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聘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到家,东海拉了羽沫坐到沙发上,自己则盘膝坐在她面前的木地板上,从自己身上摸出那个小锦缎盒子,郑重地放到她手里:“猜猜是什么?打开。”

  羽沫掀开盒盖,触手一片温润细腻,是一对晶莹剔透的玉手镯,有点吃惊:“你哥怎么给你这么贵重的东西?”

  东海拣出一只,拿在手里轻轻抚摸:“我妈箱子里留下来的,一共是两对儿。我哥说我妈年轻时戴过,很漂亮,我是一点也记不得了。据说是祖上传下来的东西,按规矩是留给我家媳妇的。那一对静姐留下了。这一对我帮你戴上,你试试喜欢么?”

  羽沫笑:“我还不是你媳妇呢,我可不敢要。”

  东海执了她手,低了头,默默地替她戴上,轻轻地转了几转:“你还真是有点瘦,以后我得好好管着你吃饭了。喜欢这块玉么,沫沫?我没读过什么书,只记得好像有一句话是‘执子携手’……你记得?”

  “与尔偕老。”羽沫轻声,“牵手,在古时候是很大的承诺。”

  “是。一诺一生。”东海起身坐到她身边。羽沫头枕了他的腿,歪着身子摆弄腕上的玉手镯,“冰冰凉凉的,还挺沉,摸上去很光滑。”

  东海依然拉着她的手,“好玉是很能养人的,你就一直带着吧。我妈是学地质的,我记得她说过这块玉很不错。”

  “那应该很值钱了?”羽沫抬起手腕,来回轻轻摇晃,笑,“这么说我是不是发财了?我要拿去卖了,你心疼不?”

  “财迷。刚拿到手就想卖了?好好戴着吧,我养你,你想要什么,我都买给你,只要我买得起。”东海温声说,“这只手镯,你要好好留着,等将来我们也有了儿子……我陪着你一起慢慢变老,你陪着他一起慢慢长大,然后你再亲手送给他,好不好?”

  “什么呀?什么就儿子?”羽沫挣扎着想坐起来。

  “女儿更好。”东海换了个姿势,压制住她胳膊,俯身过来,“你想生什么?生几个?我一定都好好努力配合你。”

  羽沫脸红,啐道:“呸。快放开我,我生气了啊。”

  东海低声笑:“那你什么时候和我去领结婚证?你想想昨天的事,你得对我负责啊。”

  羽沫的手不能动弹,只能用腿来抗议:“到底应该谁对谁负责?”

  “你一定是故意的。”东海躲闪不及,被羽沫无意识的小动作撩拨到,深呼吸,捏了她下巴,笑,“你这么娇娇的小模样,我又想对你负责了,怎么办?”

  羽沫急忙求饶:“好好,我对你负责好了。半年,半年之内咱们去领证。”

  “三个月吧。”

  羽沫皱眉,想争辩:“太快了吧。我们着什么急?”

  东海轻吻了一下她的眉间,又把手放到她肚子上,轻轻地揉,笑道:“要我说,越快越好。有些事可说不准,我很厉害的。”

  羽沫抬起膝盖,这次毫不客气地狠狠地撞上了他的胸口。

  东海一手捂了胸口,满脸痛苦状往后倒去,羽沫伸手拉他:“踢疼了?”

  “嗯,特别疼。”东海顺手把她拉进怀里,抱抱紧,低声说,“怎么这么心狠呢。你得帮我揉揉,这里,还有那里……”

  羽沫又抬腿轻踹了他一脚,这次不知踢疼了没有。

  羽沫妈生了好几天闷气,越思越想越后悔,那天事发突然,被羽沫和东海气昏了头,实不该锁了门任凭羽沫和东海走出这个院子。可事到如今,后悔又有什么办法?只能叹,或许命该如此。

  羽沫打了几次电话回来,羽沫妈真是接也心痛,不接也心痛。哭一阵骂一阵,逼着羽沫立刻一个人回家。

  待终于盼回了人,等开了门,却见羽沫虽然弯腰低头,一脸愧色地进得院来,但是哪里遮掩得住那偶尔眉含情嘴含笑的一脸春/色。羽沫妈此刻纵然是心里有万语千言,也被女儿那满脸幸福娇羞的蠢样子生生冻住,真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饭桌上,羽沫妈强压愤懑,冷了脸,一言不发。羽沫几次试图寻找话题打开僵局,都无功而返。母女俩各怀心事,这顿饭吃得是格外沉闷。

  刚收拾了碗筷儿,她家小姨来了。

  “老吕和朋友出海钓的鱼,我们也吃不了这么多,给你们带来了,都收拾好了,快冻冰箱里吧,什么时候想吃,什么时候拿出来家熬就行。”小姨拉着羽沫笑:“知道羽沫喜欢吃鱼,你姨夫催着我赶紧就送来了。”

  “你们不用总想着她,她什么时候心里想过别人呢?”羽沫妈说。

  “这话怎么说的?我们羽沫什么时候心里都想着别人,尤其想着妈妈这辈子辛苦不容易,是不是?”小姨笑着说。

  羽沫低了头。

  “羽沫,到你房间里去吧,嘉琪给你寄了护肤品,你说我给你放在哪里好?”一手拉了她走,又小声嘱咐,“小姨有两句话想和你单独说说。”

  进了屋,小姨拉了羽沫的手不放,坐在床头:“你妈都和我说了,我也想了解了解你的想法。从我这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我觉得那个佟大国身体健康,经济条件也不错,又知根知底,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

  “我不喜欢他,我们没有可能。”

  “不喜欢,那咱就算了。你姨夫也说,在他们单位里帮你再挑挑。还有你表妹也有几个同学,家里都有哥哥弟弟,我们都帮你物色着。这都不是什么大事情。”

  “小姨,我有喜欢的男孩子了。”

  “我还真就是为这个事情来的,你妈可伤心了。那个男孩子是个孤儿,眼睛还不大好,是不是啊?别说你妈妈,就是我听了,也不大放心呢。”

  “我们已经有感情了。他开着一个店,经营得很好,能养活我和他自己。他也有家人,人都很和气,哥哥和嫂子都大学毕业,有很好的工作。他很重视亲情,和家里人,和朋友,关系都很好。他待我更是好,我们在一起非常开心。”

  她小姨诧异道:“你妈说你们是刚认识的,怎么听着好像是交往挺久了?”

  “我妈妈根本不愿意给他一个机会去好好了解了解他。”

  “你先别抱怨你妈。你具体说说,他怎么个待你更好呢?”

  羽沫低头想了想,挑了一个她小姨能听懂的:“有一次回家路上,我遇到一个飞车贼,他抢我的包。是东海,不顾危险救了我。”

  “这么说,这个男孩子的人品还是不错的。”她小姨下意识地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