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送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羽沫拎着衣服坐在洗衣机旁,愣了半晌,才机械地把它扔进去,按了按纽,听着滚筒里的水声“哗哗”地不停翻转,心乱如麻。

  第二天,东海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了床,羽沫也醒了,背对着东海,听他窸窸窣窣的穿好衣服下了床。忽然想起来,结婚后很长时间,东海每天早上都会给自己一个早安吻,最近人家是彻底忘了。

  “怎么最近都起这么早?早上店里也会有客人?还是有其他什么重要的人?”

  “早上哪会有客人?所以也就上午有点空,和小文对对帐。”

  “没有其他事情?”

  “没有。”

  “以前不是说想给店里装修吗?我还以为你最近因为这件事在忙。”

  “哪里还有余钱?装修的事先放放再说。”

  “最近店里女客人多吗?”

  “和往常一样吧。有男有女都差不多。这一大清早的,你问东问西的,怎么对店里的事情忽然感兴趣了?”

  “你不希望我感兴趣?”

  “希望。你治眼睛前我就带你去过店里,希望你认识认识师傅们,最好学学怎么管理这个店,可你态度很勉强,我也不希望你因为这件事不开心。”

  “店你不一直管得好好的?还有小文帮忙盯着,为什么那段时间你忽然希望我学着管理?”

  “必竟是咱自己家开的店,自己人管着更安心。”

  “我一直以为你怕我累着,不愿意我去操心家外面的事。在那次之前你从来没让我去过店里。”

  “有些事有时也会让我改变想法。”

  “什么事?”

  “我不在家里吃早饭了。你和妈说一声。今天也可能还晚,店里最近人手不够。”

  “好。”

  东海出了门。

  羽沫却很少见地一直躺到了中午,起来后依旧觉得浑身懒懒的,没有什么力气。

  慢腾腾地冲了个热水澡,散着头发,她趴在卧室的梳妆台前,瞪着镜中的自己一直呆呆的发愣,惹得她妈好奇地看了她好几次:“你怎么了?坐那都发呆半个小时了,不认识自己了?”

  羽沫随手拿起一根灰色的宽条皮筋,慢慢地扎紧头发:“看着是不大眼熟呢。好好的一个人,到底哪里不太对劲了?怎么忽然就觉得有点陌生了呢?心烦。”

  她妈听着好笑:“神经病。说的都是什么怪话,莫名其妙。我倒觉得你比小时候好看了,眉儿眼都长开了,侧脸像你爸年轻的时候,清秀着呢。别再瞧了,够漂亮的了。”

  羽沫扯下皮筋,又重新散开头发:“还是放下头发比较好看,扎起头发额头有点显宽,不喜欢。我的眉毛随您,细了点,好像还淡了点。”

  “东海的眉毛浓。岸岸的眉毛随东海,两道剑眉,男孩子有英气。岸岸挺会长的,随了你们俩个人的优点。”

  羽沫也不吭声,走到衣柜前,伸手忽的把一堆衣服摘下来都扔在床上,又拎起几件颜色鲜艳点的站在镜子前一件一件的比着看。

  “你这是干啥,怎么拿出这么多件,都扔床上了?准备去哪啊?”

  “去店里,想去看看。”羽沫挑出来件浅黄色外衣,在镜子前左右打量:“黄色是不是显我肤色白?”

  “你这又是想起什么来了?怎么突然关心起店里的生意来了?”羽沫妈笑道,“去店里什么时候这么讲究了,折腾半天头发还要挑衣服?”

  “闲的呗,您看我穿哪件好?穿件鲜艳点的好不好看?”羽沫淡淡的笑了下,“就是有点好奇。今天也没什么事,我去那看看。您别说,我还真没怎么进过咱家店。一会我先去买菜,顺便剪剪头发,有点太长了。做完晚饭,我给您和岸岸留一些,再给东海他们送去些。我今儿也不在家里吃晚饭了。”

  “好吧,随你。逛逛就回来吧,店里正做生意呢,别给东海他们添乱。也别回来的太晚了,让我担心。”

  “嗯,知道。”羽沫低头换好衣服,脸色并不好看。

  黄昏时分,梁羽沫提着一个三层的大食盒安安静静地踏进了东海按摩店。

  此时,店里还没怎么上人。

  羽沫抬眼打量,店里的装修很中式,迎面是四扇山水屏风,画着墨色花卉,当中半旧八仙桌子上有盆已抽穗的兰花,紫砂的茶壶盖碗,右面是一排用竹木隔开的按摩间,左面则是一个曲尺形的中式银台,墙上还挂着幅仿古山水画。银台里坐着一个中等身材的男按摩师,面色白净略显清瘦。

  羽沫犹豫了一下,试探着喊了声:“小文?”

  男子听了,愣了下,紧接着立刻笑起来:“难道是羽沫来了?你这老板娘可是很少来查岗。今天是喜雀登枝,贵人临门,欢迎欢迎。”

  羽沫心虚,打了个哈哈,笑道:“你咋说的还一套一套的,你们都是大忙人,谁敢来查岗?我今天晚饭多做了些菜,特意给你们送来点尝尝,米饭、炒青笋、香菇虾仁和红烧鱼,你家晓鸥在哪呢?”

  “这可都是东海爱吃的,羽沫真是个好媳妇。晓鸥她都歇了多半年了,在家里带孩子呢。东海没有告诉过你?”

  “瞧我什么记性,他可能说过,我给忘了。”羽沫忙掩饰,又笑道,“晓鸥和孩子都好吧。你哪天带我去看看她们,我可想她了。”

  “好啊。听东海说你眼睛治好了,可把我们都激动坏了。和东海说了好几次,大伙出来聚聚,一则店里太忙,一天不开门就怕得罪老主顾,二则可能东海太疼你,舍不得让你见人,总不理我们这茬儿。你来了,你作主,哪天让晓鸥带上孩子咱们一起聚聚。”

  “那说定了,晓鸥是两个孩子的妈,大忙人,我哪天都有空,让她定吧。我请客。”

  “还是羽沫痛快,老板娘就是老板娘,说话干脆利索啊。”小文挑起大拇指笑道。

  “行了啊你。”羽沫笑,又东看看西看看,店里确实客人不少,却没看见东海,“晓鸥不在,咱店里少了一枝花啊,可怎么好呢,没有女按摩师了吧?”

  小文笑:“那哪行?东海又招了个新人,还是个明眼人,挺麻利挺勤快的。就是手法差点,我们几个老师傅谁有空谁就去教教她带带她,那丫头嘴可甜着呢。”

  羽沫点点头,“哦”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