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拜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绿漆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中年女子侧身走出来。许静上下打量,对方四十多岁年纪,眉眼与羽沫略有几分相似,但衣着打扮时髦,神态迥异。

  犹豫了下,还是含笑问好:“您是羽沫的母亲吗?伯母好。我们是萧东海的哥哥嫂子。”

  “进来吧。”对方点点头,“我是羽沫小姨。我正想找你家弟弟谈谈呢。”

  许静尴尬地瞅了眼东远,两人低头陪笑往院里走。

  进了屋,只见羽沫妈坐在厅里的实木椅上,衣衫整洁,神态端庄。虽然已年过五十,但皮肤白皙,依稀能看出来年青时候的风采。

  许静端详了两眼,对方虽然看上去慈眉善目,温和淡泊,却眼神锐利,有种经年累月沉淀下的洞明老练,不免心中暗暗叫苦,这趟拜访恐怕不能有太高期望值了。

  东远却被厅里满排高高的书架吸引了目光,心想:怪不得梁羽沫小小年纪,眼睛又不大好,却自有几分清雅气质,却原来到底是读书人家。

  许静拉了下东远,东远收回目光,两人含笑问好:“伯母好,我们是萧东海的哥哥嫂子,过来看看您。”

  羽沫妈上下打量了两眼这夫妇。东海哥哥身长玉立,沉稳从容,比清瘦的萧东海略胖一点,气质也温和些。嫂子眉清目秀,未语先笑,也像个温柔明理的人。心想:“这家人看着还凑合。”勉强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东海和羽沫的事,我们也是刚刚听说,要不然早就该来看望看望您。他们早在盲校读书时就认识,一直是蛮要好的朋友,羽沫和东海店里的小文晓鸥他们一大帮人关系都挺熟。大家都夸您家羽沫又聪明又漂亮。”

  “羽沫从来没在家提起过你弟弟。我们这是第一次听说,他们还是好朋友。”羽沫小姨到了两杯茶,许静忙接了道谢。

  “东海倒是常常提起她,羽沫嗓子好歌美人甜,羽沫在复印社工作上心努力,羽沫与朋友相处特诚肯大方,……总之,哪哪都好。”东远瞥了眼许静,这些事她说得一板一眼,东海性子内敛,对自己感情的事是很少坦露的,看来许静在陆文晓鸥那得到不少“情报”,这嫂子当得比他这哥哥有心多了。

  “我们羽沫确实哪都好,就是人太单纯,对社会对感情还什么都不懂呢,不适合早恋爱,早结婚。”小姨笑笑,“我姐也不太看好这件事。好在两个孩子年纪都不大,不着急。你们当哥哥嫂子的来得正好,回去也劝劝你弟弟。”

  “是,是。“东远点头,”伯母对东海哪点不太满意?我们回去好好劝劝他,让他改。”

  “我也不是说谁家孩子不好,可是你们想过没有,这两个孩子要是真在一起了,未来生活得多不容易?”羽沫妈叹口气,“你们也是成家过日子的人了,你们替他们想过吗?”

  “伯母,东海从小就是个很能吃苦自力更生的人,他那个店全是白手起家,现在槐树街很有名气,早几年就自己攒钱买了房,周围商铺的老板大多与他称兄道弟,为人是相当讲义气的孩子。另外,如果我亲弟弟弟媳有点什么困难,我和许静绝不会坐视不管,家人间一定会一帮到底。”东远说。

  “你们年轻人想事情就是简单。他们经济上有点困难,你们或许能够帮上一点小忙,可过日子呢,两个都有点眼疾的人,日常生活中得遇到多少麻烦,日子能够过得不艰难吗?”羽沫妈说着,口气就又开始有点着急。

  小姨在桌下拉了拉她的衣角:“也说不到这么远。两个孩子不还是只是好朋友吗,又没交往多久?及时止损,大家心平气和的分手就完了。”

  “伯母别着急。”许静站起身,弯腰给羽沫妈茶杯里添了点热水,又转身对小姨说,“小姨,我们前一阵子听说东海去省城帮羽沫抓了几付中药,听说羽沫胃口不大好。吃了见效吗?”

  “啊?是萧东海抓来的药啊。我们都不知道。我听我姐说羽沫最近胃口好多了。”

  羽沫妈咳嗽了两声。

  小姨瞅了自己姐姐一眼,心道:羽沫身上从小就有胃病,对方到处找好药,连这种小事都上心,可见两个人得多熟了,就瞒着你一个人呢,现在着急有什么用?

  “哪认识的这个老中医,回来我们自己去抓药。”羽沫妈虽然不待见萧东海,倒是真心待见那份中药方子。

  “一点也不麻烦。东海不是有一个按摩店么,那位老中医是个有名的专家,经常到他们店里来按摩,很喜欢东海的按摩手法,爷俩聊天也投缘,就收了他当徒弟,东海去省城中医院和老人家学习经络知识,顺便就帮羽沫问了问,吃得好就让他再去抓吧。”

  “羽沫从小胃口就不好,这倒是萧东海有心了。”小姨还是客气了一句。

  “我弟弟确实是个很有心的好孩子,对家人对朋友都很体贴照顾,就是有一点眼疾,认识他的人都很心疼他。”说着眼圈微微一红,低了头。

  羽沫妈联想到羽沫,也是心口一阵发酸,叹口气道:“这我能理解。我心疼我家这一个孩子就操碎了心。我也老了,要是再去心疼两个,真的想想就怕。”说着,摆摆手,“说了半天,我也累了。”

  许静东远互相看了一眼,只得站起身:“伯母,那您早点歇息……”

  “要不这样吧,你们先回家去。”小姨解了个围,“如果羽沫再去找萧东海,你们先帮着我们把她劝回家来,这孩子哪都好就是有点犟。我们全家坐一起再商量商量。你俩来的意思我们也都明白了。”

  “那伯母和小姨就先好好休息吧,我们一定好好劝劝羽沫。”

  “天晚了,我们就不虚留了。”

  “好,您留步吧。”

  送走了东远夫妇,羽沫妈又催着打电话给羽沫,小姨叹气:“都打了一下午了,她都关机,我再试试吧……还是打不通。”

  “这孩子没救了!”

  “是偷了户口本跑的吗?看来羽沫是铁了心了。所以我刚才和你一直使眼色,别着急。这萧东海的哥哥嫂子看着都还像是通情达理的人,还可以试着沟通。你再和人家急了,连女儿也找不回来了。”

  “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可把我气死了。”羽沫妈回屋躺下,她小姨又耐下性子安抚劝说了半天。

  东远和许静从羽沫家里出来,走出老远,东远问:“这算是无功而返?”

  “好歹见了面,把事挑明了,不算无功而返。”

  “可她母亲的态度?”

  “那我妈妈当初还不同意我和你一块回江州呢,最后又怎么样了?我不是也跟你一块回来了吗?”

  “你的意思是说羽沫的妈妈最终是会同意的,是这个意思吗?”

  “不同意也犟不过她女儿。”

  “你当初是怎么说服你妈妈的?”

  “没说服。用过的好来证明我和你一块回来是对的,她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