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老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羽沫反锁了浴室的门,走到花洒下,捂了脸任凭泪水决堤与热水哗哗地交织在一起。

  “这是你最后一次哭了,梁羽沫。”她对自己说,热水让她身上渐渐暖和起来,“看看岸岸,看看妈妈,你多难受也要好好地活下去。有那么多人离婚,都好好地挺过来了,你为什么就不行?”

  关了水,她一边拎着条长毛巾擦干长发,一边盯着镜中的自己瞧,有多久没有好好打量过自己了?竟似有几分陌生,镜中的少妇长发如瀑,身材凹凸有致,结婚生子似乎让她略微丰满了一些。

  她又趴到镜前细瞧,镜中女人的皮肤依然光洁细腻,如玉如瓷,只是脸色苍白,下巴尖尖,神色萎靡,尤其那双哭红的眼睛,满是漠然和嘲讽。

  “你在嘲笑什么呢?”羽沫挑起嘴角对着镜中冷笑,“你是觉得自己怎么瞧都比那个小村姑顺眼吗?可惜,他就是不稀罕你了。”

  她恍惚地注视着镜中的那个自己,挑眉轻笑嘴角含嘲,竟然是那么神似萧东海。

  眼泪又扑簌簌滑落下来:“他不稀罕你又能怎么样,梁羽沫?你稀罕自己不就可以了么?是不是?”她抬手把台面上的一张与东海的合照摁翻过去,蹲下身子抱了自己的双肩又止不住哽咽。

  谦谦玉器行也坐落在槐树街上,老板三十七八岁年纪,姓周名远山,人如其名,生得温文尔雅。此刻周老板正坐在角落里细细地查账,耳边不时传来几个小店员七嘴八舌的议论声。

  “你听说了吗?东海按摩店的老板和他家的女按摩师私奔了。”

  “就是那个挺高挺帅,还挺和气的盲人按摩店老板?看着不像这种人啊?私奔?他有老婆的吗?我怎么没见过呢?长什么样?听着怪可怜的。”

  “何止有老婆,还有孩子呢,这就叫抛妻弃子,负心汉啊。真可惜白长了张帅脸,心够狠的。他老婆以前好像也是盲人,很宅的,别说我们,他们店里的人都没怎么见过。长什么样子不知道,不过据说挺泼辣的,听说知道这件事后,把他家的按摩店砸了个稀巴烂。啧啧,还把她丈夫打伤了。”

  “这么暴的脾气?性子粗糙的女人长得也好看不到哪去。有些事就不好说了,女人太厉害太强势,男人受不了很可能出这种事。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么。”

  “我还听说,那女人……”

  周远山轻轻咳嗽了一声,两个小姑娘这才发现自己老板正坐在不远处查账,彼此吐了吐舌头,分别走开去招呼客人了。

  周远山微皱眉,这件事最近已经成为槐树街上一件不大不小的奇闻,被人们当作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人们热衷八卦,各种版本四处低声悄悄传播。

  他不是本地人,但在这条街上也做了四五年生意,和萧东海打过几次交道,凭直觉他认定此人应该是条有情有义的汉子,出了这么奇葩的事,让他心中疑惑,还有几分道不明原因的不快,潜意识里他也觉得那个可怜的被抛弃的女人或多或少有几分责任,但他生性不喜欢听人背后议论长短,所以有意制止了两个小姑娘的八卦热情。

  看了会儿帐,他闭目舒缓了下眼睛,睁开眼,金色的落日余晖里一个娉娉婷婷的女子迈步走进店中,她素面朝天,神态冷淡。周远山不禁多看了几眼,才又低下头接着看账。

  羽沫边走边看,这家玉器行布置素雅,窗明几净,柜台前备有高脚椅,她挑了靠边的一把椅子,坐上去微侧了身向旁边的小伙计问道:“你们老板在么?我有生意要谈。”

  老周又抬眼看她,女人穿了一件纯白色粗毛线长款外套,搭了条浅绿色的丝巾,十指纤纤,侧脸消瘦,但皮肤白净如瓷,声音柔软清冷。

  伙计客气的笑答:“您有什么事,可以先和我说说么?”

  羽沫从斜背的浅白色包里掏出一个淡紫色方盒,放到柜台上,打开来:“我想请他给我看看这件东西。”

  伙计也在玉器行干了三年,多少懂点,也颇识货,上下打量了几眼这只镯子,就又抬头看向他老板。

  周远山顿了顿,出于好奇,还是停下手里的事,递了个眼神给伙计让他去忙,自己起身走过来,含了笑和羽沫点头致意:“你好,漂亮的女士,我能帮上你什么忙么?”

  羽沫也微笑着点了下头,这个男人一身高档休闲装,中等身材,肩背挺直,神色从容:“您是这里的老板?我想请您帮我看看这个镯子,不麻烦的话,受累给估个价。”

  “这里光线不太好,方便拿到我办公室去仔细看看吗?”

  “好,麻烦你了。”

  “太客气了,这边请。”周远山顺手帮羽沫拿了包,前面引路。

  说是办公室,倒更像是个讲究的茶艺室,房间正中一张紫檀方几,摆放了一套精致的茶具,墙上是幅淡雅的泼墨山水,羽沫眼尖,看到印章落款题着远山。

  “平时喜欢喝什么茶?我这红茶,白茶都还好。”周远山笑问。

  “您不用客气,什么都好,我不渴。”羽沫笑笑。

  周运山帮羽沫沏了杯茶,是陈年的熟普洱。然后拿了镯子在灯下反反复复仔细查看。

  羽沫低了头喝茶,偶尔偷眼观察他的神情,对方却波澜不惊,看了半天也没个明显变化。

  过了好半天周远山才放下手镯。走过来坐下,自己也倒了杯茶,问:“这茶口感还好?朋友送的,说是云南野生的古树茶。”

  羽沫微点头:“清甜清爽。嗯,您看,我这只镯子成色怎么样?”

  “东西还可以,玉的水头不错,很润。”周远山放下手中杯,“不瞒您说,几年前我有个朋友带了他哥哥来,拿的镯子和您这只非常像,不过人家拿的那是一对,家传的。当时我就挺喜欢,可惜对方说是自己母亲留下来的,怎么也不肯出手。我冒昧问一句,您这只是从哪里得来的?”

  “我婆婆留下来的。”羽沫淡淡一笑,“这是我从省珠宝鉴定中心刚刚做完的鉴定证书,玉肯定是真的,是有一定年代的老东西,不会有问题。何况您以前也见过类似的东西,是不是?您若有意要呢,您先给估个价。”

  周远山快速斜睨了一下那张鉴定证书,笑道:“这倒用不着,看东西我还是自信有几分眼力的。嗯,您贵姓?”

  “梁羽沫。”

  “哦,梁女士。”周远山笑笑,“您肯定您可以做主卖掉,不用再和家里人商量商量?不好意思,您刚才说这是您夫家的祖传之物,我做事小心惯了,若有冒犯,您千万别见怪。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