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怀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不是一直喝中药调理着,我还觉得最近挺见好,怎么又犯老毛病了?”羽沫妈起身去找药,“也不知道家里还有没有胃药。”

  “我有一段时间没喝了。”

  “为什么?”羽沫妈递了药给羽沫,“不是挺管用的。”

  羽沫没吭声。

  东海似乎被触动,接过药又撂在桌上,“可能汤凉了有点腥味,吃点热菜吧。要是吃不下就别强吃了。”说着递给羽沫一条湿巾,拍了拍羽沫的背。

  “我吃不下了。”羽沫起身到卫生间又吐去了。

  “药还是先别乱吃了。”羽沫妈停顿了下,把药收走,“我过去看看她,你在这收拾下桌子,不用管我们。”

  走到卫生间门口,推门进去。只见羽沫正吐得翻肠搜肚,鼻涕眼泪一把。

  “这么吐多久了?”

  “也就一两次吧,胃里烧得慌,恶心。”

  “你最近吃过别的药吗?”

  “没有。好久不胃疼了,东海也不让我乱吃药,说试试食疗,他每天做饭,饭蒸得软,菜也都切得细,我一直挺好的,这两天不知为什么又开始不好受了。”

  “那你这个月来了吗?上个月是几号?”

  “还没来。上个月我不大记得了。东海,我……”

  羽沫妈抬手给了她头上一巴掌。

  羽沫捂头:“您也知道我记性差。”

  “真是的……这他也替你记着,他惯得你快没边了吧。你几岁了,下次他把你当幼儿园小朋友喂饭?”

  “真喂过,我发烧时。”羽沫嘻嘻。

  “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成人,眼瞅着结个婚,人却越来越傻,我懒得搭理你们。明天你们去医院好好检查检查,不许拖着,最近不许吃药。”

  “好,我知道了。”羽沫点头,侧身躲着她妈出来。

  “叫我什么事?吐完好受点了吗?等睡前不难受了我帮你再煮点粥。”东海站不远处问。

  “没事。我不想吃了,你也别煮了。”羽沫说着,举了他手摸了下自己头。

  “羽沫不好受,今晚就别走了,你俩都住这吧。明天一早带她上医院好好查查去。”

  “好。”

  第二天羽沫和东海去了医院,两人坐在走廊里心情忐忑,等真拿到那张化验诊断单,羽沫一时手足无措。

  “先把工作辞了吧,你现在这样,以后不能累着。”东海也有点小激动,轻轻拍拍羽沫手,又捏捏她脸,“怕吗?”

  “有你在呢。”

  “是,有我在呢。”东海摸摸她头,打电话给余敏敏:“敏敏,沫沫最近想请一段长假……至少一年吧,你问为什么啊?”

  羽沫忙摇他胳膊,不让他讲。

  “家里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一下。没有什么大事,不需要你帮忙,不用担心,就是沫沫累了,想调养一段时间。好的,谢谢。”

  挂了电话,两个人紧紧地牵着手默默往回走。

  晚上,羽沫妈不放心,打来电话。

  “我怀孕了。”羽沫小声说,听她妈在电话那头欣喜地应了一声,又说,“东海替我请了一年长假,实在不行就先辞了。”

  “好。”想了想,羽沫妈嘱咐,“你小心点,别磕着,别碰着,也不能累着。要是吐,也要坚持好好吃东西,大人和孩子都需要营养。”

  “您过来帮帮我?”

  “我一有空就过去帮你做做饭,洗洗衣服,收拾收拾家。”

  “您过来和我们一块儿住吧。”

  “我住不习惯。”

  东海在旁边拍了拍羽沫的手,示意让她不要太着急,羽沫只好点点头。

  “好在离得也近,我有空就去看你,没事儿不要出门,前三个月尤其要注意休息好,让东海接电话吧。”

  羽沫把电话塞到东海手里,羽沫妈又千叮咛万嘱咐,东海一一应了。

  虽然有羽沫妈的精心照料,羽沫的孕吐反应还是很比一般人大。每到吃饭的时间,都得从自家房间跑到外面,有时走到附近的小公园里遛一遛,因为闻不得邻居家做饭的味道,一闻就吐。

  “刚闻到什么了?又吐了。”东海扶着羽沫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下来。

  “葱花味,邻居炒菜前呛了个锅。”

  “我怎么没闻到?隔着墙呢,你鼻子真灵。”东海蹲下来帮她检查鞋带,羽沫不方便蹲下,东海总担心她摔着,就养成了帮她系鞋带的习惯。

  “可能是从烟道飘过来的,我平时鼻子就灵,最近更厉害了,闻到什么气味都恶心。”

  “今天吃什么了?”

  “我早上吃了个桔子,吐了,中午喝了多半碗粥,又吐了。我是不是今后吃啥吐啥,太难受了。”

  “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腿有点肿了,累吗?”

  “累哇。”羽沫撅嘴。

  “我倒是希望能替替你。”

  “那下一个你来生吧。”羽沫笑。

  “好,我生。”东海也笑,“一个就够了,再也不要了。见不得你这么受罪。闻个葱花味都吐,那邻居烧鱼怎么办?”

  “千万别提鱼。”羽沫捂嘴干呕,“你故意的吧。”又捶了东海两下。

  “一天都没吃东西,忘么也得吃点啊。想想?”

  “酸酸的橙子,凉凉的冰淇灵。”

  “橙子现在不好买,还没下来呢,我明天想想办法买啊。冰淇灵凉不凉,行吗?”

  “想吃。”

  “好吧。”东海笑着给羽沫买了。

  “天快黑了,各家都做完饭了,咱往回走吧。”东海搀羽沫站起来,又弯下腰摸了摸她的鞋带。

  “你不刚系过吗?”

  “怕你绊着。”

  “哎哟……”羽沫摸着肚子轻叫了声。

  “怎么了?”

  “它好像现在在动呢,你快摸摸看。”说着羽沫又坐下。

  东海摸了摸,确实羽沫肚子上鼓起一块小包,像个小脚丫或着小拳头。

  “哎哟,又动了,这么调皮,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羽沫惊喜。

  “不管男孩女孩,生出来先拍一小巴掌,让妈妈受苦。”

  “不许你打他,我好喜欢他。”

  “那我呢?现在就开始偏心了。”

  “你谁啊?我忘了。”羽沫笑。

  东海点点她头,揽了她肩:“如果真有一天你忘了我是谁,那我会非常非常难过。”

  “你是我老公,我孩子爸爸。”羽沫把头偎依过去。

  “还有吗?”

  “你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

  “你也是。”

  “是什么?”

  “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