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玉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自然能做主卖掉。这镯子说起来也曾经算是个我的聘礼。”羽沫笑笑,挑了挑眉,“应该算我的东西了,是吧?”

  “当然。”周远山摸了下下巴,笑道,“如果是您的聘礼,那当然是您的私有物了。您从别的地方问过价吗?”

  羽沫摇头。

  老周笑:“我总觉得怎么着这东西也应该是一对。您还有另外一只吗?”

  羽沫笑:“您还真懂。一对是什么价?一只是多少?”

  老周收了笑,慢悠悠放下镯子说:“您若要只卖一只,那可就值不了多少了。”

  羽沫微一沉吟,低头想了想,侧了脸看他,微笑:“那能多少?”

  老周把手放到柜台上,伸平手掌,羽沫点点头,收了东西,准备起身走。

  老周也不拦着,笑问:“别人给您的价是多少?”

  羽沫说:“差不多。”说完收了手镯,撑着桌子刚起身,猛的一阵头晕目眩,晃了两下,老周急忙伸手扶了她一把:“还行么?再坐一会吧,你是不是有低血糖?”

  羽沫唇色煞白,勉强笑了一下,摇摇头起身:“谢谢,没什么事。”拿了包往外走。

  老周看她身形羸弱神色憔悴,心里忽然一动,问道:“我那个朋友,就是他哥哥曾拿来一对玉镯问过价的,和您这只镯子非常相似,不知你们是否认识?”

  羽沫听了,又犹豫了一下,停下脚步,低了头问:“那一对您估了多少?”

  老周看她一手扶着桌角,神态颇为倦怠,迟疑了一会,笑道:“人家根本也不打算卖,况且我们还是认识的朋友。嗯,那一对的话,我当时估了二十个。”

  “那就一半吧。”羽沫挑眉微笑。

  老周看这年轻女子瞬间的笑容里有了三分狡黠,不禁心下也好笑:“你还头昏吗?要不然再坐坐。你认识我那朋友?”

  “那个拿镯子来的人如果叫萧东远的话,我曾经是他的弟媳。所以我的东西一定也假不了。”

  老周虽然有点怀疑,但还是吃了一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被萧东海抛弃的那个女人么?

  不禁又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两眼,只见这女人松弛地坐回椅子,端了茶低了眉细细地品,嘴角微微翘起撑起一个勉强的笑容,人前三分清冷却难掩眉间五分落寞。

  心中暗自叹气,倒莫名生出几分同情,不管实情怎样,看上去此刻这女子倒真像是蛮孤单无助的:“您很着急用钱,是么?这价也要的太狠了些。要不然您把一对都卖给我得了,我也好再考虑考虑。我这抽屉里有点糖,平时忙有时顾不上吃饭,我也有低血糖的毛病,备用的,你要不要吃一点?”

  羽沫微笑:“谢谢。可我只能卖掉一只。”

  老周停了一下,把块黑巧克力再次递给羽沫,羽沫早上没怎么吃东西,确实有点低血糖引起的心慌头晕,心里忐忑,还不知道对方怎么还价呢,就笑着接过来,等他再开口。

  老周却起身出去了。一会儿,伙计提了个黑兜进来,放下东西就出去了。

  老周笑笑:“现金,还是打卡里?”

  羽沫楞了一下,笑:“都行。最好现金,您现在方便么?”

  “我先给你一半吧,再多了,你拿着也不方便,其余的都打卡里。说起来,我们似乎有过一面之缘。”周远山顿了顿,“你家小孩出生时,我被一大帮朋友叫着去医院给萧东海道贺,当时他刚帮我介绍了个小生意。你当时还看不见,虽然刚生完孩子,你那时看上去就像个眉目生涩的小女孩,和现在的样子区别很大,你不说你是谁我也认不出来……哦,你肯定一点也不记得我了?”

  羽沫低头:“您也知道,我那时看不见。”

  周远山点头,收了镯子,把兜里的钱递给羽沫:“数数好。三天之内反悔还可以过来取走东西,过了三天可就不行了。”

  羽沫看了看,正好是五打,就收到自己包里:“我做事,您放心,我从不后悔的。”又笑了笑,伸出手来,“谢谢你的价格。”

  周远山握了握羽沫纤细的手,觉得冰凉一片,也不禁笑了笑:“糟糕,我现在心里就有些后悔,出价出高了。”

  “那我还是赶紧告辞吧。”羽沫笑,起身往外走,周远山也不留,微笑着送羽沫出了店,在街边帮着伸手打了辆出租车,羽沫忙说:“我家就在附近住,几步路,用不着打车。”

  周远山拉了车门,一手挡好车顶,扶她坐进去,边关车门边说:“天要黑了,不安全,路上小心。”

  在街边停了一小会,目送着羽沫的车消失在街角,才又慢慢踱进自己店里。

  羽沫妈从幼儿园把岸岸接回家,见羽沫正扎起了头发,挽着袖子,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着做晚饭。

  “你去再躺会吧。”羽沫妈走过来,掐了掐她的胳膊,“瘦的不剩什么了。”

  羽沫眯起眼看了看厅里来回奔跑玩耍的岸岸,笑着喊:“岸岸,妈妈给你做了糖醋排骨吃。宝贝,你好帅。”

  岸岸抬头看她:“妈妈,你也好漂亮。比幼儿园所有阿姨都漂亮。”

  羽沫挺直腰,回头看她妈:“躺了这么多天了,躺也躺乏了。我这排骨烧了半个多小时了,您给尝尝咸淡?”

  饭桌上,一盘炒青菜绿油油的,一盘红烧排骨鲜亮亮的,卖相不错,口感却着实一般。

  羽沫给岸岸夹菜:“多吃点,小帅哥,长得壮壮的。岸岸,你想不想将来上嘉德国际小学啊?大楼好漂亮的那个。”

  岸岸狭长的凤眼瞬间被点亮,又有点担心:“乐乐姥姥说,那所学校老贵的,我们班的小朋友都上不起。”

  羽沫失笑,把他抱到怀里,亲了下他的小酒窝,抚摸着他毛茸茸的头:“爸爸出门打工去了,就是为了给岸岸寄很多很多钱的,爸爸那么爱你,他一定想让你上那所很棒很漂亮的小学的,是不是?”

  岸岸忙不迭地点头:“那爸爸挣够了钱会回家吗?妈妈,我想爸爸了。”

  羽沫点头:“嗯,会回来的。”

  羽沫从包里拿出很厚的两打钱,塞给她妈:“听说赞助费要提前一两年交呢,您明天受累跑一趟。剩下的您给自己和岸岸添些衣服吧。”

  羽沫妈一脸吃惊:“这么多钱,哪来的?”

  羽沫低头看岸岸,神色温柔,满是期待,岸岸皱着小眉头想了想:“是爸爸打工寄来的吗?”羽沫笑笑,对儿子竖起了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