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表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嘉琪好像从大学休学了。”羽沫妈领着岸岸出门前回头对羽沫说,“你要是今天有空,约嘉琪出来和她聊聊,前两天你住院,我也没空和你细说,你小姨为这件事可生气了。”

  “好不容易考上的研究生,嘉琪为什么要休学?”

  “听说和她的男朋友有点关系,具体是什么原因,你小姨也没有和我说清楚。嘉琪那个脾气,你也知道,她妈妈的话她也未必听得进去,我去问,就更问不出个所以然了。她从小就和你好,你俩从小就有无数小秘密,你去开导开导她,也好宽宽你小姨的心。”

  “放心吧。”羽沫送母亲和孩子出门,给嘉琪打了个电话,说自己眼睛治好了,约嘉琪出来吃个饭。

  羽沫打了一辆车,赶去和嘉琪约会的餐厅,路上止不住新奇地往窗外望,江州城真是变化很大,虽然她就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但因为眼疾以前很少出门,现在一眼望去仿佛来到一个新的城市。

  尤其是城东的商业圈,高楼林立,商业街纵横,休息广场连接不同步行道,树木、花坛,雕塑、小品一一点缀。

  羽沫四望,好不容易才找到那家名叫“午后”的咖啡厅。

  江南风格的大厅布置,就餐区外就是一片清澈水景,有水鸟起落觅食,羽沫临窗坐下。

  “姐,眼睛治好了?恭喜你。”嘉琪拿了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盒递过来,“我的一点小心意。”

  “什么啊?”羽沫发现嘉琪消瘦了很多,连眼睛都凹进去了,人也没什么精神。

  “拆开看看,我和我妈一块挑的,一块女式手表,我觉得挺配你。本来应该在你住院时候去看看你,可姨妈说你术前术后都要好好休息,正赶上我也生病了,就没去成。”

  “真的很精致,谢谢你,也替我谢谢小姨。我正想问呢,你怎么生病了?”

  嘉琪半天没说话,神色顿时萎顿下来。

  “和我说说吧,憋在心里多难受啊。我妈也挺担心你呢。”

  “我前任是个混蛋。”嘉琪愤愤然。

  “到底怎么回事儿?不是说是一个富二代吗?当初你都带回家里了,小姨、小姨夫也见过面了,我们还以为你们会订婚呢。”

  “我本来是有这个打算。他家里挺有钱的,开头追我的时候也挺热情。虽然他人长的很一般,但是说话谈吐挺有社会范儿,人很精明,在同学之间也广有人缘,有一帮哥们儿天天围着他转。我以为他是个绩优股。”

  “他家有点儿钱,出手大方会笼络人呗。”

  “嗯,对哥们对我都算大方。平时给我买名牌的包,买各种时尚的衣服和化妆品,品味也行。后来我们就同居了,住在一起后,他人就整个变了个样儿。他喜欢限制我和别人交往,一旦生气了就口不择言,在家里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得出口。”

  “这是什么素质啊?有些人是人前人后两幅嘴脸,可他是个名校研究生啊,难以想象。是不是他父母惯的呀?”

  “他是家中的独子,他母亲很溺爱他,平时总给他寄钱,天底下就他儿子是皇子。可他也不怎么听家里人的话,他说他小时候上的是寄宿学校和父母的感情比较淡薄,只有没钱的时候才肯和家里联系。”

  “就因为他嘴贱,你们分的手?”

  “他骂我,我还能忍忍,但是他动手打我,我确实不能忍了。”

  “怎么他还敢动手打你?他以为他谁啊?”

