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夕阳之下长相拥,往事,六年前的恩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又一个十万年魂环!”

  “七环魂圣!”

  “握草!”

  “怎么可能!”

  龙公震惊的说道。

  他是甚至都怀疑这小子不是个人。

  是个数十万年的凶兽!

  但听说十万年魂兽转世重修后达到六十级后普通的封号斗罗都看不出来。

  更别说自己只是一个魂斗罗。

  而且还不一定打的过他。

  难道要用武魂融合技吗?

  周天看着面部表情丰富多变的龙公十分无语。

  这不会?

  要打我吧?

  握草!

  周天赶忙解释。

  “龙公爷爷,我是吃了一株奇怪的草药材变成这样的。”

  龙公沉思了一会。

  “仙品草药吗?”

  “那种东西我也只是听说过。”

  “不过二十级魂力也太离谱了吧,还有你那魂环是怎么回事?”

  龙公还是有些无法相信。

  “吃的是一颗形状跟剑一样的草,还割破了我的手呢。”

  “魂环是神赐的。”

  周天解释道。

  闹呢?

  这龙公蛇婆可是拥有媲美普通封号斗罗级的武魂融合技。

  自己青萍剑,诛仙四剑都不在。

  这不把自己打废?

  “爷爷~”

  孟依然也看出来了龙公的异常。

  当即抱着周天警惕的看着龙公。

  在抱上周天后,孟依然就震惊了一把。

  好硬!

  刚刚和周天温情的时候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他的身体好似铜浇铁铸一般,还有那灼热的体温,那扑面而来的阳刚气息。

  已及那在她看来柔和的眼睛,阳光的笑容。

  这一切。

  都让她深深的痴迷。

  她也深陷其中了。

  “神赐?”

  龙公一愣,随后哈哈大笑。

  “吾孙女婿有成神之姿啊,哈哈哈。”

  整得周天又是一阵无语,这龙公翻脸比翻书还快。

  随后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了晚饭。

  天灵城城外树林。

  周天躺在一块大石头上,枕着墨色剑匣。

  而孟依然紧紧依偎在他的怀里,枕在他的胸膛上。

  这小妮子已经睡着了,嘴角还露出一丝甜甜的微笑。

  “哎,沧海桑田如春秋,万年光阴一刹那啊。”

  看着徐徐落下的夕阳,周天悠悠一叹。

  又有谁能想到,自己在刹那间就度过了万年光阴呢。

  这样也挺好。

  真想永远都能和她看一起夕阳啊。

  突然光影一闪。

  一个人影出现在二人面前。

  “小友,打听个事。”

  周天垂眸懒散的撇了他一眼。

  暗道一声真扫兴。

  “问吧。”

  “别吵醒我媳妇儿。”

  那人影撇了撇嘴,看着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发现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今天下午天灵城出现一柄巨剑,那是一名跟你差不多大的的少年的魂技,城里的人说他踩着一柄剑朝你这个方向飞了。”

  “小友,你可曾见过他?”

  “他穿着也跟你差不多,只是长相比起你要逊色不少。”

  听着那人影的话,周天乐了。

  “你说的是臭名昭著的通天吧?”

  “对对对!就是他。”

  人影听到通天的名字后顿时变得很激动。

  “前辈找那通天干嘛?虽然他长得帅,但是他恶事做尽,哎,可惜了他那一张帅脸啊。”

  周天搓嘘长叹,仿佛遇到了什么可惜的事情一样。

  “哼,那通天六年前杀我孙女,我找了他六年。”

  “今天终于得到了他的消息,好在老夫的家族离着里不远,所以老夫马不停蹄的赶回来。”

  “小友,你若有他行踪,可一定要告知老夫啊,为我那可怜的孙女报仇!”

  周天这才看清楚那人影的脸,那是一张历经沧桑的老者的脸。

  但又十分憔悴。

  每每提到孙女眼中都有泪花闪动。

  像极了丢了孩子的可怜家长。

  周天开始回想自己什么时候做了这样的恶事。

  对他来说这已经是一万五百年前的事情了。

  甚至斗罗大陆的剧情他都忘得一干二净。

  好在达到七环后精神力提升巨大。

  仔细回想了一下。

  好啊。

  原来那是你这老东西的孙女。

  周天脸色一变。

  “你孙女生前是不是扎着双马尾,爱穿紫色裙子,长得特别可爱,性格高傲?”

  “对啊,你怎么知道?”

  “不对,你是通天!”

  老者神情一冷。

  黄黄紫紫黑黑黑黑。

  八个魂环升起。

  “老人家,我看你也挺可怜的,你如果现在离去,我可以饶你一命。”

  周天冷冷的说道。

  “我曾救过你孙女两次,但她最后还是要杀我,所以才被我出手所杀。”

  “你也是一个可怜人,我不想杀你。”

  “你现在走还来的急。”

  红红紫紫青青青。

  七个魂环从周天身下升起。

  周天还是懒散的躺在大石头上,怀中依偎着孟依然,他不想吵醒她。

  “十万年魂环!”

  “七环魂圣!”

  老者面色一滞。

  “也对。”

  “你五年前就有了四环修为。”

  “若是在等几年,老夫恐怕连仰望你的资格都没有了。”

  “庆幸啊。”

  “遇到你的早。”

  “我还有复仇的希望。”

  老者面色一狠。

  “第七魂技,武魂真身。”

  “第八魂技,葬送之焰。”

  老家枯瘦的身躯急速膨胀,变成了一个数十米高的火豹。

  火豹张开巨口,朝着周天吐出一团恐怖火焰。

  “第六魂技,三花聚顶。”

  周天第六魂环闪亮。

  上中下三个丹田之中飞出精气神三花。

  三花合一。

  从中飞出半亩庆云。

  庆云垂下光帘。

  护住周天孟依然和他们脚下的石头。

  周天的青色魂环比起百万年魂环还犹有过之。

  而且还能随着周天的成长而成长。

  老者的火焰撞在光帘上没有掀起半点波澜。

  “第五魂技,五气朝元。”

  周天心肝脾肺肾五脏之中飞出五气,化作大手,抓向老者。

  老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大手抓到。

  大手穿体而过,飞回周天身边。

  手中抓着一个迷你的火豹。

  “怎么回事?”

  “老夫怎么用不了武魂了。”

  老者惊慌的说到。

  虽然魂力还是八十多级,但他的武魂却不见了。

  周天从腰间的玉佩状魂导器中拿出来一个匕首。

  扔向老者。

  “这是你孙女的。”

  “我两次都险些死在这把匕首之下。”

  “当年你孙女被魂兽袭击,我救她一次。”

  “她为了那个奄奄一息的千年魂兽的魂环,恩将仇报,甚至想用美色麻痹我,幸好我早有防备,躲过一击。”

  “而后她又因为一件秘宝,想要再度杀我,这才被我所杀。”

  “你孙女。”

  “可是教会了我人性险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