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送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羽沫从电梯下来,东瞧西望,找了个垃圾筒顺手把佟大国的名片扔了。

  这一天发生的事太多,让她感到疲惫,她太阳穴突突地疼。

  摸出手机,给妍妍打电话:“妍妍,你在哪呢?你一会儿能去那家婚礼现场收账么?我今天突然有点累了。”

  “羽沫姐,我现在还在远郊订花呢,这的老板到现在还没回来,我得再等等,估计赶不回去啊。你怎么了?”

  “也没啥大事。你等吧,不用往回赶了。”羽沫叹口气,挂了电话,只得勉强支撑。

  到了地方,新郎新娘正在举行典礼,到处人声喧哗。羽沫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休息。

  “你是沫沫花坊的?”一个中年胖男人走过来问道。

  “是啊。你好,这是账单。”羽沫忙打叠出一张笑脸,站起身。

  “那什么,你先出来一下。”男人叼着烟,横披着衣往大厅外走,羽沫只得跟出来。

  “你们今天是怎么送的花啊?盆栽不好看不说,花篮还都那么小,花插的也少。主要的是新娘的手捧花,你瞧瞧,你瞧瞧,那叫一个不漂亮。蔫头耷脑的花也敢扎出来卖啊,怎么做的生意啊你们?”

  羽沫瞄了一眼不远处的新娘,她手里捧的那束大花分明又娇艳又漂亮,礼堂各处装点的花蓝花饰也是又大方又新巧。

  只得勉强赔笑:“花蓝花束上有多少支花,选用什么品种,都是提前新郎家预订好的,我们都得按合同做,您说是不是?我们店用的所有花,都是当天清晨从远郊现采的,在槐树街上,我家的花应该算是很好的了。如果您对个别的花饰不太满意的,我们也接受批评,下回注意。”

  “下回注意?那我们这次就算了?结婚可是人生大事,一辈子就这一次,赶上你们这么家破花店,还好意思来收钱?不去消费者协会告你们就不错了。”

  羽沫压了压火气:“大喜的日子,咱们都图吉利,一切顺顺利利的。那我给您打个折吧,九折,长长久久,圆圆满满。”

  “想什么美事呢?半价,都算便宜你了。”

  羽沫气白了脸,脸上硬挤出点笑容:“那怎么行呢?我们的花也都是有进价的,您说是不是?不算人工费用都得赔。何况有合同在呢,价钱都是咱们事先定好的,花也是你们看完了,满意才签收的。”

  胖男人叼着烟,嘻嘻哈哈地和往来的人打招呼,又回头瞄了眼羽沫:“不行。不惯你们不良商家这毛病。”

  羽沫无奈,立了半晌,心里犹豫着:是再耐心说说情,吃哑巴亏降价了结呢;还是干脆打报警电话,估计报了警也是两边活稀泥。什么垃圾人!

  “要不这样,大喜的日子,我不拂您面子,您也照顾我们做小生意辛苦,八五折,不能再少了。”

  胖男人斜睨了一眼,叼着烟摇头,鼻子里啍了声“不行。”

  “这是怎么了,有话好好说。老赵,这是我一哥们的老婆,出什么事了,给哥们我点面子。”一个举着摄像机的中年男子走过来,拍了拍胖男人的肩头,递了根烟过来。。

  老赵尴尬的笑笑:“哟,李大摄影师,李老板,您的面子我肯定得给。这不,今儿花店的花不太好,新娘子给婆家人脸子看了。我这报怨几句,没啥事。”

  “不是我向着这位老板娘啊,我拍了这么多家婚礼,实话实说,这家花还真不错。新娘小蕙那也沾着亲呢,回头我去说说她,给她多拍点美照。一准哄好。”

  “那太好了,拜托拜托。”胖男子回头又对羽沫说,”那就你刚才说的价吧。一会有人过来和你结账,你站这别动啊。李哥,那我先去忙了。还得管分酒,一会我敬你去啊。”

  摄像男子点点头,又回身看看羽沫:“别生气,老赵就是这路人,专门张罗红白喜事的,有点看人下菜碟,占完便宜好上主家那买好,别和他一般见识。我李威,槐树街西面开了家影楼——微摄影工作室,认识么?我和萧东海是哥们。”

  羽沫点点头:“那家影楼挺有名气。我记得,我们婚纱好像是你拍的。今天的事多谢你了。”

  “甭客气,东海是我发小。你不大爱出门,只见过你那一次,估计你也不太认得我。我和东海熟。”

  “我以前眼睛不好,不大认人。”

  “没事,这不认识了吗?我的影楼平时也需要用花,会照顾你生意的。你最近有东海消息吗?我怎么联系,也联系不上他了。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看?”

