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家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哇,长得是有点像爸爸。”恬恬笑。

  东海也笑,把恬恬从腿上放下来,弯腰帮着她拧机关,小机器人矮矮地飞了起来,恬恬兴奋地追着满屋跑来跑去。

  “别让它飞这么快,小心碰着人,你二叔太疼你了,”东远说着,抱了恬恬,喊许静,“你快来管管你宝贝女儿,不是光剩了个汤没做么,我来吧。羽沫,你再吃个香蕉,挺甜的。”

  说着进了厨房,往外推许静:“你亲弟弟嫌我不会说话呢。我可别得罪了你未来好弟媳。将来在你们姐弟这,再两头不落好。你们女生之间好沟通,我还是来做这个汤吧。”

  “你平时对东海就太严肃。你当亲哥哥的不能躲起来啊,羽沫多想了就不合适了。”

  “好好好,我亲手来做汤呢,羽沫都听见了。我也是能力所限,不知道跟这么小的小姑娘聊什么合适。等汤做好了,我马上出来。”

  “东海从哪买的玩具,这么新巧,还会飞呢?每次来都买东西,不是吃的就是玩的,各种毛绒玩具,恬恬屋子里都快堆不下了。羽沫,以后你要好好地管管他,太会乱花钱了。不过,他可是真心喜欢小孩,据说这种人未来都是好老公好爸爸。”

  羽沫笑:“是恬恬太可爱了。”

  “哟,我看是羽沫太可爱了。”许静笑,“这皮肤美玉一般,头发墨染一般,人这么娇俏,比明星还漂亮。是随妈妈还是随爸爸啊?”

  “都说我鼻子像妈妈,脸形随爸爸。“

  “伯父伯母一定也长得好看,女儿才这么漂亮。爸爸以前做什么的,把你教得这么温柔乖巧?“

  ”我爸爸是编辑。”

  “怪不得书卷气这么浓呢,大家闺秀。”

  “吃饭了,羽沫和东海坐一块吧,恬恬坐妈妈身边来。”东远端了菜,出来招呼大家。

  饭桌上,东远问:“羽沫喜欢吃什么?东海给羽沫夹菜啊。”

  东海就帮她每样都夹了些,又低头替她剥虾。

  许静就笑:“我们东海人好心细,最懂得疼人。”

  东海点头,对羽沫说:“我嫂子说的都是实话。”

  大家就笑,羽沫伸手到桌下推他。

  许静也帮她夹了些菜:“尝尝这道粉丝鸡杂,放心,没有一丁点腥味,挺费功夫呢。”

  “粉丝滑腻酥软,鸡杂又香又脆,我都快把舌头吞掉了,静姐的厨艺真好。”羽沫笑着说。

  东海就笑:“媳妇,不兴咱这么绕着弯夸我好。”

  许静笑道:“我们也都特别喜欢吃,尤其是你大哥。怕晚上来不及,中午东海特意多做了些,厨房还有,一会你也带些回去。越是这些家常的普通东西,东海越是做得好吃。有时我带了他做的菜去学校,同事们都夸手艺好,我特有面子。这做饭得讲究天分,你哥哥怎么学,也远不如他。”

  东远笑道:“不跟这小子比,我做的其实也不赖。是不是,恬恬?”又对羽沫说,“东海没有给羽沫做过饭吗?他可是个天生的厨子,汤煲的也好喝,尤其是鱼头汤,他店里的师傅们都喜欢。你以后也多给羽沫做些好吃的,羽沫有点瘦啊。”

  “还有栗子蛋糕,二叔做得可好吃了。不过他只在我生日时做给我吃。”恬恬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送给羽沫,“阿姨你要是想吃,二叔肯定不嫌麻烦,立刻给你做。”

  东海抱起她:“小馋猫,想吃告诉我啊。我什么时候嫌你麻烦了,小丫头?”

  恬恬躲在他怀里咯咯地笑:“那你明天就给我和漂亮阿姨做一个大大的蛋糕,行吗?”

  “没问题,我打包票,你二叔肯定做给你吃。恬恬说,要多大的吧?”羽沫笑道。

  东海拍拍恬恬:“你该怎么谢谢?”

  恬恬鬼马精灵,躲在东海怀里冲着羽沫忽闪着大眼睛,奶声奶气地说:“谢谢二叔,谢谢二婶。”

  东海放声大笑。

  羽沫不好意思,只当没听见,起身帮忙收拾碗筷,东远夫妇急忙拦住她。

  饭后,许静又端了好些坚果出来招待羽沫,羽沫连声说吃不下了。

  “不会胖的,你身材已经好了,不用节食的。皮肤也特别好。”许静笑,“你喜欢吃什么,告诉我,我下次多准备些。你要是每次都吃这么少,东海一心疼,会怪我的。”

  “怎么会呢?”东海笑,“她今天吃的挺多的了,可见静姐的手艺好。沫沫胃口一向不太好。”

  “那可得好好的调理调理。东海,你不是认识个老中医吗?带羽沫好好看看,年纪这么小,胃口不好,时间长了会伤身体的。”

  “我已经和老师联系过了,他现在在外地讲学,等他回来我就带沫沫去看看。”

  四个人又随意聊了些家常,天色渐晚,他二人便起身告辞。

  许静拉了羽沫到厨房,说开饭前就留了新鲜菜饭让她带着,羽沫推辞不过,也就领了心意。

  东远借机偷偷拉了东海一下。东海不知什么事,随哥哥走进另一间屋子。

  “哥,怎么啦?“东海迟疑了下,“不满意沫沫?”

  “你的事,你觉的好就行。”

  “你觉得呢?”

  “我觉得挺好。你略微有些配不上人家。”

  “嗐。”东海笑,“那你就甭操心了。”

  “考虑清楚了?”

  “都带回家了,还要怎么考虑清楚?”东海

  低声说,“想娶呗。”

  东远没出声,拍了拍弟弟肩头:“你从小就是个有主意的,我相信你。”

  东海点点头。

  东远走到柜子前,伸手从最里面小心地拿出一个小锦盒,郑重地递给东海:“仔细收好了。”

  “什么?”东海没敢接。

  “咱妈留下的那件东西。我替你保管好几年了。”

  “你也是家长,回来你给她吧。”

  “给谁?”东远停顿了下,“这是妈妈留给咱俩的。你也别推让,我的我留下了,你的你也拿好了。自己的东西,自己好好掂量着安排吧。”说着拉了东海的手,把小锦盒放到他掌心里。

  “这是妈留下的,也算她最后一点心意。你也大了,你的事你自己全权做主吧。我做哥哥的,对你照顾不周,但也尽力了,今后更多的就是祝福了。“

  东海伸开双臂,和大哥小小的拥抱了下,低头再小心翼翼地把盒子揣到怀里。兄弟两人并肩往外走,东远又加了句:”羽沫这姑娘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