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兄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静当年听东远谈起老家还有一个有眼疾的幼弟时,偶尔倒也曾暗暗担心过,怕不好相处,怕负担过重。大三那年暑假和东远来江州城玩,当时东海还在上初中,火车站上第一次看到那个来接哥哥的大男孩,许静心中就生出种说不出的疼惜。高高瘦瘦的男孩子,身体豆芽菜般单薄,面庞却已长得棱角分明,和东远的俊雅成熟不同,东海带着几分少年孤儿的落寞与不羁。默默地帮她提了大大的旅行袋,一路上安静地令人心疼。

  进了家门,许静更是吓了一跳,房间陈设极为简朴,但却整洁干净,东西摆放得井井有条,完全想象不出它的主人是个有眼疾的大男孩。桌上竟然已经摆好了温热的饭菜,虽然简简单单但色香味也很是象模象样了。

  “都是你做的?”

  “嗯。我哥说你喜欢吃蘑菇和鱼,我炒了蘑菇肉片,清蒸了鱼。就怕不合你口味。”

  “东海,我可太惭愧了。我到现在只会吃学校食堂,还不会做饭呢。真是太麻烦你了。”

  “静姐,不麻烦。你喜欢吃就好。”

  “我太喜欢了。口味太好了。你和谁学的?”

  “我就挺喜欢做饭的,做的好吃了自己也开心。”

  几日相处下来,许静发现东海和熟人在一起时,个性其实相当热心,处处照顾别人感受,懂事又妥帖。

  临走时,许静就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零用钱都拿出来,给东海买了一个酷酷的登山包,东远笑道:“你这也太破费了,他一个学生哪用得着这么好的?”

  “他就配用这么好的。东海太可爱了,天天忙这忙那的,比亲弟弟都热心。”许静叹道。

  等看到男孩子感动羞涩的笑容时,许静觉得这钱真是花得太值了。

  “你有什么想要的,告诉我就好,我买给你。有心事和你哥说也行,和我说也行,你把我当亲姐姐吧。”

  走的那天,东海怀里抱着她送的登山包,送出老远:“静姐,有空和我哥就多回来看看我,我想你们。”

  许静当时眼圈就红了。

  后来成了一家人,看着东海长成如东远一般高大沉稳的男子,看他不分昼夜辛苦打拼出一个小有名气的按摩店,看着他和丈夫品茶论酒和女儿嬉戏,许静内心深处早以把他视作自己的亲弟弟。而东海也一直未改口,依旧喊她静姐。

  此刻许静站在厨房里煲着汤,侧脸看到东远正坐在厅里沙发上低头看晚报,问道:“那女孩子你见过?长什么样,好看不?”

  “那女孩有一个朋友受伤了,她给东海打电话,东海当时在省城呢,求我去帮了个忙,小姑娘不太爱说话,我记不大清楚长像了。”东远皱眉回忆了下,“不太高,皮肤很白净,长头发,应该挺清秀的,就是瘦。”

  “瘦怎么了?现在女孩都怕胖呢。我还想减呢,减不下去。”

  “你这才叫正好呢。那姑娘看着有柔柔弱弱的,性子也很安静。”

  “我还以为东海会喜欢活泼外向的女孩呢。”

  “谁说不是呢?他自己那么爱结交朋友,店里来来往往的都称兄道弟的。”

  “那可不大一样。喜欢和外向的哥们来往,可未必喜欢外向的女孩子。”

  “他店里的那个晓鸥,说话大大咧咧的,好玩好热闹,他好像夸过人家性格好。”

  “人家是陆文的女朋友。你别乱点鸳鸯。”

  “这我当然知道了。我也没说东海喜欢过她啊。可是东海挑的这个梁羽沫也很出乎我意料。”

  “为什么?”

