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换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别光说我的事情了,怪扫兴的。说说你吧,重见光明真是天大的喜事。我看你容光焕发的,看来小日子过的还不错,我小外甥岸岸,最近还好吗?”

  “他就是淘气,其余都挺好的。”

  “姐夫呢?我前几天路过槐树街,看见他们店里的生意很好。”

  “我很少去他们店里,家里的事还忙不过来。他也不大和我谈他店里的事情。”

  “幸福的小女人。”嘉琪笑,“这几年江州城休闲会所开的很多。你看看这城东区,咱刚路过的这条街上就有好几家,竞争都很激烈。还是姐夫知道打拼,他们店里都是老客户多吧?”

  羽沫招呼过来侍者,点了两份牛排和咖啡:“他的店开了很长时间了,确实老客人居多。店里师傅们的手艺都很好。”

  “我看也是,那天我路过时还看见有一位女按摩师呢,长得挺漂亮。”

  羽沫吃了一惊,帮嘉琪拿了两张餐巾纸递过去:“那可能是新招来的吧,原来店里只有一位女按摩师,叫陈晓鸥,后来回家生孩子去了,现在还在家里带小孩呢。”

  “我也是办事从那路过,正好碰见姐夫,就随便聊了两句。那个按摩师刚巧有事情过来请教,嘴挺甜,眼睛挺大,人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主要是这姑娘眼睛能看见,他们店里都是盲人师傅居多,我就多看了两眼,人还挺麻利。”

  “他们店里的师傅们,都是你姐夫和小文仔细挑过的,人都挺好的。哪天我带你去试试他们的手艺?”

  “哪用你带我去,我自己去找我姐夫,他还能不给我打折吗?”嘉琪笑着说。

  “还打折?他敢要你钱,你来找我告状,我收拾他。”

  “你结完婚怎么一副母老虎的样子啊?小心我姐夫被小绿茶哄走。”嘉琪笑。

  “快吃吧,一会儿牛排就凉了。吃也堵不上你的嘴啊?”羽沫笑。

  “你一会儿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吗?没有,吃完饭咱俩去逛逛街?你肯定没在这片商业区逛过,好多精品店里的衣服都不错呢。你瞧瞧你身上穿的,好看是好看,太素净了。”

  “我正想给东海、岸岸和我妈买几件衣服呢。”

  “刚刚说你凶,这一会儿又变成了贤妻良母了。”

  “一直贤妻良母好不好?”羽沫笑。

  羽沫妈每天和邻居程奶奶一起接送各自的孙子上幼儿园。

  这天早上,两位老人家一路走一路唠嗑。程奶奶念叨着,孙子下个月就要换家幼儿园了。

  “这家幼儿园离家多近啊,咱们接送也方便,你们想换哪去?”

  “牛牛爸妈不知听谁说的,小孩子三四岁时是学外语的最佳年龄。这不,他们又找了家双语幼儿园。”

  “什么是双语幼儿园?”

  “中国话和外国话日常都教的幼儿园。听说那的小孩都是外国人在教。”

  “呦,那可好,小孩从小练外语,发音就纯正啊。贵不贵?”

  “挺贵的,按年收费。主要是还特别不好进,要考试。”

  “人家挑聪明的小孩要吧。”

  “可不,多亏了孩子妈妈有个表妹在那工作,给了不少指点,又帮忙托了人。听说那的小孩三年出来,英语说得都和中国话差不多。“

  “孩子小,学口语快。”

  “都这么说。更主要的是这家幼儿园对口一所重点小学,那的孩子幼儿园毕业后很容易上重点校,这才是它招生很火的原因。”

  “真的啊?咱们这个小区对口的那所小学就是有点不大好,我也正为这件事操心呢。那我们岸岸如果要去,他表姨能帮个忙么?”羽沫妈听了有点动心,试探着问。

  “我给你问问去,我估计能行,你家岸岸是一个多聪明的小孩啊。我们儿媳妇又和她表妹关系好,他们幼儿园又准备招生,招谁不是招啊?”

  “那太好了,我等你回信儿,先谢谢了。”

  “我正愁没个接送孩子的伴呢,岸岸要也去上,咱们又能一起接送孙子了。话说回来,小孩子学习耽误不起,牛牛爸妈带孩子还试听了几次课,回来说效果挺不错的。就是收费比这家幼儿园高不少。”

  “就这么说定了。你先帮我问问去吧。”

  羽沫妈送完孩子,一路走,一路低头盘算,自己身体现在还挺好,羽沫也能看见了,自己有退休金,还小有一点积蓄,不如奉献給祖国的未来——岸岸小朋友吧。

  哪想到晚饭时刚提个开头,东海就沉了脸:“这么小的孩子就攀比,到哪天是个头?再说,羽沫后续治疗还需要不少钱。”

  羽沫妈默默替孙子鸣不平,岸岸才是他爹亲生的好不好。“我有退休金,还有一点积蓄,我就来出这个钱吧。”

  “您的钱您都用在您自己身上,将来旅个游,看个小痛小病的,都需要用钱,您怎么花都行。岸岸还小,有我养着,不需要您添钱。”东海向来待老人温和亲热,今天却似真犟上了。

  羽沫妈听东海说的生硬,不禁有点生气:“东海,一家人分得这么清清楚楚干什么?人家的小孩儿能上双语幼儿园,将来还能上重点小学,我们岸岸哪点差了,也去上个好幼儿园不是一件挺好的事吗?”

  “岸岸就是普通人家的普通小孩,知道勤俭知道努力就很好。在公立幼儿园里长大,对岸岸没有什么坏处,孩子间会少很多攀比。小学课业不重,在哪上,只要努力都一样,您不用太为他操心。”

  “我的孙子,我能不操心吗?”

  羽沫抬头看了眼东海,桌子底下轻轻推了他一把。

  东海道:“您辛苦攒的养老钱,不容易。岸岸还小,有我呢……”

  “你的孩子,你做主,是这个意思吗?”羽沫妈有点生气,“这么多年,我辛辛苦苦带了他这么大,我愿意给他找个好点的幼儿园,不行吗?我是外人啊?”

  “妈,您误会了。我是不希望您太过疼他,花这么多钱上私立幼儿园,意义不大,还会影响您生活质量。”东海平静地说。

  “我也不用你这么操心我,我愿意。”羽沫妈皱眉,“你就说行不行吧?”

  东海半天沉默不语。

  羽沫急忙打圆场:“岸岸最亲爱的外婆,你最疼他了。这事程奶奶不是还没问来结果吗?或许人家还未必收咱呢。也得看看一年到底收多少钱?必竟是上幼儿园,不是上大学,咱也得关心一下性价比是不是?”

  “妈,你别生气了。这个家以前依靠您,今后必然还要依靠您。我帮您再去盛碗饭?”东海语气平淡。

  羽沫妈叹口气,推了饭碗,回了自己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