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提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户口本?”温晴吃了一惊,“谁偷那东西?”

  “还能有谁?”羽沫妈气得直拍腿。

  “难道是羽沫?她不是和大国正闹别扭了吗?偷户口本做什么?”

  “你是他们媒人,总得和你交待一下,而且你也是最疼羽沫的,按理说家里这些事呢……”

  “都这样了,你就别再吞吞吐吐的让我着急了。”

  “哎——”羽沫妈叹口气,“佟大国和他女上司不清不楚的,让羽沫无意中发现了,可把她气坏了。赌气不知从哪领来个男孩子,那孩子眼睛也不好,还是个孤儿。羽沫又哭又闹,先说婚事不办了,又说想和那男孩子好。我能同意吗?一怒之下就把她锁家里了。这不估计是她偷了户口本跑了。”

  “我的老天爷,出了这么多事,你怎么一直不吭声?你可真沉得住气啊。”

  “就是这一个星期内的事,接二连三的,我都被气蒙了!”

  “你也别生气了,咱们坐下来商量商量吧,看看该怎么办。先一步步的弄清前因后果,再慢慢处理,事缓则圆啊。佟大国的事,羽沫有证据吗,还是只是怀疑?”

  “佟大国刚来家了,在门口一直跟我道歉。虽然他支支吾吾,说得不特别明白,我看和那女上司确实是有点事儿。”

  “那羽沫态度呢?严厉批评,再给一次机会?还是干脆分手?”

  “羽沫那犟脾气……”

  “你呢,你怎么看?你不一直挺喜欢大国那孩子,都到谈婚论嫁了,说分就分了?”

  “说实话这事让我也挺心凉的,都在筹办婚礼了,出这事太伤人。”

  “是挺过分的。”温晴皱眉,“但也在你们家怎么看,在外面跑生意的有时候难免逢场做个戏。羽沫对他还有感情呢,那咱们老人就一齐出个面,严肃教育教育大国,以观后效。若是羽沫觉得忍不了,分就分吧。再有合适的再介绍。你可注意点血压,别真生气。”

  “我也是这么想的。羽沫也不是个没心没肺的脾气,非逼着两个孩子凑合下去,我现在是不太看好他们了。”

  “不合适就分,再慢慢找个合适的呗,这事好办。可再赌气也犯不上随便找个人来,就嚷嚷着把自己嫁出啊?按理说,羽沫不是个胡闹的孩子啊?”

  “中了邪了!”

  “平时谁跟她要好啊?能说得进话啊?”

  “她小姨,她小姨家表妹嘉琪。”

  “那让她们劝劝?”

  “她小姨劝了,不管用。嘉琪在外地上大学呢。”

  “那你先让嘉琪给羽沫打个电话,让她先回家来。我估计要是都在这一个星期发生的事,还有挽回余地。羽沫也是急怒攻心,有点气糊涂了,又赌着气,未必是真想要嫁那个人。”

  “那她偷户口本做什么?”

  “谁让你把这么大一个姑娘锁家里了。换谁谁不急?”温晴说着,看羽沫妈脸色由白慢慢转红,气色有点缓和,才放下半个心。

  温晴心里掂量了下,羽沫妈未必知道全部实情,想来这件事极为棘手,情感纠葛最是复杂,不是至亲插不上话,自己如果搅进去,不但帮不上忙,很可能还两头不落好。于是要了羽沫小姨家的电话,打过去简短嘱咐了几句,才放心告辞。

  “你和玉敏不要说得太详细了。就说两个孩子处得不太合适,先分开一段时间再说。”

  “我都明白。我也先不去说。你们俩家遇上合适的机会自己讲开吧。我不过中间介绍下,成不成的,那都得看两个孩子有没有缘分。”

  “前段日子太麻烦你了。”

  “客气了。我刚打过电话,羽沫小姨晚一会儿就过来看你,你们亲姐妹再好好合计合计。那我先走了,有事你打电话给我。”说着温晴起身走了。

  那边羽沫翻箱倒柜寻了户口本,撬了门锁,一路哭着出门。到了槐树街叫了辆出租车车,上了车还在抹眼泪。

  司机师傅在后视镜里瞄了半天,问:“小姑娘去哪?”

