龙朝着前方射去。

  “这种攻击虽然强大,但如果打不中可就没有任何意义!”

  大蛇丸看着熔遁构成的忍术巨龙,瞳孔微微一缩。

  但很快,他就好似不屑一般低语道。

  只见他双脚在地面迅速点动,然后整个人随即改变了前行的轨迹。

  同时。

  他的双手也在胸前不断结印。

  “水遁-水龙之术!”

  “雷遁-伪暗!”

  大蛇丸居然是在一瞬间使用出两个完全不同属性的忍术。

  大蛇丸这家伙虽然各个属性的忍术都可以说掌握得不赖,但是他其实最擅长的其实还是土遁。

  所以当他用来应对自己忍术的反击居然是水遁以及雷遁时,时源还是情不自禁地露出意外的表情。

  吼!!

  水龙在雷遁的加持下浑身上下都透出雷电。

  那激扬的雷电让水龙看上去不比时源这边释放出来的熔遁火龙弱多少。

  伴随着流动的空气变得复杂。

  双方的忍术在空中纠缠到一起,然后开始了互相撕咬的行为。

  雷电、水流、火焰……

  这些东西好似下雨天的雨滴,不断从上面落下,最后将地面打出效果不一的小坑。

  咻!

  在这猛烈变化的氛围中。

  大蛇丸加速冲到了时源的面前。

  “来得好!”

  时源正等着对方近身。

  所以在瞬间,他就举起拳头轰了上去。

  叮叮叮--

  大蛇丸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剑。

  于是两人在短短几秒的时间内出手不下十次。

  剑刃看在时源的身上崩出无数的火星,发出连串的声音。

  “这就是你的防御吗?”

  大蛇丸后退一步,手中的草薙剑横在胸前。

  他确实没有想到熔遁不仅给予他强大的攻击力,还有坚固的防御!

  “尝尝拳头的味道吧!”

  时源一拳卡腰,接着猛然欺身上前一拳轰出。

  包裹着熔遁的拳头径直落到了大蛇丸的脸上。

  砰的一声。

  大蛇丸在半空中扭转身体,好似陀螺一般被砸飞出去。

  感受着拳头那切实的手感,时源脚下一蹬就打算再冲上去进行连击。

  但大蛇丸那边却突然涌出一大片的蛇。

  他只好暂缓脚步。

  时源被挡住的时间,大蛇丸那边也稳定落地。

  但刚刚的那一击虽然让大蛇丸的脸颊呈现不正常的红润,很很明显的,大蛇丸没有受到多大的实质性伤害。

  软体改造!

  时源知道大蛇丸的身体可是能够硬抗纲手全力怪力拳的变态存在。

  而他刚刚那一拳最多也就时怪力拳的持平水平,想要一拳将大蛇丸打趴下,还是没可能的!

  “我对你的兴趣越来越大了,听说团藏那个老家伙前不久也在你的面前栽了一跤。”

  大蛇丸擦拭一下嘴角流出的鲜血,脸上的兴奋已经哇暖无法掩饰。

  “大蛇丸大人!”

  君麻吕在远处也发出惊呼,不过看到大蛇丸没有事之后,他也随即收敛自己的声音和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