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对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怎么就认定了我和你男人是情人呢?你到底发现过啥?……你先别摇头,作为交换,我可以把他的地址给你!”



  羽沫内心稍微挣扎了一下,她本来没有和田莉摊开往事细算帐的打算,这让她觉得太伤自尊,且又毫无意义。

  但现在似乎也只能这样了。

  “你有一支深玫瑰色的口红。”羽沫身子往后倚了倚,靠紧藤椅背,东海衬衣上的那抹艳色,让她至今想来还在生气。

  田莉皱眉想了想:“有过。店庆时,东海哥给每个男按摩师买了件名牌衬衣,问我想要什么,我说要支玫瑰色口红。我记得他给了我双份的钱,还托我替他老婆也买一支。我买了两支同款同色号的。你不会吧?因为他给店员买个店庆礼物就……你脑子正常吗?”

  羽沫皱眉,自己从不喜欢那种浓艳的红,东海也从没给过她什么口红,两支一模一样的?

  那另外一支应该一直放在东海手里,他为什么要撒谎说是买给自己呢?

  “他们喊你莉莉,所以你只喜欢用茉莉香型的香水。”

  家里去年四处飘散着那缕若有若无的茉莉香水味,逼得她心慌意乱恨意幽生,而店里新来了个叫田莉的女按摩师。

  “我一个乡下女孩子,连花露水也不爱用的。哪来的什么香水!”

  羽沫下意识地吸了下鼻子,田莉身上果真清清爽爽,她感到一丝难受。

  又勉强换了个姿势:“你和他亲热,故意在他肩头留下了吻痕。”

  “我去!我和他连手也没有拉过。”田莉的眼中一片真实的错愕,“什么,什么吻痕?!”

  羽沫紧紧盯着对方的眼,望见一片澄色的海,平静无波。

  “你看见的,脸上……身上?”

  “肩头,好像在这,有一个……”羽沫伸指,虚指了下对方左肩。

  田莉下意识扭脸低头,她的嘴唇正好碰触到那个位置:“在这里吗?”

  羽沫睁大眼晴镇惊地看着,心头突然怦怦直跳。

  “不可能!东海哥根本就不是那种人。我发誓我绝没有!”田莉皱眉:“你眼睛刚治好,眼花看错了吧?”

  羽沫低头出了会儿神,静了一会又道:“你的意思是,你们没好过?”

  “那当然!”

  “可是……可是我亲眼见过,你拿着杏脯喂他吃,很开心。”她望着她,“凭着一个女人的直觉,你喜欢他的,不是吗?”

  田莉望着梁羽沫眼里那抹静默的哀伤,第一次感受到了对面这个女人那份隐隐的锥心的疼。

  她往后靠了靠,轻轻叹口气,垂下浓密的眼睑:“我和店里每个师傅学习按摩手法时,都会备着些零食,我心疼他们看不见,有心哄他们高兴。”

  她停了会儿,慢慢抬起头,又露出一个坦然的微笑:“不过,我也确实挺喜欢萧东海的。他待谁都那么好。人那么帅又聪明。我从没见过哪个男人像他那么细心体贴,店里每个人的难处都装在他心里,照顾你安慰你。一个非常好的男人,是不是?”

  羽沫认可她说的那个人,却无法忍受她描述那个人时的那份太明显的情愫,不禁连连冷笑:“好到让你忘记他还有家庭?好到让你肯未婚先孕?好到让你勾引他抛妻弃子去私奔?你对他表白时不觉得可耻吗?”

  “我去!你是疯了。我承认我喜欢过他,不代表你疑神疑鬼的这些瞎想是真的。我再清楚地说一遍!我没怀过孕,也没接过吻,所以也没有什么私奔。你脑子没毛病,就都能听明白,你也信了,对吗?”

  “至于和他表白?”田莉摇头笑笑:“除非我疯了,我为什么要对他表白呢?我又不想被他赶出按摩店!我妈每个月还等着我寄钱给我爸看病,供我弟读书呢。不是每个女人都象你一样好命,被男人疼,有男人养。”

  再出言,似有了几分伤感:“梁羽沫,我永远不会表白的,最根本的原因是我清楚萧东海心里只有你。为了给你看好眼晴,他和那个姜大夫喝得胃出血。你住院时,他一天都懒得和人讲句话,埋头干活,一干十几个小时,就为了给你早上多汇点钱,还天天担心你在医院里不肯好好吃饭。他会喜欢上别人?我疯了也不敢有这种想法。所以,真是让人好奇,你又是从哪开始瞎猜我有过什么孩子的?”

  羽沫脑中一片混乱:“可是他,可他承认过……他默认过……让我想想啊……我提出过想和你见面谈一谈,他吞吞吐吐的就是不肯,还说那个时侯你不方便。我还查到他从江州城出走的那天,夜里坐的火车,终点站就是你这的家。”

  “我父亲一年前突发脑溢血过世了,我当时是不方便,人也没在江州城。东海哥知道我家里不富裕,他和店里一位老师傅坐火车一起到我家里随过礼,留下不少份子钱。东海哥只多呆了一天就走了。”田莉再次裹紧了黑色羽绒服:“同来的师傅是我半个老乡,家里有事也一直没回店里。你不信,我可以带你去见见?”

  窗外云暗风起,天乌蒙蒙的,象是要下雪了。

  两个人似都感到了冬天的寒意,一时无言以对,都沉默下来。

  “对不起。”羽沫用手捧了头,“你不知道,东海似乎一直想诱导我,诱导我相信他出轨了……恐怕我真是哪里误会了。可我也没有做过什么真实伤害你的事。”

  “他突然提出要分手,我伤心得都不想活了。我想我当时可能真是伤心得快疯掉了。”温热的泪再次滑过她的脸旁。

  田莉幽幽的看了她一眼,神色复杂。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羽沫痛苦的捂着心口,“他逼着我离婚,一直故意引导我相信你们要在一起……这到底为什么?为什么?”

  田莉低了头:“东海哥外面看着很男人,大大咧咧的,其实心里挺能装事情的,他什么也没说过,我只是瞎猜啊……”

  羽沫抬起头看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