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逛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羽沫夜里睡得很不安稳。

  她梦见周围一片浓重的雾霭,她不知道在找寻什么,只是惊惶地四处奔走,远远地她看到了萧东海消瘦的背影,她急切地追上去,他却在大雾里越走越远。

  她开始朝着他的背影奔跑,心突突地跳,待她快追上了,伸手一拉,却就此突然惊醒过来。

  羽沫在暗夜睁着眼,冬夜的寒冷让她紧紧拥住被子,忽而模糊地想起,日子可真快,东海离开家已经快一年了。

  周末的早上,岸岸不用去幼儿园,缠着羽沫讲故事。

  羽沫想了想,蹲下身给岸岸换了件厚羽绒服,拉着他小手往外走。

  “这是要去哪啊,还带着孩子?”羽沫妈问。

  “先去花店玩一会儿,今天天气也暖和,路上孩子还能晒晒太阳。下午带他去买件新棉服,这件有点小了。”

  “是小了,看着袖口都短了,岸岸这一年长不老少。可你店里忙的过来吗?”

  “下午许妍应该会回来了。她会看店的。”

  “那带好帽子,别冻着孩子。”

  “嗯。”

  沿着槐树街走走停停,岸岸蹦蹦跳跳地拉着羽沫的手,很是开心:“妈妈,前面有个捏面人的。”

  “你怎么知道?”



  “爸爸带我去过。”

  “哦。岸岸想捏个面人?”

  “嗯。”

  羽沫还真没太留心过,被岸岸拉着走进拐角处一家很不起眼的小店。

  “许爷爷好。”

  “哦,岸岸呀?长高了呀。”穿着白色半旧工作外套的老匠人笑眯眯地打量了两眼进来的母子。

  “我家小孩吵着想捏个面人,您这都有什么样子的?”羽沫笑笑。

  “我想捏三个,行吗?”岸岸摇摇羽沫手,“一个像我,一个像妈妈,一个像爸爸。”

  “你别难为这位爷爷,捏两个好不好?爷爷不认识……”

  “我认识的。”老人笑笑,“以前总带岸岸在街边玩。岸岸坐好,爷爷开始捏了啊。”

  岸岸赶忙拿了个小板凳坐得端端正正。

  羽沫摸摸岸岸头,起身推门走到店外,街上人流熙熙攘攘。

  不远处谦谦玉器行门前,周远山正和一个苗条的红衣女子热聊。

  “梁羽沫?”有人喊她。

  羽沫回头,想起来是开影楼的李威,点头笑着打招呼:“那天婚礼上的事,谢谢你解围。”

  “客气什么?都是朋友。”李威看羽沫有点讪然,摸摸自己头笑道,“听周哥说你那天有点低血糖,好了吗?今天气色看着不错。”

  “是,好了。”羽沫笑,“你这是在忙什么呢?”

  “哦,趁着今儿天气好,带个模特在槐树街街拍,这条街拍出来很漂亮。哦,你别动,我给你拍一张。”

  “我可不行。”羽沫摇头笑,“你模特呢?”

  “别动啊。”李威笑着拍了两张,“效果一定棒。模特在那呢,刚在周哥店里取了两张景。还想借两件首饰搭一下衣服,周哥挺好说话。”

  “周哥人真好,李威,你觉得这条玉石项链和手镯搭得怎么样?”红衣女子笑吟吟走过来,打量羽沫两眼。

  “好,真配你,古典与时尚都有了。”李威挑起拇指:“趁着光线好,咱们赶快拍。姑奶奶,小心些,人家这可都是真的,要是碰坏了咱可就亏大了。”

  “要是碰坏了,周哥会心疼吗?”女子巧笑,手搭在周远山肩上。

  周远山笑笑,低头轻声说了句什么。女子捂嘴一笑,飞了个媚眼才走开,按着李威的要求开始认真摆造型。

  “我觉得,你的气质和这条老街更默契,这模特有点太年轻了。”周远山笑笑,“去花店?这件灰毛衣新买的?型不错,很漂亮。”。

  羽沫侧脸眯着眼看看天上的日光,拉了拉领口,扭头往前走。

  “呦,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周远山笑着跟过来,“我刚的意思是,这条老街和你都特温婉美好。别听误会了。哎,你刚才和李威讲话的样子就显得特有气质,怎么一见我就使性子不理人呢?”

  “你刚刚和模特讲话的样子,也挺符合你的气质。”

  “吃醋了?”周远山笑,“不会吧?进展太快了啊……”

  “岸岸?面人捏完了啊,哦,这个真可爱。”羽沫弯腰抱起推门刚跑出来的岸岸,孩子手里的玻璃罩里是三个栩栩如生的小面人,形神俱佳。

  “这许老爷子的手艺真是讲究。”周远山也注意到了孩子手里的东西和那戒备的小眼神,笑着伸手:“小帅哥是岸岸啊?”

  岸岸低声:“叔叔好。”又急忙扭头紧抱住羽沫的脖子:“还没给许爷爷钱呢。”

  “嗯。”羽沫推门进店。

  “不用给了,一个小玩艺儿。我老了肩颈都不好,岸岸爸爸常年给我做按摩,有时也不怎么收钱。我和岸岸过得着这个,谢谢爷爷就行了,多来玩。”

  羽沫看老人抱着岸岸又亲了下,是真心喜欢小孩,客气了下,谢谢过后出了店门。

  周远山三人还站在街角聊取景,羽沫远远地点头打了个招呼想走,李威跟过来,犹豫了下问道:“东海有消息了吗?有了联系我,我还挺想我这哥们。”

  “好。”羽沫点头,简单作答。

  李威挠挠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去忙了。”

  “好。”羽沫微笑,拉着岸岸往前走。

  周远山看着梁羽沫头也未回地走进熙攘的人流。她一手拉着漂亮的小男孩言笑晏晏,另一只手紧紧攥着那个装了三个小面人的玻璃罩子。

  “这个不会也是周哥前任吧,咋还目送呢?人家小孩快打酱油啦。”红衣小模特撇嘴笑。

  “别胡说,她是萧东海的媳妇。”李威笑,“你周哥可专一呢,前任一水儿都是你这类型的。”

  “去你的。”小模特笑,“谁是萧东海?”

  “有他消息了?”周远山笑问。

  “应该还没有。”李威皱眉,“打他手机一直就关机,估计早换号了。谁都有没他新的联系方式。”

  “一会儿太阳下山了,光线可就不行了。抓紧拍,拍完,一会儿咱们聚聚,我找地儿,威子。”周远山笑。

  “周哥破费了。”李威还没答话,小模特已经走过来谢了。

  羽沫和岸岸在槐树街上逛了半天,带着小孩吃了几家特色小吃,又买了几件小玩具,进了店门,许妍正在插花。

  “来得这么早啊,妍妍?”

  “啊,想咱店了呗。这谁家小帅哥,乖萌乖萌的,好可爱!”

  “喊小妍阿姨。”

  “喊小妍姐姐就好哇。”许妍蹲下身,求亲亲。

  “我家小孩。”羽沫笑。

  “什么?”许妍瞪大眼睛,“这是你的小孩?羽沫姐你结婚了,还有这么大小孩?真不像真不像。”

  “什么像不像的。”羽沫笑,“你下午有事吗?能看店吗?我想带娃买件衣裳去。”

  “能看店,嗯……”许妍笑笑,“就是五点左右可能晓萌晓峰路过这,我想搭个顺风车。”

  “我们五点前肯定会回来。”羽沫笑笑,“妍妍,还有件事,下周起花店可能要关一两个星期,我有点事想出个远门。你安排好自己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