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岸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几个月后,萧岸岸小朋友带着他独有的嘹亮啼哭声,光荣地加入了这个手忙脚乱地迎接他的小家庭。

  每当他一睁开好奇的眼睛,他就看到了那个可爱的女人,她总是在轻手轻脚地忙东忙西,可只要他一哭,她就会立刻放下手里的事情,抱起他,温柔地轻哼着儿歌,一脸暖暖的笑容。

  他饿了,她就会喂他;他冷了,她就会抱他;他闷了,她就会亲他。她好像听得懂他每一声啼哭,无论是白天或深夜,总能及时地把他揽入怀中。

  此刻,窗外有暖暖的阳光,她抱着小小的他坐在床边,一边轻轻摇晃,一边不住地反复重复着一个极简单的音节,岸岸小朋友听都听困了,他张着小嘴打了个呵欠,无意识地跟着重复了下。

  “东海,”羽沫突然愣住,“东海,你听到了吗?”

  “什么?”

  羽沫一手拉住东海,一面低头冲着岸岸轻唤“妈妈~妈妈~”

  “妈~”岸岸小朋友懒懒地哼了声。

  “他会喊妈妈了,你听到了吗?”

  “发音是有点像。”

  “什么叫有点像?是妈妈,他会叫妈妈了!”掩不住的喜悦。

  “岸岸,说妈~妈~”

  岸岸小朋友挥挥小拳头,睡着了。

  羽沫兴奋得脸直发热,东海摸摸她头:“岸岸睡着了,你也抓紧时间睡会儿吧。昨天夜里,他一哭你就起来抱,夜里起来六七次。天天夜里这样,哪受得了?我说我来哄哄吧,你还非得自己来。”

  “他夜里只要稍微一动,我就会立刻醒,你说有多奇怪。以前我睡得可沉了,有人推都未必立刻醒。”

  “母子连心。你也是太过小心他。”

  “他刚才是喊妈妈了吗?”

  “是吧。”

  “我觉得很清楚啊!”

  “知道了,很清楚。他好不容易睡了,你也赶快睡会儿。”

  羽沫侧身躺下,又伸手摸摸东海的脸:“你去刮刮胡子去。小婴儿皮肤娇嫩,你再扎着他。”

  “我昨天刚刮过,什么时候扎着过孩子?”说着亲了下羽沫的脸,“扎你行吗?”

  “嗯。你别亲他。”

  “我就亲你。”

  羽沫拍了拍东海,让出半个床边:“你也躺会吧。都好几个晚上了,天天夜里醒好几次,他是不是吃不饱?还总吐奶,换了好几次小衣服了,我洗了一部分,又换下几件,我累了,都得手洗。”

  “我现在去洗。”

  “那我去收晾干的小衣服,再把奶瓶煮了。”

  “我来吧。你睡觉去。你累得嗓子都哑了。”

  “你下午不去店里了?”

  “得去看看。我会早点回来。”

  “你安心在店里吧。妈和嫂子会来帮我的。”

  岸岸小朋友翻了个身,不知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还是又有什么新需求,又咿咿呀呀地哭。

  “会喊妈妈了,以后可以慢慢教他说话了。”羽沫累得腰疼,还是勉强起身摇晃着儿车:“他是不是该洗澡了?”

  东海调高了空调温度,又调好了小澡盆里的水温,弯腰抱起岸岸。

  羽沫一边叠床上的小毯子,一边心中暗暗惊奇东海各种神奇的看孩子本领,他能轻松地把柔若无骨的小婴儿托在自己坚实的臂弯上洗澡,而她是怎么也做不好这件事的。岸岸哭起来她唱遍了儿歌,有时也哄不好,可只要东海抱起来,小岸岸常常打一两个饱嗝就乖乖趴在父亲肩头睡着了。

  无数个夜晚,东海抱着儿子哄着入睡,等岸岸睡着了,又把疲惫的她揽入怀中轻声玩笑,哄她入睡。

  羽沫发现,她是越来越依恋东海和孩子了。

  傍晚,许静拎了些鸡汤和小孩衣物来看她。

  “静姐,你今年不是带毕业班吗?也够辛苦的,别总跑来看我了。”

  “早课,晚课,判不完的卷子。”许静叹气,“累得犯颈椎病了。我早上给你炖的鸡汤,本来还想烧点排骨,来不及了。你快点尝尝。”

  “现在孩子不好教吧?”羽沫接过汤来,“好鲜。”

  “没敢用冷冻鸡,现买的活鸡宰了炖的汤,冷冻过的炖汤不好喝。你喜欢就多喝点。现在哪还有好教的孩子?说轻了没人听,说重一点孩子还没事,家长先不干了,只能哄不能管。领导还要考试成绩,月月分析会,身心都累。”

  “太难了。”羽沫叹口气,“静姐,你还要照顾恬恬,别总往这跑了,太辛苦。我慢慢学着,也能自己照顾小孩了。”

  “咱羽沫是个聪明好妈妈。”许静用手逗岸岸,岸岸咧开小嘴笑,“瞧瞧,这小模样多爱人。小胳膊小腿,像小藕节一样,又白又胖。小眉毛黑黑的,小鼻子挺挺的,小嘴巴嘟嘟的,比玩具娃娃都漂亮。”

  “他长得好看吗?你觉得岸岸长得像谁?”

  “好看,都像。你别生气哇,我看着更像东海一点,尤其是脸型和眉毛。”

  “生什么气啊?我希望岸岸像他。”

  “你很秀气,东海俊朗点,女孩随你好,男孩随他好。”

  “静姐真会夸人。我妈说东海就是……”

  羽沫及时住了嘴。

  “什么啊?”

  “你别告诉他啊。”

  “说吧。”

  “我妈总说那傻大个儿,”羽沫捂嘴笑,“我从没觉得他和俊朗这词沾一点边。”

  许静抿嘴笑了半天。

  “丈母娘看女婿,这也是变相夸!东海确实又高又帅。这段日子让伯母辛苦了。我工作忙,也帮不上你太多。多亏了老人家了。”

  “真是多亏了你和我妈了。我什么都不懂,整天手忙脚乱的,全靠你们帮我。有你们,我和岸岸都少受不少苦。”

  “羽沫,听你讲话,谁都想疼你,怪不得傻大个儿把你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

  “哪有?”羽沫用手遮脸。

  “我说错了?哟,小宝宝吃手手了,我帮着剪剪小指甲吧。”

  羽沫忙翻出个小个指甲刀来。“他上午含含糊糊地发了个音节,特别像在喊妈妈。”

  “是吗?咱们这么聪明啊?我看着孩子像是长出来一点小牙牙了,可以添点辅食了,菜泥儿啊米汤啊温果汁什么的都行。”

  “我妈也这么说呢。那我明天试试加一点。”

  “少加。”

  “知道了。”

  “东海去店里了吗?他店里最近生意好吗?我和你大哥都忙,他一成家有了你,我们放心多了,问的也少了。”

  “他很少和我说店里的事。应该还好。”

  “东海体贴,怕你担心。羽沫,我也不耽误你休息了。宁愿种一天地,也不看一天孩子。这一天下来,你也够累的了。我走了,你也睡会儿。”

  “我们给恬恬留的水果,带走吧。也问大哥好。”

  羽沫送走嫂子,歪在床头朦胧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