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新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家里人都在忙着办酒的事情,乔书简也不好闲着,正好大嫂二嫂要去镇上,乔书简则让顾子卿开车送她们去,这样来回也快点。
  乔大壮直接请周围邻居帮忙杀了一头猪,家里忙的热热闹闹的。
  晚上一家人一直忙到10点钟这才各自回家休息,因为还没有正式结果,顾子卿则被安排到了睡在乔小楼房间里,乔小楼则和弟弟睡去了。
  晚上乔书简觉得一切都好像都超出了自己的计划之外,怎么好好的就嫁人了呢,自己的宏图伟业还没有完成。
  正在瞎想的乔书简,突然听到刘英敲门的声音“小七,你睡了吗?”
  乔书简打开房门“妈,没睡呢。”
  刘英进门了拉着闺女的手坐在了床边上“小七啊,明天虽说不是你正式结婚,但是我们好歹也算是摆酒了,以后就要跟小顾好好过日子。”
  “知道了,妈。”乔书简点点头。
  “自从你那次摔下来了之后,妈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日子越来越好,我跟你爹商量一下,咱家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嫁妆,所以小顾给的手表你都带走,妈这里还有一副银项链,银镯子也算是给你的嫁妆。”刘英从口袋里拿出了嫁妆。
  “妈,这个嫁妆我收着,但是手表我们本来就是准备买来送给爸,大哥,二哥的礼物,明天你就给他们三个带上,也涨涨面子,我也给您和两个嫂子一人买了一些东西,今天才没来得及给他们,等过了这两天再给。”
  “小顾没意见啊?”
  “妈,你放心好了,没意见。”
  “行,你要是去他家了,可不能小气啊。”
  “知道了妈,我心里有数。”
  “这是你户口本的那一页,你收好了,去领证的时候用。”
  “谢谢,妈。”
  “那你先休息,明天还有的忙呢,虽然一切从简,有点委屈了,但是咱至少要走个形式。”
  “嗯”
  “那妈走了,你休息吧。”
  “妈,晚安。”
  乔书简等刘英走了之后,脑子里又在想着其他事情,一直到公鸡打鸣的时候才稍微眯了一会儿。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两个嫂子就来家里帮忙,星期天孩子们也不上课所以都来玩了,乔书简特地穿了一件昨天刚从镇上买的红色连衣裙,然后把从南京带回来的零食全部给孩子们分了。
  顾子卿没多久也来了,也穿了一件新的寸衫。
  不停的有人来祝贺,乔书简和顾子卿就在那里散烟散糖,各种假笑,
  中午和晚上乔大壮还请了全村的人过来吃流水席,以前村里人都说乔小七嫁不掉,贴头牛都没人要。
  现在口风完全变了,乔小七福气好,找了个城里男人,还是北京户口,以后有的享福了。
  乔大壮还送了一条大前门给给村长,让他来主持婚礼,村长是个人精,就算没有这大前门也要来啊,所以酒席上也算是热闹的。
  一直忙到了晚上,所有的客人都走了,邻居婶婶们和嫂子们帮忙把家里打扫干净了,这才离开。
  房间里面只剩下顾子卿和乔书简两个人。
  “这算我们的新婚之夜吗?”顾子卿逗道。
  “算是吧。”乔书简点点头,虽然有点简陋,但也算是承认你是我乔家的女婿了。
  顾子卿搂着乔书简“终于可以大大方方的抱着你了,这种感觉真好。”
  “我妈昨天晚上把户口本给我了。”
  “那我们回南京第一件事就去领证。”
  乔书简点点头。
  顾子卿看着佳人忍不住的亲下去,洞房花烛夜可是不能浪费了这大好时光。
  两个人正你情我浓躺下来准备进一步的时候,这个床嘎吱嘎吱的响了。
  乔书简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家的床年代比较久远。”
  顾子卿帮乔书简穿好衣服“那我们等去南京好吗?只有我们两个人。”
  乔书简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因为昨天晚上乔书简几乎一夜没睡,今天又累了一天,两个人很快的就这样相拥而眠。
  第二天一早乔书简就起床了,先是跟爸妈打了招呼,然后带着从南京带回了来的礼品给两个哥哥家,也算是回礼。
  中午吃完饭乔书简就收拾东西准备回了,刘英本来还想再留闺女两天,但是女婿工作比较重要,所以就忍着泪告别了女儿女婿。
  两个人先是开车去了夏绍堂家里,他们因为是全家搬迁,所以后备箱和后面的座椅都塞得满满的,一家四口人自己坐火车去。
  这次路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开的比较慢点,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到了南京,一夜未睡得两个人到了南京之后直接回家拿了顾子卿的户口本和其他有效证件去民政局领证了。
  从民政局出来拿着红红的本子,这才开车到了新家。
  到了家行李都没放,两个人就胡乱的吃了点点心就趴在床上睡着了。
  等乔书简再次醒来的时候,睁开眼就看到顾子卿在看自己。
  “你醒啦?”乔书简问道。
  “嗯,几点了,外面天都快黑了。”
  “4点钟了。”
  “肚子都饿了”乔书简正准备起床,就被顾子卿再次按了下去“可是我现在更饿。”
  乔书简秒懂,虽然没经历过那种事,但是电视上也看过,而且她已经感受到旁边男人身上的热气了。
  但是立刻又被两个人身上的汗味给熏了,一天没洗澡了,两个人都有味道了,乔书简推开顾子卿“身上都馊了。”
  “等会儿去行吗?”
  “不行”
  “那你再躺会儿,我去烧水,先洗。”
  “嗯”
  顾子卿就穿了个内裤就跑到院子里去烧水了,自己则洗了个冷水澡。
  洗完澡以后水也开了,顾子卿跑到房间里喊到“媳妇儿,洗澡了,要不要我伺候你?”
  “不用”乔书简爬起床迅速的从行李箱里拿了一套衣服,跑到卫生间洗澡了。
  顾子卿在这空隙把车上的行李拿下来,等乔书简洗完澡出来,顾子卿也收拾好行李了。
  看着刚出浴的娇妻,顾子卿再也忍不住了,抱起乔书简就往卧室里去。
  乔书简用手搂着顾子卿,刚放到床上,顾子卿的舌头就像蛇一样缠了上去,温热的大手进入了她的衣摆,再也没有一丝丝的顾虑,也没有多余的话,只有尽情的释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