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赴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透透”恍惚间,记忆里那声叫喊让苏透透的回忆又重回新回到了两年前,那时候的光犹如远方一束微黄,苏透透就这样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小芮在自己面前哭得撕心裂肺,她无法得知在小芮和南风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她清楚的知道南风若无其事的开始今后的生活,有不同不样的女生在他的生命里穿梭,然后又有不同不样的女生和小芮一样的结局。

  后来的小芮休学离开了她们镇上的中学,她本该美好的前程,因为和南风结识就这么毁了,所以在苏透透的生命里,她是恨南风的,恨他把感情当作游戏,恨他的冷血与绝情。

  苏透透看着手掌里的精美贺卡,然后骨节分明的手指慢慢的将它慢慢捏紧,空气中回荡着就要燃烧的战火,仿佛一触即发。“谎言到了该被揭穿的时刻了,南风”苏透透迈着有力的步伐,独自赴约北湖的方向,就像一个战士般充满着力量与勇气。

  北湖的夏,静的犹如美丽的孤海。微风徐徐吹过,这片湖绿化做得特别好,早上的空气清新得像热带雨林,它吸引着无数人徬晚在这里散步,早上在这里晨跑。当然这里常常聚集着一群特殊的人,他们便是北湖身后的这所大医院的病人,因为距离医院比较近,所有常常会有病人出来散心,每当落日余晖时,这里的一切都那么和谐平静。

  除了在苏透透的眼里。她的目光在北湖游走,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这天晚上的北湖注定不会平静。

  此时的南风直直的挺立的看着在路灯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剑眉星目,挺拔的身躯气宇轩昂,给人不可接近的冷漠气息。他安静的看着这片湖,眼睛里面,仿佛一整个宇宙的星辰般明亮,但是他的脸上仍旧没有任何表情,就像一道最孤寂的光芒般。

  “南风”突然一声叫喊,打断了他寂静的独处时光。只见苏透透手捧着一束花慢慢的从远处走来,夜风拂过她额前黑秀的发,瞳孔在路灯的照耀下分外明亮,还有她手中那束红玫瑰,鲜艳欲滴,似乎在提示南风接下来的一切都不会那么简单。

  “很意外吧!这束花熟悉吗?还有小纸条”苏透透娓娓道来,眼里却是满满的怒火,好像下一秒就要燃烧。“芊灵人在哪里?“

  南风冷峻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神情,而是比之前更让人难以接近的冷。他平静的看着此时的湖面,路灯的微光将他的的双眼衬得耀眼,明亮。

  “回答我,南风”苏透透铿锵有力,她早已厌恶南风这种高高在上,无所谓的态度。“芊灵在哪里?”

  此时的风从北湖吹过,虽是十月初,却给人一丝凉意,南风轻微转动双眸,转过身去,与苏透透四目相对,他的瞳孔散发着深不可测的光芒,就好像在他的眼里有一个故事般,即使如此,还是掩盖不了他最深的孤寂。

  苏透透目光直视此刻的南风不再闪躲,为了正义,她觉得自己有必要不再沉默,而是,勇敢发声。

  南风面色冷峻的慢慢逼近苏透透,带有一种侵犯领土的霸气,苏透透的没有一点闪躲,要么离开悠然和交代芊灵的踪迹,要么她将南风的一切公诸于众。这是她给南风的两条路,没有其他的选择。

  南风慢慢地走到了苏透透面前,他伸出纤长的手指,捏住了苏透透的下巴,眼睛依旧是如星辰般漆黑明亮的光芒,轻勾嘴角启齿说了他今晚的第一句话“有时候知道得多并不代表你聪明”他的嗓音带有特有的磁性与坚决,一种不得忤逆的气息向苏透透压迫而来。南风挑衅的低头与苏透透的距离越来越近。苏透透渐渐得越来越明显感到南风均匀的呼吸,面对南风近距离的呼吸,洒落在她的脸上时,此刻的苏透透已经有点慌乱了,但是理智却告诉她要淡定。她极力的平复自己的情绪,谈出她此行来的目的。

  “离开悠然”面对着南风的挑衅,苏透透启齿有力道。

  对于苏透透的谈判,南风好像并不感兴趣,他食指一勾,轻抬起苏透透的下巴,让她与自己四目相对,他的呼吸均匀一点点在苏透透脸上游走,一种暧昧的气息向苏透透扑面而来,南风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柔的划过苏透透小巧的薄唇,紧接着他如花瓣诱人的嘴唇慢慢的向苏透透逼近。