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相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羽沫妈盯着女儿看了一眼,笑道:“你今儿怎么就忽然开窍了?我说了这么多次,你也不上个心,也不搭个茬儿,今你温姨一提,你就定时间了,看来还是你们娘俩有缘。”

  “我知道你不放心。”羽沫闷声说。

  “那我为什么不放心呢?”羽沫妈叹气。

  “哎!羽沫还就听我的了,你可别再乱吃醋了。”温晴看娘俩情绪有点不对头,忙拦过话头,“说起来,那孩子小时候我和你妈还见过呢。“

  “啊?还有这事,什么时侯见过?”羽沫妈问道。

  ”羽沫,我说说我听道的啊,那孩子是因为前妻不能生育,离过一次婚。心情不好出过一次车祸,左臂落了点小毛病,什么也不影响的。玉敏阿姨保证过,孩子很顾家,人也挺上进的,在开发区工作,收入也高,还有房,三十二,就是岁数比你略大了点。”

  “大点好,大点知道疼人。”羽沫妈接过话,“羽沫的情况,对方都知道吗?刚你怎么说,咱们还见过那孩子?”

  “玉敏看着咱羽沫长大的,都知根知底的,当然知道了。说起来像个笑话,玉敏说,十多年前咱们单位组织旅游,允许带小孩,你带了羽沫,她带了她外甥,羽沫那时才三四岁,两个孩子玩得可好了。至今她家影集里还有羽沫和他家外甥在沙滩上盖房子玩的一张合影呢。你说,是不是有点缘分啊?”

  羽沫妈拍着腿也笑起来:“我想起来了,那孩子小时候长得蛮结实的,挺壮,看着就老实本分的样子。怎么讲,玉敏说这孩子长大了还挺上进的?”

  “可不是么,工作特努力……”温晴阿姨和羽沫妈热切地讨论起来。

  羽沫从葡萄架下慢慢走出来。

  她手里还举着条青翠的瓜,细嚼慢咽,有一点汁液粘粘地滑过手指,她拿着面巾纸慢慢地擦拭,感觉有飞虫在她身边低低地掠过,空气闷热,远处隐隐传来雷声,想是快下雨了。

  她心里奇怪,天这么闷,怎么就没有一丝风呢?走到院子里,她一件件地把早上晾晒的衣服收起来。

  温晴阿姨把他们约会的地方定在了小城里唯一的一家咖啡厅。羽沫提前到了十分钟,宽大的布艺沙发柔软舒适,钢琴曲小溪般缓缓流淌,有淡淡的咖啡香气氤氲在四周,羽沫心里先欢喜了三分。有待应生过来询问,羽沫点了杯苦咖啡。

  “你好,你是梁小姐吧。我是佟大国,不好意思来晚了,让你久等。”对面的男人音色有些尖,这让她多少有点不舒服。她忙起身客气地与对方握手,对方的手粗糙而有力,两人面对面坐下。

  “没有。我也刚到。”

  “你这眼睛,什么时候的事啊?呃,一点也看不见?”男人开门见山。

  “四年前的一场车祸,颅内出血。这个杯子,我能模糊地看见个影子。”她举起杯子,喝了口咖啡,又放下。

  微苦,羽沫皱了皱眉。

  对面的男人高声喊服务员:“给这位小姐加些糖。”服务生过来,放下糖盒。

  佟大国”哗哗”地不知倒进去多少,又重重地搅了搅,推过来,问:“你尝尝,还苦吗?你是不是不知道加糖?一边喝一边皱眉。”

  羽沫忙连声道谢,心想这大概就是妈嘴里常念叨的那种老实人了吧,实实在在的,没啥情趣但安稳。咖啡甜得确实有些过头了,她不喜欢,但还是蛮认真的回道:“谢谢你,一点也不苦了。”

  “是吧,下次记得喝咖啡要加糖。你喜欢甜的饮品吗?”

  “还好吧,我一般只在豆浆加糖。”

  “哦,这点咱俩不一样。呃,你的眼睛后来怎么没继续治疗呢?还有希望治好吗?”对方接着问。

  羽沫沉吟了一下:“当时除了颅内出血,身上还有多处骨折,能捡回条命来,医生和父母都觉得万幸了。当时我爸爸刚检查出心脏不好,后来在医院陆续躺了三年多,我妈和我都在照顾我爸。家里花得没什么钱了,家里也顾不上我。当初医生只叮嘱让我先养好了身体再说,能不能治得好,也没下最后结论。”

  对方沉默了好一会儿,勺子在杯中不停搅拌,发出轻微的碰撞声。

  羽沫有点尴尬:“没事的。有什么想问的,你直接问就好。”

  对方看她爽快,也笑了。“你别误会,来之前我就知道你的大概情况。见面了,总得找点话题聊聊天,要不干坐着么?问问你的眼睛,我不是也希望你能治好吗。医生要是没下结论,那就是有希望,你别灰心。那伯父最近身体好点了吗?