  羽沫楞了一下,想了想:“玉泉路宾馆。”

  “是不是和家里人吵架了?我看你年纪也不大,多说一句,吵完架气消了就回家。外面坏人多。”

  羽沫道:“您好好开车吧。我先不去宾馆了,先去槐树街的东海按摩店。”

  路上给东海打电话:“你在店里了吗?”

  “我在我哥家呢。他们正想和你商量商量,说想去你家见见你妈妈,好提亲。”

  羽沫沉默了会儿。

  “怎么了?”

  “我和我妈吵架刚从家里跑出来了。”

  “因为我?”

  “她想把我锁家里,不让我出门。”

  “那你怎么出来的?”

  “我撬了锁。”

  “你现在在哪?”

  “去你店里的路上。”

  “店里外人也多,不好说话商量。你来哥嫂家吗?”

  “我现在这个样子,眼也肿头也疼,我不太想过去。”羽沫低声,“你回家好吗?”

  “好,我现在回去。你等会儿我。”

  “嗯。”

  东海收了手机,和哥嫂告辞。东远问:“是羽沫来的电话?出什么事了吗?”

  “她好像和她妈妈吵架,跑出来了。”

  东远和许静互相看了一眼:“她妈妈不同意你们的事?羽沫什么态度?”

  “她妈不太同意。羽沫是一心要嫁给我的。她妈妈平时很心疼她,那天我送沫沫回家,突然撞见我们在一起,可能没心理准备,当时很生气。”

  “她妈不同意你们俩在起,羽沫也肯嫁给你?”

  “我想她会的吧。”

  “尽量不要弄成这样。结婚后你们会很不好处理关系的。”东远皱眉。

  “我也不想沫沫为难。可一时半会儿我也没办法让她妈打消对我的疑虑。”

  “那我们走一趟吧。”许静看看东远,“尽量去说合说合,让人家妈妈对东海放心,对咱们家放心,这也是男方家应有的礼貌。”

  “估计去了,现在这个情形也不会给你们好脸色,”东海道,“都是我不好。静姐,你们没必要为了我这么为难地去跑这一趟。我往后努力好好待沫沫和她妈,我想慢慢一切都会好的。”

  “傻话。我们是你哥嫂,最了解你人有多好。我们是去上门提亲的,这是咱们应有的基本礼节。羽沫妈不了解你,所以不满意你,也在情理之中,我们也不会太在意人家态度的。你和羽沫说这事了吗?她怎么说?”

  “和她说了,她没说什么。她妈要把她锁家里,她估计也气坏了,跑出来,电话里一直在哭。”

  东远皱眉:“那我们还是去一趟吧。弄成这个样子也不太好,羽沫脾气也够急的,你出面就更是火上添油。既然你俩决意结婚,那将来就都是一家人,作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我和你嫂子去拜访一下,一则表示咱家诚意,二则也了解下亲家的想法。就算羽沫妈要是把气撒在我们,也是因为我们执意要去的,全能理解,不会怨谁,你放心吧。你先回去,安抚下羽沫吧。”

  “静姐,你多担待。”东海说。

  “明白的,你放心吧。回去劝劝羽沫。”

  傍晚,东远和许静买了许多礼物,提了大包小包,按着东海说的地址慢慢找来。抬眼只见羽沫家在小巷的尽头,一间小小的院落,很是安静。

  许静替东远整理了下衣服,问:“现在上去按门铃?你都想好说什么了吗?”

  “比第一次去你家还紧张。”东远抚额。

  “第一次去我家,你买这么多东西了吗?当时都是学生,那么穷。”许静说,“再说,我妈是有多喜欢你?”

  “都是你提前铺垫得好。你最好,最聪明了。”

  “那是。”许静笑,“当然了,你也是很不错的。”

  说着抬手按门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