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悔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婷婷手术做到凌晨三点多,有几处轻微骨折,好在没伤到内脏。

  多亏萧东远和小文一直忙前忙后,羽沫才勉强应付下来,坐在医院走廊,心里替婷婷感到深深的不值。

  “你是婷婷好朋友吧?谢谢你啊。”婷婷的亲爸和继母清晨才赶来医院。

  “这是谁干的?肯定是你女儿在外面勾三搭四,惹得人家大婆打上门来,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真真丢死人了。真没见谁家丫头眼睛瞎了还狐狸精似的跑去做小三儿。”婷婷继母人高体胖,神态傲慢,一脸厌恶之情。

  羽沫无言,倒像自己有了这么个朋友也跟着丢了脸似的,尴尬地不知说什么才好。

  旁边萧东远看不下去了:“你们是病人的爸爸妈妈吧。羽沫也是个小女孩,又被吓着了,累了一个晚上了,作为朋友,该帮的忙都帮到了。既然您们来了,那我们都先回去歇歇了。”

  “是是是,麻烦你们几位了。都快回去休息吧。都是我们家婷婷不懂事,惹的祸,给你们添麻烦了,谢谢你们啊。”婷婷爸比自己老婆像是大不少,神态很是谦卑,此刻急忙和东远握手道谢,微弯着腰小步送他们出来。

  被风一吹,羽沫渐渐从恐惧和紧张中放松下来:“萧大哥、小文,真谢谢你们啊。”

  萧东远看了一眼身边这个清秀的女孩子,身材瘦削小巧,脸庞清纯白皙,此刻她一身狼狈,衣服上还星星点点地沾满了污血,熬了一夜,满脸疲惫却依然神态温和安静。

  心里叹息了一声,是个好姑娘,可惜和东海却并不太合适,两个盲人生活在一起将是多么不容易,何况这小姑娘还生得如此纤巧柔弱,一幅的娇娇的小模样。

  “你别客气了,你也是一夜未睡帮同学忙。你和东海也是盲校同学,是不是?他刚才特意打电话来求我尽量帮助你。今后有事情你尽管说话。我和小文先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我打辆车走就可以了。”羽沫觉得东海的哥哥很稳重,帮人也很尽心,却远远不如东海热情亲切,有种说不清的严肃,“萧大哥,呃,东海还在省城?他说过他什么时侯回来吗?”

  “他们最近有考核,倒没听说他能很快回来。而且这几周他一直感冒了,现在说话声音还嗡嗡的,我挺担心他身体的,也不希望他来回跑,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我可以帮你转告他。”东远淡淡的道。

  “他感冒好几周了?这么厉害……现在好些了吗?我倒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他。”羽沫微皱眉。

  “挺厉害的吧,嗓子一直痛,还发低烧,他也不太会叫苦,我听见刚打电话他还在咳,”东远又上下打量了羽沫一眼,“他人大了,估计有什么心事吧。他一向身体很健壮,这次病生的也是奇怪。我这当哥哥的最近也是忙,没有时间来问问他。你是他朋友吧,你清楚他最近遇到了什么事吗?或者什么人?”

  羽沫脸一红,一时语塞:“其实我们也不是太熟,我也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他了。听说他生病了,也很担心。既然他一时回不来,那您就替我给他带个好吧。我倒真不清楚,他最近遇见过什么事或者交了什么新朋友。”

  “那就好。你也累了一晚上了,赶紧回家吧,好好休息休息,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来找我。”

  羽沫说:“谢谢大哥”,在路口拦了辆车,“今天太麻烦你们了,也替我谢谢东海。那我先走了,再见。”

  羽沫歪倚在出租车的靠背上,犹豫了半天给东海发了条语音感谢短信,没有敢问他生病的事情。

  对方后来一直没有回。

  佟大国越来越忙,公司最近似有人事变动,为了抓住升职的机会,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做单子上,经常出差一走半个多月。自打定下婚期,两人反而约会得更少,偶尔通电话,也只是讨论讨论结婚的各种细节。佟大国一律听任羽沫安排,极少给意见,羽沫后来索性连电话也懒得打了。

  羽沫妈倒是有点诧异,冷眼瞧着,这小两口看上去怎么就觉得少了点什么呢。

  “你最近怎么就只吃这么点饭啊?为了照婚纱像的时候好看?可你已经很瘦了,真不必这样。”

  羽沫摇头:“就是没胃口,吃不下去。我也没打算去照婚纱照。被摄影师摆弄来摆弄去,怪傻的,没意思。”

  “还是照一套吧,穿着婚纱多美好,给青春留点记忆,何况我姑娘还这么好看。这件事,大国怎么说?”

