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别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羽沫也吃不下去了,东海低头静静地吃完自己碗里饭,走到厨房洗了碗,擦了擦手,对羽沫说:“我去店里看看,这两天店里来的客人多,人手不太够。”说着转身进屋去取外衣。

  羽沫心头火起,跟着进了屋,压低了声音:“东海,我妈是要害岸岸吗?老人家自己掏钱,想让岸岸上个好点的幼儿园,你如果不同意,也要好好说话。你今儿这什么态度?瞧瞧你这脸色,摆给谁看啊?”

  “对不起,我忘了你现在会看人脸色了。”

  “东海,冷嘲热讽有意思吗?”

  “我只是告诉你,没人摆什么脸色,你看的不对。”

  “那你什么意思?我觉得你最近心里有情绪,你对人态度有点冷淡,你知不知道啊?是因为我哪不好吗?我们两个现在坐下来好好聊聊,行不行?”

  东海低头穿上外衣,慢慢扣好扣子,“小文刚才给我打电话了,店里现在客人特别多,我不能不过去看看。”

  “你最近店里哪天客人不多?我住院做手术的时候,你给我打过几个电话?我回家里这几天,你还是天天往店里跑,今天我想你在家里陪我说说话,小文那里我去打个电话告诉他,你今天不去了。”

  东海皱眉:“你住院的时候,我每天都工作到三更半夜,第二天一早就把店里所有结余的钱都打到你卡上,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的。可是,东海……”羽沫摊摊手,“你没发现你最近有点变化么?”

  “我刚才要是和妈说话,让她觉得态度生硬了,我会找个机会和她解释的。”

  “我不是说的这个。”

  “我答应小文一会儿去店里看看,我是老板,不能说话不算数。”

  “我说的也不是这个。”羽沫按自己太阳穴。

  “那是什么?”

  “我是说你这种公事公办的态度,东海……”羽沫伸出手去,“我回来以后,咱俩有时间坐在一起好好说会儿话吗?我就想和你安安静静地说几句话。”

  “沫沫,我现在真得走了,你听听,小文又来电话催了,店里还有七八口人指着我吃饭呢,我们还要养岸岸,我真的挺累的。你是大人了,不能随时随地都盼着有人来哄。”东海说着走到厅里换鞋。

  “挣钱就这么重要?一天也不能耽搁?”羽沫走过来,侧身挡在门口。

  “最起码我得能给我孩子交得起入园费吧。”东海冷声说。

  “我妈是一心为了岸岸着想,你这么一说也太不识好人心了,你最近到底怎么了?”

  东海没搭腔。

  “我要是今天就不让你走呢?”羽沫抬手搭在门框上。

  “小文他们都在急等着来帮手帮忙呢。”

  羽沫没动。

  东海抬手稍微使了点劲,推开她。

  “你要是现在走了,就别回来了!”羽沫任性道,她发现自己最受不了的就是东海这么淡淡然的样子。

  东海也不理她,径自拿了围巾,轻轻地带好门去了店里。

  一连两天,东海也没回家。

  羽沫被哄惯了,这次真是被气了个半死,怎么也想不通东海怎么就能为这点小事,犯了倔脾气。

  有心去店里找他,又觉得憋屈。

  羽沫妈更是一头雾水,东海向来是个明白孩子啊,那天的事虽然饭桌上有点小不愉快,但居家过日子,哪有马勺不碰锅沿的,过去不就完了。思前想后,隐隐觉得有些不妥,催着羽沫先服个软,哄东海回家。

  羽沫想了想,自从认识东海,都是自己使脾气任性,估计东海最近因为挣钱给自己看病,是实在压力太大了,自己哄哄他又何妨。

  正巧许静打来电话,说东远出差,路过江州城能在家里呆一个晚上,让他们夫妻俩过来吃晚饭。

  羽沫一口答应下来,给东海打电话,却是小文接起来的,说东海正在给客人按摩不方便接,羽沫嘱咐让他转告东海,说大哥出差回家了,务必给自己回个电话。

  自己则急匆匆地先出门买了一个大水果篮,又去接了岸岸,因为孩子有点感冒,忙着喂了点药,哄着睡下了。

  看看已近黄昏,又给东海打过去电话,对方却提示已关机,想着东海忙完了,小文一定会转告他的,自己最好早点过去帮嫂子做做饭,直接在吃饭点过去总不大合适。

  和母亲打了个招呼,换了件新衣,急忙拎了水果篮出门。路上活动小心思,是否该给东海告个小黑状呢,他再拧,但总得给哥嫂几分薄面吧。

  哪想到推开大哥家门,只见东海正坐在厅里陪刚上小学的恬恬玩呢。

  “二叔,美人鱼最后到底怎么样了?她是为了爱情死了么?”恬恬坐在东海怀里吸着酸奶,仰着头问。

  “小丫头,懂什么?还什么爱情?小心你妈妈听见你乱讲话,教训你。美人鱼呢,最后她变成了碧蓝碧蓝的海水……”东海拿着温毛巾替她擦脸,像是忽然被什么触动,停住了手。

  “你上次不是这么讲的。你说,美人鱼最后变成了大海上雪白雪白的飞沫,她好可怜哇,是不是二叔?”恬恬抽抽小鼻子,“小美人鱼又好看又善良,为什么会死?会变成大海上雪白的飞沫?故事的结尾我不喜欢,你喜欢吗?要是换个结尾该有多好……”

  “她最后变成了大海上雪白雪白的飞沫……”东海轻轻重复了一遍,“是挺可怜的,”又拍拍恬恬的脸,“那好,我们来改个结局,美人鱼最后重新获得了自由,她生机勃勃地活到了一百岁。”

  “好喔!二叔真伟大。”恬恬拍手,忽然看到羽沫进来,忙站起来问好,“二婶婶好,岸岸弟弟没跟你来吗?”

  他嫂子也笑问:“羽沫?你们俩个这一前一后的,来还不一块来,怎么你们没约好么?”

  羽沫尴尬,看向东海,东海只低头和恬恬做游戏,没有一丝解围的意思。

  羽沫只得笑:“恬恬乖,弟弟在家睡觉呢。静姐,本想早点过来给你帮忙,岸岸又有点咳嗽,去幼儿园早接了会儿,又给他喂了点药,一不注意就晚了。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不用了,你歇着吧。岸岸咳得不厉害吧,秋天风干物燥,小孩容易咳嗽。”

  “没大事。”

  “羽沫来了?眼晴治好了,这可是咱家大喜事啊!一会儿得喝杯酒庆贺庆贺。正好我带了瓶好酒回来。”东远也迎出来。

  “也没来得及给大哥送行,大哥到了外地还习惯吗?还麻烦静姐接送了那么久岸岸,心里怪过意不去的。”

  “岸岸不也是我们的孩子吗?有什么过意不去的。”许静笑,“羽沫自打结了婚,越来越水灵了,尤其这双眼睛一治好,远远望去就像两湾深潭,太好看了。”

  羽沫笑:“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哪里赶得上静姐一点呢,又美丽又能干,在家贤妻良母,在外领航名师,婚姻事业两得意。我是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的。”

  东海歪着头听了会儿,此刻松了恬恬的手,独自走到阳台上,随手合拢了推拉门。

  许静看见了,好奇道:“东海,你穿得少,阳台上有点凉,别冻着,你要找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