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送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有我求您,千万别为钱的事担心。羽沫胃不好,您管着她好好吃饭,她要是任性,您别和她一般见识。无论有什么为难的大小事情,您立刻给我打电话,咱娘俩商量着办。这是姜大夫,李主任的手机号码,手术方面的细节,哪一点您不清楚不放心,都可以打过去咨询他们。”

  “我都记住了。”羽沫妈拍拍东海的肩,“你自己当心身体,你干活太猛,悠着点。岸岸还小,这些天得多麻烦你嫂子了。”

  “嗯。那我先把行李给放车上去,再走。”东海猫腰提行李。

  羽沫低了头,在身后悄悄牵了东海的袖子不松手。羽沫妈只作没看见,独自往前走。

  东海停下来,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那条细细的白金链子,替羽沫戴戴好:“玉怎么碎的?随便往口袋里一搁,也不放放好,扎了人怎么办?我前几天又去药王庙里,替你求了一个药王菩萨坠,开过光了,替你都穿好了,贴身带着。”

  “昨天晚上你怎么不回家?还喝酒喝醉了,我,我都没有睡好。”羽沫把玉坠拉拉正,塞进衣领里,小声说。

  东海不吭声,替她在颈后扣好链子扣:“我不是故意喝醉的。”

  “一想到要去做手术,我心里总觉不踏实,有点害怕。你真不陪我去?”羽沫拉了东海的手。

  “你已经长大了,沫沫。咱们都有儿子了,为了岸岸,为了这个家,你能不好好治病吗?再说,妈在医院里陪着你,比我照顾你更方便,是不是?我和儿子都会为你祈祷的——手术一定会平安成功的。心里想着孩子,你就什么都不怕了。”

  “我想着你,心里才会静下来,不再害怕。”

  “嗯。”

  羽沫伸臂抱了抱东海,低声:“我只是好想看见你。”

  东海站着没动。半天,回抱了下羽沫。

  羽沫妈看站台上人越来越少,在不远处催道:“快开车了,咱们走了,羽沫。东海你照顾好岸岸,别惦记我们。”

  东海忙提了行李送上车,放好了,边往车下走边说,“妈,您也照顾好自己,多受累。有事给我打电话。”

  临到下车时,又扭身在车门口站住,听到车鸣笛了,低声对羽沫说:“万事你自己都要多当心。”

  “我知道。”羽沫低声说,“你照顾好自己和岸岸。我会想你的。”

  东海又抱了下她,下了车,一直立在站台边,听火车一声长鸣,渐渐远去。

  羽沫顺利住进了省眼科医院大楼,羽沫妈忙进忙出,安排好羽沫各种日常起居检查。因为年纪轻,羽沫身体各项基础指标都很好。

  “明天下午两点半有一个专家会诊。”小护士进来下医嘱,“你们一定准时去对过的三楼等着。到时候有导诊会过来接你们,你们提前做好准备,那个时间点不要离开病房。”

  “好。会诊完是不是就可以确定我能否做手术了?”羽沫问。

  “应该可以确定了。要是能做,还要进一步进行一些相关的检查。”

  “麻烦你,我想打听一下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一位眼科主任姓李?他办公室怎么走?”羽沫妈问道。

  “有啊,他可是这里最好的专家,大牛。他今天前楼有门诊,不会到住院部来。你明天去会诊,就会见着他了。他的手术做得可好了。你们也是慕名而来的?”

  羽沫妈听了,放下心来:“是啊,也是慕名而来的。找他做手术的病人很多吗?他手术成功率高不高?”

  “他是这最好的眼科专家了,手术成功率能不高吗?求他做手术的病人太多了,能不能排上都得看运气。”

  第二天会诊时,羽沫妈急忙找到李主任,是位须发皆斑白的儒雅老先生,但是体格健硕,精神矍铄,说话慢条斯理很有人情味:“小姜已经和我说了你们情况。你们先别着急,安心住院,等会诊和检查结果出来后,咱们再进一步制定手术放案。”

  “都拜托您了,李主任。我就这一个独生女儿,她这眼睛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

  “我明白的。您也不用太担心,我也看过梁羽沫的片子,要是全没把握,也不会建议让病人来省院住院检查了。何况,她又年轻也没有基础病,只要适合手术,我们一定治病救人,让她重见光明。”

  “太谢谢李主任了,您能亲自给我们羽沫主刀吗?我们别的医生都不认识,只敬重您信任您。”

  “先配合主治大夫完成各项检查。我说了等拿到检验结果和报告,我们再定手术方案。回去再等两天。别太焦虑,会好的。”

  “好好,谢谢李主任。”

  经过会诊和几轮周密的检查,羽沫的情况比预想的还要乐观。

  “放宽心吧,好好休息。病人的乐观和好体质,也是手术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李主任每天查房时都对羽沫细心叮嘱。

  “我都听您的,主任。”羽沫甜甜的微笑。

  “这姑娘好,做病人就要乖乖听大夫的话,才会好得快。你妈就太焦虑,要向姑娘学。”李主任笑笑,问羽沫妈,“你们所有检查都做完了吗?”

  “护士长早上来说,今天的检查是最后一项了。我们也不太确定一共得做多少项?”羽沫妈忙说。

  “梁羽沫的检查报告呢?”李主任回头问身后的护士和实习医生。有个小大夫忙着小跑往外走,想去拿。

  “等全查完病房再看吧。”李主任制止了一下。

  “一会我送您办公室去。”护士长在身后答。一群人边说边去了下一个病房。

  “李主任挺厉害。”羽沫小声嘀咕。

  “人长得可和蔼了。”羽沫妈起身给她掖掖被角。

  “长什么样?”

  “须发斑白的忠厚长者,慈祥的老爷爷样,但身姿挺拔,蛮有风度。”

  “我真想看看啊。”羽沫侧身躺下,“从前也不急么惦记治眼睛这事了。现在倒真是越来越想了。”

  “快了,会看见的。”她妈轻轻摸摸她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