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缓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羽沫妈叹口气,由他去了。

  东海又帮着铺好床,扶着老人躺下,盖好被子,才回身嘱咐羽沫:“你打车回家去吧,我在这守一夜。明天那几个检查结果出来,没什么事,咱就出院了。妈现在也挺好的,你到家给我回电话。”

  羽沫还在犹豫。

  羽沫妈说:“你们俩都回去吧。这还有护士呢,我也没啥事,这也没地方呆。”

  “那我回去,让他呆这陪您吧,有事也能喊着个人。他在我也放心。”羽沫说。

  “呆哪啊,又没地方?放心吧,都回去吧。”

  “外面走廊有椅子,我就坐外面,有什么事您喊我。沫沫走吧。”

  东海在床头倒了杯热水,等羽沫妈睡下了。才披了件厚衣服到病房外的走廊里找了把椅子坐下,倚着墙勉强睡了半宿。

  第二天,东远和许静也早早地跑到医院来帮忙,跑前跑后地张罗,因为人多,出院过程办得很顺利。羽沫妈旁边看着,心想:还是成个家,再有个兄弟姐妹好,这样瞧着,羽沫也不那么孤单了。

  东海一直和医生讨论病情,反复问清了各种医嘱,大夫笑:“小伙子别那么紧张,这个病没那么可怕,让你妈平时注意点儿就好了。”

  “好的,谢谢。”

  一大帮人回了小院,到了家门口,东远和许静都说要赶着上班,也就走了。

  “进来坐坐吧,你的店是自己干,自己说了算。也赶时间啊?”羽沫妈招呼东海。

  羽沫难得听见老妈对东海有个好语气,忙推着东海往里走。

  “你到羽沫那屋躺会儿,一宿都没睡个好觉吧,去补个觉去。”羽沫妈说着,转身回了自己屋,羽沫后面跟过来,“你也到自己屋歇着去,跟过来又烦我?”

  “您搬到我们那,和我们一块住吧。您自己住这,也不知道会不会忘了按时吃药。”

  “不劳你操心。我不去。”

  “那我们搬过来陪你?”

  “别来,我不欢迎。”

  “你想我了,怎么办?”

  “凉拌。再说我也不想你。”

  “可我很想你。”

  “哼!”羽沫妈看了眼结婚后越发水灵妩媚的女儿,“没看出来。”

  “这怎么会看不出来?”羽沫指了指自己心口的位置,“都在这呢,心里面呢,心里好想天天和老妈在一起。”

  “去去~哄那屋那傻大个去吧。你有多狼心狗肺,我是领教了,白养这么多年,说跑就跑了。”羽沫妈摇头躺下。

  “别摇头了,一会儿又头昏了。我不就惹您着过那一次急吗?不能因为这一次否定我以前的九百九十九次啊,我一向多听您话啊。我以后也都听您的,成不成?”

  “本来吃了药,有点困了。你这一捣乱,我还真有点头疼。”

  “好好,您睡吧,我走了。”羽沫起身,撅着嘴回了自己房间。

  “妈同意搬来同住了?”东海笑问。

  “没同意。”羽沫坐下来,倚靠到东海怀里摇头,用头发蹭蹭东海下巴,“撒娇也没管用。”

  东海抱了她,用手抚摸她长发:“这么惨?”

  “嗯。”

  “铁石心肠。”东海悄声说。

  “你敢说我妈?”羽沫坐起来拧东海耳朵,悄声怒喝。

  “不敢,不敢。我这不向着你说么。我觉得咱妈老好了,这不刚刚怕我没睡好,还嘱咐我躺会儿么。”

  “瞧瞧你这点出息,一句好话就买通了你了。我这么大义凛然地嫁给你,你怎么不夸我老好了?”

  “你老好了。”东海笑,“可是嫁给我怎么能用大义凛然形容呢?”

  “形容得哪不对?”

  “我听电视上都这么说:那个英雄大义凛然地喊’我不怕严刑拷打’!”

  “我就是女英雄啊!”羽沫笑着滚进东海怀里,“我揣着户口本跑出来时,那勇敢那无畏那豪迈,哎,太感人了。”

  “是够二的。”

  “说谁呢?说谁呢?我为了谁呢?”羽沫笑着又爬起来捏东海鼻子。

  “为了我,都是为了我。”东海忙说,抱了她,“我老婆老感人了。”

  “怎么你一说,听着就这么别扭。”

  东海笑:“晚上吃什么?在这吃,还是回家吃?”

  “我都胖了多少了,不想吃晚饭了。”

  “我觉得正好。”

  “衣服都快穿不进去了,哪里正好了?”

  “抱着正好,手感也特别正好。”

  羽沫又伸手拧东海。

  “君子动口不动手啊,噢噢哦,疼,疼。”

  羽沫松手,又躺下,“我想让我妈和我们一块住,你给想个办法。”

  “这不能太着急了。我想出办法让妈和咱俩住一块了,可她心不甘情不愿的,会影响老人家身体健康。”

  “我们都结婚了,她还有什么想不开的?你又真心对我好,也愿意对她好。”

  “还需要一点点时间。这不我来了都好几次了,再没用鸡毛掸子欢迎过我。一次一个大飞越啊,会越来越好的。”

  羽沫捂嘴笑:“我把那个鸡毛掸子偷偷给扔了,我妈再急眼了,也找不到顺手武器了。”

  “到现在没发现?”

  “估计没有。”

  两人抱一块,偷偷乐。

  羽沫妈睡到傍晚才醒,听羽沫在厅里哼着歌摆碗筷。怎么快吃晚饭了,这是睡了多久?

  也懒得动,又躺了会儿。

  羽沫进屋,试探着喊人,才起身吃饭。

  “嘉琪在大学里新交了个男朋友,您听我小姨说了吗?”羽沫边盛饭边问。

  “没有。嘉琪换男朋友太快,谁记得住?”

  “这次是认真的,都要见家长了。”

  “为什么这次认真?”

  “嘉琪说,那男的是富二代,不抓紧就跑了。”羽沫嘻笑。

  “家里做什么的?哪有那么多富二代。”

  “做服装生意的。”

  东海帮羽沫妈盛了碗汤,羽沫妈尝了口,心说:羽沫倒是个有口福的,这东海做饭手艺确实不错,“也帮羽沫盛一碗汤,做得还挺鲜。”

  “我不喝鱼汤了,我怕胖。”

  羽沫妈又瞅了一眼,确实婚后丰润不少,但以前那是太瘦了:“长得本来就丑,确实不能再胖了。少吃点饭,汤是水,喝不胖。”

  “喝汤最容易胖了。”羽沫说着,还是接了过来:“这汤好喝吗?他们店里师傅都求着他做。”

  “还行。”羽沫妈淡淡地道,“你小姨同意这门婚事了?”

  “怎么也得等大学毕业再定吧。我听嘉琪说,小姨不太满意那男孩的长像。”

  “嘉琪就长得一般。那男的得长得多难看,你小姨才看不顺眼?”

  “您这就过分了。嘉琪小时候就长得挺好的,现在胖点。”

  “随她爸,太壮,不秀气。”

  “哦,”羽沫捂了嘴干呕了几下,把汤都吐了出来。

  “怎么了?胃口又不舒服了?”东海起身,拍着羽沫后背问,“哪个菜吃得不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