  “首先东海经历坎坷,成熟得早,而那小姑娘年纪小,看着就像没长大,能胜任妻子的角色吗?我都怀疑。”

  “你以为人人都像我,家里外头的忙活?人家东海或许就想找个小妹妹宠呢。”

  “不会吧,东海挺理性的。你多贤妻良母,娶妻娶贤,我算娶对了。”东远笑。

  “少奉承我,”许静笑,“东海是挺理性的,那是他还没遇上梁羽沫。还有什么让你觉得意外的?”

  “身高,气质,谈吐,经历,你看看吧,像的地方都挺少的。”

  “你倒把我说得更好奇了。你原来想像中东海会选择什么类型的?”

  “我以为象东海这种少年老成的性子,成熟大气的,要不然也是个外向活沷型的,才会比较会吸引他。比如你这种温婉知性的,我就特别特别欣赏。”

  “你少来了。我这样的可入不了咱家弟弟法眼。”

  “东海内心可把你当半个母亲看,长嫂如母,他平时最敬重你了。我觉得你待他比亲弟弟还好。”

  “那倒是,他确实就是我亲弟弟。”许静又看了自己老公眼,嘱咐道:“所以啊东远,你别总皱个眉,心里有什么想法,咱俩说说就算了,可千万别表现出来。咱们给东海介绍好几个了,他哪里肯好好见呢?你觉得合适有用吗?得东海心里愿意。一会儿,你好好笑脸相迎啊,别让东海想多了。那我可不依。”

  “知道知道。你一会也留心,替东海好好看看那姑娘,你心细眼光准。”东远叠起报纸,走进厨房,“我帮你干点什么,领导?”

  许静又看了眼丈夫那张没有啥表情的脸,心里嘀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让东海那么喜形于色地要带回家来呢?恋爱中的人啊,智商都不好说。

  门铃响起,女儿恬恬已迈着小胖腿“咚咚”地抢着跑去打开门。

  “二叔,我想你了。”

  “就你嘴甜,抱一个。小美妞,又胖了。”东海抱起侄女。

  东远夫妻忙迎过来,东远微笑着打招呼:“羽沫来了,快进来,别客套。”

  许静抬眼看去,女孩子穿了件雪白的长款高领毛衣,淡蓝色牛仔裤,确实很瘦,墨染般的漆黑长发,用条素雅的手帕低低地扎紧,衬着一张白皙的清秀脸庞,此刻微低了头,略显局促地站在东海身边。

  确实还是个孩子啊,好个柔柔弱弱的小模样。许静心里叹息了一声,默默看了一眼丈夫,此刻东远也正好回望过来。夫妻二人几乎同时看懂了对方眼神中的担忧。

  “哥,静姐。我媳妇羽沫。”东海推羽沫到身前,低声笑,“怎么不叫人?”

  羽沫不禁红了脸,低声喊了声:“大哥,静姐。”

  许静忙拉了羽沫的手,笑:“这是长得有多秀气啊!又漂亮又乖巧,东海你这是从哪找个仙女来?不是我说,你也太命好了。羽沫别拘束,跟在自己家里一样。我正炒着菜呢,饭这就快好了。”

  “静姐,我来帮忙。”

  “不用,不用,哪有让客人帮忙的。你去厅里吧,和你大哥聊聊天,饭一会儿就会好的。”

  “羽沫坐,吃点水果,桔子?香蕉?”东远推了一盘水果过来。

  东海剥了个桔子,半个递给羽沫,半个递给了恬恬。

  羽沫端正地坐在厅里沙发上,听东远问道:“听东海说是伯母带着你长大的,也挺不容易的。东海只有我这么个哥哥作伴,你家兄弟姐妹多吗?”

  “我舅舅家有个表弟,我小姨家还有个表妹。小姨家的表妹和我差不多大,我们从小是玩伴儿。他们现在都还在上学。”

  “那你现在是上学还是工作呢?”

  “我在一家打印社里工作。”

  “恬恬,把这个警察机器人拿给你爸爸玩儿,问问他是不是打算换工作啦?”

  东海笑着把带来的玩具递给恬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