  “他去年过世了。”

  “哦,不好意思,提起你伤心事了。不过你和阿姨都尽心了,也别太难过了。那你和阿姨相依为命,你还有别的兄弟姐妹吗?”

  “没有了。”

  “哦。我了解了。那我的情况你有想问的吗,都清楚呜?”

  羽沫点点头:“温姨和我说了一点你的情况。”

  “我有过两年婚史,前妻长的一般但人挺老实的,婚后一年查出她不能生育,这让我们关系出了裂痕。时间长了,两个人都觉得日子过得没意思,又总因为些鸡毛蒜皮的事经常吵架,她压抑我也烦闷,后来两人商量了下,就干脆和平分手了。其实她这个人还是可以的。”

  羽沫问:“你们就没想到领养一个孩子吗?”

  佟大国呵呵地笑了两声:“领养真没想过。能生呢还是要自己生的,毕竟是亲骨肉,有血缘是不是?我很想要个自己的孩子,最好两个。她已经再婚了,对方有孩子,她现在过得挺安心,我也替她高兴。我听温姨说,你很能干啊,什么家务活全都拿的起来。”

  “能自理罢了。洗洗衣服收拾收拾家,上街买菜走得有点慢,我不太认路。”她有点走神。

  “那就挺不错的了。现在女孩都娇气,不愿做家务,长得如果再稍微好点,就更了不得了。你倒挺朴实的,难得。你做的菜什么最拿手?”

  “我不太会做饭,一般都是我妈妈来炒菜。偶尔我做一两次,也都不大好吃。”

  “那这方面你还要努力呀,结了婚总得有人当主厨啊,”佟大国笑道,“主要是因为我也不太会做饭,也没有时间做,工作太忙了。总不能麻烦你妈妈天天来做饭吧?”

  羽沫没有吭声,心中暗暗感到好气好笑,他俩这才哪到哪啊,这人说话也太不见外了。

  “你怎么不喝咖啡了?用不用让服务员帮你换杯热的?”佟大国询问,“你家住在新区还是老区?只有你和阿姨两个人住么?”

  她点点头:“是老房区。在东面。”

  佟大国笑笑:“挨着护城河那块吧。那片房子都是挺老的小院。我小姨原来也住那附近。我小时候总去玩,那条街叫什么来着,挺旧的?你们该认识的吧?”

  “槐树街。玉敏阿姨人挺好的,待我也好。”

  “是啊。我小姨总夸你人漂亮,心地好,孝顺母亲。今天一见,我觉得她说得有点道理。我们小时候见过,在沙滩上一起搭过房子,海浪一来就冲没了。”

  “没有印象了。”

  “哈哈哈,你真挺老实。其实我也没有印象了,那时侯太小了,我是看到我小姨家的照片想起来的,你小时侯胖嘟嘟的,就挺可爱,现在长大了,没想到还挺漂亮的。我们那时候在玩什么?好像在沙滩上盖大房子,没地基,估计最后咱俩也没盖成。人呢,还是小时候最有意思。”

  羽沫点点头,“小时候人们都无忧无虑的,不像长大了,面对的事情越来越复杂,不可预料的事也多了,就很难保持好心情了。”

  “你说的有一点道理,但我还是喜欢人长大了,能自主了,面对复杂的事情,能解决也自有一番痛快。对了,听说你在找工作,找到了吗?”

  羽沫点点头:“家里亲戚帮忙介绍的,想在一个复印社里打工,可是还没有最后定下来。”

  “我倒不是很在乎你有没有工作。女孩子么,管好家,带好孩子,才是真本事,其余的无所谓。”佟大国看着羽沫,“你有工作很好,没有也饿不着的。反还我能挣钱养家。”

  “能养活自己还是要自力更生的好。”她也笑了笑,“我想我能养活自己。”

  对方愣了愣,觉得她低头浅笑,竟是一室春光,有一点惊讶:“你笑起来可真是好看,不知道的还真看不出来你眼睛有毛病。”

  两人都沉默了会儿。

  佟大国看时间还早,就又找了点话题,和羽沫闲聊起上一辈的人的一些趣闻逸事,因为大多都是两个人所认识的,气氛到后来也不就不太尴尬了。

  等两人出了咖啡店。佟大国留了羽沫电话,又送她回了家。

  羽沫妈听了羽沫简之又简的描述后,急忙和温晴阿姨通起电话:“两个孩子一直在聊天,还算谈得来吧。我觉得可以先走走看。佟大国那边什么情况?他对羽沫很有好感啊,那是好事啊。羽沫啊,她回家后倒没说什么,估计着还算是满意吧。”

  羽沫腹诽:哪里就满意了?

  可是让她直接挑出佟大国的缺点来,她也说不出什么特别反感的地方,不喜欢也不讨厌罢了。

  在羽沫妈和介绍人温姨的热情鼓动下,两个人就开始了不温不火的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