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生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周末,羽沫和佟大国本来约好在护城河边散散步,没想到下午快五点时他打来电话:“羽沫,我这会儿临时有个会,挺重要的,不过时间估计不会太长。你先独自在河边逛逛,等会儿我,我散了会就去找你,然后我们一起再去吃个饭。”

  羽沫已换好衣服正准备出门,听见他临时有事,本想说不如改个时间吧,稍微一犹豫,那头已匆匆挂断了电话。时间充裕,她索性坐在靠门边的椅子上,脱下了脚上那双新买的高跟凉鞋。

  上午被婷婷硬拉着出门聊天,两人找了间甜品屋,要了两杯奶茶,羽沫一坐下,婷婷就开始大吐苦水。原来那个男人是有家室的。

  “他和他老婆关系不好,据说那女人挺强势,说一不二的脾气。他们一直分居,闹离婚一两年了,可他家里死活不同意。他和他妈漏了点口风要和我好,他妈不知哪打听到我眼睛这样,就急了,都动手打他了。”婷婷眼泪汪汪,“羽沫,有些事我们还真要有心理准备,我们要得到幸福或许很难。”

  羽沫听了心里难受,勉强笑了声:“我听着都害怕了。不行,你们还是断了吧?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人家毕竟有家室啊,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会放弃的。”婷婷咬着吸管,语气决然,“他搬出来了,我们在外面租房住。守得云开待月明。”

  羽沫心中微感诧异,犹豫了下,还是禁不住问出口,“你就这么信得过他?他可骗了你,而且现在还没离婚呢。我劝你,还是要多了解了解真实的情况。不能总听他一面之词。”

  婷婷叹口气:“你是不知道他被他妈妈打成啥样了,我是真信得过他。再说,我是真心喜欢他。你不懂,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有多疼多好。我断不了,舍不得,放不下,一往这方面想就难受得想死。我要和他走下去。受多大的罪,我都心甘,他不爱他的妻子很久了,只是放心不下小孩,他说他会离婚的,我愿意等。哪怕有人骗我,我也想当次傻子。”

  羽沫听她语气伤感,也就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忍了忍还是又劝了两句:“婷婷,你可要想好了,不能因你爸你妈对你不大好,你就对错的人认了真。他真心对你,你的傻在他那里值千金。他若不真心对你,你的傻不就是人家眼里的笑话吗?不能一根筋啊。”

  “咱们换个话题吧。羽沫,说说你,最近有没有新的感情动态?”

  “那我还是陪你逛街吧。”

  俩人结了账出来,婷婷嚷嚷着买东西最能缓解压力了。她带着上千度的近视镜,视力就比羽沫好些,沿着槐树街小店走走停停,看中了一双乳黄色挂满了白链子的高跟鞋,却没有合适的尺码,就鼓动羽沫买。

  羽沫一向不喜穿高跟鞋,无可无不可地试了试,没想到尺码倒合适,那卖东西的小姑娘口吐莲花,一个劲地夸她脚长得娇小白皙:“小美女,你赶快买这双鞋吧,你穿上真是太漂亮了,你本来长得美,穿上这双鞋,走起路来别提多婀娜多姿了,哪个男人都会多看上你两眼的?要是有男朋友,他肯定更喜欢你,买下吧。”

  婷婷也赞这鞋她穿着漂亮性感,“你的脚又小又白,不像我。你穿给哪个男人看,他都会喜欢的。”

  羽沫听了心里一动,也就买下了。哪里想到从商场走回家,短短二十几分钟路,脚踝就被磨得红肿一片,十分的不舒服。羽沫心想尺码明明对,怎么会这么夹脚,还越穿越疼呢?本想忍着点穿给佟大国看看,现在对方还不知什么时侯来,也就减了兴致,把鞋子收好扔到柜子最里面。换了双软软的平底白帆布细带凉鞋,才清清爽爽地出了门。

  护城河又叫月牙河,环着这座小城已经静静地流淌了几个世纪,至今清流见底。河岸边是鹅卵石铺就的休闲小径,绿柳成荫,羽沫拣了一处稍微僻静的地方,找长椅上坐下来,在河边树影里侧耳倾听。周围是三三两两散步的情侣,嬉戏的孩子,远处渺渺地传来老人的歌声,她很喜欢这里,似乎所有的人都活得轻松惬意,连这的风都显得恬静。

  哪想到从夕阳西下一直坐到了月上柳梢,羽沫早已感到饥肠辘辘,摸出手机打过去:“你开完会了吗?你要是这么忙,我就不等了,我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咱们下次再约吧。”

  那头传来佟大国的笑声:“你在哪呢?吃饭了吗?”

