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搭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色有点阴,似乎要下小雨了。

  羽沫把手边的花插好,低头整理枝叶,有点心不在焉,想着是不是要早点关店门。

  “你好,妍妍在吗?”一个高挑女孩推门进来。

  羽沫回身:“妍妍?有人找。”

  许妍从里间探头,立刻笑了,小跑着出来:“你怎么来了?快见见我女神,羽沫姐。这是我闺蜜,林晓萌。”

  羽沫笑着点点头:“天快下雨了,今天早点关店门。你也早点走吧。”

  “周末我回家,搭我哥顺风车,正好顺路捎上你。”林晓萌笑。

  “你哥?”许妍眨眨眼,“在哪呢?哪呢?”

  “瞧瞧你这个见色忘友的样子!”林晓萌点她的头,笑,“门口等我们呢!”

  “羽沫姐,既然要闭店了。和我们一起走吧。”

  “不了,我还要收拾一下今天刚送来的花……”

  “走不走啊你们俩,我这等着呢!”门被推开,一个穿黑帽衫的大男孩探头进来。

  羽沫抬头,愣了半晌,又低下头剪花枝。

  许妍偷偷整理了下头发,喊:“晓峰哥。今天周末你没打球啊?”

  “打了啊。你怎么没去看?”林晓峰举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地喝着,头上还有汗。

  “晓萌,你怎么没告诉我?!”许妍握着小拳头娇痴地打了林晓萌一下。

  “好啦好啦,忙考试忙忘了呀!走吧!”

  “羽沫姐,那我们先走啦!”

  羽沫点点头,林晓峰这才看到墙边花架旁站了个安静的素衣女子,就点了下头,打了声招呼“嗨~~”,转身和她们出去了。

  羽沫低头打扫干净地上剪下的枝叶,抹干净所有的花架,又从柜角抽出把老式油纸伞,撑伞出门。

  天阴沉沉的,零星地飘起了雨丝。转过路口,听后面有人按喇叭,就往边上让了让。

  “羽沫姐,我们捎你一段路吧。”许妍降下车窗喊。

  羽沫看那辆车的车速缓了下来,后面的车主也在催着高声按喇叭,只好收忙收了伞,上了车笑:“怎么你们比我还慢?”

  “刚刚经过商场,晓萌进去买了个包,耽误了一会儿。”

  “你这把伞好漂亮,雨里远远地就看见你了,什么牌子的?”晓萌笑。

  “好像就是槐树街上一家手工作坊自己做的,用着倒是蛮结实的。”

  “哦,”林晓萌举着左看又看,举到林晓峰眼前:“好看不好看?哥,你也给我买一把!”

  林晓峰瞄了眼,确实拙朴清雅,有点小众,不在意地笑笑:“在你这里什么都是新奇的。人家拿着合适,你举着未必好看。”又问羽沫,“你是哪个学校的?也和许妍一样在这花坊打工?”

  许妍捂嘴笑,偷偷推羽沫不让她讲话,“你猜师姐是哪个学校的?学什么专业的?”

  正遇上红灯,林晓峰停了车,回头看一眼:“师姐?你比我大?”

  羽沫好笑:“你几岁?”

  林晓峰皱眉:“什么叫你几岁?或许我是你师哥。”

  “我哥二十三,不过他特聪明,大学考上的是少年班,就爱装大给人当师哥。他下半年就去美国读博了。”

  羽沫笑:“了不起。”

  “你多大?”

  “比你大点。”

  “能大多少啊?看着和许妍一样笨笨的。”

  “哥,你怎么说话呢?羽沫姐,他就是和我们玩笑惯了,说话吊儿郎当的,你别生气啊。”林晓萌推了她哥一下:“她是妍妍的老板。”

  “就是,你说谁笨啊?”许妍撇嘴。

  “就说你!”林晓峰回头轻拍了下她的头,“从小作业就抄晓萌的,不说你笨说谁?”

  “别仗着你聪明,就老欺负人,我也考上了你上的大学,算你师妹呢!”许妍不服气。

  “艺术类,也好意思说啊?”

  “晓萌!你瞧你哥又欺负人。”许妍撒娇,林晓萌抱了她揉她头发:“他们理科生都直男,嫉妒咱们有艺术气质。哥,好好开车!”

  羽沫坐在车的角落里,看着他们吵吵闹闹,阳光的脸庞,轻松的姿态,虽然自己大不了他们几岁,心里却和他们已不似同龄人了。

  如果当年没有那些变故,或许自己现在也在某个大学里和闺蜜嬉笑,躲在图书馆啃着面包复习考研呢。

  “你也是我们学校毕业的?也是艺术生?花坊里的设计谁做的?有点创意。”又遇红灯,林晓峰停车降下车窗,对着另一辆车吹了个口哨,对方也降下车窗,探出张同样青春洋溢的美女脸:“林师哥!好巧啊!哪天约了看球去?”

  林晓峰笑:“下周五,我们队在南校打!”

  “好好好!到时见!”小美女笑。

  许妍瘪瘪嘴,林晓萌升上车窗:“见谁都撩,真讨厌!”

  “她是我们宿舍老四的女神,我帮个忙。再说,不要因为自己丑,看见个好看点的就撒泼。”

  “哪好看了?那么锥子的脸。我看还不如羽沫姐好看呢。”

  林晓峰打量了羽沫两眼,笑:“倒是都比你们俩好看一点。许妍尤其……哎,没法看。”

  许妍站起身,气得敲了他头两下。

  车转过弯,羽沫忙喊:“我从这里下了。谢谢妍妍,谢谢你们啊。”

  下了车,撑了伞,消失在雨中。

  许妍侧身往边上挪,被硌了一下,拿起来看,是条彩线编的丝绦:“这是编的个什么?手工还挺细。”

  林晓峰伸过根手指,许妍套在他手指尖上,他接过来晃了晃:“倒像是编了两个英文字母,DH?好像是什么东西上挂的小饰物?”

  “哪个女生落下的吧?”林晓萌嘟嘴。

  “嗯。昨天老五借我车接过人。我回来问问去。”林晓峰说着,顺手把它扔进车抽屉里。

  “看着倒是和羽沫姐的伞很配。”许妍笑。

  “她到底多大?”

  “可能二十五吧,”许妍笑,“大你一两岁,虽然人看着小,你也得喊姐。”

  “你们系的?”

  “不是。好像没读过大学,可惜。”

  “这都什么年代了,城里人还有几个没上过大学的?”林晓峰笑,“你就喜欢和学渣玩。”

  “羽沫姐可不是学渣,她插的作品拿去系里参加比赛也不逊色。可能人家家里有什么缘故吧?”许妍笑,“别看她比咱们大不了几岁,但我感觉她比咱们心老。”

  “可不?”晓萌笑:“是挺成熟的。”

  “读不了书?倒能开花店?”林晓峰笑,“男朋友做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