  “他追问我过去的恋爱经历,说要好好的了解了解我,他不会计较我以前的事。我也是鬼迷心窍,就信了他,和他说我有过两任前男友。然后他就疯了,说我骗了他,嫌弃我不是处女。一喝醉了就指着这件事装疯动手打人。”嘉琪说着眼圈就红了。

  “那你们分手就好了!这样的男生留着他过年吗?你这么漂亮,还担心找不到正常点的男朋友?和他分手就好了。”

  “我也想分啊,可他不肯。他动手打人,醒酒之后又跪地求和,说都是因为爱我才痛苦到这样,动手是太在乎那件事,写了保证书不会再犯。不到一个月,喝醉了又动手,把我打伤住了院。这次我就下决心离开他了。姐,你瞧瞧我胳膊。“

  羽沫看到好几道鲜明的划痕和几个陈旧的烟圈烫痕,气得嘴唇发青:”怎么弄的?”

  “这几个圆的伤疤是他拿烟烫的,他说不自爱的女孩就应该受到惩罚。”

  “这你还敢回他那去住?为什么不报警?”

  “我一说分手,他就发短信以死相逼。我怕他真出点事,就又回去看看。哪曾想他又发疯,抓着我头发一直用膝盖撞我肋骨,我吓坏了,锁了卧室门报了警。可警察来了,看我们是大学生情侣,训诫了他几句做个记录就走了。”

  “那你为什么不偷跑回家?”

  “他上学跟踪我,回公寓后就没收我手机。天天给我洗脑,让我承认自己不是个好女孩。我开头是害怕,后来就麻木了,再后来就不想活了。”

  “人渣!”

  “亏了我妈几次给我打电话,发现我没接,就跑来学校找我。看我不对劲,强行带我回了家。”

  “小姨一向当机立断。听你一说,我猜以你自己当时的状况,很难有力量摆脱他了。但是遇到这种人渣,咱们只有远离,才能慢慢恢复自己的力量。”

  “嗯。我后来心累得一点也没力气反抗了。我妈悄悄地给我办了休学。现在在家里休整了一段时间,觉得精神好多了。”

  “嘉琪,好妹妹。”羽沫伸出手去,“谁这辈子还没准不碰上个人渣啊!你现在能说出来,就是已经都过去了。”

  “是啊。”嘉琪,“姐,你信吗?他天天拿我交往过男朋友,不是处女来攻击我,我都快相信我不是一个好女孩了。有段时间我真觉得自己真像他说的那样,不自爱还脏。这几道划痕,是我自己用刀子自己划的。我只有在疼的时候才觉得我是活的,活生生的。我现在非常厌恶那些日子了。”

  “你遇见了个畜牲而已,都过去了。从小你就是最优秀的,一路重点中学重点大学,单纯外向还漂亮。无数男生眼里的女神。”

  “嗐。”嘉琪眼圈一红,“我反思了下,我是一直都有点小虚荣。有钱,夸夸其谈,会往上爬,这些都挺能吸引我的。我也是精致利己主义者,偶然中也有点必然吧。可怜小红帽遇见了头真野狼,算长一智吧。”

  “被咬疼了?好在你是个理智的女生。”

  “事后理智。人在其中也崩溃了。所以我同意我妈办了休学,想好好缓一阵。姐,我和你好,说话最坦白了,你别和姨妈说,再吓着她。”

  “知道。你真缓过来了?”羽沫不放心。

  “你还不知道我吗?从小就没心没肺。我只是当时很危险,太无力了,事过之后是个明白人。对人渣我会留情吗?半年之后还是条好汉。”嘉琪展颜一笑。

  “你呀你!我太感激小姨了!”

  “嗯。我妈是个刀客,把他削了一顿,骂得别提多痛快了。他也就是能洗脑我这种小女孩,还跟我妈狡辩他是爱我才会控制我,又骂我和家人说这些事不是独立女性,小题大作。我妈直接报警他非法拘禁,限制他人人身自由。他出来后为了自己前程没敢再来招惹我。”

  羽沫点点头:“他也是名牌大学的研究生,也会审时度势考虑自己前途的。你就当他有心理疾病吧!滚了就行。”

  “你是旁观者清啊。在家里住了一段时间,我好像慢慢清醒过来,觉得前几个月的日子就像一场噩梦。”

  “噩梦过去了。”

  “再抱抱我,姐。”

  羽沫越过桌子,伸手抱了抱佳琪,佳琪趴在他的肩头,无声地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