  羽沫有些气闷:“你约我约的是哪,我就在哪了。你要忙,那我先回去了。”

  “还在河边呢,对吗?你就这么一直干等着,你可真够老实的。刚开完会,这就来找你了,我就在河边呢,你先别动,马上就过来,我看见你了。”说着,佟大国已大步走近,“远远地就看见你坐这发呆。我也没想到会这么晚,大家开完会都约着一起去吃饭了,喊我我也没去,我说有女朋友等着我呢,大家都笑话我呢,我还是很在意你的。你别生气了,我们一块去吃饭吧,我也饿了。”

  羽沫本想嘱咐他下次提早定准时间,不要让自己再这么干等着,听他说得这么轻松,心里有了几分别扭,就不再吭声。

  “在外面给人家打工,经常会临时加班的,这种事我也是做不了主的,你不要太在意了。我总不能为了咱们俩约会就耽误工作吧,你是大姑娘了,要懂事,别生气了,我猜你也饿了吧?我知道前面有一家川菜馆,咱们赶快去吃饭吧!”佟大国说道。

  ”你工作忙,是不能够耽误。下次有这种事,我们可以另外约时间,不要让我再等着你了,等人很心焦的。“羽沫轻声说。

  ”好了好了,下回不让你这么等了,你真是个小姑娘心情,我都让着你了。去吃饭吧。“

  二人随便在街边挑了家小店进去吃晚饭。

  佟大国要了几瓶啤酒,似乎还沉浸在刚才会议的波澜起伏中,绘声绘色地描摹各色人等的明争暗斗:“你不懂我们公司人事关系有多复杂,我可不敢有一丝懈怠。最近有两个单子,涉及的钱款都很多,是很大的业绩,我和老王都在抢这个单子,主管这件事的是英姐,要是能拿下这个单子,我离升职就不远了。但老王肯定不会轻易放弃的,今天我们俩在会上争论了半天,各有一半胜算,就要看英姐的态度了,我觉得我多下点功夫,还是有机会的。我猜老王能做的也就是行个小贿,他能有多少钱呢?”

  对于这些复杂的人事纷争,羽沫有的听不懂,听懂的又觉得太斗狠,兴致不高,嘴上还是搜罗着些话尽力配合着,渐渐有些累了。

  “这个单子完了,下面还有两个小单子,我希望我都能拿下来,不过最近我可能会出差频繁些,你不会在意吧?英姐要是有可能都给我,到我们结婚的时候,我的手头也会宽裕些,你替我开心吗?到时侯大老王就彻底歇了,听着爽吗?”

  羽沫听到佟大国提到结婚,吓了一跳:“我们才认识多久呢?都不太熟呢。你先别想别的了,好好做你的工作,我一点也不介意你出差的。”

  “工作还不是为了家庭么。我这么努力也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多拿下几个单子,多挣些钱,有个好的基础。英姐,是我们部门的领导,她很看重我,当然我也认为我有能力,你觉得我有能力吗?”佟大国举起酒杯,干了手里的酒,兴致看起来很高昂。

  羽沫聊这些话题有些力不从心,她并不熟悉佟大国的工作内容:“人家看中你,你当然要好好表现了,我不大懂,祝你工作顺利吧。”羽沫举起杯,“心想事成。”

  佟大国没有碰杯,自己仰头又干了:“你有时还真像个学生妹子,说什么你也听不大懂,还一副不太关心的小样子。不过这样挺好,和你在一起,我不那么累心。”

  羽沫也觉得有些话题他们间聊起来有距离,越发不自信起来,咬了唇不再说话。

  “时间还早。”佟大国低头看了看表,捏了羽沫的手腕,问:“你介意和我去电影院看场电影吗?听也能大致听得明白的。你不介意的话,咱们赶得上晚场。”

  羽沫见他兴致颇高,也就点了点头。

  电影是个爱情悲剧,羽沫感性,听到失意处有点小感动。佟大国看她有些唏嘘,就揽了她的肩,她也顺势依偎过去。

  他的手沿着她的小臂一路爬过,向上伸进了上衣。她感到憋气,却听到他酒后粗重的喘息,“你比我以前老婆的大,还翘。”他使劲捏了捏,在她耳边说,“我喜欢。”

  酒气扑鼻,她忍着,后背便僵直了。

  “你喜欢吗?”他掐揉,手劲渐大。

  “疼呢。”她忍不了,躲了开去,坐直了身子。他明显地扫了兴,松开她的肩,态度冷下来,似乎厌弃她矫情。

  电影后半程,佟大国轻微地打起了鼾,羽沫也兴致全无。熬到散场,羽沫心烦意燥,回来的路上,两人谁也没再说话。

  一周里佟大国再也没来过电话。羽沫也不知他是生气了,还是出差了。心里烦闷,可两个人从开始就是奔着谈婚论嫁去的,大家心知肚明。若是为这点事就闹翻了,好象也没什么必要,这么想着,羽沫反倒纠结起来,是不是应该先打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