  “他怎么会想到照婚纱像的事情呢?”羽沫皱眉,“他是什么也不管的,一心忙着和什么英姐搞好关系,多多做单子,好快快升职。”

  “一点也不问?这好像也是有点过分了,毕竟是婚姻大事啊!”羽沫妈难得也抱怨了句。

  “婚姻大事?”羽沫冷笑,“在他眼里,婚姻不过是必经之事,未必算得上什么大事吧,我看升职在他心里才是最大的事。”

  “男孩子年轻时是应该把事业放第一位,这是人家优点,等你结婚就明白了,柴米油盐都需要钱的。你就多做点,多去沟通,别总抱怨。不过,他家婚礼邀请的人都定下来了吗?你温姨托熟人预定的酒店,需要个大概人数。温姨问了好几遍了。”

  “他又出差了,等他回来让他自己去和温姨说吧。我哪里知道?”羽沫站起来收拾碗筷。

  “去去,给大国打个电话,问问清楚,也好好聊聊天,我看你们俩最近电话打的太少了,我来收拾。”

  “他忙着呢,我打过去,他会烦的。其实我也烦。妈,还是你去问吧。”羽沫道。

  “你哪那么多小心思?大国男人心思粗,人还是不错的,现在工作上有机会当然拼一拼了。你打过去电话,他嘴上不说心里也高兴。你听我的,快去吧。”

  羽沫再皱眉,没动。她妈把她推进里屋,找到手机塞到她手里。

  羽沫无奈,歪靠在床头休息了一会。手机打过去没人接。她尽力回忆他住的酒店,查到客房号又打过去,响了很久才有人拿起来,对面房间内一片静寂。

  佟大国的声音有些微喘,羽沫耳尖,便问:“怎么了,刚刚去跑步了?你这两天不是忙着谈单子吗?”

  他答:“哪有空跑步,这边天气有点凉,可能冻着了。说吧,有什么事?”语气急促,倒似乎有一丝侷促不安。

  隐约中听到一个女人细微的笑声。

  羽沫愣了下,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问:“你刚才在做什么,你现在身边有人么?”

  佟大国似乎轻轻的嘘了一声,女人脾气很冲,“唰”地撩被下床声,穿着拖鞋的脚步声,还有压低了声音的抱怨:“瞎子就是耳尖。我先去洗澡了,你可快点呀。”

  羽沫瞬间气血上涌,哑声问:“佟大国,你怎么能,这,这要怎么说?”终是问不出口,也已气得胸口起伏,“你恶心。你,你要怎么解释!”

  佟大国也不耐烦了:“你丫有病啊?好好的解释什么?”

  羽沫也抬高了声音:“你房间里的那个女人是谁?”

  “哪来的什么女人?你看见了?开着电视呢!我整天忙得快累死了,你别添乱了。你到底有什么事,快说啊。”电话那头有其他人走动的声响,佟大国似乎被掐了一下,疼得直吸气,他顿了顿,急着问,“你到底有没有事?”

  羽沫举着电话愣了一会,忽然间就心灰意冷:“现在没什么事了。”抬手就挂断了电话。

  她枯坐了很久。屋子里静极了。她心里反而逐渐清明。

  一会儿,她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刺耳,羽沫听任它一直响到停。

  过了一会儿又尖锐地响起,她按掉。

  再响,羽沫抬手就狠狠地扔了出去。

  “出什么事了?俩人吵架了?”羽沫妈走进来,弯腰拾起已碎屏的手机,小心翼翼地看着羽沫苍白的脸色。

  “我和佟大国完了。我听到他房间里有女人的声音,暧昧得不得了。”

  “这中间是不是有误会?”她妈声音轻颤,“你们都订婚了,大国应该不会……”

  “那个女人从他床上掀被子下来的,还催他快去洗澡,说瞎子就是耳尖。”羽沫沉声说,奇怪自己怎么就没有一丝心痛,只剩下疲倦,只剩下厌恶。

  羽沫妈听着她冷冷的语气,却已急得语带哽咽,“你先不要这么武断地下结论……”

  “你是想把我逼疯吗?”羽沫尖叫出声,她实在受不了他妈那种隐忍受伤的语气,“我不爱他!一点也不爱!你到底明白不明白?”她觉得自己真要歇斯底里了,“妈,我害怕结这个婚!一直都在害怕!”她的眼泪冲出眼底,“我害怕,你到底懂不懂啊?”

  她妈抱住她:“羽沫,人对没经历过的事都会感到有点害怕,但结婚没有那么……”

  “我不会和他结婚了。即使没有这件事。我想,我最后也不能结这个婚的。”羽沫哽咽,却语坚定。

  她妈握着她冰凉发抖的手,此刻不知说什么才好,自己却早忍不住哭出声。

  羽沫极力克制,“我求求你,先不要哭了,这其实算不的什么。这有什么不好么?求你不要跟着我,我真没有怎么样。我只想自己出去走走。一个人呆一会儿。”羽沫勉强伸手拍了拍母亲,发现她虚弱无力,心里万分难过,“你不要这样,求你了。”

  心里模糊地想,或许现在受到最大打击的人是她这可怜的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