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看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个月后羽沫和东海悄悄领了证。

  羽沫妈看事已至此,倒也表现得克制冷静,只是心里对羽沫的婚事灰心伤感,对小夫妻的态度非常冷淡,疏于和女儿女婿来往。羽沫无奈,只得寄希望于来日方长,慢慢缓和关系。

  东风和暖,又是一年春柳绿。

  羽沫妈闷坐在小院里,正拣了些嫩嫩的香椿掐芽。温晴拎了些糖果满面春风地走进院来:“你这是要做香椿炒鸡蛋啊?我正想吃这一口,来得可真是时候。”

  羽沫妈起身给她挪了个凳子让她坐下,笑:“送喜糖来了?怎么也没办个酒席呢,你们?”

  温晴点头笑:“特意给你送来的,我和老齐俩人岁数加起来都过百了,还办什么酒席。这周末咱们老姐妹出去吃顿饭,我在城东订了个包间,大家热闹热闹。”

  羽沫妈:“好,我在家正闷得慌,咱热闹热闹。那天遇见你家老齐时我心里正烦,也没顾上仔细看看,也没顾上好好聊两句。他是做什么的?”

  “工厂退休的,也没念过什么书,不过字写得还不赖。现在天天用车驮着我去老年大学上课,他身体特别好。”

  “怎么不找个有文化点的,有钱的也行啊。你一个省医院退休的大医生,高级知识分子,心里不觉得亏?”

  “你净喜欢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老脑筋。”温晴斜了羽沫妈一眼,“我以前倒是找了个有钱的,脾气暴躁,没过到头,离了。你家梁编辑有文化,身体不好,你照顾了他多少年?到了咱们这个岁数,还图啥虚荣?知疼知热身体好,没负担,这才是重要的。,老齐都符合。孩子在国外,有住房有存款,身体特好,天天拉着我到处转着玩,早上练剑,下午上老年大学,学书法学戏曲,刚退休的时我都不出屋,我都怕自己抑郁了,现在有个能和我聊得上来的伴,日子也有意思多了。我现在挺知足的。”

  羽沫妈点点头:“都说老来伴么,你有你的道理。不过我觉得你跟年轻时比像变了个人。那时侯你追咱班的那个叫啥,凌宇,高高瘦瘦的,会写诗。失恋了,躲我屋哭得稀里哗啦的。说起来,跟昨天的事似的。”

  温晴笑:“那都多久前的事了,就你还记的。你家梁大作家不也是这款么?清高一辈子,不得意一辈子。”

  羽沫妈叹口气:“我现在有时还会梦到他,总也忘不了。想想羽沫,总觉得对不起他,他在时,可宝贝这个闺女呢。”

  温晴:“你骨子里就是个痴情的人,羽沫脾气随你。咱们都老了能凑合过就行,孩子的事才是大事,说说羽沫吧,这孩子结婚后过的怎么样?我还没吃到她喜糖呢。”

  羽沫妈起身进屋拿了个托盘出来,拣了几块巧克力递给温晴:“羽沫的喜糖,沾沾喜气。他们爱过成啥样过成啥样,我不操那个心了,操心也没用,还不落好。你也知道我最近啥心情,就别挑我理了。”

  “啥心情?明珠暗投?好白菜被猪拱了呗。”温晴剥了糖,塞进嘴里笑。

  羽沫妈摇摇头:“老话说的对,女大不由娘。”

  “儿孙自有儿孙福。”温晴拍拍羽沫妈的手,“两个人合得来那叫过日子,合不来,那叫遭罪,咱们都是过来人。羽沫那孩子不糊涂,你就别这么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了。”

  羽沫妈点点头:“所以我就随她去了,但毕竟半辈子心血都给她了,她这么样结的婚,我能开心到哪去?你劝我的话,我都懂,慢慢来吧。”

  正说着就听得有人拍打院门,羽沫妈抬眼看了一下,脸色很是不好,只当做没听见,依旧端坐着继续择菜。

  “这说曹操,曹操还就到啊。”温晴看羽沫妈没动,就起身拍了拍手,去开院门。

  羽沫上身穿了件丝质白绸衫,下面配了条水红的长裙,眉目如画。

  “哎呦,新娘子真是娇嫩,皮肤好得能掐出水来。”温晴笑着,又回头上上下下打量萧东海,这男孩子长得高高瘦瘦,淡蓝色牛仔裤,纯白色上衣,一头浓发,神色平和沉稳,满面笑容地问好:“是温阿姨么?总听沫沫提起您很疼她,我是东海,阿姨好。”说着牵了羽沫的手往里走。

  “东海,这是给你妈买的什么啊?大包小包的?这孩子真有心。”温晴伸手帮着接东海手里的东西,东海忙笑着谦让:“阿姨,您别客气,一定留下来吃饭。妈,我们买了鱼,我去厨房收拾,还是做您喜欢的清蒸?”

  羽沫妈也没吭声,只招呼温晴:“你快别管他们年轻人的事,咱俩坐着说说话,晚上不许你走啊。”

  东海进了厨房,很快里面传出煎炒烹炸的各种香味,不一会儿就出来支开桌子放菜。

  温晴笑着说:“东海的手艺真不错,羽沫有福气。我瞅着羽沫好像胖了些,皮肤更白了,小脸多滋润啊,这鱼好吃,多吃点。”

  “他总嫌我吃得少,每天都换着花样做,还老盯着我吃饭。”羽沫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胖了老多,愁死我。”

  羽沫妈不爱听,起身到边上打开电视:“这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视剧啊?台台都是那几个老重播。温晴,你天天的都看什么?”说着弯腰找遥控器,一侧身忽然“咕咚”一声跪倒在桌边。

  温晴吓了一大跳,忙跑过去问:“怎么啦?你怎么啦?羽沫,你快过来。”

  “有点高血压,没事。”羽沫妈头昏沉沉,腿也软,勉强支撑着想站起来,却没成功。

  东海半跪下:“我背您过去,到床上先躺下。”

  “不用。”

  东海已背起她,摸到床边,慢慢放下。羽沫忙扶着,倒了水送了药到口边。

  东海这边又打了120电话,羽沫妈抱怨:“哪有那么厉害?老毛病了,不用去医院。”

  等大夫来了,东海又背着人一路上了车。到了医院检查了一遍,暂时没大碍才放下心。

  这边羽沫劝说温姨回去好好歇歇。

  那边东海弯腰帮羽沫妈在病床边烫脚,羽沫妈不太好意思:“回家去吧,不是全查了吗,就一两个没出结果,又没什么大事。你不用忙了。”

  “那也得等明天再走,今天太晚了,出不了院。您血压还高着呢,别低头了。我帮您烫烫脚,您一会儿好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