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诡异少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再一次回到高中让陆晨有点唏嘘不已,虽然大家都在全神贯注地盯着黑板,但他记得自己的任务,是调查这个学校。

  据说在这间学校已经产生了多名老师同学失踪的事件,可能是国家不同吧,在华国的话,这样的学校早就挺被停校整改了。

  这是上午最后一节,等会有很长的午休时间,正好可以用来调查情报。

  随着下课铃声一响,同学们就三五成群约着去吃饭,陆晨往旁边看去,伊莎贝拉旁边已经围满了人群。

  从早上开始就一直这样,毕竟作为一个法国人在日本教授还是挺罕见的吧,而且又是大美人。

  经过他一中午的观察,这个班级里有两个人最古怪,一个是一直坐在轮椅上的女同学,另外一个则是黑长直披肩长发的总是笑得很邪魅的女同学。

  经过大都市警察获取的信息,她们一名叫珺可,还有一名叫娜诺,而且他们都是泰国留学生。

  那个叫珺可的女孩是整个班级的学霸,但是很不幸双腿残疾,一直坐在轮椅上。

  根据警察的调查,那些失踪的人很多都和珺可有关,可是一直没有证据,甚至调查的警察都不见了踪迹,所以便拜托了胜利队。

  陆晨瞧瞧跟着珺可来到了食堂。

  看着这个有点婴儿肥瘦小的女孩艰难打着饭菜,接着一不小心,汤勺掉在了地上。

  好机会!

  他连忙赶过去,捡起汤勺,想跟她搭个话。

  但抬起头时,便看到了她阴鸷的眼神,接着她便推动了轮椅转了个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只留下陆晨拿着那个汤勺有点懵的站在原地。

  “我劝你最好不要和她产生关系。”

  突然一个女生走到了他的面前。

  她黑长直的短发刚到肩膀,很适合穿水手服,尤其是她的身材不胖不瘦,一双黑色中筒袜也把她腿部显现的肉感十足。

  “你是?”陆晨有点吃惊,刚入校便被美少女勾搭这种日漫剧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叫娜诺。”她把被风吹到胸前的头发撩到身后,露出一个可以说非常邪魅的笑容。

  “你和她是朋友吗?”陆晨好奇道。

  “是也不是,不过话说回来,陆晨同学,需要我带你熟悉校园吗?”

  陆晨点点头,虽然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女生有点不对劲,告诉他应该远离,但是自己之所以来这个这里,不就是为了迎难而上吗?

  他露出一个笑容,“荣幸之至。”

  而和人群打成一片的伊莎贝拉也来到了食堂,看着走出去的陆晨和那个女生,眉头忽而皱了一下。

  两人走在长廊里,娜诺突然说道,“陆晨君,你想知道更多关于珺可的事吗?”

  这个什么君顿时听得他浑身起鸡皮疙瘩,他尴尬笑道。

  “娜诺同学,既然我们都是外国人,就没必要用日本人的这套称呼。”

  娜诺耸耸肩,“日本男孩,好像挺喜欢被这么称呼得。”

  “你还是说更多珺可的事吧。”他催促道,虽然他前身是个高中生,但是经过一系列的事,他发现他的心性产生了本质变化,高中的校园他是一刻都不想待。

  “陆晨同学为什么这么急呢?胜利队的任务这么重吗?”娜诺坐在长廊的长凳上,习惯性地架起修长双腿,抱着手臂,摆出女王姿态。

  胜利队!

  陆晨有点吃惊,“你怎么...知道。”

  “虽然你经过了化妆,样子变得和电视上完全不一样,但我还是能够一眼认出来你就是那个关掉福岛核电站排水口,拯救世界的英雄呢?”她伸出纤细的右手,在耳边的秀发上转圈。

  “那你应该配合我们的工作,把你知道的告诉我。”陆晨严肃道,“这所学校很可能有怪兽。”

  “啊哈哈,怪兽。”娜诺发出一阵狂娟的大笑,接着严肃道,“人性不就是最恐怕的怪兽吗?”

  “如果,你想看好戏的话,就一直跟着我吧,你就会知道珺可的秘密了。”

  说完,她便朝前走去。

  陆晨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两人来到一处花园,便看见珺可和一个中年妇女待在一起。

  而那个中年妇女正拿起注射器,把不知名的药物打入了她的体内,而珺可表情呆滞,仿佛早已习惯了这一切。

  “这是?”陆晨皱了皱眉头。

  “那是她的妈妈?”娜诺走到她的旁边说道。

  “你让我看这个有什么意义吗?她应该是在接受治疗吧。”

  “如果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娜诺露出邪魅的笑容。

  接着他便看见娜诺走上前去,不知道和那个中年妇女说了些什么,让她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接着便推着珺可走开了。

  陆晨也走了过去,“珺可的妈妈看起来确实有点问题。”

  娜诺拿出一个小玻璃瓶,好像是那对慌乱离开的母女所留下的。

  她把这个玻璃瓶递给陆晨,问道,“胜利队队员知道这是什么吗?”

  随后又发出一阵邪魅的笑容,来到陆晨身边,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说道,“如果今晚来这里的话,会有好戏哦。”

  她话语里混着的呼吸炙热,打在陆晨耳朵上,让他感觉到一阵燥热。

  接着,她在陆晨手中塞入一张纸条,便转身离开了。

  打开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看来是约他晚上碰头。

  .....

  很快,到了夜晚。

  陆晨有点头疼,因为不管怎么说,他都必须带着伊莎贝拉,不然他得担心她又去做什么坏事。

  “你晚上跟我走一趟吧。”他问道。

  伊莎贝拉眉宇轻佻,接着吹出一个泡泡,“不是吧,陆晨,你口味这么重吗?和小女生约会,还要带上我。”

  陆晨满头黑线,“我没功夫和你开玩笑,这对我们的调查很重要。”

  “如果你教我华国功夫的话,我可以考虑下。”她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陆晨点点头,两人来到了娜诺指定的地点,是一处像大雄家的老式住宅。

  “胜利队办案就是不一样,还带着女朋友的。”娜诺嘴角微微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