  羽沫摇摇头:“没什么事,可能是今天多跑了几家有点累。您快去忙吧,我真没事。”

  “

  说着勉强提力往外走,没走几步就有人拦处找羽沫结账,羽沫不得不停下来。

  收完钱,再挪动脚,又一阵头晕目眩,只得慢慢弯腰扶墙蹲下身。

  李威后面见了,吓了一跳:“东海的……那谁,我一时忘了你怎么称呼了……哦,羽沫,对么?你先站这别动,我找个人送送你吧!”

  羽沫忙摆手。

  李威已经进去,很快拉了一个人出来,边走边说:“一会儿新娘换完装,就出来敬酒了,我还得一路跟拍,实在走不开。你帮哥们一个忙,帮我送个朋友回家,她好像有点不舒服。改天我请你喝酒。”

  “今天的酒就被你小子搅了。我正看新娘看得美呢,一会儿人出来还要唱歌敬我酒呢。送什么人啊?这么急?”

  “哟,这一脸厚粉底大浓妆,看得见啥还看美了?”李威笑,边往外走边推,“我约了几个平面模特下周拍封面,我回来请你去谈人生啊。今天先帮弟弟个忙,送个人。”

  “我才没那个闲功夫去。送谁啊?你这么着急忙慌的?”周远山笑着,抬眼一望:“哟,这不是梁小姐么?”

  “认识?太好了。她好像不太好受,说是累着了,周哥,帮忙送送回去,天黑一个女的也不太安全。里边人叫我了,改天我一定请客。”

  “这不沫沫花坊老板娘么,咱槐树街街上是同行。”周远山笑道,“街里街坊的,帮个小忙小意。,你放心忙你的去吧。”

  “那太好了。有劳周哥了。”

  周远山点点头,李威被一群人喊着,扛着摄像机急忙转身,小跑着进礼堂了。

  羽沫皱了眉,扶着墙,慢慢地自顾自往前走。

  周远山跟过来,笑:“又犯低血糖了?咱俩怎么连毛病都还一样。不过我比你聪明,我车上备着糖呢。我送你回去吧。你这总楚楚可怜的,到哪都有人不放心啊。”

  羽沫听他语气调侃,心里别扭,摆手说:“不用,谢谢。”

  “拧什么拧呢?”周远山拉了她胳膊往自己车边走,“要是昏倒在大马路上更丢人。你怕啥,我又不吃人。再说,你看看你现在的脸色,真是难看死了,搁谁都不会想入非非的。再扭捏,我就当你是矫情了。”

  羽沫确实心慌气短,乏力难行,见已被推到了车边,索性甩开周远山扶着的手,自己拉开后车门,坐到角落,闭了目歪着歇着。

  “真快成了病美人了。”周远山扶了方向盘启动车子,从后视镜里看羽沫萎顿苍白,笑,“回哪?我怎么开?先吃点糖,千万别昏我车上,回头我说不清。”

  这一天羽沫真真是受够了,想起婷婷心里压抑难解,又想起回家——岸岸那无辜的小眼神,更是觉得难捱,顿了顿说:“我有点饿了。”

  周远山抬眼又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此刻的梁羽沫神色憔悴,抱了双肩蜷缩在车的一角,由一只神采奕奕的骄傲小孔雀又变成了一只可怜兮兮的小野猫。

  “你像是个吃过见过的。”羽沫顺口接道,收好小包。

  “哪看出来的?”

  “刚看出来的。”羽沫看向窗外,夕阳下山,又是一个温暖的傍晚。

  “看走眼了~~”周远山笑。

  “是吗?”羽沫回过头来问。

  “你可别这么看着我,我心理脆弱,容易误会。”周远山笑。

  “误会什么?”羽沫挑眉,低头看自己手上鲜亮的指甲油。

  “误会你真饿了。”周远山斜睇了她一眼笑。

  “放心,饿了我也挑食。”羽沫挑眉又看向窗外,“这两家都不大好。再找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