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雪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要的,沫沫,这是迄今为止我生命中最想要的。我的心是已经全给了你了,我的命你也可以随时拿去,沫沫,你要不要?”东海执了她的手到胸口。

  羽沫手下全是东海的热烈心跳,自己先禁受不住,抬手推他,轻轻地“呸”了一声:“萧东海,你还可以更肉麻些。”

  东海困住她的手脚,低声笑:“还想要更肉麻些?那可难到我了。怎么才能更肉麻呢?我只会这一句,你来教教我,沫沫教我。”

  羽沫挣扎着向后倒,他人也跟过来,羽沫的手被按住,下意识地张嘴轻咬,不知怎地就碰到了他突起的喉结。

  雪团在墙角不知何时睡着了,这时喵呜地叫了声。

  屋外静静的,已是一个琉璃白雪世界。

  今冬的第一场雪漫天飞舞,正下得欢天喜地。

  羽沫快下班的时候,东海推门走进店里,和余敏敏先打了个招呼:“敏敏。”

  余敏敏斜了他一眼:“没大没小,喊敏敏姐。你最近可是稀客,这又是从哪钻出来了?”

  “前两天去省里中医学院学按摩去了。”东海把一盒精巧的玩具放到桌上,“这套方盒的是送给你家小帅的。我给我哥家的恬恬也带了一套是圆盒的。可能里面玩具略有不同,两个孩子可以换着玩。”

  余敏敏从中挑出一个会飞的机器人放到桌上,拧了拧螺丝,机器人便手脚灵活地摆动飞舞起来,敏敏觉得好玩,不禁笑道:“你怎么这么会挑东西,我儿子最喜欢这款机器人了。”

  “上次俩个小家伙在一起玩,我听帅帅念叨过。”

  敏敏感叹:“东海,你最细心了,连孩子的话也记得住。我家老林还说上次肩颈不好,你给推拿了两次,舒服不少,想请你喝酒呢。酒我可都预备下了,什么时候赏光?”

  东海点头:“酒还是免了,林哥那酒量,他自己喝醉了,你还得怪我。”

  余敏敏笑:“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大年初三,从你哥家被你扶回来,我家老林就冲着窗户对着街道唱了半宿歌,说你夸他唱得好来着。”

  东海敲着桌子微笑,羽沫在边上也止不住地乐。

  敏敏:“你今天去你哥家吃饭吗?我今天晚上打算包些饺子,煮熟了给你们送过去,荠菜馅的,吃不吃?”

  东海:“我中午刚去过,吃得也是饺子,我嫂子包的。他们倒是又喊我去吃晚饭了。”就回头问羽沫,“去吗?”

  余敏敏不禁惊讶,也回头看羽沫。

  羽沫有点不好意思:“也没什么准备。”

  东海笑:“去吃个饭,准备什么?”

  余敏敏也笑:“呦,东海,你这些日子不是一直出门在外吗?我这一不留神,你怎么就把我们羽沫哄到手了,羽沫,我可得好好提醒提醒你……”

  羽沫笑:“提醒什么?你说说看,说啊——”

  东海好整以暇,把玩具重新拆装,一一码进盒子里。

  敏敏咳嗽了一声,笑道:“我先不说,留着,瞧你再敢把我家老林灌醉了试试?”又扭头对羽沫说,“这可都快下班了,你到底去不去人家吃饭啊?人家都亲自来请了。你若不去,我也好在这里看他个笑话。”说着捂嘴笑。

  “东海,我们现在就走吧。”羽沫笑。

  “哎,女大不中留啊。”敏敏用指尖点了点羽沫头,笑着低头收拾东西。

  “一块走吧。你们家和东海大哥家不是邻居吗?”羽沫笑,“敏敏姐,咱们同路。”

  “我可不当电灯泡,让某人不待见。”敏敏笑着说,收好了机器人礼物,“替帅帅谢谢东海叔叔了。”

  “一块走吧。”

  “我先去市场买点菜,你们先走吧。”

  “那来家里吃饭吧,敏敏。”东海说。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就不去打挠了。哪天你俩一块来我家吃饭吧,你去东远家,来我那也顺路。”

  羽沫和东海出了店门,一路上心里七上八下的,坚持要买些礼物带过去,“你说给你哥嫂买点什么好呢?”

  东海笑:“其实他们不讲究这些,你去吃饭他们就很高兴了。没必要这么郑重。”

  “这是礼貌。”羽沫说,“给小朋友买东西最好了。可你已经拿了玩具,怎么办?”

  最后东海陪她在槐树街小店里挑了两盒精致的好茶叶。

  羽沫心里忐忑,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你哥嫂知道我们的事吗?”

  “知道一点。”

  “你什么时候说的?”羽沫半信半疑,“这么唐突登门,是不是太冒昧了?要不然你再去打个电话问问?”

  “问什么?”东海笑。

  羽沫想了想,一时语塞。

  “你放宽心吧,他们人都是很好相处的,何况我的沫沫还这么好。”东海拍拍她手,安慰道。

  萧东远比东海大七岁,自从父母去世,他就承担起了照顾这个幼弟的责任。他还记得当年初闻噩耗,年幼的东海日夜啼哭着想妈妈的伤心情形。因为不懂,也因为没有钱,东海的眼睛错过了最佳治疗期,成为他的一块心病。

  上小学时,东海经常被同学欺负,他就带着东海去学跆拳道,去练拳,东海个性坚毅,虽然常常带着青一块紫一块的伤回家,却从不喊疼,一坚持就是几年,慢慢地越长越强壮。后来欺负东海的人确也渐渐地少了。

  为了方便照顾东海,东远以高分报考了本省的大学,毕业后又说服了同窗女友许静一起回到江州城,他在一家小公司里做平面设计,许静在中学里教书。许静当年倒追的东远,倒也安心于小城的平淡舒缓,俩人慢慢攒钱买房付了首付,婚后五年方有了生子的计划,宝贝女儿的降生让细水长流的日子变得更加有滋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